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use this identifier to cite or link to this item: http://hdl.handle.net/11455/10167
標題: 《性別與歷史》(Gender and History):性別史的論壇(1989-1999)
作者: 彭婉婷
關鍵字: 性別;歷史;婦女史;性別關係;權力與差異
出版社: 歷史學系
摘要: 
隨著六十年代女性運動、女性主義的推動下,女性研究和女性史在七十、八十年代也隨之興起並廣泛的發展。在歷史學界中,對於女性史的研究,大致以強調「女性」和「性別」兩種方式來表現,《性別與歷史》便是歷史界中研究性別史的重要雜誌,它不但是以性別為研究的方式,更重要的是在過去二十年來,研究女性史的學者除了出專書之外,論文多發表於社會史和女性研究的期刊中,《性別與歷史》的出現不但是女性歷史領域中的創舉,也提供一個專門討論性別史的論壇。
1989年春天,英國社會學系教授、文化馬克思主義女性學者蕾歐諾爾‧大衛朵夫(Leonore Davidoff),結合一群英國與美加地區的學者為編輯團隊,創立了《性別與歷史》這份女性主義歷史雜誌。《性別與歷史》的創刊宗旨為:
將性別關係帶入歷史研究,將一系列的歷史帶入性別研究。試圖從女性主義的觀點中,檢視所有歷史中的社會關係,並將所有制度建構一個廣博的分析,以處理性別的特殊性質。這份雜誌將闡釋在社會各方面所形成的男女權力關係,試圖持續找回各方面的女性經驗,不只是包含性別和女性方面,也包括種族、宗教、階級、永恆及自然性別的定位,並將性別具體化。
另外,《性別與歷史》對於男女關係的處理上並不只以單一立場或對立的態度去探討,而是以相互交流及影響下的男女關係,重新建立在權力關係中的弱勢研究及檢驗各公私領域中(家庭、工作、政治、戰爭、娛樂等)的性別關係,試圖打破傳統刻板的二元化觀念(男V.S.女、公V.S.私、陽性V.S.陰性等),並持續往更寬廣的時空裡發展,鼓勵來自不同國家及語系的學者,在所有紀年中及可以探索的領域裡進行研究,期望讀者群不只是歷史學者,也能包括非專業人員;研究的議題也不只限於英語系的國家;更能發展至世界各地。《性別與歷史》在內容上共分為論文、理論評論、書評三個部份。在第二年開始,更開闢一期為特刊的形式,以原先普通的單一議題,在集合相關學者之後,進行重新的研究與思考,讓傳統的議題獲得不同的面向。
“性別”(gender)原是在語法上依性別(陽、陰、中性)、生存方法(生物或無生物)及創造力等級(如理性或非理性)等特徵分析字的方法,簡單的說便是區分語言性的方法。性/性別研究在六十年代末、七十年代隨著存在主義女性主義者西蒙波娃《第二性》的影響、基進女性主義對性別角色的探討、後現代女性主義對他者定義的顛覆等,以及女性主義者面對女性在各方面被視為弱者;或限定在妻子與母親的天職角色的問題影響下,性別成為當時研究的重點之一,並且有些學者開始給與性別概念加以政治化、權力化的解釋,這樣的探討也似乎為女性在社會、文化、職場、歷史等方面提供了另一個思考的方向,所以一時之間性別也漸漸成為女性研究中的顯學之一。
“性別”這個字便在這種情形下與女性直接或間接地產生關聯,歷史研究中最先將性別當作是女性的同義詞;以性別代替女性一詞,或代表著較為專業與嚴肅的女性研究,這種方式並未將性別納入不公平或權力關係中,性別只是單純地成為女性史的附屬品,並無太多的意義。這種情況在80年代之後受到學術界的質疑之後,性別一詞被開始被轉換為性別的社會關係和加入了文化的意涵,學者也試著將性別加以理論化,但仍在傳統的社會科學架構中,以長久的公式提供整個因果的解釋。另一方面,社會歷史學家將性別、女性、小孩、家庭結合,這種性別研究的使用已包含著性別結構與意識的概念,卻也拉開政治和權力的距離。不過性別的發展就此往更多元與複雜的方向前進,而有不同的聲音與主張。
《性別與歷史》對於性別的定義為性別(gender)不只是生活關係的定位,也是一個象徵的系統,它的性質常被暗示或隱喻,包含在民族、國家中,所以必須納入權力支配與權力附屬相關關係之中去分析,在研究上也將獲得其它學科如:語言、象徵學、形式學的輔助和結合。性別也將可以增加研究方法的量和擴展關於起源的選擇,以及對於空間、意象、身體語言、非語言象徵狀態的使用,還可以轉向新的使用方式如:圖片、藝術、建築、城鎮等。所以對於雜誌本身而言,性別史可說是歷史想像的最高層次的實踐,性別不只可以重新檢視男女在過去與現在的定位問題,也可以增加對於所有議題研究的方法與眼界,它是一個研究分析的方法與一個研究取向,更是在漸趨複雜和混沌的女性史研究領域中,提供一個新的思考方式。
在這份論文中欲針對女性史、女性學者、女性雜誌這三個面向,加以綜合討論,研究的時間斷限上,以1989至1999年止的十一年為研究時限,因為《性別與歷史》在1999年第三期的特刊「回顧與展望」(Retrospect and Prospect)中,全面地回顧雜誌的過去並放眼未來的發展,這一年便成了一個重要時段,所以以這十一年為研究的主題較能全面和完整地表現雜誌發展的取向。研究在這十一年中一群學者如何在《性別與歷史》這份雜誌中處理女性史的議題;如何將性別(gender)與歷史研究相結合;如何探究歷史中性別關係;又如何將性別與歷史拓展到各時空、各領域中為探討主軸,並試圖討論當女性主義者和女性研究者努力將女性從邊緣地位中重新定位的同時,女性學者的地位是否也應重新定位呢?以及當碰到女性史與性別角色的議題時,男學家與女學家之間的關係又是如何等議題進行討論。
URI: http://hdl.handle.net/11455/10167
Appears in Collections:歷史學系所

Show full item record
 

Google ScholarTM

Check


Items in DSpace are protected by copyright, with all rights reserved, unless otherwise indic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