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use this identifier to cite or link to this item: http://hdl.handle.net/11455/18105
標題: 中國維穩政策之研究
Analysis of China''s Maintaining Stability Policy
作者: 蔡亦翔
Tsai, Yi-Hsiang
關鍵字: 中國
China
意識型態
維穩
群體性事件
公共安全支出
ideology
stability maintenance
mass incidents
spending on public safety
出版社: 國際政治研究所
引用: 壹、中文部分 一、書藉: 丁樹範主編(2002年),《胡錦濤時代的挑戰》。臺北:新新聞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中共研究雜誌社(1983年),《1983中共年報:中共第十一屆三中全會以來中央首要講話及文件選編》。臺北:中共研究雜誌社。 王傳光(2008年),《中國經濟發展30年:1978-2008》。北京: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 王勝峰、黃世海編(2002年),《軍隊管理概念》。北京:軍事科學出版社。 王玉民(1994年),《社會科學研究發展原理》。臺北:洪葉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王玉民(1997年),《社會的犯罪與司法問題分析》。臺北:洪葉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王邦佐等編(2000年),《中國政黨制度的社會生態分析》。上海:人民出版社。 毛澤東(1991年),《毛澤東選集第4卷》。北京:人民出版社。 尹慶耀(1973年),《從馬克思、列寧到毛澤東:毛澤東思想探源》。臺北:中華民國國際關係研究所。 平松茂雄著。黃碧川、楊鴻儒譯(1984年),《中國人民解放軍》。臺北:英瑞企業出版社。 朱新民(1980年),《中國大陸研究》。臺北:五南圖書出版社。 汝信主編(2012年),《2012年中國社會形勢分析與預測》。北京:社會科學文獻 出版社。 任治安(2001年),《公安行政強制研究》。北京:中國人民公安大學出版社。 江澤民(2006年),《江澤民文選第3卷》。北京:人民出版社。 李英明(1999年),《中國:向鄧後時代轉折》。臺北:五南圖書出版社。 李殿仁(2002年),《中國人民解放軍大事聚焦》。北京:解放軍出版社。 肖唐鏢主編(2012年),《中國社會穩定研究論述-第三卷》。上海:學林出版社。 何清漣(2006年),《霧鎖中國:中國大陸控制媒體策略大揭密》。臺北:黎明文化事業公司。 杜陵(1982年),《中共公安制度研究》。桃園:中央警官學校。 周方(1955年),《我國國家機構》。北京:中國青年出版社。 季仁禮、石光劍主編(2012年),《中共惡勢力》。臺北:領袖出版社。 易君博(1984年),《政治理論與研究方法》。臺北:三民出版社。 林紀東(1993年),《法學緒論》。臺北:五南圖書出版社。 高全喜(2009年),《全球視野中的公共安全》。北京:人民出版社。 徐瑜等著(2002年),《共產理論釋評(下冊)》。臺北:黎明文化事業公司。 夏文信等著(2005年),《公安社會學概論》。北京:群眾出版社。 唐勃(1988年),《中共與知識份子》。臺北:幼獅文化出版社。 張亞中、李英明著(2001年),《中國大陸與兩岸關係概論》。臺北:生智文化事業有限公司。 張五岳(2003年),《中國大陸研究》。臺北:新文京開發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童振源著(2003年),《全球化下的兩岸經濟關係》。臺北:生智文化事業有限公司。 潘小濤主編(2012年),《國情-維穩壓倒一切》。香港:圓桌文化出版。 陳端計(2006年),《構建設會主義和諧社會中的中國剩存貧困問題研究》。北京: 人民出版社。 彭懷恩編著(1999年),《進階政治學Q&A》。臺北:風雲論壇出版社有限公司。 葉至誠、葉立誠著(2001年),《研究方法與論文寫作》臺北:商鼎文化出版社。 葉啟政等編著(1994年),《社會科學概論》。臺北:國立空中大學。 奧斯丁.倫尼著(1998年),《政治學》。臺北:雙葉書廊有限公司。 楊中美(2011年),《習近平:站在歷史十字路口的中共新領導人》。臺北:時報出版社。 劉軍寧(1992年),《權力現象》。臺北:臺灣商務印書館有限公司。 蔡昉、林毅夫等著(2003年),《中國經濟:透析全球最大經濟體,掌握全球市場 經營契機》。臺北:麥格羅希爾出版公司。 應星(2011年),《「氣」與抗爭政治-當代中國鄉村社會穩定問題研究》。北京: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 鄧小平(2001年),《鄧小平文選第三卷》。北京:人民出版社。 