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use this identifier to cite or link to this item: http://hdl.handle.net/11455/10662
標題: 唐代麵食文化初探
The Preliminary Exploration of Noodle Culture in Tang Dynasty
作者: 劉艷妮
Liu, Yen-Ni
關鍵字: 餅;水溲餅;胡餅;蒸餅;包子;寒具;麻花;餛飩;麵食文化;飲食文化;Bing(餅);Shui-Sou-Bing(水溲餅);Hu-Bing(胡餅);Steamed Bing(蒸餅);Stuffed Bun(包子);Han-Ju(寒具);Mahua(麻花);Dumpling餛飩;Noodle Culture(麵食文化);Food Culture(飲食文化);Tang(唐)
出版社: 歷史學系所
引用: 一、 典籍文獻 ﹝春秋﹞《詩經》,北京:中華書局,1999。 ﹝春秋﹞孔子弟子及再傳弟子《論語》,北京:中華書局,1999。 ﹝戰國﹞孟子及弟子《孟子》,北京:中華書局,1960。 ﹝戰國﹞呂不韋等《呂氏春秋》,北京:中華書局,2007。 ﹝漢﹞班固《漢書》,北京:中華書局,2007。 ﹝漢﹞許慎《說文解字》,臺北市:洪葉文化出版社,1999。 ﹝梁﹞沈約 《宋書》,北京:中華書局,2006。 ﹝南朝宋﹞范曄《後漢書》,北京:商務印書館,2006。 ﹝南朝宋﹞沈約《宋書》,北京:中華書局,1974。 ﹝南梁﹞蕭子顯《南齊書》,北京:中華書局,1972。 ﹝南梁﹞宗懍《荊楚歲時記》,北京:中華書局,1991。 ﹝北齊﹞魏收《魏書》,北京:中華書局,2006。 ﹝北魏﹞楊衒之《洛陽伽藍記》,臺北:文津出版社,1976。 ﹝北魏﹞賈思勰《齊民要術》,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90。 ﹝唐﹞歐陽詢《藝文類聚》,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2。 ﹝唐﹞張揖《廣雅》,臺北:商務印書館,1983。 ﹝唐﹞楊曄《膳夫經手錄》,臺北:商務印書館,1981。 ﹝唐﹞張鼎《食療本草》。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7。 ﹝唐﹞張彥遠《歷代名畫記》,台北:廣文出版社,1971。 ﹝唐﹞房玄齡等撰《晉書》,北京:中華書局,1974。 ﹝唐﹞孫思邈《備急千金要方》,臺北:臺灣商務出版社,1983。 ﹝唐﹞孫思邈《千金翼方》,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99。 ﹝唐﹞姚思廉《陳書》,北京:中華書局,2008。 ﹝唐﹞白居易《全唐詩》,台北:復興書局,1961。 ﹝唐﹞段成式《酉陽雜俎》,北京:中華書局,1981。 ﹝唐﹞李昉《太平廣記》,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90。 ﹝唐﹞張鷟著,趙守儼點校《朝野僉載》,北京:中華書局,1990。 ﹝唐﹞劉恂《嶺表異錄》,臺北:台灣商務出版社,1975。 ﹝唐﹞韋絢《劉賓客嘉話錄》,臺北:商務印書館,1965。 ﹝唐﹞皮日休《全唐詩》,台北:復興書局,1961。 ﹝唐﹞龐元英《文昌雜錄》,北京:中華書局,1958。 ﹝唐﹞徐堅《初學記》,北京:中華書局,2004。 ﹝唐﹞圓仁《入唐求法巡禮術記》,台北:文海出版社,1976。 ﹝唐﹞白居易《白孔六帖》,台北:新興出版社,1969。 ﹝唐﹞王漙《唐會要》,北京:中華書局,1985。 ﹝唐﹞韓鄂《四時纂要》,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90。 ﹝晉﹞陳壽《三國志》,北京:中華書局,1982。 ﹝後晉﹞劉昫《舊唐書》,北京:中華書局,2002 。 ﹝宋﹞歐陽修《新唐書》,台北:復興書局,1961。 ﹝宋﹞樂史《太平寰宇記》,北京:中華書局,1985。 ﹝宋﹞司馬光《資治通鑒》,北京:中華書局,1956。 ﹝宋﹞陸游《劍南詩稿》,北京:商務印書館,2006。 ﹝宋﹞徐鉉《稽神錄》,北京:中華書局,1985。 ﹝宋﹞釋普濟《五燈會元》,台北:廣文書局,1971。 ﹝宋﹞歐陽修主編《藝文類聚》,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2。 ﹝宋﹞朱熹《楚辭集注》,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2。 ﹝宋﹞陶穀《清異錄》,北京:中華書局,1991。 ﹝宋﹞孟元老《東京夢華錄》,臺北:世界書局,1988。 ﹝宋﹞林洪《山家清供》,臺北:藝文書局,1967。 ﹝元﹞忽思慧《飲膳正要》,臺北:商務印書館,1989。 ﹝明﹞王圻、王思義輯《三才圖會》,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95。 ﹝清﹞袁枚《隨園食單》,北京:中華書局,2006。 ﹝清﹞曹寅、彭定求等《全唐詩》(又稱《欽定全唐詩》),臺北:文史出版社,1978。 ﹝清﹞段玉裁注《說文解字注》,臺北市:洪葉文化公司,1999。 ﹝清﹞楊倫《杜詩鏡銓》,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98。 ﹝清﹞仇兆鰲《杜詩詳注》,臺北縣:漢京書局,1984。 二、 專書 王學泰,《華夏飲食文化》,北京:中華書局,1993。 王學泰,《中國飲食文化》,桂林:廣西師範大學出版社,2006。 王賽時,《唐代飲食》,濟南:齊魯書社,2003。 王利華,《中古華北飲食文化的變遷》,北京: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2000。 王仁湘,《民以食為天》,臺北市:中華書局,1990。 王仁湘,《飲食與中國文化》,北京:人民出版社,1993。 王仁湘,《珍饈玉饌-古代飲食文化》,南京:江蘇古籍出版社,2002。 王仁湘,《往古的滋味-中國飲食的歷史與文化》,濟南:山東書報出版社,2006。 王仁波主編,《隋唐文化》,香港:中華書局,1990。 林乃燊,《中國飲食文化》,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1989。 李劍農,《魏晉南北朝隋唐經濟史稿》,臺北:華世書局,1981。 李根蟠,《中國農業史》,臺北:文津出版社,1997。 李孝定,《甲骨文字集釋》,台北:中央研究院,1982。 李煒、張倩儀編著,《圖說中國的文明(七)》, 香港:商務印書館,2002。 劉磐修,《盛世探源—漢唐農業發展研究》,南京:江蘇古籍出版社,2001。 繆啟愉,《四時纂要校釋》,北京:農業出版社,1981。 周天游,《盛唐氣象》,杭州:浙江人民美術出版社,1999。 何德章,《中國經濟通史》,長沙:湖南人民出版社,2002。 孫健,《中國經濟通史》,北京: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2000。 侯家駒,《中國經濟史》,臺北:聯經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2005。 寧可,《中國經濟通史•隋唐五代》,北京:經濟日報,2007。 陳偉明,《唐宋飲食文化初探》,北京:中國商業出版社,1993。 陳偉明,《唐宋飲食文化發展史》,臺北:台灣學生書局,1995。 陳國燦,《唐代的經濟社會》,臺北:文津出版社,1999。 