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用此 Handle URI 來引用此文件: http://hdl.handle.net/11455/5916
標題: 《搜神記》中「解圍人物」與救難故事之意涵研究
The Implication of the Lifesavers and the Stories of Rescue in Soushenji
作者: 廖妙婉
Liao, Miao-Wan
關鍵字: 干寶
Kan Pao
搜神記
災異
解圍
公案小說
Soushenji
disaster
rescue
justice stories
出版社: 中國文學系所
引用: 參考文獻 一、古籍 楊伯峻編著,《春秋左傳注》,(河北省北京市:中華書局,2009年)。 《周易》(十三經注疏本)(台北:新文豐出版社,2001年6月)。 王安石撰,《周官新義.附考工記解》(二)(本書據經苑本排印)(河北省北京市:中華書局,1985年)。 鄭玄注,《周禮鄭氏注.附札記》(本書據士禮居叢書本排印)(三)(河北省北京市:中華書局,1985年) 陳大庚,《周禮序官考.春秋職官考略》(北京市:中華書局,1991年) 湯球輯,《九家舊晉書輯本》(一)(北京市:中華書局,1985年) 湯球輯,《九家舊晉書輯本》(二)(北京市:中華書局,1985年) 唐順之撰,《兩晉解疑及其他三種》(北京:中華書局,1991年,第一版 《竹書紀年前漢紀》(一)(四部叢刊初編史部)(上海:商務書局,1967年)。 《雲笈七籤》(上海:商務印書館,1967年)。 《晉書斠注》(據吳興劉氏嘉業堂刊刻本影印,仁壽本二十六史)(臺北:成文出版社,1971年)。 周壽昌撰,《漢書注校補》(四)(河北市:中華書局,1985年)。 (漢)班固,《漢書》(台北:鼎文書局,1980年)。 (漢)董仲舒,《春秋繁露》,刊於《中國子學名著集成》(027)(台北:中國子學名著集成編印基金會,1978年12月) 李宗侗、夏德儀等校註《資治通鑑今註》(臺北:臺灣商務,1966年)。 陳壽撰,陳乃乾校點《三國志》,(北京:中華書局,1995年6月)。 劉知幾,《史通》(據北京圖書館藏明萬曆三十二年郭孔陵刻本影印原書版),(上海:古籍出版社,1997年)。 《兩晉解疑及其他三種》,(北京:中華書局出版發行,1991年)。 葛洪,陳飛龍注譯,《抱朴子內篇今註今譯》內篇卷三《對俗》,(臺北:台灣商務,2001年)。 徐震堮編《世說校箋》,(香港:中華書局香港分局,1987年1月) 湯球撰,《晉書輯本》,《叢書集成初編》(臺北:藝文書局,1964年) 白雲霽撰,《正統道藏》(臺北:新文豐編輯部,1997年) (唐)房玄齡等,《晉書》,(台北:鼎文書局,1980年3月) 唐釋道世編,《法苑珠林》《四部叢刊初集本》(上海:古籍出版社,1991年)。 許嘉璐主編、安平秋副主編,《二十四史全譯》,(漢語大詞典出版社,2004年1月)。 司馬遷等著,《二十五史精華.元集總集》,(湖南長沙市:岳麓,1989年) 司馬光編撰,胡三省注,《資治通鑑》(台北:大申書局,1979年)。 (明)胡應麟撰,《少室山房筆叢,九流緒論下》(上海:上海書店,2009年) (明)郭孔延撰,《續修四庫全書.史通評釋》,(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 1997年)。 (東漢)許慎撰,段玉裁注,《說文解字》,(台北市:黎明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1998年)。 湯球撰,嚴一萍選輯,《晉書輯本》,(根據《史學叢書》本),(臺北:藝文出版社,1964年)。 王明編,《太平經合校》(北平:中華書局,1960年) 二、現代著作(依姓名筆畫排列) 【德】莫宜佳(Monika Motsch)著,韋凌譯《中國短篇敘事文學史》,(上海:華東師範大學出版社,2008年)。 尤雅姿,《魏晉南北朝志怪選》(台北:台灣學生書局,2011年)。 王仲犖,《魏晉南北朝史下冊》(上海:人民出版社,1980年)。 王枝忠,《漢魏六朝小說史》(浙江省杭州:浙江古籍出版社,1997年)。 王國良,《魏晉南北朝志怪小說研究》(臺北:文史哲出版社,1984)。 王國良,《六朝志怪小說考論》(臺北:文史哲出版社,1988年)。 王雲五主編《建康實錄》,(臺北:台灣商務)。 