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use this identifier to cite or link to this item: http://hdl.handle.net/11455/98103
標題: 從理性選擇觀點分析中國「一帶一路」倡議與哈薩克之互動
China's Belt and Road Initiative and Kazakhstan: A Rational Choice Perspective.
作者: 鄭俊銘
Chun-Ming Cheng
關鍵字: 一帶一路
上海合作組織
歐亞經濟聯盟
集體安全條約組織
光明之路
One Belt And One Road
Shanghai cooperation organization
Eurasian economic union
collective security treaty organization
path of light
引用: 一、中文部分 (一)圖書 馮並,《一帶一路:全球發展的中國邏輯》(台北 : 高寶國際,2015年)。 李浩然、袁曉航,《從世界工廠到世界工程師,新角色下中國的「一帶一路」倡議》(香港 : 三聯書局,2016年)。 朱成虎,《十字路口,中亞走向何方?》(北京,時事出版社,2007年)。 鄭羽,《中俄美在中亞,合作與競爭》(北京,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2007年)。 閻學通、孫學峰,《國際關係研究實用方法》(北京,人民出版社,2001年)。 Peter Burnham,Karin Gilland,Wyn Grant,Zig Layton-Henry,何景容譯,《政治學研究方法》(台北:韋伯文化,2008)。 周文欽編著,《研究方法概論》(台北 : 國立空中大學出版社,2000年)。 葉至誠、葉立誠,《研究方法與論文寫作》(台北:商鼎文化,200年)。 易君博,《政治理論與研究方法》(台北 : 三民書局,2003年)。 納蘭容若,《中國歷年國防預算一覽》。 斯德哥爾摩國家和平研究所,《世界軍事開支》(2017年)。 《中華人民共和國年鑒》(2017年)。 漆高儒,《蔣經國的一生》(台北,傳記文學出版社,1991年)。 行政院經濟建設委員會,《十項重要建設評估》(台北,行政院經濟建設委員會,1979年)。 行政院經濟建設委員會,《十項重要建設評估》。 張清溪, 許嘉棟, 劉鶯釧, 吳聰敏,《經濟學》(台北,雙葉書廊,2016年)。 布里辛斯基,《大棋盤》(台北 : 立緒文化事業有限公司,1998年)。 社科文獻,《中國周邊安全形勢評估(2016)》(北京: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2016年)。 (二)期刊論文 蘇雷、王雅楠,〈「一帶一路」-提升中國開放水平〉,《農村經濟與科技》,2017年第28卷第17期。 蔣希蘅,〈國內外專家關於「一路一帶」建設的看法和建議綜述〉,《中國外資》,第10期(2014),頁30-33。 沈旭輝,〈由《經濟學人》對「一帶一路」的質疑〉,《信報財經新聞》,2017年5月16日。 張琪如,〈「一帶一路」:「逆全球化」思潮下的中國方案〉,《中國經貿導刊》,2017年9月,頁15-17。 Alexander bugaev,〈「一帶一路」的實施建議:俄羅斯視角〉,《開發研究》,第1期(2017),頁9-10。 Bekmukhambetova Madina,〈'光明之路'與'絲綢之路經濟帶'的對接路徑〉,《企業科技與發展》,第4期,2018年,頁35-37。 王承玥 王心怡,〈試論'一帶一路'背景與'光明之路'計畫的對接——兼論其對中哈關係的意義〉,《中共濟南市委黨校學報》,第1期,2018年,頁57-61。 Denis Sinor著;袁劍、劉璽鴻譯,〈重新發現中亞〉,《北方民族大學學報》,第6期(2016),頁13-19。 盛治仁,〈理性抉擇理論在政治學運用之探討〉,《東吳政治學報》,第十七期,2003年,頁25-26。 姬國環,〈一帶一路的戰略邏輯思維〉,《復興崗學報》,第110期(民國106年),頁124。 一帶一路專題,〈'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成果清單〉,《功能材料資訊》,第14卷第3期(2017),頁48-52。 蔡志銓、樊兆善,〈中共推動「一帶一路」的戰略意涵〉,《國防雜誌》,第30卷第6期(2015),頁41-51。 石化在線,〈中國首超美國成世界最大石油進口國〉,《石油化工設計》,第30卷第2期(2015),頁50。 陳欣,〈淺析'一帶一路'下中巴經濟走廊建設〉,《經貿實踐》,第10期(2018),頁52、53。 劉志軍,〈中緬油氣管道打響建設攻堅戰〉,《試驗與研究》,第5期(2013),頁28。 石油瀝青編輯部,〈俄油計畫2017年向中國交付創紀錄的4000x104t石油〉,《國產環氧瀝青混合料應用技術研究》,第5期(2017),頁7。 陳衛峰、詹小寧 ,〈供給側改革推動經濟增長的路徑選擇 ——以西安市為例〉,《經濟研究導刊》,第28期(2017),頁94。 周茂、陸毅、符大海,〈貿易自由化與中國產業升級: 事實與機制〉,《世界經濟》,第10期(2016),頁79。 咼小明、黃森,〈渝新歐鐵路對重慶經濟發展的重要性和對策研究〉,《產業與科技論壇》,第15卷第11期(2016),頁18。 傅仁坤,〈中亞五國政經現況與展望〉,《健行科技大學 - 中亞研究所》 範海虹,〈中亞地緣政治態勢及對中國西部邊疆地區的影響〉《學術平台》,2014年3月,頁15。 謝纘泰,〈時局圖〉,《輔仁文社社刊》,(1898年7月)。 