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use this identifier to cite or link to this item: http://hdl.handle.net/11455/93229
標題: 全球化下建構兩岸共同打擊跨境犯罪機制之研究―以臺陸菲電信詐欺案為例
A Study on a Mechanism of Cross-Strait Collaboration for Fighting Cross-Border Crimes under Globalization― The Cases of Tele fraud Crimes Among Taiwan, Mainland-China and Philippines
作者: 吳秋宜
Chiu-Yi Wu
關鍵字: 跨境犯罪
電信詐欺
共同打擊犯罪
司法互助
Cross-Border Crimes
Tele fraud
Collaboration for Fighting Crimes
Judicial Assistance
引用: 參考書目 一、 中文部分 (一)專書 丘宏達(2012)。《現代國際法》。臺北市,三民書局。 俞可平(2002)。《中國公民社會的興起與治理的變遷》。北京: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 張亞中(2003)。《全球化與兩岸統合》。臺北市:聯經。 孟維德(2012)。《跨國犯罪》。臺北市:五南出版社。 袁鶴齡(2004)。《全球化世界的治理》。臺中縣:若水堂股份有限公司。 趙秉志、錢毅、郝興旺(1996)。《跨國跨地區犯罪的懲治與防範》。北京:中國方正出版社。 (二)期刊論文 吳景欽(2011)。〈從臺藉人犯遣返談兩岸司法互助合作之新問題〉。《展望與探索》,第9卷第7期,頁13-18。 李宏倫(2009)。〈跨國電信詐欺犯罪發展趨勢〉。《刑事雙月刊》,第32期,頁20-23。 李 智(2009)。〈海峽兩岸共同打擊犯罪及司法互助協議對兩岸司法協助制度的影響〉。《長安大學學報》,第4期,頁55-60。 朱蓓蕾(2008)。〈全球化下兩岸共同打擊犯罪機制之建構〉。《中央警察大學學報》,第45期。頁275-296。 李堅志(2010)。〈從臺泰合作經驗分析探討打擊兩岸跨境電信詐欺犯罪策略〉。《刑事雙月刊》,第38期,頁9-15。 宋學文(2000)。〈全球化與非政府組織對國際關係之影響〉。《新世紀智庫論壇》,第11期,頁43-51。 周成瑜(2007)。〈論兩岸刑事司法互助之困境與對策〉。《展望與探索》,第5卷第5期,頁85-90。 明居正(2000)。〈全球治理:趨勢與侷限〉。《新世紀智庫論壇》,第11期,頁36-42。 孟維德(1992)。〈海峽兩岸跨境治安問題之探討〉。《中央警察大學學報》,第39期,頁227-250。 袁鶴齡、沈燦宏(2012)。〈從全球治理的權力類型探究兩岸合作的可能模式〉。《中國大陸研究》,第55卷第2期,頁75-102。 許福生(2010)。〈兩岸共同打擊有組織犯罪問題與對策之探討〉。《刑事法雜誌》,第54期,頁101-135。 陳茂華(2012)。〈兩岸刑事實體法差異對合作打擊跨境犯罪之影響及對策〉。《福建警察學院學報》,第125期。頁77-81。 程 昉(2012)。〈跨境電信詐騙犯罪案件偵查協作機制研究〉。《浙江公安高等專科學核學報》, 第6期,頁68-71。 彭杏珠 (2015)。〈亞投行、一帶一路引進錢潮〉。《遠見雜誌》,2015年6月18日趨勢特刊,頁84-90。 陳 ?(2011)。〈兩岸刑事調查取證合作機制之構建〉。《海峽法學》,第49期,頁33-38。 蔡佩玲(2013)。〈人物專訪〉。《檢協會訊》,第95期,頁6-10。 蔡佩芬(2009)。〈淺論海峽兩岸共同打擊犯罪及司法互助協議〉。《臺灣法學雜誌》,第136期,頁102-124。 劉仁文、崔家國(2012)。〈論跨國犯罪的聯合偵查〉。《江西警察學院學報》,第154期,頁5-12。 刑事警察局(2013)。〈決勝千里外-兩岸跨第三地打擊詐欺犯罪之合作策略與挑戰〉。《刑事雙月刊》,第54期,頁4-28。 (三)專書論文 薛曉源(1998)。〈全球化與當代社會主義、資本主義〉。載自俞可平、黃衡平《全球化的悖論》。頁284-286。北京:中央編譯出版社。 (四)譯著 孫治本(1999)。《全球化危機》(Urich Beck原著)。臺北市:商務。 鄭武國(1999)。《第三條路:社會民主的更新》(Anthony Giddens原著)。臺北市:聯經。 (五)學位論文 許瑞山(2010)。《兩岸警方共同打擊跨境犯罪偵查之研究》。國立政治大學國家安全與大陸研究所碩士在職專班學位論文。臺北市,未出版。 李 珊(2013)。《兩岸與東南亞國家打擊跨國犯罪與國際合作-以臺菲電信詐欺案為例》。國立政治大學國家安全與大陸研究所碩士在職專班學位論文。臺北市,未出版。 林青瑾(2013)。《從防制電信詐欺犯罪探討兩岸司法互助之研究》,淡江大學國際事與戰略研究所研碩士在職專班學位論文。新北市,未出版。 林振耀(2014)。《海峽兩岸共同打擊犯罪及司法互助協議簽署後我國警察機關執行成效之研究》。臺灣大學社會科學院國家發展研究所碩士論文。臺北市,未出版。 (六)電子資源 行政院大陸委員會(2015)。〈「海峽兩岸共同打擊犯罪及司法互助協議〉取自陸委會《政府大陸政策重要措施》http://www.mac.gov.tw/。檢索日期:2015年5月12日。 法務部(2015)。〈「海峽兩岸共同打擊犯罪及司法互助協議」案件統計總表〉及〈國際司法互助案件統計表〉。取自法務部《國際及兩岸司法互助》http://www.moj.gov.tw。檢索日期:2015年5月20日。 外交部(2015)。〈臺灣與東南亞各國簽訂有關雙邊合作打擊跨境犯罪協定或備忘錄一覽表〉。取自《條約協定資料庫》http://www.mofa.gov.tw/default.html。檢索日期:2015年6月20。 經濟部(2015)。〈我國在東協各國投資統計表〉。取自經濟部《投資統計資料》http://www.dois.moea.gov.tw/asp/relation3.asp。