【徳】卡西爾(Ernst Cassirer)結構群翻譯,《人論》(臺北:結構群出版社,1989年) 【德】尼采(Friedrich Wilhelm Nietzsch),陳芳郁譯《道德系譜學》(臺北:水牛出版社,1975年) 申丹,《敘述學與小說文體學研究》(北京:北京大學出版社,1998年)。 朱自清,《經典常談》,(臺南:嘉鴻書局,1984年)。 李秀文,《三國兩晉南北朝紀要》(臺北:長歌出版社,1975年)。 李傳昉,《英國哥特小說與中國六朝志怪小說比較》(北京: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2004年)。 李漢三,《先秦兩漢之陰陽五行學說》,(臺北:維新書局,1968年1月)。 李劍國,《唐前至怪小說史》(天津:天津教育出版社,2005年)。 李劍國輯釋,《唐前志怪小說輯釋》(臺北:文史哲出版社,1995年)。 何星亮,《圖騰與中國文化》,(南京市:江蘇人民,2008年)。 周次吉,《六朝志怪小說研究》(臺北:文津出版社,1990年)。 林尹、高明主編《中文大辭典》(臺北:中國文化大學出版部,1973年)。 侯忠義,《中國文言小說史稿上冊》(北京:北京大學出版社,1990年)。 施之勉,《史記會注考證訂補》,列傳第五十八篇<淮南衡山列傳>(臺北:華岡出版有限公司,1976年)。 胡孚琛,《魏晉神仙道教》(北京:人民出版社,1989年)。 苟波,《道教與神魔小說》(成都:巴蜀書社,1999年)。 范煙橋撰,《中國小說史》(台北:漢京文化,1983年)。 【徳】韋伯(Max Weber),王容芬譯《儒教與道教》(北京:商務印書館,1995年)。 袁珂校譯,《山海經校譯》(台北:明文書局,1986年)。 【徳】恩格斯(Friedrich Von Engels),《路德維希‧費爾巴哈和德國古典哲學的終結》,見《馬克思恩格斯選集》第4卷,(人民出版社,1972年)。 【徳】恩格斯(Friedrich Von Engels),《自然辯證法》(人民出版社,1971年)。 高楠,《道教與美學》,(遼寧省瀋陽市:遼寧人民出版社,1989年)。 常峻編,《中國生肖文化》(上海:辭書出版社,2001年)。 張友鶴,《唐宋傳奇選》(台北市:明文書局,1993年)。 張火慶,《古典小說的人物形象》(里仁書局,2006年)。 張可禮,《東晉文藝系年》(山東:山東教育出版社, 1992年)。 張志剛,《宗教文化學導論》(台北:世界宗教博物館發展基金會附設出版社,2005年)。 張國風,《公案小說漫話》(台北:遠流出版社,1990年)。 張鶴泉,《魏晉南北朝史》(台北:三民書局,2010年)。 許輝、邱敏、胡阿祥主編,《六朝文化》(南京:江蘇古籍出版社,2001年)。 陳文新,《文言小說審美發展史》(武漢:武漢大學出版社,2002年)。 陳慶浩、王秋桂主編,(臺北:遠流出版社,1989年)。 吳光正等主編,《想像力的世界-二十世紀道教與古代文學論叢》〈魏晉南北朝小說中的仙鬼形象及其悲劇意蘊〉(哈爾濱:黑龍江人民出版社,2005年)。 陳平原,《中國小說敘事模式的轉變》(北京:北京大學出版社,2003年)。 陳橋驛,《水經注校釋》(浙江:杭州大學出版社出版,1999年)。 陳橋驛,《酈道元與水經注》(上海:人民出版社,1987年)。 陳豔譯,貝爾納.瓦萊特,《小說──文學分析的現代方法與技巧》(天津:人民出版社,2003年)。 陶建國,《兩漢魏晉的道家思想》(臺北:文津出版社, 1990年)。 【俄】普羅普(V.Propp),賈放譯,《神奇故事的歷史根源》(北京:中華書局,2006年)。 曾永義,《俗文學概論》(台北:三民書局,2003年)。 湯一介主編,蒙培元副主編,《國學舉要.醫卷》(湖北教育出版社,2002年)。 黃鈞校譯,新譯《搜神記》(臺北:三民書局, 2006年)。 黃肇基,《漢代公羊學災異理論研究》(臺北:文津出版社,1998年)。 楊子堅,《新編中國古代小說史》(江蘇省南京市:南京大學出版社,1990年)。 楊照明,《抱朴子外篇校箋上冊》(北京市:中華書局,1991年)。 楊義,《中國古典小說史論》(北京市: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1995年)。 詹石窗,《易學與道教符號揭秘》(台北:大展出版,2003年)。 【俄】普羅普(V.Propp),賈放譯,《神奇故事的歷史根源》(北京:中華書局,2006年)。 鄭志明,《以人體為媒介的道教》,(嘉義縣:南華大學宗教文化研究中心,2000年5月)。 