Please use this identifier to cite or link to this item: http://hdl.handle.net/11455/18096
標題: 中國參與聯合國維和行動之模式分析
An Analysis of China’s Participation in UN Peacekeeping Operations
作者: 高儷菁
Kao, Li-Ching
關鍵字: 聯合國
United Nations(UN)
維持和平行動
中國
Peacekeeping Operations(PKO)
China
出版社: 國際政治研究所
引用: 一、中文部分 (一)專書 中國戰略學會軍控與裁軍研究中心,《當代國際維和行動》(北京:軍事誼文出版社,2006年)。 中華人民共和國外交部政策研究室編,《中國外交》(北京:世界知識出版社,2003年)。 王杰主編,《聯合國遭逢挑戰》(北京:中央編輯出版社,1995年)。 王逸舟,《中國對外關係轉型30年:1978~2008年》(北京: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2008年)。 李俊毅,《變革與合作-中國參與聯合國維和行動之研究》 (臺北市:秀威資訊科技,2009年1月)。 李春元,《陸軍維和行動研究》(北京:軍事科學出版社,2008)。 李鐵成主编,《世纪之交的聯合國》(北京:北京人民出版社,2002年)。 李鐵城主編,《聯合國歷程》(北京;北京語言學院出版社,1993年)。 杜農一、陸建新,《維和行動概述》(北京:軍事議文出版社,2004年)。 尚昌儀,《中國維和行動-國之劍鋒、至仁至遠》(武漢:長江文藝出版社,2012年)。 林正義主編,《石油與國際安全》(台北:遠景基金會,2007年)。 風笑天著,《社會科學研究方法》(北京: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2001年)。 張五岳主編,《中國大陸研究》(台北:新文京出版社,2007年)。 盛紅生,《聯合國維持和平行動法律問題研究》(北京:軍事誼文出版社,1998年)。 楊永明,《國際安全與國際法》(台北:元照出版社,2003年)。 趙磊,《建構和平:中國對聯合國外交行為的演進》(北京:九州出版社,2007年)。 趙磊、高心滿等著,《中國參與聯合國維持和平行動的前沿問題》(北京:時事出版社,2011年)。 劉恩照,《聯合國維持和平行動》(北京:法律出版社,1999年)。 蔡東杰,《當代中國外交政策》(台北:五南出版社,2008年)。 閻學通、孫學峰著,《國際關係研究實用方法》(北京:人民出版社,2001年9月)。 龐森,《走進聯合國》(四川:四川人民出版社,2005年)。 (二)專書論文 〈王傳才同志關於反對將派遣聯合國緊急部隊的費用列入聯合國經常預算問題的發言〉,《我國代表團出席聯合國有關會議文件集(1973續集)》,(北京:人民出版社,1974年),頁187。 〈刑松鶴同志關於1973年會計年度概算問題的發言〉,《我國代表團出席聯合國有關會議文件集(1972續集)》,(北京:人民出版社,1973年),頁173~177。 〈葛夏村副代表關於聯合國中東維持和平部隊經費籌措問題的解釋性發言〉,《我國代表團出席聯合國有關會議文件集(1978.7-12)》,(北京:人民出版社,1978年),頁18。 〈鄧小平團長在壹班性辯論中的發言-1974年4月10日〉,《我國代表團出席聯合國有關會議文件集(1973.7-1974.7)》,(北京:人民出版社,1974年),頁1~14。 周煦,〈聯合國集體安全與維持和平之演變〉,《淡江人文社會學刊五十周年校慶特刊》(台北:淡江大學,2000年),頁158-160。 門洪華,〈壓力、認知與國際形象-關於中國參與國際制度戰略的歷史解釋〉,牛軍主編,《中國學者看世界:中國外交卷》(台北:和平圖書,2006年),頁216。 唐永勝,〈中國對聯合國維和機制的參與〉,王逸舟主編,《磨合中的建構:中國與國際組織關係的多視角透視》,(北京:中國發展出版社,2033年),頁80-100。 鄭啟榮,〈中國的聯合國研究〉,收於王逸舟主編,《中國國際關係研究(1995~2005)》,(北京:北京大學出版社,2006年),頁334。 (三)期刊論文 王士錄,〈柬埔寨華僑華人的歷史與現狀〉,《華僑華人歷史研究》,2002年第4期,頁52。 王鶯鶯,〈世紀之交對非洲局部衝突的再認識〉,《國際問題研究》,2001年第2期,頁41。 石之瑜,〈解讀大國外交:論兩岸的差異〉,《政治科學論叢》,第13期(2000年),頁147-164。 任晶晶,〈聯合國的昨天與明天-「紀念聯合國成立60週年:歷史回顧、改革前景與中國作用學術研討會綜述」〉,《世界經濟與政治》,2005年第3期,頁79。 曲星,〈半個世紀的歷程-中國與聯合國關係回顧〉,《世界歷史》,1995年第5期(1995年),頁6-7。 朱聽昌,〈論中國睦鄰政策的理論與實踐〉,《國際政治》,第2期(2001年),頁12-18。 李承禹,〈中共非戰爭軍事行動的具體概念與能力剖析〉,《復興崗學 報》,第100期(2010年),頁175。 沈國放,〈21世紀面臨的挑戰:國際維和研討會〉,《國際問題研究》,2005年第1期,頁5。 林文程,〈中共對國際維持和平行動之參與〉,《兩岸與國際事務季刊》,第1卷第1期(2004年),頁16。 林麗香,〈中共睦鄰有政策之探討〉,《國防雜誌》,第17卷第6期(2001年),頁58-79。 邱坤玄,〈中共對冷戰後美日安全關係的認知與新安全觀的形成〉,《東亞研究》,第35卷第2期(2004年),頁1-32。’ 洪銘德、游智偉,〈中國東南亞外交之研究:從軟權力的角度分析〉,《展望與探索》,第7卷第12期(2009年),頁49-70。 唐永勝,〈中國與聯合國維和行動〉,《世界經濟與政治》,2002年第9期,頁40。 夏路,〈聯合國維和:集體安全〉,《國際政治研究》,2006年第3期,頁71-81。 徐緯地,〈搖擺與徬徨中的探索:聯合國維和行動面臨的困難與挑戰〉,《世界經濟與政治》第5期(2005年),頁9。 高朗,〈後冷戰時期中共外交政策之變與不變〉,《政治科學論叢》,第21期(2004年),頁19-48。 張抗,〈2000年以來中國原油進口來源構成分析》,《當代石油石化》,2009年第6期,頁17-21。 陳建樾,〈聯合國與非殖民化〉,《世界民族》,第6期(2002年),頁20。 陳魯直,〈美國與冷戰後的聯合國維持和平研究〉《國際問題研究》,2001年第2期,頁26。 彭國翔,〈化解全球化過程中宗教衝突的儒學資源〉,《江蘇行政學院院報》,2003年第2期,頁38-39。 黃俊、曾振宇、鄭雙雁,〈維和先鋒:中國維和民事警察培訓中心揭密〉,《輕兵器》,第2期(2006年),頁39。 劉云、崔靜,〈中國參與聯合國非洲維和行動的特點與意義〉,《浙江師範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2011年第1期第36卷。頁7。 