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use this identifier to cite or link to this item: http://hdl.handle.net/11455/10685
DC FieldValueLanguage
dc.contributor戚常卉zh_TW
dc.contributor孟祥翰zh_TW
dc.contributor.advisor林正珍zh_TW
dc.contributor.advisorCheng-Chen Linen_US
dc.contributor.author劉燕琪zh_TW
dc.contributor.authorLiu, Yen-Chien_US
dc.contributor.other中興大學zh_TW
dc.date2011zh_TW
dc.date.accessioned2014-06-06T06:45:49Z-
dc.date.available2014-06-06T06:45:49Z-
dc.identifierU0005-1711201016554100zh_TW
dc.identifier.citation一、基本史料 井出季和太,《台灣治績志(上)》,臺北:臺灣日日新報社,1937。 民報報社,〈省方衛生當局 積極預防鼠疫〉,《民報》,第二版,1946年6月22日。 民報報社,〈基隆港船隻未遵檢疫即入口〉,《民報》,第二版,1946年7月7日。 金門防衛司令部,《正氣中華報》,金門:編者印行,1950~1962。 金門縣政府主計室,《中華民國50年金門縣統計年報》,第8期,金門:金門縣政府,1961。 金門防衛司令部,《金門日報》,金門:編者印行,1969~1978。 金門縣衛生院,《金門縣衛生院廿年來工作成果冊》,1978。 金門縣衛生院,《金門縣衛生院防疫工作簡報》,1984年8月15日。 金門縣立社會教育館編,《金門縣志》,金門:金門縣政府,1992。 林學增等修、吳錫璜纂,《同安縣志》,臺北:成文出版社,1967。 林焜熿,《金門志》,南投:台灣省文獻委員會,1993。 李騰嶽編纂,〈政事志˙衛生篇〉,《臺灣省通志稿》,第三卷第二冊,臺北:臺灣省文獻委員會,1953。 李汝和主修,〈政事志˙衛生篇〉,《臺灣省通誌》,第三卷下冊,臺中:臺灣省文獻委員會,1972。 珠山國民小學校友會、顯影月刊社,《顯影》,第十六卷至二十一卷,金門:編者印行,1946~1949。 張益三,《陸軍醫防大隊金門鼠疫防治隊四十五年工作報告書》,1956。 許錫慶,《臺灣總督府公文類纂衛生史料彙編(明治三十年一月至明治三十四年十二月)》,南投:臺灣省文獻會,2001。 國史館臺灣文獻館藏,《專賣局公文類纂》,影像冊號3884。 鹿又光雄、鳥居敬造,《日據時期金門調查實錄1937-1945》,台北:南洋協會台灣支部(1938),金門縣文化局中文譯本,2004。 臺灣日日新報社,〈金門島は好い處 島民は皇軍に感謝 三輪參謀長の視察談〉,《臺灣日日新報》,第二版,1937年12月10日。 臺灣日日新報社,〈金門島を捨てぬ樣 要人等が歎願 支那軍の迫害を恐れ〉,《臺灣日日新報》,第七版,1937年12月11日。 臺灣省行政長官署宣傳委員會機要室編,《臺灣省行政長官公署三月來工作概要~民國三十四年十月二十五日至三十五年一月二十四日》,1946年2月。 臺灣新生報社,〈論防疫問題〉,《臺灣新生報》,第五版,1946年3月6日。 臺灣省政府編印,《臺灣省政府公報》秋字第12期,1949。 臺灣民聲報社,〈金門島即將成立防治鼠疫機構〉,《臺灣民聲日報》,第二版,1951年9月19日。 二、專書 C. Imbauel Huart著,黎烈文譯,《臺灣島之歷史與地誌》,臺北:臺灣銀行經濟研究室,1958。 王賡武,《中國與海外華人》,臺北:臺灣商務印書館股份有限公司,1994。 王學新編譯,《日據時期籍民與南進史料彙編與研究》,南投:國史館臺灣文獻館,2008。 行政院衛生署編輯,《臺灣地區公共衛生發展史》,臺北:衛生署,1995。 江柏煒,《閩粵僑鄉的社會與文化變遷》,金門:金門國家公園管理處,2004。 朱耀沂,《人蟲大戰:改寫人類歷史的蟲蟲危機》,臺北:商周出版社,2005。 汪毅夫、楊彥杰、謝重光,《金門史稿》,廈門市:鷺江出版社,2003年11月第二次印刷。 李忠明,《當代新疫苗》,臺北:五南出版社,2003。 余新忠等著,《瘟疫下的社會拯救︰中國近世重大疫情與社會反應研究》,北京:中國書店出版社,2004。 金武祥,《栗香隨筆˙鼠疫三則》,卷五,上海:掃葉山房石印,光緒十三年(1887)。 胡璉,《金門憶舊》,臺北:黎明文化,1979。 清˙洪亮吉《北江詩話》,收入清˙洪用懃等編撰《洪北江亮吉先生遺著》,光緒3年(1877)受經堂重刊本。臺北:華文書局影印,頁4026-4027。 清˙俞樾,《右仙臺館筆記》,收錄於《筆記小說大觀》第十六編第七冊,臺北:新興出版社,1977。 高育仁主修,《重修臺灣省通志卷七政治志衛生篇》,臺中:臺灣省文獻委員會,1992。 陳達,《南洋華僑與閩粵社會》,長沙:商務印書館,1938。 陳寄禪,《追溯五十年來促進我衛生設施之關鍵事項》,台北:正中書局,1981。 陳拱北預防醫學基金會編,《公共衛生學》,臺北:巨流,1989。 陳勝崑,《中國疾病史》,臺北:橘井文化,1992。 梁其姿,《施善與教化:明清的慈善組織》,臺北:聯經出版事業公司,1997。 