吳清峰,〈絲綢之路經濟帶與歐亞經濟聯盟對接合作的可能性、路徑及風險〉,《廣西財經學院學報》,第31卷第2期,2018年,P48。 李建民,〈歐亞經濟聯盟: 理想與現實〉,《歐亞經濟》,第3期,2015年,頁1、2。 朱培德,〈哈薩克斯坦的光明之路計畫與絲綢之路經濟帶對接研究〉,《西伯利亞研究》,第43卷第6期,2016年,頁8、10、11。 王参民,〈從'阿拉伯之春'看阿拉伯國家的政治發展〉,《長春教育學院學報》,第31卷第20期,2015年,頁1。 王淼,《克里米亞事件'美俄地緣政治爭奪的 戰略抉擇》(中國:遼寧大學國際關係所碩士論文,2015年),頁13。 Bekmukhambetova Madina,〈'光明之路'與'絲綢之路經濟帶'的對接路徑〉,《企業科技與發展》,第4期,2018年,頁36。 王承玥 王心怡,〈試論'一帶一路'背景與'光明之路'計畫的對接——兼論其對中哈關係的意義〉,《中共濟南市委黨校學報》,第1期,2018年,頁58。 王雅靜,〈構建霍爾果斯國際化城市模式打造絲綢之路經濟帶核心支點〉,《陸橋時評》,第9期,2014年,頁70-74。 布仁、竹效民,〈霍爾果斯經濟開發區發展現狀與展望〉,《中共伊犁州委黨校學報》,第3期,2015年,頁27-32。 樊志軍,〈哈薩克政治體制變遷的影響因素分析〉,《理論觀察》,第9期,2016年,頁35。 樊志軍,〈哈薩克政治體制變遷的影響因素分析〉,《理論觀察》,第9期,2016年,頁36。 李發元,〈哈薩克的民族結構與語言狀況研究〉,《西南民族大學學報》,第5期,2016年,頁64。 江雪夢,〈淺析哈薩克政治體制發展面臨的挑戰〉,《四川職業技術學院學報》,第4期,2014年,頁32。 劉肖岩,〈哈薩克恐怖活動態勢與治理〉,《雲南警官學院學報》,第4期,2017年,頁39。 劉旭辰,〈中亞一體化與上海合作組織〉,《喀什師範學院學報》,第1期,2015年,頁24-26。 李世强,〈上海合作組織與獨聯體集體安全條約組織的安全職能比較〉,《法治與社會》,2009年,P203。 冀曉剛,《歐亞經濟聯盟對中哈經貿合作的影響及對策研究》(中國:新疆大學理論經濟學所碩士論文,2016年)。 李建民,〈歐亞經濟聯盟: 理想與現實〉,《歐亞經濟》,第3期,2015年,頁2。 向超,《資源詛咒:形成機理及山西實證》(中國:蘭州財經大學大學碩士論文,2017年)。 劉新培,《中國與哈薩克斯坦非傳統安全合作研究》(新疆師范大學國際政治研究所碩士論文,2016年)。 宛程,《上海合作組織非傳統安全功能研究》(蘭州大學博士論文,2016年)。 張會麗,《上海合作組織與獨聯體集體安全條約組織之間的關係研究》(蘭州大學國際政治碩士論文,2011年)。 陳冬霞,《上海合作組織與集體安全條約組織在中亞的安全合作》(廣東外語外貿大學國際關係碩士論文,2009年)。 (三)網路資源 紫光閣網,http://www.zgg.gov.cn/。 鳳凰財經網,http://finance.ifeng.com/。 聯合新聞網,https://udn.com/news/index。 中國一帶一路網,https://www.yidaiyilu.gov.cn/。 紐約時報中文網,https://cn.nytimes.com/。 Money DJ理財網,https://www.moneydj.com/。 眾新聞,https://www.hkcnews.com/。 新華網,http://xinhuanet.com/。 RFI世界之聲,http://trad.cn.rfi.fr/。 人民網,http://www.people.com.cn/BIG5/。 經濟日報網,https://money.udn.com/money/index。 超越新聞網,http://beyondnewsnet.com/。 觀察者網,https://m.guancha.cn/。 香港文匯網,http://www.wenweipo.com/。 中國新聞網,http://www.chinanews.com/。 美華新聞網,http://www.meihuanews.com/。 中時電子報,https://www.chinatimes.com/。 新頭殼網,https://newtalk.tw/。 日經中文網,https://zh.cn.nikkei.com/。 MBA智庫百科,https://wiki.mbalib.com/wiki/%E9%A6%96%E9%A1%B5。 中國青年網,https://www.youth.cn/。 澎湃新聞,https://www.thepaper.cn/。 蘋果日報,https://tw.appledaily.com/。 美國之音,https://www.voachinese.com/。 udn聯合新聞網,https://udn.com/news/index。 財經網,http://www.caijing.com.cn/。 BBC news中文網,https://www.bbc.com/zhongwen/trad。 中國評論通訊社網,http://hk.crntt.com/crn-webapp/about2014/aboutus_1.html。 countrymeters網站,https://countrymeters.info。 UDN部落格,http://blog.udn.com/。 地理教室無國界網,http://lovegeo.blogspot.com/。 大公報網,http://www.takungpao.com.hk/taiwan/。 地之圖網,http://map.ps123.net。 騰訊網,https://www.qq.com/。 俄羅斯衛星通訊社,http://sputniknews.cn/。 