歐陽恩良主編(2010年),《近代中國社會流動與社會控制》。北京: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 謝舜等著(2006年),《和諧社會:理論與經驗》。北京: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 魏禮群主編(2008年),《中國經濟體制改革30年回顧與展望》。北京:人民出版 社。 Andrew Heywood著(2002年),《政治學新論》。臺北:韋伯文化事業出版社。 Ellis Joffe著。孫魯山、余紅譯(1989年),《解放軍》。香港:明報出版社。 Margaret L.Andersen Howard F. Taylor(2009年),《社會學》。臺北:雙葉書廊有限公司。 二、期刊: 于建嶸(2009 年),〈當前我國群體性事件的類型與特徵 〉,《中國政法大學學報》,第6期(總第14期),頁116-118。 吉彥波、董禮芬(2006年),〈鄧小平、江澤民、胡錦濤發展理論比較研究〉,《淮海工學院學報》,第4卷第1期,頁11-13。 邱伯浩、童義宏(2004年),〈中共武警在其國家安全中的角色分析〉,《復興崗學報》,第81期,頁78-100。 余一鳴(2003年),〈中共反腐工作的近期發展與困頓〉,《展望與探索》,第1卷第5期,頁35。 余宗基(2012年),〈中共十八大前後解放軍角色分析〉,《全球政治評論》,第39期,頁4。 袁易(1995年),〈中共威權政體轉型的政治動力〉,《中國大陸研究》,第38卷第6期,頁9。 高哲翰、李亞明(1996年),〈從社會結構變遷看中共武警之發展〉,《中國大陸研究》,第39卷第8期,頁33。 高恩新(2010年),〈中國農村的社會網絡與集體維權〉,《廿一世紀雙月刊》,總第118期,頁1-8。 常泰(1988年),〈中共的民兵制度改革〉,《中共研究》,第22卷第10期,頁95。 張梅駒(2003年),〈中共意識形態的發展趨向與危機〉,《復興崗學報》,第77期,頁1-20。 張青松(2012年),〈轉變維穩觀念是解決維穩問題的關鍵〉,《經濟研究專刊》,第24期總第170期,頁234。 張凱銘(2012年),〈和諧社會的挑戰:中共社會中的群體性事件問題探析〉,《弘光學報》,第66期,頁63。 汪子錫(2012年),〈箝制言論下「中國特色」的民主模式探析〉,《中共研究》,第46卷第10期,頁91-93。 梁秀波(2004年),〈武裝警察理論研究〉,《武警學院學報》,第20卷第4期總第109期,頁50-51。 陳述之、江衍良(2012年),〈改革開放時期中共意識形態的結構與演變:由鄧小平理論、「三個代表」重要思想到科學發展的發展過程〉,《中國大陸研究》,第55卷第3期,頁14-15。 劉文斌(2012年),〈穩定壓倒一切?一切壓倒穩定?〉,《中共研究》,第46卷第6期,頁6。 蕭雲(1988年),〈中共的公安體制改革〉,《中共研究》,第22卷第7期,頁35。 三、未出版論文: 陳萬榮(2008年),〈從社會控制探討中共武警的角色與功能〉。臺北:國防大學戰略研究所碩士論文。 張玉漢(2006年),〈大陸人民「維權」特有機制之研究〉。臺北:東吳大學碩士論文。 連央毅(2011年),〈中國大陸土地維權與社會抗議-以甘肅隴南事件為例〉。臺北:文化大學碩士論文。 四、報紙報導與專文: 許崇德(1983年),〈維護社會主義法制的統一和尊嚴〉,《人民日報》,1983年1月6日,第5版。 連雋偉(2012年),〈戲如人生:陳光誠演活「刺激2012」〉,《中國時報》,2012年5月2日,第A3版。 楊開煌(2012年),〈銘傳大學教授楊開煌:烏坎村抗爭 考驗汪洋〉,《聯合報》,2012年12月22日。 五、網路資料來源: 丁學良(2012年12月4日),〈中國維穩體制是一個「次壞」選擇〉。 http://city.udn.com/66943/4899495。 大紀元電子報(2005年8月30日),〈近期中國大陸社會群體性抗爭事件分析〉。http://www.epochtimes.com.tw/5/8/30/9998.htm。 大紀元(2010年4月19日),〈清華研究:中共億萬巨資維穩 越維越不穩〉。http://www.epochtimes.com/b5/10/4/19/n2881883.htm?p=2。 大紀元時報(2011年3月7日),〈維穩開支超軍費 溫家寶承認「民怨很大」〉。 http://hk.epochtimes.com/11/3/7/133261.htm。 大紀元(2012年5月2日),〈「維穩」陳光誠19個月耗資6千萬〉。 http://hk.epochtimes.com/b5/12/5/2/156825.htm。 中國政府網站(2005年7月8日),〈中華人民共和國人民法院組織法〉。 http://big5.gov.cn/gate/big5/www.gov.cn/。 中國政府網站(2007年7月3日),〈最高人民法院〉。 http://big5.gov.cn/gate/big5/www.gov.cn/。 中國網(2010年),〈群體性事件的類型化及發展趨向〉。 