梁家勉,《中國農業科學技術史稿》,北京:農業出版社,1989。 汪家倫、張芳,《中國農田水利史》,北京:農業出版社,1990。 張澤咸,《漢晉唐時期農業》,北京: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2003。 范楚玉、董愷忱主編,《中國自然科學史•農學卷》,北京: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2000。 閔宗殿,《中國農史系年要錄﹝科技篇﹞》,北京:農業出版社,1989。 中國農業博物館資料室編,《中國農史論文目錄索引》,北京:林業出版社,1992。 徐海榮等編,《中國飲食史》,北京:華夏出版社,1999。 黎虎,《漢唐飲食文化史》,北京:北京師範大學出版社,1998。 逯耀東,《肚大能容—中國飲食文化散記》,臺北:東大圖書公司,2001。 逯耀東,《寒夜客來中國飲食文化散記之二》,北京:三聯書店,2005。 萬建中,《飲食與中國文化》,南昌:江西高校出版社,1995。 黃正建,《唐代衣食住行研究》,北京:首都師範大學出版社,1998。 唐振常,《中國飲食文化散論》,臺北:商務印書館,1999。 姚偉鈞,《中國傳統飲食禮俗研究》,武昌:華中師大出版社,1999。 謝思緯,《白居易詩集校注》,北京:中華書局,2006。 謝冰瑩等編譯,《新譯四書讀本》,台北:三民書局,1993。 齊思和,《中國史探研》,北京:中華書局,1981。 何炳棣,《黃土與中國農業的起源》,香港:中文大學,1969。 汪辟疆撰,《唐人傳奇小說》,台北:文史哲出版社,1993。 羅振玉,《增訂殷墟書契考釋》,臺北:藝文印書館,1981。 任繼愈主編,《中國科學技術典籍通彙七﹝農學卷1》, 鄭州市:河南教育出 版社,1994。 文懷沙主編,《隋唐文明》卷五﹝咸豐年崇仁謝氏仿武英殿本﹞, 蘇州:古吳軒, 2004。 楊伯峻,《春秋左傳注﹝修訂本﹞》,北京:中華書局,2000。 岳慶平,《中國秦漢習俗文史》, 北京:人民出版社,1994。 劉韋璋,《唐代長安的居民生計與城市政策》, 台北:文津出版社,2006。 蔣英炬、楊愛國合着,《漢代畫像石與畫像磚》, 北京:文物出版社,2001。 國家文物局主編,《中國重要考古發現》,北京:文物出版社,2006。 湖南省博物館,《湖南長沙馬王堆西漢墓》,台北:光復書局,1994。 遼寧省文物考古研究所,《遼寧紅山文化壇廟冢》, 臺北:光復書局 ,1994。 三、 期刊論文 姚偉鈞〈唐代的飲食文化〉《華中師範大學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第3期, 1990。 姚偉鈞〈唐飲食禮俗及清代宮廷〉《中國飲食文化基金會會訊》第6卷第1期 台 北,2000。 李肖〈論唐代飲食文化的基本特徵〉《中國文化研究》第23期春之卷, 總23期 北京,1999。 張萍〈唐代長安的飲食生活》《唐史論叢》第6期 西安,1995。 黃正建,〈唐代官員宴會的類型及其社會職能〉《中國史研究》第2期 北京, 1992。 黃正建〈唐代官員宴會的類型及其社會職能〉《中華一番》第3期 北京,1995。 姚偉鈞〈漢唐飲食制度考論〉《中國文化研究》總23期春之卷 北京,1999。 姚偉鈞〈漢唐時期新年飲食習俗〉《中國飲食文化基金會會訊》 第5卷第1期 台北,2000。 黃正建〈敦煌文書與唐五代北方地區飲食生活〉《魏晉南北朝隋唐史資料》 第11期 武漢,1991。 陳偉明〈唐宋飲食心理中的美感〉《歷史月刊》第18期 台北,1989。 陳偉明〈唐宋食餚的美食特色〉《歷史月刊》第25期 台北,1990。 陳偉明〈唐宋食品貯存加工的技術類型與特色〉《中州學刊》第5期 鄭州,1990。 陳偉明〈唐宋時期飲食業發展初探〉《暨南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 第3期 廣州,1990。 