劉守華,《道教與中國民間文學》(臺北:文津出版社,1991年)。 劉勇強,《中國古代小說史敘論》(北京:北京大學出版社,2007年)。 劉昭民,《中國歷史上氣候之變遷》(臺北:台灣商務書局,1982年)。 劉葉秋,《魏晉南北朝小說》(臺北:木鐸出版社,1983年)。 劉德漢,《從漢書五行志看春秋對西漢政教的影響》(台北:華正書局,1979年)。 鄧雲特,《中國救荒史》(上海:上海書店,1990年)。 魯迅,《中國小說史略》(臺北:風雲時代出版,1996年) 魯迅撰、吳中傑導讀《魏晉風度及其他》<六朝小說和唐代傳奇文有怎樣的區別>(上海市:上海古籍出版社,2001年)。 錢鍾書,《管錐篇》(台北:書林出版,1990年)。 薛惠琪撰,《六朝佛教至怪小說研究》(臺北:文津出版社,1995年)。 謝明勳,《六朝志怪小說故事考論 :「傳承」、「虛實」問題之考察與析論著》,(臺北:里仁書局,1999年)。 顏慧琪,《六朝志怪小說異類姻緣故事研究》(臺北:文津出版社,1994年)。 羅永麟,《論中國文學發展規律》(濟南:齊魯書社,2007年)。 羅宗真、劉煒主編,《魏晉南北朝──分裂動盪的年代》(香港:商務印書館,2001年) 羅偉國,《道教的奧秘》(臺北:新潮社,1999年)。 【法】巴爾特(Barhes Roland)著,李幼蒸譯《寫作的零度:結構主義文學理論文選》,(臺北﹕時報文化出版公司,1991年) 蘇啟明,《魏晉南北朝文化與藝術》,(臺北:國立歷史博物館,2006年)。 一、 期刊論文 王溢嘉,<恐懼與渴望--人對鬼的矛盾雙情>,《國文天地》(第6卷3期),(1990年,8月)。 王亞利,<魏晉南北朝時期的災害思想初探>,《四川大學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2003年)。 沈曉梅,《魏晉南北朝志怪小說中的女性形象研究》,(大陸:廣西師範大學碩士學位論文,2006年3月)。 竺藕舫,《史地學報》,(第3卷,第6期),(1925年) 范寧,<論魏晉時代知識分子的思想分化及其社會根源>,原載《歷史研究》第4期,(1995年) 邱婉慧,《明代公案小說形塑「清官典型」的社會意義》,(台南:成功大學歷史研究所碩士論文,2006年,1月)。 洪順隆,<六朝異類戀愛小說芻論>,《文化大學中文學報創刊號》,(1993年)。 侯興祥,《搜神記女性形象研究》(大陸:寧夏大學,碩士學位論文,2004年4月)。 倪智芸,《搜神記精怪故事之敘事研究》(台中:中興大學中文研究所碩士論文,2008年)。 陳儷惠,《六朝困境故事研究》(台中:中興大學中文研究所碩士論文,2008年)。 陳韻靜,《唐人小說示現之生命困境及其對治方法》(台中:中興大學中文研究所碩士論文,2007年1月)。 蒲慕州,<神仙與高僧----魏晉南北朝宗教心態初探>《漢學研究》第8卷第2期,(1990年,12月)。 賴素玫,《解釋的有效性 : 六朝志怪小說夢故事研究》(台中:中興大學中文研究所碩士論文,2001年)。 蘇榮彬,《神道設教──搜神記感應類故事研究》(台中:中興大學中文研究所碩士論文,2006年) 二、 網路資料 參見維基百科全書「泛靈信仰」。
摘要: 魏晉南北朝時,社會動盪不安,人民生活蒙受天災人禍的威脅,在戰爭頻繁的歷史環境下,群眾對自然世界的無知與求生不易,因而死亡的機率隨著戰亂而增加,所以生活當中與死亡有關的事件頻傳,以故鬼神信仰充沛在活人的生命中。如此的歷史環境再結合當時的文化環境是以鬼神信仰與道教為一般老百姓心靈的主要依歸,這樣的背景造就了《搜神記》志怪說鬼的精彩內容。 《搜神記》的題材可溯及史傳與〈五行志〉,內容多是鬼神妖怪與災異的相關紀錄。從干寶自序中說「以發神道之不誣」可看出干寶的宗教思想,宗教常透過「救世濟民」以宣揚教義,因而《搜神記》的故事當中,常安排「聞聲救苦」的「救難」英雄出現,這類角色的功效如同戲劇當中的「解圍人物」凌空而下,使故事呈現峰迴路轉的合理化解釋與戲劇化的完美結局。 《搜神記》故事中的苦難背景,形塑了「救難」故事的類型。「救難類型」多元化,證明了當時人內心急切渴望「救苦救難者」會出現在生活周遭以方便於解圍,「解圍」的角色有其功能,這些情節的出現也有其時代的背景,後代公案小說、神道觀念與動物報恩類型的故事題材,其來源應與《搜神記》故事當中的「救難」故事有一定程度的淵源。 災異天應的觀念有「獎善懲惡」的宗教意涵,「救難」故事藉著鬼神的力量,成為主角的助手,於是遇到困難的人,一發出求救的訊息,甚或老天爺感知他的想望,就會派出援手助他一臂之力。於是善善惡惡的連結過程,強化了亂世當中逐漸式微的倫理道德,苦難的庶民也因此覓得心靈的出口。
