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use this identifier to cite or link to this item: http://hdl.handle.net/11455/6260
標題: 彖傳與儒道思想之比較研究
作者: 劉昌佳
關鍵字: 彖傳
儒家
道家
郭店楚簡
黃帝四經
形上思想
倫理思想
政治思想
出版社: 中國文學系碩士在職專班
摘要: 近來有學者認為:《彖傳》是以儒家的倫理觀念、政治思想為中心,並吸受道家的天道觀以解《經》。本文就此議題,以形上思想、倫理思想和政治思想為主軸,就《彖傳》與儒、道相關之思想作分析、比較,以確定其間思想之分際。 本文第二章,首先就《彖傳》作者、著作年代及其名、義之問題進行考辨。從西漢到清末的學者,幾乎都認定《彖傳》是孔子所作,沒有異論;到了民國以後,一些學者分別從思想系統、文字體裁及孔子授課的情形,對於《彖傳》之作者,提出質疑,論證其非孔子所作。本文採其中論證較為可信者,條列整理,然後再作綜合性之論述。 《彖傳》若非孔子所作,那麼作者是何人?若作者無法確定是何人,那麼本文至少必須對其著作年代作一明確之界定,然後才能以當時相關之代表著作作思想之比較。 本文透過文獻、思想用語、思想和語詞之發展以及押韻之韻腳,分別加以考辨,確認《彖傳》的成書年代應是在孟子之後,荀子50歲之前的戰國後期,作者應是楚地的儒者。其次,透過大量的甲骨文字,論證「 」就是「彖」,而「彖」即是「豕」的本字,都是像野豬之形,因其利牙能斷物,引申有論斷之義,就如《彖》能論斷卦辭之義一般,因此用作書名。 作者置身於戰國後期,那麼其思想即有可能受到孔、孟、老、莊等先前的儒、道二家代表人物與思想之影響,更有可能受到當時盛行的稷下黃老學派的影響。目前出土的《黃帝四經》,可說是稷下之代表作。另外,在1993年出土的《郭店楚墓竹簡》,其成書年代也在《孟子》成書之前,其中含有當時儒、道二家豐富的文獻及思想,所以本文亦將二者列為比較之範圍。 第三章形上思想,本章以萬物生成的宇宙觀及天道流行的宇宙秩序二方面分別就《彖傳》與《老子》、《黃帝四經》、《莊子》四者加以分析並作比較。其年代先後,依序是《老子》、《黃帝四經》、《莊子》、《彖傳》。在萬物生成的宇宙觀方面,四者都強調其根源具有生成義、超越性、內在性及遍在性。但是,老、莊是秉持一元論,《四經》則強調萬物的本源是道,然而卻是透過陰陽的方式衍生萬物,是由一元論過渡到二元論的過程,而《彖傳》認定之根源則直接採二元論;在創生之方式上,老、莊持天地與萬物一樣,都是由道直接生成,《四經》認為恆定一氣化為陰陽,由陰陽化生萬物,《彖傳》則認為萬物是透過天地陰陽所創;在根源之特性上,老、莊所說的道,是一實有的存在,《四經》用氣代替道,介於抽象與實有之間,而《彖傳》所指稱的「乾元」和「坤元」中之「元」,則已經是一種抽象之表徵。由此可知,從《老子》到《四經》到《彖傳》似乎存在著發展的軌跡,由一元論推向二元論,由實有推向抽象,由道推向氣。 在天道流行的宇宙規律方面,四者都認為天地之運行是一種客觀之規律,這個規律是透過陰陽之流行交感,而呈現出盈虛消長,終始循環的現象。但是在這之中,老、莊思想之核心是「以人合道」,其所重在「天」,所以《荀子》說他們「蔽於天而不知人」;《四經》則說可道者,唯有人道,它所推衍出的天地定則,是要人們遵守、運用以趨利避害;而《彖傳》「推天道」也是為了「明人事」,這裡明顯有由天漸進到人的趨勢。而《彖傳》中「天行」的概念,最早是見於《十大經‧正亂》:「夫天行正信,日月不處,啟然不台(怠),以臨天下。」這種「天體或自然的運行變化及其規律,這正是道家自然哲學上的重要概念」。 由以上之分析中可以看出:《老子》、《四經》和《彖傳》之間存在著發展的趨勢,然而其所重卻已漸進轉移。由此推論:《彖傳》應是主要受到《四經》觀點的影響,以黃老的思想去詮釋《周易》經文,又因為受到詮釋文本的限制,所以才會產生其間之差異。 《周易》本是占筮之書,占筮之原理是透過媒介以傳達神靈之旨意以行事,其重在人事。而《彖傳》原是解《易》之作,然而《彖傳》因為融攝、吸納了黃老思想,因此將《易》中人格神之天轉化成形上之天,將有意志的旨意轉化成無意志的天道運行之規律,這無疑是《彖傳》在《易》學的提昇上最大之貢獻。 