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use this identifier to cite or link to this item: http://hdl.handle.net/11455/10704
標題: 清代台灣城隍信仰的法制意義
A legal system of chenghuang during Manchu Dynasty in Taiwan.
作者: 周順生
Chou, Shun-Sheng
關鍵字: ChengHuang;城隍;legal sense;worshiping ChengHuang;法制意義;城隍信仰
出版社: 歷史學系所
引用: 一、基本史料: 《安平縣雜記》,文叢第五二種,台北:大通,1987。 《清季申報臺灣紀事輯錄》,第二四七種,台北:大通,1987。 《清聖祖實錄選輯》,文叢第一六五種,台北:大通,1987。 《清實錄》,北京:中華,1985。 《欽定大清會典事例》,上海:上海古籍,1995。 《欽定平定臺灣紀略》,文叢第一○二種,台北,大通,1987。 《新竹縣志初稿》,文叢第六一種,台北,大通,1987。 《新竹縣制度考》,文叢第一○一種,台北:成文,1983。 《新竹縣采訪冊》,文叢第一四五種,台北:大通,1987。 《碑傳選集》,《臺灣文獻史料叢刊》﹙以下簡稱《文叢》﹚,文叢第二二○種,南投:臺灣省文獻委員會,1994。 《福建通志臺灣府》,文叢第八四種,南投:臺灣省文獻委員會,1993。 《臺灣府志三種》,北京:中華,1985。 《臺灣教育碑記》,文叢第五四種,南投:臺灣省文獻委員會,1994。 丁曰健,《治臺必告錄》,文叢第十七種,台北:大通,1987。 丁紹儀,《東瀛識略》,文叢第二種,台北:大通,1987。 王必昌,《重修臺灣縣志》,文叢第一一三種,台北:大通,1987。 王凱泰,《臺灣雜詠》,文叢第二八種,南投:臺灣省文獻委員會,1994。 王瑛曾,《重修鳳山縣志》,文叢第一四六種,台北:大通,1987。 朱景英,《海東札記》,文叢第十九種,台北:大通,1987。 余文儀,《續修臺灣府志》,文叢第一二一種,台北:大通,1987。 吳德功,《戴施兩案紀略》,文叢第四七種,台北:大通,1987。 宋濂,《元史》,北京:中華,1972。 李百藥,《北齊書》,北京:中華,1972。 李延壽,《南史》,北京:中華,1972。 李昉編,《太平廣記》,北京:中華,1961。 李東陽等撰、申時行等重修,《大明會典》,台北:東南書報社,1963。 沈茂蔭,《苗栗縣志》,文叢第一五九種,台北:大通,1987。 沈葆楨,《福建臺灣奏摺》,文叢第二九種,台北:大通,1987。 周元文,《重修臺灣府志》,文叢第六六種,台北:大通,1987。 周鍾瑄,《諸羅縣志》,文叢第一四一種,台北:大通,1987。 周璽,《彰化縣志》,文叢第一五六種,台北:大通,1987。 林焜熿,《金門志》,文叢第八十種,台北:大通,1987。 林豪,《東瀛紀事》,文叢第八種,台北:大通,1987。 林豪,《臺灣詩鈔》,文叢第二○八種,台北:大通,1987。 林豪,《澎湖廳志》,文叢第一六四種,台北:大通,1987。 姚瑩,《東槎紀略》,文叢第七種,台北:大通,1987。 胡建偉,《澎湖紀略》,文叢第一○九種,台北:大通,1987。 范咸,《重修臺灣府志》,文叢第一○五種,台北:大通,1987。 倪贊元,《雲林縣采訪冊》,文叢第三七種,台北:大通,1987。 唐贊袞,《臺陽見聞錄》,文叢第三○種,台北:成文,1983。 孫承澤,《春明夢餘錄》,北京:北京古籍,1992。 徐宗幹,《斯未信齋文集》,文叢第一七種,台北:大通,1987。 徐宗幹,《斯未信齋文編》,文叢第八七種,南投:臺灣省文獻委員會,1994。 徐宗幹,《斯未信齋雜錄》,文叢第九三種,南投:臺灣省文獻委員會,1994。 高拱乾,《臺灣府志》,文叢第六五種,台北:大通,1987。 屠繼善,《恆春縣志》,文叢第七五種,台北:大通,1987。 連橫,《雅言》,文叢第一六六種,台北:大通,1987。 連橫,《雅堂文集》,文叢第二○八種,台北:大通,1987。 連橫,《臺灣通史》,文叢第一二八種,台北:大通,1987。 