麥克尼爾(William H.Mcneill),《瘟疫與人》,臺北:天下遠見出版有限公司,1998。 陳淑芬,《戰後之疫—台灣的公共衛生問題與建制(1945-1954)》,台北:稻鄉出版社,2000。 飯島涉,《鼠疫與近代中國》,東京:研文出版,2000。 福建省政府,《福建省鼠疫之防治》,福州市:編者印行,1939。 福建省檔案館編,《日本帝國主義在閩罪行錄(1931~1945年)》,福州市:福建人民出版社,1995。 詹長權,《台灣全志:卷九 社會志˙衛生與健康篇》,南投:國史館台灣文獻館,2006年。 榮達坊,《環境衛生學》,臺北:復興書局,1976。 潘翎,《海外華人百科全書》,香港:三聯書店,1998。 潘銘正、劉振軒、張世忠主編,《媒介重要人畜傳染病的有害生物—節肢動物篇》,臺北:行政院農業委員會動植物防疫檢疫局,2007。 薛德成總編輯,《金門縣抗SARS100天》,金門:金門縣衛生局,2003。 三、學術期刊論文 王學新,〈臺灣黑幫籍民與日本對華鴉片謀略:1895~1945〉,《國史館學術集刊》,第9卷(2006年09月),頁1-48。 石正人、吳文哲,〈居安思危--了解鼠疫〉,《科學月刊》,第27卷第4期(1996年4月) ,頁308-316。 江柏煒,〈晚清時期的華僑家族及其僑資聚落:福建金門山后王氏中堡之案例研究〉,《人文及社會科學集刊》,第15卷第1期(2003年3月),頁1-57。 江柏煒,〈僑刊史料中的金門(1920s-40s):珠山《顯影》(shining)之考察〉,《人文及社會科學集刊》,第17卷第1期(2005年3月),頁159-216。 江柏煒,〈誰的戰爭歷史?:金門戰史館的國族歷史vs.民間社會的集體記憶〉,《民俗曲藝》,第156期(2007年6月),頁85-155。 江柏煒,〈臺灣研究的新版圖:以跨學科視野重新認識「金門學」之價值〉,《2008金門學學術研討會論文集》(金門:金門縣文化局,2008年11月),頁99-120。 江柏煒,〈宗族、宗祠建築及其社會生活:以福建金門為例〉,《海峽兩岸傳統文化藝術研究》(福州:海潮攝影藝術出版社,2009),頁364-398。 伍連德,〈中國之鼠疫病史〉,《中華醫學雜誌》,第22卷第11期(1936年),頁1042。 林金絲、蘇麗珠,〈談鼠疫〉,《國防醫學》,第20卷第3期(1995年3月),頁243-247。 林正珍,〈日本南進政策下的金門與臺灣〉,《2009閩南文化國際學術研討會論文集》(臺南:成大中文系,2009),頁453-475。 李玉尚、曹樹基,〈18-19世紀的鼠疫流行與雲南社會變遷〉,《自然災害與中國社會歷史結構》(上海:復旦大學出版社,2001)。 李玉尚,〈近代中國的鼠疫應對機制—以雲南、廣東和福建為例〉,《歷史研究》,第一期(2002),頁114-127。 辛育安,〈聚落空間組織的探討—以小徑聚落為例〉,《金門季刊》,第75期(2003年9月),頁40-49。 范燕秋,〈鼠疫與臺灣之公共衛生(1896~1917)〉,《國立中央圖書館臺灣分館館刊》,第1卷第3期(1995年3月),頁59-84。 范燕秋,〈日治前期臺灣公共衛生之形成(1895-1920):一種制度面的觀察〉,《思與言》,第33卷第2期(1995年6月),頁211-258。 胡成,〈現代性經濟擴張與烈性傳染病的跨區域流行--上海、東北爆發的鼠疫、霍亂為中心的觀察(1902-1932)〉,《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集刊》,第51期(2006年3月),頁91-129。 張益三,〈黑禍—鼠疫在金門〉,《大眾醫學》,第2卷第6期(1952年3月),頁4-8。 張君豪,〈黑雲蔽日--日治時期朴子的鼠疫與公共建設〉,《臺灣風物》,第51卷第3期(2001年9月),頁13-72。 陳勝崑,〈臺灣民間醫藥:臺灣的鼠疫〉,《健康世界》,第51卷(1980年6月),頁100-103。 許錫慶,〈日據時期在臺防役工作序幕戰:明治二十九年(1896)之鼠疫流行始末〉,《台灣文獻》,第50卷第2期(1999年06月),頁251-275。 梁其姿,〈中西傳統的公共衛生與疾病的防預〉,收錄於中央研究院科學教育推動委員會主編,《2003,春之煞:SARS流行的科學與社會文化回顧》(臺北:聯經出版,2003),頁67-84。 曹樹基,〈1894年鼠疫大流行中的廣州、香港和上海〉,《上海交通大學學報:哲社版》,2005年4月。 郭衛東,〈1895年鼠疫:澳門的公共性防疫--以《鏡海叢報》為主要分析樣本〉,《文化雜誌》,第66期(2008.春),頁146-158。 游承鶴,〈舊社會羅源的病民三害—鼠疫、停棺、花會〉,《羅源文史資料》,第一輯(1985),頁112-113。 費克光(Carney T.Fisher),〈中國歷史上的鼠疫〉,收於劉翠溶、伊懋可主編,《積漸所至:中國環境史論文集》(臺北:中央研究院經濟研究所,1995),頁673-745。 湊照宏,〈中日戰爭時期福大公司於華南事業〉,《2008金門學學術研討會論文集》(金門:金門縣文化局,2008),頁77-98。 楊齊福、楊明新,〈近代福建鼠疫的傳播與社會影響〉,《史學理論研究》,第三期(2007),頁33-41。 劉翠溶・劉士永,〈臺灣歷史上的疾病與死亡〉,《臺灣史研究》,第四卷第二期(1999年6月),頁89-132。 