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use this identifier to cite or link to this item: http://hdl.handle.net/11455/10669
標題: 明末清初學術的轉折──以顏元思想為例
作者: 阮華風
Phong, Nguyen Hoa
關鍵字: 道三家;明末清初學術;顏元思想;習書數;先驗論;王夫之;黃宗羲;顧炎武;形一理;李塨;實學;經世致用;習行;教育
出版社: 歷史學系
摘要: 
論文摘要
明末清初,是中國社會發展變化的重要歷史時期,也是傳統學術發展演變的重要轉折階段。從明清之際學術思潮的興起,到王夫之、黃宗羲、顧炎武等思想家和學者的湧現,揭開清代學術思想的序幕。由於社會變化和學術思想自身的邏輯發展,佔據思想界統治地位數百年之久的理學逐漸衰落,經學復興,經世致用成為學者的治學宗旨與追求目標,整個學術界呈現活躍繁榮的氣象,就做為傳統學術由宋明理學走向清代漢學轉變的中間環節而言,實學思潮的獨特內涵和發展趨向無疑是影響此重要課題的關鍵所在。清代學術思想發展演變的過程也因執政者的逐步加強參與控制而使學風走進清理總結的時代,不僅為實學思潮鋪砌歸宿,且引發專研漢學的萌生,一代學術再度回歸導向傳統經學,繼負承先啟後的使命和交替新舊的轉轍作用。
因此,本文論題以顏元思想為例,方向在探討明末清初學術思想的轉折,將清初實學思想特色與經學復興原委聯繫起來考察,尋找中國傳統思想中所曾吸收外來文化的發展基礎,並就儒、釋、道三家思想的組成部分也列入研究範圍,包含學者對儒家《四書》《五經》等典籍的訓釋意涵,從明清之際的政治社會對傳統學術思想文化走向近代思想文化的演變著手,分析其總結的現實原因與歷史背景的意義。
顏元生當明末清初實學思潮興盛之時,他積極主張實用實文之學,反對空疏無用的空虛學問。不但一生致力於復古儒學,在求知踐行的道路上,也認識到程朱陸王之與禪學、周孔之學判若兩途,而對這些學派進行批判;在審責宋明理學的過程,也不斷闡發自己的為學主張,形成其獨樹一格的實踐論學體系。顏元的思想在當時就像沙漠裡的一泓清泉,對知識份子產生不少重要的影響。
顏元非常重視習行在為學求知過程的提挈作用。他是一個復古情懷濃厚的思想家,認為古代儒學的學問內容,只是典籍裡所記載的「三物」、「三事」、「六府」、「四教」等學問,因而特別看重事功。其習行的首要條件,就是要努力切實於實事實物上,他所謂的學習就是「習禮、習樂、習書數」,以至「兵、農、錢、穀、水、火、工、虞」,全都應當學習才是博學。也就是說,顏元的學就是習,習就是學,所謂博學就是博習;他認為唯有如此學習,才能獲得真知識。在他看來:「人之為學,心中思想、口中談論,盡有百千義理,不如身上形一理之為實也。」他的說法是「學而不習、徒學也」,因此反覆強調「讀書無他跡,只須在行字上著力」。對於這個問題,宋明理學家是重知輕行,認為學習的主要方法是讀書、靜坐、反省;但顏元認為行比知更為重要,行在知先,由行得知,因此學習必須通過親身習行、實踐,才能獲得真正有用的知識。他將書齋命名為「習齋」就是遵從《論語》「學而時習」的開章意義。顏元的習行尤其不能離開事物,要在事物上做出成績才算是有用的實學;他也曾批評漢宋以來重知輕行的各種錯誤主張,強調要獲得知識就必須親自下手直接經驗一番,否則就得不到真正的知識,所以極力勸人要「尋事去幹」、「尋理去思」,讓身心投注在幹事、理思的活動中,一方面從事心性修養,一方面創造實際事功。他說:「習行的當下專心,習有成後方再前進。」雖然我們乍看「習」「行」二字的意義,兩者的性質界定有些相近,但在顏元的觀念裡,卻是有明確而嚴格的區分。
顏元也反對程朱陸王的唯心思想觀點,而就「格物致知」等問題提出自己的獨到見解,以體現其重習行的唯物思想與唯學求知論點。他認為以程朱為代表的客觀唯心思想中,「物」是先天之「理」的直接顯現,所謂「格物」就是「正心」、「格心」,在本質上都是唯心思想的先驗論,因此他另解「物」為親身去接觸事物、親身去做事,就像用手格殺野獸,「身實習之、實行之」,然後才能得到各種事物有用的實際知識。他說:「知無體,以物為體,猶目無體,以形色為體也,故人目雖明,非視黑視白,明無由用心。」
在知行的問題上,顏元也表達出「為學求知」的唯物思想。這種重習行的思想在今天是非常寶貴的。顏元認為「為學求知」的目的在於「務期實用」,所以特別注意「認識」的體用一致,也就是所謂認識離不開實際應用。因此,他極力反對宋明理學的「空談心性」,重「義」輕「利」,而只講主觀動機,不求客觀效果的唯心主義。
顏元認為「學必求益,凡舉步,覺無益就莫行;凡啟口,覺無益就莫言;凡舉念,覺無益就莫思。」在這裡,顏元把「有益」看做是「為學求知」的前提,無論行、言、思都必須以「有益」為出發點。因此認為講義是不能不講利的,只有益利一致,才能對社會有所幫助,否則義只是空洞的腐儒之言。
顏元也一再強調必須注重培養人才,才能達到經世致用的目的。他說:「朝廷,政事之本也;學校,人才之本也;無人才則無政事矣。」人才對國家是非常重要的,必須注重培養人才;而要培養人才,就必須學孔子實學,否則就達不到經世致用的目的。他認為「故才不必德,德不必才,才德俱無,一長亦不忍棄。」而且還特別注意人才的使用,他說:「人之治家,家眾若多,必使之各舉其職,則人愈多家長愈樂;否則,多一人則一人之累也。」也就是說,人才的使用非常重要,只有用得其當,才能發揮最大作用。
總結以上所述,顏元為學求知思想內容豐富,特點鮮明,實用性強。他倡實學、重習行、踐履,強調經世致用,對宋明理學直陳批判。其思想的合理因素,在當今欲端正學習態度、明確學習目的或分辨理論思潮等,都有極為重要的實際參考價值。
URI: http://hdl.handle.net/11455/10669
Appears in Collections:歷史學系所

Show full item record
 

Google ScholarTM

Check


Items in DSpace are protected by copyright, with all rights reserved, unless otherwise indic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