陳文達,《臺灣縣志》,文叢第一○三種,台北:大通,1987。 陳文達,《鳳山縣志》,文叢第一二四種,南投:臺灣省文獻委員會,1993。 陳培桂,《淡水廳志》,文叢第一七二種,台北:大通,1987。 陳淑均,《噶瑪蘭廳志》,文叢第一六○種,台北:成文,1983。 陳朝龍著、林文龍點校,《合校本新竹縣采訪冊》,南投:臺灣省文獻委員會,1999。 陳壽祺,《福建通志臺灣府》,文叢第八四種,台北:大通,1987。 陳璸,《陳清端公文選》,文叢第一一六種,南投:臺灣省文獻委員會,1994。 黃典權,《臺灣南部碑文集成》,文叢第二一八種,南投:臺灣省文獻委員會,1994。 黃叔璥,《臺海使槎錄》,文叢第四種,台北:大通,1987。 董天工,《臺海見聞錄》,文叢第一二九種,台北:大通,1987。 劉良璧,《重修福建臺灣府志》,文叢第七四種,台北:大通,1987。 劉枝萬,《南投縣志稿﹙八﹚》,台北:成文,1983。 劉枝萬,《臺灣中部碑文集成》,文叢第一五一種,南投:臺灣省文獻委員會,1994。 蔡青筠,《戴案紀略》,文叢第二○六種,南投:臺灣省文獻委員會,1992。 蔡振豐,《苑裏志》,文叢第四八種,台北:大通,1987。 蔣元樞,《重修臺郡各建築圖說》,文叢第二八三種,台北:大通,1987。 蔣鏞,《澎湖續編》,文叢第一一五種,台北:大通,1987。 鄧傳安,《蠡測匯鈔》,北京:書目文獻,1983。 盧德嘉,《鳳山縣采訪冊》,文叢第七三種,台北:大通,1987。 謝金鑾,《續修臺灣縣志》,文叢第一四○種,台北:大通,1987。 二、專書 王永謙,《土地與城隍信仰》,北京:學苑,1996。 江志宏,《臺灣傳統常民社會的明幽二元思維-普度、祭厲與善書》,臺北:國立編譯館,2005。 何培文,《臺灣府城隍廟簡介》,台南:臺灣府城隍廟。 呂宗力、欒保群,《中國民間諸神》,河北:河北教育出版社,2001。 呂理政,《傳統信仰與現代社會》,台北:稻鄉出版社,1992。 宋光宇,《宗教與社會》,臺北:三民書局,1995。 金門縣政府,《四月十二迎城隍》,金門:金門縣政府觀光局,2003。 夏之乾,《神判》,北京:三聯出版社,1990。 徐華龍,《中國鬼文化》,上海:文苑,1991。 馬書田,《中國冥間諸神》,北京:團結出版社,1998。 陳登武,《從人間世到幽冥界-唐代的法制、社會與國家》,台北:五南出版社,2006。 黃有興,《澎湖馬公城隍廟志》,馬公:澎湖馬公城隍廟,1999。 黃有興譯、增田福太郎著,《臺灣宗教論集》,南投:臺灣省文獻委員會,2001。 新竹都城隍廟,《新竹都城隍廟簡介》,新竹:新竹都城隍廟。 蒲慕州,《追尋一己之福—中國古代的信仰世界》,臺北:允成文化出版社,1995。 增田福太郎著、古亭書屋編譯,《臺灣漢民族的司法神-城隍信仰的體系》,臺北:台北眾文圖書公司印行,1999。 鄭土有、王賢淼,《中國城隍信仰》,上海:新華書店,1994。 鄭喜夫 輯錄,《光復以前臺灣匾額輯錄》,台中:臺灣省文獻委員會,1988。 戴康生、彭耀主編,《宗教社會學》,北京:社會科學文獻,2000。 謝宗榮、李秀娥編撰,《台北霞海城隍廟》,台北:台北霞海城隍廟,2006。 韓秉方,《道教與民俗》,臺北:文津出版社,1997。 瞿同祖,《中國法律與中國社會》,臺北:里仁書局,1994。 三、期刊論文 小川陽一,〈明代小說與善書〉,《漢學研究》第6卷第1期,1988年6月。 王世慶,〈日據初期臺灣之降筆會與戒煙運動〉,《臺灣文獻》第37卷第4期,1986年12月。 王志宇,〈台灣善書出版中心之研究〉,《臺灣史料研究》第7期,1996年。 包筠雅,〈明末清初的善書與社會意識型態變遷的關係〉,《近代中國史研究通訊》第16期,1993年。 申浩,〈《明清江南城隍考》補証〉,《中國社會經濟史研究》第4期,1999年。 石弘毅,〈王爺信仰的歷史意義〉,《歷史月刊》第87期,1995年。 吳東明,〈台南府城隍廟〉,《道教學探索》,1991年10月。 呂理政,〈宗教信仰與社會生活:談臺灣民間信仰的幾個面相〉,《民俗曲藝》第69期,1991年。 宋光宇,〈書房、書院與鸞堂-試探清末與日據時代臺灣的宗教演變〉,《國家科學委員會研究彙刊:人文及社會科學》第8卷第3期,1998年。 宋光宇,〈眾善奉行.諸惡莫作-有關臺灣善書的研究及展望〉,《台北文獻直字》第111期,1995年。 