As Wei Jin Nan Pei Dynasty was in turmoil, people were suffering the disasters and wars. Frequent wars made a mass of people feel ignorant to the natural world and sense hard to survive. The more the wars were, the more the death increased. Because of the fear to death, Taoism, Gods and Ghost became peoples’ religious believe. With the cultural background then, those religious thinking created the splendid stories in “Soushenji”. “Soushenji” was a program which was extended from “Shi Juan” and “Wushingchi”. All of those were the story about the ghosts and the records about and disasters. The author of “Soushenji”, Kan Pao, thought that many religions preached their doctrines by saving and helping people. This was the reason the stories in “Soushenji” often arranged the super hero to save and to help people. Like the lifesaver in drama, the super hero turned the risk into a perfect conclusion. The suffering stories in “Soushenji” created different rescue story types. Those multiplied rescued types indicated that people thirsted for the lifesaver to appear in their lives. The lifesaver is important to the story. Those stories were from the suffering environments then. Even those recent stories adopted the same story types, like those justice stories, religious stories and animal paying back stories. To reward the charity and to punish the wickedness are the religious implications. Gods or Ghosts might use the power to rescue or to destroy. Those believes strengthened the morality, and comforted the suffering people.
URI: http://hdl.handle.net/11455/5916
其他識別: U0005-1907201217221600
文章連結: http://www.airitilibrary.com/Publication/alDetailedMesh1?DocID=U0005-1907201217221600
顯示於類別:其他文章

文件中的檔案:
檔案 描述 大小格式 
nchu-101-5098011013-1.pdf2.13 MBAdobe PDF檢視/開啟


在 DSpace 系統中的文件,除了特別指名其著作權條款之外,均受到著作權保護,並且保留所有的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