賈俊俠〈古代關中主要糧食作物的變遷〉《唐都學刊》第3期 西安,1990。 徐苹芳〈中國飲食文化的地域性及其融合〉《歷史月刊》第97期 台北,1996。 沈正平〈中國烹飪地理初探〉《徐州師範大學學報﹝自然科學版﹞》 第16卷第2期 徐州,1998。 逯耀東〈北魏「崔氏食經」的歷史與文化意義〉《第一屆中國飲食文化學術研 討會論文集》中國飲食文化基金會 臺北,1989。 陳偉明〈唐宋時期飲食結構與發展變化〉《第一屆中國飲食文化學術研討會論 文集》中國飲食文化基金會 臺北,1989。 江潤祥〈從《飲膳正要》看飲食文化的大同世界〉《第七屆中國飲食文化研討 會論文集》中國飲食文化基金會 臺北,2002。 姚偉鈞、王玲〈漢唐時期北方胡漢飲食原料之交流〉《第八屆中國飲食文化研 討會論文集》中國飲食文化基金會 臺北,2004。 王仁湘〈中國飲食史上的「胡食」風潮〉《第八屆中國飲食文化研討會論文集》 中國飲食文化基金會 臺北,2004。 陳文華〈漫談出土文物中的古代農作物〉《 農業考古》 北京,1990。 陳恩志〈中國六倍體普通小麥獨立起源說〉《農業考古》北京,1989。 羅琨〈從先秦文獻探索我國小麥的起源〉《中國史研究》北京,1990。 靳桂雲〈中國早期小麥的考古發現與研究〉《農業考古》北京,2007。 宋鎮豪〈五穀、六穀與九穀—談談甲骨文中的穀類作物〉 《中國歷史文物》第4期 北京,2002。 賈文、賈加林〈甲骨文中農作物稻、黍、來、榖、稬的考辨〉 《殷都學刊》第4期 北京,2001。 李伯重〈我國稻麥復種制產生於唐代長江流域考〉 《農業考古》第2期 北京,2002。 趙淑玲、昌森〈論兩漢時代冬小麥在我國北方的推廣普及〉 《中國歷史地理論叢》第2期 西安,1999。 曾雄生〈論小麥在古代中國的擴張〉《中國飲食文化》第1期 台北,2005。 惠富平〈漢代麥作推廣因素探討――以東海郡與關中地區為例〉,《南京農業大 學學報﹝社會科學版﹞》第4期 南京,2001。 王勇〈論西漢中後期冬小麥在關中的推廣〉,《中國歷史地理論叢》第3期 西 安,2005。 四、 日文譯作 石毛直道 〈麵條の起源と傳播〉《第三屆中國飲食文化學術研討會論文集》 ﹙臺北:中國飲食 文化基金會,1994﹞ 瀧川龜太郎 《史記會注考證》 臺北市:萬卷樓出版社,1993。 五、 網站資料 參見中華飲食文化基金會網站http://www.fcdc.org.tw/ 百度百科網站http://bk.baidu.com/
摘要: 
大唐盛世,光芒萬丈,飲食文化高度發展,深深地影響後代。唐代前後共二百九十年(618-907),是繼漢代以來中國歷史上的一大強盛朝代,國土疆域廣袤,與多種民族交會融合,政治、經濟、貿易、文化等繁榮發達。除與週遭民族交會融合,尚和域外民族碰撞發出文化光輝。
一個民族飲食生活習慣的形成,總有其歷史根基和社會根源。並且深受自然地理環境和飲食文化制約。唐朝繼承前一盛世,到太宗獲得「天可汗」封號後,對內對外國勢均達到登峰造極,與其他各民族各國水乳交融,飲食文化自然順勢搭上此股潮流。西域、境外飲食習慣,也就與中國漢民族飲食文化互為浸淫,影響最大的應是在麵食原料的製作方式等發生變革。
前面述及域外民族深刻影響中原的麵食結構,但在1972年新疆孔雀河阿斯塔那發掘的唐墓中,出土梅花型帶餡的麵食點心、餃子、餛飩、麻花,看似十分精緻誘人,據考證之後發現,這些食品是從中原傳過去,此為證明中亞麵食文化確實交流。
唐代外來飲食最多是「胡食」,雖然「胡食」自漢朝人從西域傳入的食品,到了唐朝最為興盛。「餅」、「水溲餅」、「胡餅」、「蒸餅」、「包子」 、「寒具」等麵食製品百花齊放式的呈現在唐朝,從大都會長安、洛陽,到市井小街坊都可看見賣餅的店鋪、小攤販。
本文探索唐代飲食文化中所呈現的麵食文化,包括麵食源頭、麥的種植、麥的分布、從粒食到粉食;技藝考源、宴會與點心、飲食名經的介紹;最後透過文史作品證明麵食文化確實在唐代上層統治階級與下層平民百姓生活中廣泛流行。