FT中文網,http://www.ftchinese.com/。 外交部領事事務局,https://www.boca.gov.tw/mp-1.html。 華語智庫,https://www.huayuzhiku.com/。 快易理財網,https://www.kuaiyilicai.com/。 中華人民共和國商務部,http://www.mofcom.gov.cn/。 上海合作組織,http://chn.sectsco.org/ 香港01網,https://www.hk01.com/。 風向新聞網,https://kairos.news/。 瀟湘晨報網,http://www.xxcb.cn/。 每日頭條網,https://kknews.cc/zh-tw/。 中央通訊社,https://www.cna.com.tw/。 二、外文部分 (一)Books Halford Mackinder, Democracy Ideals and Reality,(New York : Norton,1962). Anselm Stauss,Juliet Corbin,Basics of Qualitative Research:Ground Theory Procedures and Techniques(London:Sage Pubication,1990). United States Department of Defense, Total Military Personnel and Dependent End Strength By Service, Regional Area, and Country( October 30, 2016 ). Bernard K. Duffy; Ronald H. Carpenter, Douglas MacArthur: Warrior as Wordsmith(Greenwood Publishing Group,1997). David William Pearce,Modern Economics, (New York : Macmillan,1992). Halford Mackinder,Democracy Ideals and Reality (New York : Norton,1962). (二)Electronic Resources Kazakhstan, The World Bank, https://data.worldbank.org/country/kazakhstan Kazinform,'Kazakh language to be converted to Latin alphabet – MCS RK,'Kazinform (2018/10/28), https://www.inform.kz/eng/article/2741711 No generic name, 'Attaque et attentat suicide dans une ville kazakhe: quatre morts,' Global Voices (2018/11/19), https://www.romandie.com/news/n/_Attaque_et_attentat_suicide_dans_une_ville_kazakhe_quatre_morts121120111211.asp Interfax-Kazakhstan, 'Kazakhstan Updates List Of Banned Terrorist Groups,' RFE/RL (2018/11/20), https://www.rferl.org/a/1071987.html By Reuters,'Malaysia's new prime minister is the world's oldest elected leader at 92,'New York Post (2018/12/4), https://nypost.com/2018/05/10/malaysias-new-prime-minister-is-the-worlds-oldest-elected-leader-at-92/ Dene-Hern Chen,'The cost of changing an entire country's alphabet ,'BBC(2018/10/28), http://www.bbc.com/capital/story/20180424-the-cost-of-changing-an-entire-countrys-alphabet Andrew Roth,'Kazakhstan's President Is Re-elected by Almost Every Voter ,'The New Times(2018/10/28), https://www.nytimes.com/2015/04/28/world/asia/nursultan-a-nazarbayev-kazakhstan-re-elected.html
摘要: 世界歷史上的四大文明古國,即古埃及、美索不達米亞、古印度與中國,中國是唯一現存的大國,名列聯合國五大常任理事國之一,雖然近代的中國曾經與跌宕與沒落,就正如其五千多年反覆起伏的歷史一樣,盛極必衰,否極泰來,改革開放後四十年,現在明顯已是東方巨龍躍昇之時,但中國要以何種方式發揮其影響力?並進而改變世界格局?甚至找回其曾經擁有的地位?2013年中國所推出的「一帶一路」便是中國對世界的回應。 但「一帶一路」的橫空出世絕非一朝一夕就能立竿見影,自從中國推出「一帶一路」後,隨之而來的批評與質疑便不絕於耳,對中國來說,目前的當務之急真的是「一帶一路」嗎?「一帶一路」真能解決中國目前所面臨的問題嗎?還是「一帶一路」本身就是個問題? 哈薩克,這個中亞地區第一大國,更是世界最大的內陸國,哈薩克在中國的「一帶一路」中,佔據著何種關鍵地位?致使中國極力拉攏之?而哈薩克在蘇聯解體前一直是其加盟共和國之一,1991年它獲得了獨立的地位,但俄羅斯的影響力仍隨處可見,隨著俄羅斯國力不再如昔日般輝煌,其與西方不斷衝突帶來一波波的制裁,俄羅斯是否還是哈薩克的唯一選擇?此時中國推行「一帶一路」,對哈薩克而言是不是另外一種出路? 哈薩克目前在許多方面,都有著許多的俄羅斯背景,諸如「歐亞經濟聯盟」與「集體安全條約組織」等,但當中國崛起後,帶來的「一帶一路」與「上海合作組織」,是否會改變這一切? 關鍵詞:一帶一路、上海合作組織、歐亞經濟聯盟、集體安全條約組織、光明之路