劉士永,〈「清潔」、「衛生」與「保健」-日治時期臺灣社會公共衛生觀念之轉變〉,《臺灣史研究》,第八卷第一期(2001年10月),頁41-88。 劉士永,〈醫療、疾病與臺灣社會的近代性格〉,《歷史月刊》,第201期(2004年10月),頁92-100。 鄧文沂,〈福州衛生事業發展史〉,《福州文史資料選輯》,第5輯(1986),頁140。 蔣晉槐,〈金門鼠疫防治工作之再檢討〉,《軍醫文粹》,第6卷(1975年6月),頁9-11。 蔣竹山,〈評Carol Benedict, «Bubonic Plague in Nineteenth-Century China»〉,《新史學》,第9卷第3期(1998年9月),頁247-258。 蔡素貞,〈鼠疫與臺灣中西醫學的消長〉,《台北文獻直字》,164期(2008年6 月),頁151-186。 戴寶村,〈烈日灼金門—《台灣日日新報》中的金門敘事〉,《2008金門學學術研討會》(金門:金門縣文化局,2008),頁185-205。 四、學位論文 王開弘,《臺灣防疫政策的歷史制度分析》,臺北:臺灣大學政治學研究所碩士論文,2006。 范燕秋,《日據前期台灣之公共衛生─以防疫為中心之研究(1895─1920)》,臺北:國立臺灣師範大學歷史研究所碩士論文,1994。 徐雨村,《國家力量、人口流動與鄉民經濟變遷—以金門官澳為例》,臺北:臺灣大學人類學研究所碩士論文,1996。 梁瓈尹,《國家與檢疫:日治時期臺灣海港檢疫之研究》,臺北:臺灣師範大學歷史研究所碩士論文,2009。 黃子娟,《從落葉歸根到落地生根─新加坡金門人的族群意識與認同變遷》,金門:金門技術學院閩南文化研究所,2008。 蔡珮君,《從傳統聚落到”戰鬥村”:以金門瓊林為例》,金門:金門技術學院閩南文化研究所,2008。 五、網路資料 〈92年度衛生統計動向〉,行政院衛生署,2010.08.12,〈http://www.doh.gov.tw/CHT2006/DisplayStatisticFile.aspx?d=64312〉 〈Paul Hermann Muller發現DDT能夠有效對付多種害蟲〉,輔仁大學理工學院 生物技術研發中心,2010.06.17,〈http://brc.se.fju.edu.tw/nobelist/194x/p1948.htm〉 〈金籍人士述往〉,台閩重光與在莒之治,2010.02.25,〈http://boxun.com/hero/xsj12/〉 〈青海爆鼠疫 萬人隔離〉,星島日報,2010.7.14,〈http://www.singtao.com/yesterday/chi/0803eo03.html〉 〈金門歷史上三大傳染病〉,立法院厚生基金會,2010.07.18,〈http://www.hwe.org.tw/award_winners_1_4_3.asp〉 〈金門縣地理資訊電子地圖系統〉,金門縣地理資訊系統,2010.07.23,〈http://kmgis.kinmen.gov.tw/kingis/index.asp〉 〈金門縣衛生局行政組織源始〉,金門縣衛生局,2010.08.10,〈http://www.kinmen.gov.tw/Layout/sub_D/AllInOne_Show.aspx?path=1081&guid= f78ed719-9f3a-4872-8a90-24031184345e&lang=zh-tw〉 〈金門鄉鎮特色〉,金門縣政府,2010.08.30,〈http://www.kinmen.gov.tw/Layout/main_ch/NodeTree.aspx?path=5733〉 〈發展金門五大願景─談優質養生醫療“健康島”之政策落實〉,金門縣衛生局,2010.08.10,〈http://www.kinmen.gov.tw/MultiMedia_FileDownload.ashx?guid=03498db6-73fe-4b73-ba9f-2ce561ae78bc.doc〉 〈舊版報紙專題介紹:台灣戰後十八種小型報刊介紹〉,臺中圖書館數位典藏資料網,2010.01.31,〈http://das.ntl.gov.tw/public/Data/p-00012f.htm〉。 六、外文資料 Carol Benedict,“Bubonic Plague in Nineteenth-Century China”,Modern China,1988. D.MacGillivray,“A Century of Protestant Missions in China(1807-1907)”,San Francisco: Chinese Materials Center,1979. Michael Szonyi,“Cold war Island:Quemoy on the Front Line”,New York: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2008.zh_TW
dc.identifier.urihttp://hdl.handle.net/11455/10685-