宋光宇,〈解讀清末在臺灣撰作的善書《覺悟選新》〉,《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集刊》第六十五本第三分,1994年9月。 宋光宇,〈霞海城隍祭典與臺北大稻埕商業發展的關係〉,《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所研究集刊》第六十二本第二分,1993年4月。 宋光宇,〈關於善書的研究及其展望〉,《新史學》第5卷第4期,1995年。 巫仁恕,〈節慶、信仰與抗爭--明清城隍信仰與城市群眾的集体抗議行為〉,《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集刊》第34 期,2000年12月。 李世偉,〈清末日據時期臺灣的仕紳與鸞堂〉,《臺灣風物》第四十六卷第四期,1996年。 李秀娥,〈中元普度醮儀的傳統與變遷〉,《台北縣立文化中心季刊》第46期,1995年。 李祖基,〈城隍信仰與臺灣歷史〉,《臺灣源流》第12期,1998年12月。 周立方,〈城隍文化研究的現實意義〉,《臺灣源流》,1998年6月。 林榮澤,〈「城隍」在漢人社會中的角色及其功能--以日據時期臺北大稻埕的霞海城隍祭為例〉,《中國歷史學會史學集刊》第32期,2000年7月。 韋煙灶、陳泳男、李宜靜,〈新竹城隍廟巡禮〉,《地理教育》第24期,1999年5月。 酒井忠夫著蔡懋棠譯,〈明朝善書之研究〉,《國立編譯館館刊》第1卷第2期,1972年。 高賢治,〈臺灣幽冥界特殊的神祇—大眾爺、有應公、崩敗爺及池頭夫人〉,《臺灣風物》第39卷第3期,1985年。 康豹,〈漢人社會的地獄司法信仰及神判儀式初探— 從新竹城隍廟說起〉,聆聽歷史跫音— 竹塹生命史研討會會議手冊,2001年10月20日。 康豹,〈漢人社會的神判儀式初探:從斬雞頭說起〉,《中央研究院民族學研究所集刊》第88期,1999年。 張之傑,〈善書歌謠初探〉,《國家圖書館館刊》第1期,1996年。 張德南,〈新竹都城隍廟的匾聯〉,《竹塹文獻雜誌》第23期,2002年4月。 梁玉玲,〈臺灣府城隍廟研究報告三篇〉,《史蹟勘考》第4期,1976年4月。 莊吉發,〈世治聽人,世亂聽神-清代臺灣民變與民間信仰〉,《臺灣文獻》第52卷第2期,2001年。 許雪姬,〈大稻埕霞海城隍廟之研究〉,《臺北文獻》直字102期,1992年12月。 陳登武,〈唐代城隍爺信仰轉變的法制意義〉,《臺灣宗教研究通訊》第4期,2002年10月。 陶誠,〈中國城隍信仰的歷史淵源及其影響〉,《臺灣源流》,1999年12月。 曾玉昆,〈由舊城城隍爺的出巡探討台灣民間的城隍信仰〉,《高市文獻》第10卷第3期,1998年3月。 黃展岳,〈神判法與「獬豸」決訟〉,《古代禮制風俗漫談》第2期,1986年。 黃得時,〈城隍的由來和霞海城隍廟〉,《台北文物》第2卷第3期,1953年11月。 黃新憲,〈清代臺灣城隍信仰中的功利主義色彩〉,《河南師範大學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第25卷第6期,1988年。 楊明鍔,〈威靈赫赫的城隍爺— 從筆記小說中看歷代城隍的形象〉,《民俗曲藝》第36期,1985年7月。 趙世瑜,〈明清時期江南廟會與華北廟會的幾點比較〉,《史學集刊》第1期,1995 年。 趙世瑜,〈廟會與明清以來的城鄉關係〉,《清史研究》第4期,1997年。 劉建仁,〈譚普度、中元與盂蘭盆〉,《臺灣風物》第22卷第3期,1972年。 劉魏銘,〈從城隍的傳說談民間宗教的社會功能〉,《民俗曲藝》第36期,1985年7月。 蔡懋棠,〈臺灣現行的善書〉,《臺灣風物》第24卷第4期,1974年。 鄧嗣禹,〈城隍考〉,《史學年報》第2卷第2期,1935年9月。 鄭吉成、王彥妮,〈大稻埕霞海城隍廟祭祀圈之研究〉,《國立師範大學地理教育》第20期,1994年。 鄭志明,〈臺灣鬼神信仰文化發展的檢討與展望〉,《鵝湖月刊》第22卷第1期,1996年。 鄭志明,〈臺灣善書研究的現況與展望〉,《宗教哲學》第2卷第5期,1996年。 鄭喜夫,〈清代臺灣善書初探〉,《臺灣文獻》第33卷第3期,1982年。 濱島敦俊,〈朱元璋政權城隍改制考〉,《史學集刊》第4 期,1995 年。 謝佳榮,〈臺灣城隍信仰之研究〉,《臺灣省立博物館年刊》第30期,1987年。 四、學位論文 王琰玲,〈城隍故事研究〉,中國文化大學中文所碩士論文,1994。 凌淑菀,〈臺灣城隍信仰的建立與發展(1683—1945)〉,中正大學歷史研究所碩士論文,2003。 楊天厚,〈金門城隍信仰研究〉,中山大學中文系所碩士論文,2003。