http://big5.china.cn/gate/big5/law.china.cn/features/2010-10/08/content_3758585 .htm。 中國礦業大學思想政治教育網(2010年),〈怎樣看待群體性事件〉。 http://xcb.cumt.edu.cn/lixing/ReadArticle.aspx?id=912。 中國經濟網(2012年),〈社會藍皮書:勞動者報酬佔GDP比重偏低等因素影響居 民消費〉。 http://big5.ce.cn/gate/big5/www.ce.cn/xwzx/gnsz/gdxw/201212/18/t20121218_23953102.shtml。 中國網(2013年4月16日),〈2012年中國國防白皮書〉。http://big5.china.com.cn/news/txt/2013-04/16/content_28555995_4.htm。 中央網路報(2012年),〈美國世界日報社論-中國大陸經濟進入「維穩」階段〉。http://www.cdnews.com.tw/cdnews_site/docDetail.jsp?coluid=110&docid=101926218。 中央通訊社(2012年),〈人民不必維權 中央又何須維穩?〉。http://www.cna.com.tw/Topic/NewsWorld/25-1/201210090009-1.aspx。 文匯網(2012年10月27日),〈內地環境群體事件高發年增29%〉。 http://news.wenweipo.com/2012/10/27/IN1210270035.htm。 邱銘哲(2010年),〈徵地拆遷爭議體現中國政經發展的根本矛盾〉。http://www.taiwansig.tw/index.php?option=com_content&task=view&id=3019&Itemid=117。 何清漣(2009年),〈中國大陸已進入社會反抗高峰期〉。http://tw.myblog.yahoo.com/jw!0iSp1wmYGRYB8WmJZoKlxEET/article?mid=1432。 何清漣(2012年),〈點評中國:中國財政兩大漏斗:維穩與軍費〉。http://www.bbc.co.uk/zhongwen/trad/focus_on_china/2012/09/120924_cr_financial.shtml。 何清漣(2013年2月4日),〈中南海維穩 越維越不穩死路一條 借新債還〉。http://tw.aboluowang.com/2013/0204/282386.html。 李允傑(2012年11月8日),〈樹立政改里程碑〉,《中時電子報》, http://news.chinatimes.com/forum/11051404/112012110800517.html。 明鏡網(2011年9月3日),〈「維穩辦」前世今生︰十餘年中國社會變遷中逐步形成〉。 http://news.backchina.com/viewnews-157845-big5.html。 星島日報(2012年11月14日),〈中共維穩思路轉型〉。 http://dailynews.sina.com/bg/news/usa/uslocal/singtao/20121114/09143959069. html。 美國之音(2013年5月2日),〈中國軍力發展系列報導(四):武警維穩不能〉。http://www.voacantonese.com/content/china-military-internal-security/1649318.html。 財經網(2011年3月7日),〈中國維穩費:公共安全帳單〉。 http://big5.china.com/gate/big5/cqzg2008.blog.china.com/201108/8475672.html。 紐約時報中文網(2012年9月19日),〈「維穩」何時成為常用語?〉。 http://cn.nytimes.com/article/china/2012/09/19/cc19qiangang2/zh-hk/。 紐約時報中文網(2012年),〈廢除勞教制度呼聲四起〉。http://cn.nytimes.com/article/china/2012/12/19/c19camps/zh-hk/。 華爾街日報(2012年11月16日),〈中國經濟:胡錦濤主政下的十年〉。 http://tw.myblog.yahoo.com/songofsongs-shulamite/article?mid=2405。 陳宥任、陳至潔(2012年6月4日),〈「烏坎事件」總結及對民進黨的意義〉。 http://www.taiwansig.tw/index.php?option=com_content&task=view&id=4274&Itemid=117。 新華網(2007年10月21日),〈十七大關於中國共產黨章程(修正案)的決議〉。 http://news.xinhuanet.com/newscenter/2007-10/21/content-6917972.htm。 新華網(2011年7月1日),〈胡錦濤在慶祝中國共產黨成立90週年大會上的講話〉。 