檢索日期:2015年6月20日。 世界臺灣商會聯合總會(2015)。〈亞洲台灣商會聯合總會〉。《首頁》http://www.wtcc.org.tw/。檢索日期:2015年7月5日。 大陸外交部(2015)。〈大陸與東協各國簽訂雙邊刑事司法協助、引渡條約暨合作打擊跨境犯罪協議一覽表〉。取自大陸外交部《條約文件》http://www.fmprc.gov.cn/mfa_chn/。檢索日期:2015年5月22。 財團法人中華經濟研究院臺灣東南亞國協研究中心(2015)。〈東協10國與兩岸經貿往來排名〉。取自《東協會員介紹》http://www.aseancenter.org.tw/。檢索日期:2015年5月24日。 內政部統計處(2015)。〈電信及網路詐欺案件統計表〉。取自《》http://www.moi.gov.tw/stat/。檢索日期:2015年5月16日。 刑事警察局(2015) 。〈跨境電信詐欺查緝成果〉。取自《電信詐欺成果報告》http://www.cib.gov.tw/Home/。檢索日期:2015年5月12日。 中華民國僑務委員會(2005)。〈海外華人人口前20名國家〉。取自《維基百科》http://www.ocac.gov.tw/ocac/。檢索日期:2015年5月12。 廣州暨南大學(2015)。〈海外華人統計表〉。取自《圖書館華僑華人文獻信息中心》hqhr.jnu.edu.cn。檢索日期:2015年5月16日。 中央通訊社(2014)。〈鑽油井爭議-大陸吵到聯合國〉。取自《中央通訊社電子新聞》https://tw.news.yahoo.com/鑽油井爭議-大陸吵到聯合國-024056466.html。檢索日期:2015年6月10日。 朱蓓蕾(2005)。〈兩岸共同打擊犯罪之議題與建議〉。取自《國政研究報告》。http://old.npf.org.tw/PUBLICATION/IA/094/IA-R-094-002.htm。2015年6月15日檢索 李英明(2002)。〈全球化時代下的臺灣如何走出困境〉。取自《國政研究報告》。http://old.npf.org.tw/PUBLICATION/IA/091/IA-R-091-019.htm。2015年6月15日檢索。 林行健(2012)。〈菲總統簽署新法-打擊網路犯罪〉。取自《中央通訊社新聞》https://tw.news.yahoo.com/菲總統簽署新法-打擊網路犯罪-125210726.html。2015年6月10日檢索。 (六)其他 臺中地檢署(2012)。《起訴書》,臺中市,未出版。
摘要: Since the exchange between mainland China and Taiwan, smuggling, drug traffic, money laundering, human traffic and telecom fraud overrun across border. After Jinmen Agreement was signed by both sides in 1990, crime across border of both sides still increased for close exchange which contributed to the Crime Fighting and Mutual Judicial Agreement of Both Sides of The Taiwan Straits signed between Taiwan Strait Exchange Foundation and Association for Relations across the Taiwan Straits on April 26th, 2009 to build institutional mechanism to commonly fight crimes to cope with cross border crimes. However, it was actually still affected by political sovereignty disputes of Taiwan and Mainland China. Besides, it still remained coordination, execution and limitation in information exchange, investigation and evidence collection, criminal investigation system, contact channel and agreement articles. Moreover, cross border crimes of both sides have been inclined to be international with the trend of globalization under the investigation of governments of both sides and spread to surrounding countries, especially Southeast Asian countries which impacted current cooperation model of fighting crimes of both sides. Taking telecom fraud crime of both sides as an example, it has overrun in Taiwan and mainland China and spread to surrounding countries. After investigation by governments of both sides, it has transferred to Southeast Asian countries where government ignores and people have low awareness so that they can continue such fraud. After Crime