In the history of the world's four major ancient civilizations, namely, ancient Egypt, Mesopotamia, ancient India and China, China is the only existing power, was one of the five permanent United Nations, although in modern China has and ups and downs and decline, as the history of five thousands of years of ups and downs, extremely will tide, after a storm comes a calm, 40 years after the reform and opening up, now is obviously dragon jumped, but China will exert its influence in what way?And change the world?Or even regain the status it once had?The 'One Belt And One Road' launched by China in 2013 is China's response to the world. However, the sudden birth of 'One Belt And One Road' is by no means an instant effect. Since the launch of 'One Belt And One Road' in China, the ensuing criticism and doubts have been heard endlessly. For China, is the current priority really 'One Belt And One Road'?Can 'One Belt And One Road' really solve China's current problems?Or is 'One Belt And One Road' itself a problem? Kazakhstan, the largest country in central Asia and the largest landlocked country in the world, occupies a key position in China's 'One Belt And One Road'.Cause China to try to woo it?Kazakhstan was one of its republics before the collapse of the Soviet union. In 1991, kazakhstan gained its independent status. However, Russia's influence can still be seen everywhere.Is it an alternative for kazakhstan to implement One Belt And One Road? Kazakhstan now has a lot of Russian background in many aspects, such as the Eurasian economic union (eeu) and the collective security treaty organization (csto). But will the 'One Belt And One Road' and the 'Shanghai cooperation organization' brought about by China's rise change all this? Key words: One Belt And One Road, Shanghai cooperation organization, Eurasian economic union, collective security treaty organization, path of light
URI: http://hdl.handle.net/11455/98103
文章公開時間: 2022-01-14
Appears in Collections:國際政治研究所

文件中的檔案:

取得全文請前往華藝線上圖書館



Items in DSpace are protected by copyright, with all rights reserved, unless otherwise indic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