dc.description.abstract鼠疫,這個在人類疾病史上惡名昭彰的烈性傳染病,1894年進入香港後,便以此地為疫疾傳播站,藉由商船往來沿海岸線或跨洋迅速蔓延,造成第三次世界性鼠疫大流行。金門因地理位置和交通貿易往來,在廈門爆發鼠疫未久後也遭傳染。 以民國三十四年日軍將金門治理權交還國民政府為界,可分為兩部分來瞭解金門鼠疫流行概況:第一部份為光緒二十年(1894)至民國三十四年,此期間金門歷經清朝、日軍和國民政府的治理,除了1937~1945年日軍佔領期,鼠疫暫緩流行外,全島長期籠罩在鼠疫的威脅下,並因官方未能有效防治,前後爆發多次嚴重流行,尤以民國前三年到四年(1908~1909)疫死人數最多。 第二部分為民國三十四年至四十一年,此期間鼠疫氣焰未若先前猛烈,然而,因檢疫措施未能及時推動,趁隙侵入的鼠疫憑恃著金門適宜的自然與人為環境,演變為地方病。其防治工作對金門首座衛生專責機構—「金門縣衛生院」而言,在人力、物力與財力的限制下,實是困難重重。因此,僑匯的援助、鄉里自發的防疫運動、民俗療法與信仰,便成為金門居民所賴以抗疫的方式。三十八年,中國政治局勢劇變,金門成為軍事前線,大量軍隊的進駐,促使政府正視金門傳染病流行的問題,並積極的給予協助。四十二年起,金門鼠疫在軍方主導與參與防疫工作下,終於獲得有效控制。 相較於臺灣的鼠疫經驗,金門長達半個世紀的災難讓政府當局意識到該地公共衛生體制的落後,不僅著手進行其他傳染病的防治,也陸續成立相關單位、推動公衛計畫與改善環境衛生,逐步建立起金門的現代公共衛生體制。綜觀金門公衛發展歷程,可分為播種期(34~38年)、萌芽期(38~81年)和成長期(81年~),各歷程的發展與疾病防治密切相關,而鼠疫即是影響金門公衛發展切深的疾病之一。 本研究透過政府出版品、民間刊物和田野調查的整理分析,建構出光緒二十年以後,金門地區陸續爆發的鼠疫流行概況,並聚焦於民國三十四年金門由日軍轉為國民政府治理至八十一年宣布解嚴為止,官方與民間社會的防疫作為,以瞭解鼠疫對近代金門公共衛生發展的影響。zh_TW
dc.description.abstractPlague, the notorious and highly infectious disease in human history , after entering Hong Kong which has became the spread center in 1894, was an epidemic by merchant shipping along the coastline or across the oceans and caused the third pandemic plague in the world. Kinmen, due to its geographical location, transportation and trade, has been transmitted after the outbreak of plague in Xiamen. As the Japanese military returned the right of management in Kinmen to National Government in the 34th year of the Republic of China, it can be a line to divide up two parts to understand the Kinmen epidemic: The first part is the 20th year of GuangXu (1894) to the 34th year of Republic of China, Kinmen went through governance of the Qing Dynasty, the Japanese and the National government. Except for the period of 1937 to 1945 under the Japanese occupation when the plague epidemic had been restrained temporarily, the island was shrouded in threat of plague for a long time because of the official's invalid control. There were several outbreaks especially in the third and fourth year before Republic of China (1908 ~ 1909), causing a large amount of death. The second part is the 34th to the 40th year of Republic of China, during which the flame of plague is not so violent as before. However, due to failure to promote quarantine measures, plague had become endemic disease in Kinmen because of its suitable natural and man-made environment. The prevention work for Kinmen's first specialized agency of Health - "Kinmen County Health Institute" was indeed difficult under the human, material and financial