劉宜友,〈對中共參與聯合國『維和行動』之初探〉,《中共研究》,第40卷第6期(2006年6月),頁117-118。 慕開平、陳曉華,〈世紀之交議維和-對冷戰後聯合國維持和平行動的評價與思考〉,《國際政治》,2002年第6期,頁65-72。 韓鋒,〈中國「睦鄰、安鄰和富鄰」政策解讀〉,中國評論月刊98期(2006年)。 瞿志文,〈聯合國維和民事警察應具備的素質和能力〉,《武警學院學報》,第18卷第2期(2002年),頁43-45。 聶軍,〈關於中國參與聯合國維和行動的認識〉,《山西高等學校社會科學學報》,第18卷第3期(2006年),頁19-22。 龐森,〈聯合國維和行動-趨勢與挑戰〉,《世界經濟與政治》,第6期(2007年),頁26。 蘇杰,〈中國維和警察防暴隊在海地〉,《瞭望》,46期(2007年),頁48。 (四)學位論文 薛安傑,《中國非戰爭性軍事行動對國家利益之影響-以維和行動為例》(台北:國防大學政治作戰學院中共解放軍研所碩士論文,2010年) 樊紀張,《中共參與聯合國維和行動之研究》(台北:國防大學政治作戰學院中共解放軍研究所碩士論文) (五)網路資源 《人民網》,http://www.people.com.cn/ 《中國共產黨新聞網》,http://cpc.people.com.cn/ 《中國軍網》,http://www.chinamil.com.cn/ 《中國新聞周刊》,http://news.sina.com.cn/ 《中國網》,http://www.china.com.cn/ 《中華人民共和國外交部》,http://www.fmprc.gov.cn/ 《中華人民共和國國防部》,http://www.mod.gov.cn/ 《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統計局》,http://www.stats.gov.cn/ 《中華人民共和國常駐聯合國代表團網站》, http://www.china-un.org/chn/ 《中華民國外交部》,http://www.mofa.gov.tw/ 《世界經濟網》, http://www.world-economy.net/ 《東方新聞》,http://www.eastday.com/ 《國際線上》,http://big5.cri.cn/gate/big5/gb.cri.cn/ 《華爾街日報》,http://chinese.wsj.com/ 《新浪新聞中心》,http://news.sina.com.cn/ 《新華網》,http://www.xinhuanet.com/ 《聯合國》, http://www.un.org/chinese/ 《聯合國電台網》, http://www.unmultimedia.org/radio/chinese/ 《聯合國維持和平網》,http://www.un.org/zh/ peacekeeping/ 二、英文部分 (一)Books Boutros Boutros-Ghali, An Agenda for Peace: Preventive Diplomacy, Peacemaking and Peacekeeping (New York: United Nations,1992). Graham Evans, Jeffer Newnham ed., The Dictionary of World Politics (Maylands Avenue: Harvester Wheatsheaf, 1992). Indar Jit Rikhye, The Theory and Practice of Peacekeeping ( London: C. Hurst & Company, 1984). Marrack Gaoulding, The Evolution of United Nations Peacekeeping(2nd edition), (New York: United Nations, 1990). Paul F. Diehl, International Peacekeeping (Baltimore and London: The Johns Hopkins University Press,1994). Rosemary Foot, The Practice of Power: US relations with China since1949 (New York: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95). The Blue Helmets:Review of United Nations Peacekeeping ( 2nd edition), (United Nations, 1990). (二)Thesis Allen Carlson, “More than Just Saying No: China’s Evolving Approach to Sovereignty and Intervention”, in Alastair Iain Johnston and Robert S. Ross (eds.), New Directions in the Study of China’s Foreign Policy (California: Stan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6), p.221-222 Gary D. Rawnsley, ”May You Live in Interesting Times: China, Japan and Peacekeeping, ”Rachel Utley(ed.), in Major Powers and Peacekeeping: Perspectives, Priorities and the Challenges of Military Intervention(London: Ashgate, 2006), p.81-98. Jianwei Wang, “Managing Conflict: Chinese Perspectives on Multilateral Diplomacy and Collective Security,” in Yong Deng and Fei-Ling Wang(eds), In the Eyes of the Dragon: China Views the World(Lanham, MD: Rowman & Littlefield, 1999), p.75. Mircea Malitza, The Improvement of Effectiveness of United Nations Peacekeeping Operations, in United Nations Institute for Training and Reach(UNITAR), The United Nations and the Maintenance of