Fighting and Mutual Judicial Agreement of Both Sides of The Taiwan Straits was signed, related units have cooperated with Southeast Asian countries for many times to wipe out telecom fraud groups and made mechanism to commonly fight cross-border crimes changed. Based on telecom fraud cross-border crime cases and in-depth interview, this study explored 1. limitation of Crime Fighting and Mutual Judicial Agreement of Both Sides of The Taiwan Straits, 2. channels and models of cross-border crimes fighting of current both sides of cross straits and Southeast Asian countries; 3. factors of telecom fraud crimes spreading from Mainland China to Southeast Asian countries; 4. prominent questions of practical application in case study; 5. dilemma of current both sides and Southeast Asian countries fighting telecom fraud cases; 6. opportunities and challenges of cooperation between both sides and Southeast Asian countries fighting cross-border telecom fraud crimes. It is found that mechanism of fighting cross-border crimes of both sides in globalization can enhance and amend agreement to fight crimes of both sides in third place, widely build official and non-official connection channels between Taiwan and Southeast Asian countries, enhance sending liaison officer function, join hands to build multiple fighting cross-border crime mechanism with Southeast Asian countries, deeply research cross-border crime causes, legalize investigation and evidence collection procedure of each country, carry out unit-to-unit case cooperation and promote signing official judicial mutual agreement.
自從海峽兩岸開放交流以來,緊隨而來的兩岸走私、毒品販運、洗錢、人口販運及電信詐欺等的跨境犯罪也隨之氾濫。1990年兩岸簽署「金門協議」後,兩岸間的跨境犯罪仍因密切交流而有增無減,終於促成臺灣「海基會」與大陸「海協會」於2009年4月26日簽署「海峽兩岸共同打擊犯罪及司法互助協議」,以建立制度化的共同打擊犯罪機制來因應跨境犯罪。但實務運作上仍受到兩岸政治主權爭議的影響,且在情資交換、調查取證、刑事偵查體制、聯繫管道及協議條文侷限性等方面有待協調與落實。加上跨境犯罪在兩岸政府積極查緝下已隨著全球化潮流日趨國際化,逐漸往週邊國家,特別是向東南亞國家蔓延,衝擊現行兩岸共同打擊犯罪合作模式。 以兩岸間的電信詐欺犯罪為例,其濫觴於臺灣,氾濫於大陸,再蔓延週邊國家,在兩岸政府積極查緝後已轉往政府忽視及民眾警覺意識較低的東南亞各國,繼續向兩岸民眾遂行詐欺。在「海峽兩岸共同打擊犯罪及司法互助協議」簽署後,兩岸相關權責單位已多次與東南亞國家合作,共同掃蕩電信詐欺集團在其境內之犯罪,使建立多方共同打擊跨境犯罪機制有所轉機。是以本文藉由研究跨境電信詐欺案例及深度訪談等方法來探討一、「海峽兩岸共同打擊犯罪及司法互助協議」的侷限。二、現行兩岸及東南亞國家打擊跨境犯罪的管道及模式。三、電信詐欺犯罪自大陸蔓延東南亞各國成因。四、案例研析實務運作所突顯之問題。五、現行兩岸與東南亞各國合作打擊跨境電信案件面臨之困境。六、兩岸合作與東協建立多邊打擊跨境犯罪機制之機會與挑戰等問題。而研究發現,在全球化下建構兩岸共同打擊跨境犯罪機制,可以從加強及增訂兩岸跨第三地合作共同打擊犯罪協議、廣泛建立臺灣與東南亞國家之官方及非官方等多元聯繫管道、加強派駐聯絡官功能、兩岸?手與東南亞國家建構多邊共同打擊跨境犯罪機制、深究跨境犯罪成因、律定各國共同偵查及調查取證程序、務實從單位對單位的個案合作推進到簽署正式司法互助協議等面向來推展與落實。
URI: http://hdl.handle.net/11455/93229
文章公開時間: 2018-08-21
Appears in Collections:國家政策與公共事務研究所

文件中的檔案:

取得全文請前往華藝線上圖書館



Items in DSpace are protected by copyright, with all rights reserved, unless otherwise indic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