摘要: 
從古至今,人民對於死亡感到恐懼不安,為了消除這些無助的想法,而將脆弱的心靈寄託在神靈,所以城隍便因應而生。早期,城隍並沒有與死後世界有任何關連,只是單純做為城市保護神。直到唐代之後,城隍與外來的地獄及因果報應觀念相結合,而有了新的風貌,城隍成為冥間司法審判神。人民對於死後世界本來就充滿無知,如今,城隍身為死後世界的第一線長官,所以從此刻開始,在人民心中的地位就提昇不少。正因為城隍對人民的影響力增高許多,所以歷代皇朝也看中城隍有助於統治人民的特性,對於城隍信仰皆不敢小覷,甚至明太祖還將城隍信仰納入國家祀典中,而清代皇室為了消除外族統治的隔閡,並且加速民眾對清代的認同,在各地皆興建城隍廟,企圖用宗教來達成政治目的。
清代初期對於臺灣的統治並不重視,而渡海來臺的開墾者,只能為單身男子,所以造成社會功能失調,這些移民者對於臺灣並沒有歸屬感,而在生活中,除了工作之外,也沒有其他的生活重心,所以常沈迷於賭博及女色,地方仕紳為了改善惡習,便藉助城隍降鸞及善書的傳遞,或者利用城隍廟肅穆的氛圍及莊嚴的布置,寄望運用城隍信仰來讓信徒戒除不好的習慣。地方官員也會利用城隍信仰來釐清證人的說詞,讓難解的案情得以明朗,也會利用民眾崇敬城隍的心態,藉著城隍神諭來推動地方政策或是排解民眾的紛爭。因此,在清代臺灣,城隍信仰成為官民心中無可或缺的依靠。從法律的意義上說,城隍信仰的傳播也有助於降低社會犯罪,大有助於王化。

From ancient times till today, humans have always thought about death, and death anxiety has always occurred. In order to eliminate the feeling of helplessness over death, people are setting their faith and trust in God for He takes care of all fragile hearts. The ChengHuang was therefore created in response to the needs. At the beginning, ChengHuang were not connected with life after death in any way. People believed that ChengHuang watched over the cities. Not until the Tang Dynasty did ChengHuang get connected with the concept of hell and karma. With the new look, The ChengHuang became God of Justice in the underworld. No one knows what happens to people after death. ChengHuang became the front line officials in the afterlife, and their social standing in the hearts of the people was thus enhanced quite a lot. Ancient Chinese dynasties also noticed ChengHuang would help rule the people and dare not underestimate the influence of ChengHuang. The first Ming Emperor, Chu Yuan-Chang, even worshiped the ChengHuang