第四章倫理思想,本章從春秋戰國時代思想家們所重視和所欲建構的倫理思想命題,分別從(1)道德的本源問題(2)道德的必然性和自由的關係問題(3)人性問題,即道德起源的問題(4)道德的評價問題(5)道德最高原則與行為規範的問題(6)道德修養的問題等,對《彖傳》的倫理思想進行探析,再與儒學系統中孔孟的觀點以及《郭店楚簡》中儒簡的部分進行比較。 經由本章之分析,發現《彖傳》的思想,不論是就人性的本源問題,或是人倫之關係問題,或是對於道德之評價問題,或是對於道德修養以及其理想人格之詮釋,甚至是對意志之自由問題等觀點,都是由天道及其運行之規律所推衍出來的,而孔子則是由「仁、禮統一的社會倫理模式」發展出其種種之倫理議題,孟子則由其人心本然之善建構其各種理論,因為《彖傳》的核心思想已經迥異於孔孟之觀點,所以,由其所衍生的種種觀點才會有如是之差異。 在《孟》、《莊》之前的郭店儒簡,將人倫上溯到天常的高度,而說「天降大常,以理人倫」;其論性命亦是源自於天,而說「性自命出,命自天降」,因此持自然的生命說。上論《彖傳》的「推天道以明人事」之中心思想應是受到郭店儒簡將倫理從天道而論的影響,也由於《彖傳》對於「天」所持之宇宙論的觀點,形成他的「宇宙倫理模式」,其基本中心點已經違離了儒家以人為本的人文思想。所以,由此所衍生出來的其他論點,則一併異於孔孟的儒學系統,反而是接近於郭店儒簡的思想系統。 第五章政治思想,《彖傳》在解經的文字中,出現了正位、尚賢、養民、革命以及人文化成等重要的政治思想命題。其中之「正位」說,是指陰陽在天地運行中恰如其分之呈顯;其所謂「尚賢」,是以六五與上九間之比應承乘而論;至於「養民」,則是如天地般「應其時而養之」;所謂「湯武革命」,亦是天道運行必然之發展;而「人文化成」,亦是站在天道流行規律的高度而論。 《黃帝四經》的政治哲學以道為核心,其主軸有二:一是道、法的結合,一是道與陰陽刑德的結合。它認為人間之施政應符合天道,遵循天地之規律。 《彖傳》所論之「正位」、「尚賢」、「重民」、「變革」、「人文化成」等思想都是就天道運行之規律以論人間施政之準則。既然是規律,就是一種「必然性」。只要是論「必然」,就不是儒家之思想。因為儒家強調的是道德性,道德是屬於「應然性」,之中有著一股強烈的道德判斷。 就命題而論,《彖傳》的論點都是儒家所關注之重心;就其根據之原理──「推天道以明人事」的理論,明顯地應該是受到《黃帝四經》稷下黃老學派的影響。由此可以推論:《彖傳》是以黃老道家之思想去詮釋時代之重要政治思想命題,雖然《彖傳》與儒家二者都說「順乎天而應乎人」,然而《彖傳》所重在「天」之規律,而儒家則是重在「人」心之向背。 第六章結論,根據以上之分析,發現《彖傳》有以下三個特性: 1、重視根源義:《彖傳》在「性命思想」、「人倫思想」、「義利問題」、「意志自由問題」、「天人關係」、「道德修養與理想人格」、「正位思想」、「尚賢思想」、「重民思想」、「改革思想」、「人文化成思想」等各方面,所主張的都是站在天道運行規律之高度而論,其依據都在天道。 2、強調必然性:如前所論之「正位」、「尚賢」、「重民」、「變革」、「人文化成」等思想都是就天道運行之規律以論人間施政之準則。既然是規律,就是一種「必然性」。只要是論「必然」,就不是儒家之思想。因為儒家強調的是道德性,道德是屬於「應然性」,之中有著一股強烈的道德判斷。 3、依道不依人:對於人事之判斷價值標準不在於人心而是在於道,這是道家最基本的精神。而《彖傳》對於人事行為所依循之準則在於天道,而不在於人心之自覺。人心之自覺正是儒家精神之出發點。 由以上的歸納可知:《彖傳》的思想核心──天地運行之規律,正是稷下黃老的理論依據;《彖傳》以陰陽解《易》,而陰陽理論也正是稷下黃老學派的中心理論──「凡論必以陰陽明大義」。由此二核心,可以推論:《彖傳》的思想淵源主要是稷下黃老學派。
URI: http://hdl.handle.net/11455/6260
Appears in Collections:其他文章

文件中的檔案:

取得全文請前往華藝線上圖書館

Show full item record
 
TAIR Related Article
 
Citations:


Items in DSpace are protected by copyright, with all rights reserved, unless otherwise indic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