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use this identifier to cite or link to this item: http://hdl.handle.net/11455/6290
標題: 先秦至唐狐狸精怪故事研究
作者: 江慧琪
關鍵字: 先秦
唐代
狐狸精怪
女性主義
符號
狐狸
出版社: 中國文學系
摘要: 論文摘要 唐代狐狸精怪形象的成熟與盛行,有其淵遠而深刻的發展歷程。筆者經過解構主義的觸發,試圖找尋社會上某一特定話語,本文所指也就是狐狸精怪小說在該領域的作用,並試圖了解操縱唐代「知識領域」的認知模式,藉此觀察交錯其間的權力關係。筆者發現中國邊境地帶的薩滿地區是尋找中國古代信仰根源的線索之一,因此,在本文一開始便著手進行薩滿地區狐仙信仰的研究。 在薩滿的狐仙信仰中,筆者以地域相近,文化得以交流的觀點聯繫薩滿地區的狐仙信仰與中原的狐狸崇拜。由薩滿將狐狸視為圖騰崇拜物的遺留證據,推測狐狸成為狐仙信仰重心的緣由,對照中原地區神話傳說的狐狸形象,以及出土的漢代畫像石遺跡,進一步推證中國的狐狸圖騰崇拜。在推論過程中,以「文化人類學」的觀念為基礎,在「文化」的定義上,採取大多數人類學家的定義,亦即認同文化包含了後天獲得的,作為一個特定社會或民族所特有的一切行為、觀念和態度,這其中自然也包含了價值觀、信仰和世界觀等意識現象。承認薩滿與中原各自獨立的文化現象,始能成立兩者間的影響關係。另外,輔以「集體無意識」的概念,以全面解決文化相互影響以及相似性的相關問題。 在第二章第二節以下,中原地區狐狸精怪故事研究中,筆者以歷史分析的觀點出發,逐步說明唐前各朝代的狐狸形象。在先秦時期,筆者計劃由古籍文獻及出土文物兩方面著手,探究文獻史料中的狐狸特徵及九尾狐的象徵意義。兩漢時期是狐狸精怪故事的開展期,此時的狐狸形象具有亦正亦邪的特徵,筆者希冀在漢代資料中,找出狐狸同一時期既是吉獸又是妖獸的可能原因。唐人小說源於六朝志怪的說法,幾已成定論,因此六朝的志怪小說自然是研究狐狸精怪故事不容忽視的範疇。魏晉南北朝的狐狸精怪故事不論在質或量上,都有足以為類型的條件,因此筆者儘可能地搜羅了魏晉時期的狐狸精怪故事以為文本,希冀透過狐狸精怪類型的分析研究,找出該時期狐狸精怪的形象特徵及文化意義。 在討論第三章唐代狐狸精怪的流佈情況前,筆者認為必須先一步進行唐代社會背景的研究。唐代各階層的集體表現,是形成社會某文化特徵的參考指標。唐代普遍胡化的社會現象,是否關係著社會風氣的開放,以及是否成為唐代精怪故事大肆流行,以至狐狸精怪盛行的原因,都有賴於本章節的詳細說明。本章在文字的論述之外,另外也參用唐三彩的出土人俑,以加強說明唐代社會胡化的情況。 在進行第四章唐人狐狸精怪小說論析之前,筆者認為必須先由作者的創作意識談起。了解唐代作者的創作動機與寫作心理,有助於進入複雜的狐狸精怪故事的結構分析。根據資料所得,唐代狐狸精怪故事是唐精怪故事系統中,數量最多、流傳最廣的一支,在此章中筆者希冀透過文本分析,了解其中的原因及其所反映的觀念。唐代的狐狸精怪故事十分地龐雜,因此,筆者認為必須透過類型分析,歸納出狐狸精怪的類型特徵,才能有效地切入狐狸精怪指涉意義的研究。筆者將視狐狸精怪為指涉符號,利用女性主義、結構主義以及後結構主義等觀點,以交叉論述的方式找出唐代狐狸精怪隱喻的文化意義。 在文本類型分析中,我們還可以發現,唐代狐狸精怪故事的其他類型,例如:與佛、道思想有關的,為宣揚教義或諷刺迷信的類型,及承繼自志怪系統搜奇志異的類型。因此,要全面地掌握唐代的狐狸精怪形象,筆者認為,除了關照女性被物化的議題之外,還必須了解佛道思想對狐狸精怪故事的影響,以及充份地掌握志怪小說系統發展的脈絡。 中國狐狸精怪形象多采多姿,其背後隱含的文化意義是十分複雜而豐富。筆者認為,藉由多元化的研究方法與視角,嘗試從不同的面向切入,更能完整地呈現狐狸精怪的面貌。
URI: http://hdl.handle.net/11455/6290
Appears in Collections:其他文章

文件中的檔案:

取得全文請前往華藝線上圖書館



Items in DSpace are protected by copyright, with all rights reserved, unless otherwise indic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