in official religion. Qing was a conquest dynasty. It was the result of military invasion by the peoples of Manchuria, an area previously outside of the Chinese emperor. To eliminate the barrier and accelerate the recognition of people, Qing Dynasty constructed temples of ChengHuang all over the country, trying to use religion to achieve political ends.
Qing Dynasty did not think highly of its rule of Taiwan in early Qing times. Only single men could migrate to Taiwan and reclaimed land for cultivation. Those male migrants did not have a sense of belonging for Taiwan. They did not have anything to do other than work. The situation led to social dysfunction and caused migrants to get addicted to gambling and sex.
In order to help those migrants beat bad habits and improve their living, local gentry tried to convince them that ChengHuang would come to the world. Further through books that conveyed a great deal of good deeds and the solemn atmosphere and dignified decoration in ChengHuang Temples, local gentry made an effort at persuading or converting them to worship ChengHuang.
Local officials might also depend on ChengHuang to help those who are accused of crime prove their innocence. The official or magistrate would often turn to ChengHuang for advice and help in governing the city or resolve disputes. During Q Dynasty reign, ChengHuang were indispensable supports to both officials and people in Taiwan. In a legal sense, worshiping ChengHuang helps reduce crime. It would be of great help to the ruler.
URI: http://hdl.handle.net/11455/10704
其他識別: U0005-2107201023193600
Appears in Collections:歷史學系所

Show full item record
 

Google ScholarTM

Check


Items in DSpace are protected by copyright, with all rights reserved, unless otherwise indic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