http://news.xinhuanet.com/politics/2011-07/01/c_121612030.htm。 新疆哲學社會科學網(2010年),〈政治學視野下的民族群體性事件及治理機制〉。http://big5.xjass.com/zy/content/2010-12/16/content_181658.htm。 新浪網(2012年),〈社會藍皮書顯示我國每年群體性事件達數萬起〉。http://news.sina.com.hk/news/20121218/-1-2851061/1.html。 黃慧貞(2012年11月6日),〈中共強力維穩 難掩「和諧社會」已失敗〉。 http://news.gpwb.gov.tw/news.aspx?ydn=w2u5S9CJZGAXB%2fzPg%2fq7ahBURwZ%2fxCkoH%2bRnvuMETFyFJPab%2bY3LRYe8JFphZ835zhwf2vDfY3uWuHSPcCpD8VBMfwkqDmG3PBZa0uj%2bJQ4%3d。 國際在線(2010年3月31日),〈2010年中國國防白皮書〉。 http://big5.cri.cn/gate/big5/gb.cri.cn/27824/2011/03/31/5190s3204844.htm。 BBC中文網(2011年3月7日),〈利比亞故事•中國維穩經費超過國防開支〉。 http://www. bbc.co.uk/zhongwen/trad/uk/2011/03/110307_press.shtml。 BBC中文網(2011年4月6日),〈溫家寶:官員腐敗案件觸目驚心〉。 http://www.bbc.co.uk/zhongwen/trad/china/2011/04/110406_china_wenjiabao_ anti-corruption..shtml。 BBC中文網(2012年),〈世維會指新疆「五嚴」措施迫害宗教〉。http://www.bbc.co.uk/zhongwen/simp/mobile/chinese_news/2012/02/120219_xinjiang_china.shtml。 BBC中文網(2012年5月14日),〈中國30年420多萬官員涉貪〉。 http://www.bbc.co.uk/zhongwen/trad/chinese_news/2012/05/120514_china_ corruption.shtml。 BBC中文網(2012年11月20日),〈英媒:薄熙來事件令政法委書記被削權〉。 http://www.bbc.co.uk/zhongwen/trad/chinese_news/2012/11/121120_ukpress_ china _security_chief.shtml。 貳、西文部分 一、書籍: Zbigniew K. Brzezinski(1962), Ideology and Power in Soviet Politics. New York:Praeger. Roy C. Marcidis, M. L. Hulliung(1996), Contemporary Political Ideologies:Movements and Regimes,6thed. New York:HarperCollins Publishers. Edward Alsworth Ross(1929), Social control-A Survey of the Foundations of Order. New York:The Macmillan Company. Michael Mann(1993), The Sources of Social Power-The Rise of Classes and Nation-States 1760-1914. Cambridg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Benjamin I. Schwartz(1968), Communism and China: Ideology in Flux. Cambridge Mass: Harvard University. Raymond Geuss(1981), The Idea of A Critical Theory:Habermas and the Frankfurt School. Cambridge: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二、期刊論文: Dennis J. Blasko, Philip T. Klapakis and John F Corbett, Jr(1996),“Training Tomorrow’s PLA: A Mixed Bag of Tricks,” The China Quarterly, No.146, pp.522. David M. Finkelstein(1999), “China’s National Military Strategy,” The PLA in the Information Age, ed. James C. Mulvenon and Andrew N.D. Yang, pp.154.