International Peace and Security, ( Dordrecht: Martinus Nijhoff Publishers, 1987). (三)Journal Articles Bates Gill and James Reilly, “Sovereignty, Intervention and Peacekeeping: The View from Beijing,” Survival, Vol. 42, No.3, p.47-48. Jing Chen, ”Explaining the Change in China’s Attitude toward UN Peacekeeping: a Norm Change Perspective,” Journal of Contemporary China, Vol.18, No.58(2009), p.157. M. Taylor Fravel, “ China’s Attitude toward UN Peacekeeping Operations since 1989”, Asian Survey, Vol.36 No.11 (1996), p.1102-1121. Samuel S. Kim, “International Organization in Chinese Foreign Policy,” Annals of the American Academy of Political and Social Science, Vol. 519, China’s Foreign Relations(1992), p.149. William J. Durch, “Building on Sand: UN Peacekeeping in the Western Sahara”, International Security, Vol. 17, No. 4, (Spring 1993), p. 151.
摘要: 聯合國維和行動為聯合國集體安全制度下的一個重要創舉,在冷戰後更是對維護世界和平與安全做出了重要貢獻。身為聯合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中國對維和行動的政策是從逐步認識、部分參與到積極參與的一個過程。隨著對外開放和參與國際事務的力度增加,中國參與維和行動的態度越來越積極與務實,發揮的作用也日益重要。 冷戰過後,維和行動的職權、規模和範圍迅速擴大。然而人道主義日益成為維和行動的理由,維和行動介入國內衝突造成維和行動與國家主權的兩難,這些問題使得中國強調維和行動的三項原則一再受到挑戰。再加上受限於國家發展與能力,中國必須在維和行動中趨利避害,作者認為有選擇性地積極參與維和行動是中國既實際又符合長遠利益的選擇,如此可達到既維護國家利益又維持世界和平的大國責任。
Peacekeeping Operations (PKO) is an important pioneering work under the United Nations (UN) collective security system, which has made an important contribution to maintain the world peace and security system after the Cold War. Being one of the five permanent members of the Security Council of United States, China’s policy toward PKO has transferred itself from gradual concept, partial participation to active participation. With the increasing intensity of opening to the outside world and participation in international affairs, China’s attitude towards PKO is getting more and more active and realistic. Moreover, the impact it brings plays an important part in the world. After the Cold War, the authority, scale, and scope of PKO has expanded rapidly. However, humanism has gradually become the main reason of PKO, whose involvement in the domestic conflicts brings about contradictions between PKO and the national sovereignty. These problems make China’s emphasis on the three principles of PKO inevitably challenged. In addition to the limitation of its development, China has to get close to favorable conditions and steer clear of unfavorable conditions. In the researcher’s opinion, selectively active participation in PKO is a realistic and beneficial choice which meets China’s long-term national interests. In this way, China maintains its national interests as well as reach its responsibility of being a great nation.
URI: http://hdl.handle.net/11455/18096
其他識別: U0005-1908201310420500
文章連結: http://www.airitilibrary.com/Publication/alDetailedMesh1?DocID=U0005-1908201310420500
Appears in Collections:國際政治研究所

文件中的檔案:

取得全文請前往華藝線上圖書館



Items in DSpace are protected by copyright, with all rights reserved, unless otherwise indic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