constraints. Therefore, the remittance aids, villages' spontaneous immunization campaign, folk remedies and beliefs, had become ways of combating the disease the residents of Kinmen relied on. In the year of thirty-eight, dramatic changes of political situation in China made Kinmen to become the military front. Also, a large number of troops stationed prompted the Government to address the problem of communicable diseases in Kinmen and provide positive assistance. From the year of forty-two, Kinmen plague eventually effectively controlled due to the military-led work and participation of quarantine activities. Compared to the plague experience in Taiwan, Kinmen's disaster for half a century made the Administration aware of their backwardness of public health system. They not only proceeded with prevention on other infectious diseases, but also set up relative institutes, promoted public health plans to improve environmental health, and gradually established a modern public health system in Kinmen. Looking at the development of public health history in Kinmen, it could be divided into the sowing period (34th ~ 38th years), the germination period (38 ~ 81st years) and growth stage (~ 81st years). The process of development and disease prevention were closely related, while the plague was one of the most important factors on development of public health in Kinmen. This research has analyzed government and private publications and field investigations, constructing the outbreak situation of plague in Kinmen after the 20th year of Guangxu, focusing on the governmental and civil quarantine activities from the 34th year of Republic of China which was returned the sovereignty by Japanese military to 81st year declaring the martial law ended, and understanding the impact of plague on modern development of public health in Kinmen.en_US
dc.description.tableofcontents摘要.....................................................i Abstract................................................ii 表目次..................................................vi 圖目次.................................................vii 第一章 緒論..............................................1 第一節 研究動機與目的....................................1 第二節 研究範圍與研究方法................................3 第三節 文獻探討..........................................8 第二章 