摘要: 從第三波民主化浪潮席捲東歐、蘇聯以及部分亞洲國家,到2010年12月間突尼西亞發生「茉莉花革命」,一個個長期獨裁政權紛紛垮台,民主化已然成為一種全球現象。反觀中國,一個擁有13億人口的國家,仍執意發展具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經濟上雖已高度發展,並在2010年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但土地糾紛、貧富分化、官員貪腐等社會問題卻日趨嚴重,其所衍生的群體性事件規模、次數更逐年向上攀升。 1989年,「六四」天安門事件之後,鄧小平強調:「穩定壓倒一切」。此後的廿多年裡,「維穩」一直都是中共緊繃神經的高度關注所在,在歷經中共三代領導人不同時期意識型態的調整及轉變後,逐漸建構出中國維穩政策之組織體系,從中央到地方維穩辦,透過政法系統及武裝力量,達到穩定政權及維持社會公共秩序之目的。 人民要維權,政府要維穩,當人民的的問題未獲得政府根本的解決就會引發更多的群體性事件,中國用於維穩的經費就會更高,自2010年起甚至超過國防預算支出。本論文藉由瞭解中國維穩政策歷程及運作模式,研究中國如何在面對日漸複雜的群體性事件中,整理出因應解決的模式或方法,提供未來維穩政策的可能性發展。
From the third wave of democratization that swept through Eastern Europe, the Soviet Union, and some Asian Countries to the “Jasmine Revolution” that broke out in Tunisia in December 2010, leading to the collapse of a long-term dictatorial regime, democratization has become a global phenomenon. China, a country with a population of 1.3 billion, still insists on developing socialism with Chinese characteristics. Despite its high economic development and its becoming the second largest economy in the world in 2010, land disputes, rich-poor divide, official corruption, and other social problems are becoming increasingly serious, thus an yearly increase of group events that are larger in scale and frequency. Following the “June 4th Incident” that took place in Tiananmen Square in 1989, Deng Xiaoping stressed: “Stability overrides everything else.” In the next twenty years, CCP has been strained and highly concerned about maintaining “stability.” Having gone through adjustment and transformation concerning the ideology of three generations of leaders in different time periods, the organizational system pertaining to China’s stability policy has gradually taken shape. Through the central and local governments ‘ stability maintenance measures, the political and legal system, and armed forces, the purposes of stabilizing the regime and maintaining public order have been achieved. The people want rights, and the government wants to maintain stability. Unless the government fundamentally resolves the “people” problem, more mass incidents are doomed to take place, and China will have no choice but allocate more funds to maintain stability. The defense budget has even been exceeded since 2010. Through an insight into the course of China’s stability maintenance policies and operating modes, this study explored how China sorted out coping models or approaches and solutions in the face of increasingly complex group incidents, which shall contribute to the development of possible stability maintenance policies in the future.
URI: http://hdl.handle.net/11455/18105
其他識別: U0005-1908201312154100
文章連結: http://www.airitilibrary.com/Publication/alDetailedMesh1?DocID=U0005-1908201312154100
Appears in Collections:國際政治研究所

文件中的檔案:

取得全文請前往華藝線上圖書館

Show full item record
 
TAIR Related Article
 
Citations:


Items in DSpace are protected by copyright, with all rights reserved, unless otherwise indic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