After hundreds of years, the food culture in China is still influenced deeply by the glamorous Tang Dynasty. Throughout the Tang Dynasty, 290 years in total ( 618 – 907A.D. ), is the strongest dynasty after the Han Dynasty in China history, combined with many other tribes make it prosper rapidly in many ways such as politics, economy, trading, culture, etc.

The formation of the eating habit of a tribe has its own history and social background which is also deeply affected by its natural and geographical environment. With legacy left by last great empire, the power of the Tang Dynasty reached its top, no matter it is related to inside or outside its territory, when Taizong(太宗) was entitled Tian Kehan(天可汗). Running the relationship with every other tribes smoothly, food cultures took the ride naturally. The food custom of Central Asia or places outside the border was introduced into mainland China and influenced the Han’s there. The biggest change should be in the way of making ingredient of noodle.

So far, we mentioned the deep influence in noodle culture of mainland china. However, the influence is not on way and one way only. In a archeological excavation of a tomb of Tang Dynasty in Astana near Kongque River(孔雀河) in Xinjiang(阿斯塔那), the findings which catch my attention include plum flowers shape noodle snacks with stuffing, dumpling(水餃), mahua(麻花), etc. Among the unearthed discoveries. Still in good shape and delicate looking, these foods, according the professional verification, were originally passed from mainland China. This discovery is a very strong proof that the noodle culture of middle Asia and mainland China were communicated and influenced with each other.

Most of the foreign food in Tang Dynasty are Hu-shi(胡食), means those food is coming from other country. Although these food had been passed from Central Asia since the Han Dynasty, they are best known in Tang Dynasty. The noodle products include Bing(餅), Shui-Sou-Bing(水溲餅), Steamed Bing(蒸餅), Stuffed Bun(包子), Han-Ju(寒具), etc. Prosper immeueely in Tang Dynasty. From metropolitan of Chang-An(長安), Lo-yang(洛陽) to small city alley, you can see people sell these food in shapes and stallman.

This thesis explores the aspect of noodle culture in Tang’s food culture. It includes sources of noodle products, varieties of wheat , planting distribution of wheat, the evolution from wheat powder-making products to wheat powder-making products. Also, there are introduction of sources of technique, feast and snack, and famous books about food at that time. Finally through the eyes of ancient poets and writers, thesis is make a point that noodle products actually are highly popular in the everyday life of people at high level and low level in political hierarchy in Tang Dynasty.
URI: http://hdl.handle.net/11455/10662
其他識別: U0005-0902201115035900
Appears in Collections:歷史學系所

Show full item record
 
TAIR Related Article

Google ScholarTM

Check


Items in DSpace are protected by copyright, with all rights reserved, unless otherwise indic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