金門概況.........................................13 第一節 作為中國邊陲的金門...............................13 第二節 作為軍事前線的金門...............................17 第三節 作為僑鄉的金門...................................20 第三章 鼠疫在金門之流行.................................22 第一節 1945年以前的鼠疫流行概況.........................23 第二節 1945~1952年的鼠疫復起............................31 第三節 鼠疫復起的相關因素...............................54 第四章 官方防疫工作的展開(1945~1952年)................75 第一節 行政方面.........................................75 第二節 醫藥方面.........................................84 第三節 清潔消毒方面.....................................96 第四節 檢疫隔離方面....................................102 第五節 捕鼠防鼠方面....................................108 第五章 民間社會的應對(1945~1952年)...................113 第一節 鄉里自發的防疫運動..............................113 第二節 社會捐助........................................116 第三節 民間療法與信仰傳說..............................124 第六章 公共衛生體制的建置..............................132 第一節 鼠類防治工作的推展(1953~1988年)...............132 第二節 公共衛生在金門的深耕(1945~1992年).............143 第七章 結論............................................150 參考資料..............................................153 附錄一 金門行政區域....................................161 附錄二 民國三十五年至四十一年金門鼠疫蔓延概況..........163 附錄三之一 黃兆甫先生訪談紀錄..........................164 附錄三之二 李增輝先生訪談紀錄..........................166 附錄三之三 李金蓮女士訪談紀錄..........................168 附錄三之四 許志輝先生訪談紀錄..........................169 附錄三之五 薛先生訪談紀錄..............................170zh_TW
dc.language.isoen_USzh_TW
dc.publisher歷史學系所zh_TW
dc.relation.urihttp://www.airitilibrary.com/Publication/alDetailedMesh1?DocID=U0005-1711201016554100en_US
dc.subjectKinmenen_US
dc.subject金門zh_TW
dc.subjectplagueen_US
dc.subjectpublic healthen_US
dc.subject鼠疫zh_TW
dc.subject公共衛生zh_TW
dc.title鼠疫肆虐下的金門:1945至1992年金門的公共衛生建置zh_TW
dc.titleUnder the Threat of Plague: The Establishment of Kinmen's Public Health System in 1945~1992en_US
dc.typeThesis and Dissertationzh_TW
item.openairecristypehttp://purl.org/coar/resource_type/c_18cf-
item.openairetypeThesis and Dissertation-
item.cerifentitytypePublications-
item.fulltextno fulltext-
item.languageiso639-1en_US-
item.grantfulltextnone-
Appears in Collections:歷史學系所
Show simple item record
 

Google ScholarTM

Check


Items in DSpace are protected by copyright, with all rights reserved, unless otherwise indic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