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use this identifier to cite or link to this item: http://hdl.handle.net/11455/10715
標題: 清初地方衙門司法職能之觀察-以《福惠全書》為中心
An Observation on the Judicial Function of Local Yamen in the Early Qing Dynasty: Focused on "The Complete Book Concerning Happiness and Benevolence"(Fu-hui quan-shu)
作者: 陳俊佑
Chen, Jyun-You
關鍵字: 《福惠全書》;Fu-hui quan-shu"Huang Liu-hung;Handbooks on Official Conduct;Yamen;Qing Dynasty;黃六鴻;官箴書;衙門;清代
出版社: 歷史學系所
引用: 一、 史料文獻 (春秋)孔丘原著,孔子出版社編,《論語》,香港:孔學,1985年。 (戰國)荀況原著,蔣南華、羅書勤、楊寒清譯注,《荀子》,臺北:臺灣古籍出版,1996。 (漢)戴德撰,盧辯注,《大戴禮記》,北京:中華書局,1985年。 (漢)桓寬,《鹽鐵論》,北京:中華書局,1991年。 (明)宋濂等撰,《元史》,北京:中華書局,1976年。 (明)張萱,《西園聞見錄》,臺北:明文,1991年。 (清)文孚纂修,《欽定六部處分則例》,臺北:文海出版社,1969年。 (清)方大湜,《平平言》,收入(清)徐棟輯,《牧令書》,收入官箴書集成編纂委員會編,《官箴書集成》第七冊,合肥:黃山書社,1997年。 (清)王又槐,《辦案要略》,收入(清)戴兆佳,《天台治略》十卷,收入官箴書集成編纂委員會編,《官箴書集成》第六冊,合肥:黃山書社,1997年。 (清)王有孚,《一得偶談》,收入(清)白如珍,《刑名一得》,哈爾濱市:黑龍江人民出版社,2006年。 (清)王植、張金城等纂,《郯城縣志》乾隆二十八年刊本影印本,臺北:成文出版社,1976年。 (清)白為璣纂修,《東光縣志》,康熙三十二年刊本影印本,(海口:海南出版社,2001年)。 (清)何耿繩輯,《學治一得編》,收入(清)高廷瑤,《宦游紀略》二卷,收入官箴書集成編纂委員會編,《官箴書集成》第六冊,合肥:黃山書社,1997年。 (清)沈之奇撰,懷效鋒、李俊點校,《大清律輯註》,北京:法律出版社,1998年。 (清)周植瀛修、吴潯源纂,《東光縣志.人物志》,光緖十四年刻本影印本,收入北京圖書館編,《地方志人物傳記資料叢刊.華北卷》,第27册,北京:北京圖書館出版社,2002年。 (清)姚雨薌原纂、胡仰山增輯,《大清律例會通新纂》,臺北:文海出版社,1987 年。 (清)紀昀,《閱微草堂筆記》,臺南:第一書店,1985年。 (清)剛毅輯,《牧令須知》,臺北:文海,1966年。 (清)徐珂著,《清稗類鈔》,臺北:臺灣商務印書館,1983年。 (清)徐棟輯,《牧令書》,收入官箴書集成編纂委員會編,《官箴書集成》第七冊,合肥:黃山書社,1997年。 (清)袁守定,《圖民錄》,收入(清)不著撰者,《刑幕要略附贅言十則》,收入官箴書集成編纂委員會編,《官箴書集成》第五冊,合肥:黃山書社,1997年。 (清)高宗敕撰,《大清聖祖仁(康熙)皇帝實錄》,臺北:華文,1970年。 (清)崑岡等修、吳樹梅等纂,《欽定大清會典事例》,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99年。 (清)張五緯,《未能信錄》,收入(清)李之芳,《棘聽草》,北京: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2005年。 (清)陳弘謀輯,《從政遺規》,臺南:和裕,2007年。 (清)黃六鴻,《福惠全書》收入官箴書集成編纂委員會編,《官箴書集成》第三冊,合肥:黃山書社,1997年。 (清)黃六鴻撰、小畑行簡訓詁、山根幸夫解題,《福惠全書》,臺北:九思,1968年。 (清)趙翼,《陔餘叢考》,臺北:華世,1975年。 (清)穆翰,《明刑管見錄》,收入(清)王士禎,《古夫干亭雜錄》六卷,臺北:新興,1968年。 (清)薛允升,《讀例存疑》,臺北:美國亞洲學會中文研究資料中心,1970年。 史松等編,《清史編年》第四卷(雍正朝),北京: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2000年。 官箴書集成編纂委員會編,《官箴書集成》,合肥:黃山書社,1997年。 趙爾巽等撰,《清史稿》,北京:中華書局,1977年。 劉海年、楊一凡總主編,鄭秦、田濤點校,《中國珍稀法律典籍集成 丙編 第一冊 大清律例》,北京:科學出版社,1994年。 二、 近人專著 史景遷(Jonathan D. Spence)著,李孝愷譯,《婦人王氏之死》,臺北:麥田出版,2001年。 任立達主編,《中國古代縣衙制度史》,青島:青島出版社,2004年。 吳吉遠,《清代地方政府的司法職能研究》,北京: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1998年。 吳欣,《清代民事訴訟與社會秩序》,北京:中華書局2007年。 呂伯濤、孟向榮著,《中國古代告狀與判案》臺北:臺灣商務印書館,2005年。 李喬,《中國的師爺》,臺北:臺灣商務印書館,1998年。 沈大明,《大清律例與清代的社會控制》,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07年。 那思陸,《中國審判制度史》,上海:上海三聯書店,2009年。 那思陸,《清代州縣衙門審判制度》,臺北:文史哲出版社,1982年。 林乾,《清代衙門圖說》,北京:中華書局,2006年。 邱澎生,《當法律遇上經濟-明清中國的商業法律》,臺北:五南,2008年。 柏樺,《中國古代刑罰政治觀》,北京:人民出版社,2008年。 展恒舉,《中國近代法制史》,臺北:臺灣商務印書館,1973年。 徐忠明,《思考與批評:解讀中國法律文化》,北京:法律出版社,2000年。 徐忠明,《案例、故事與明清時期的司法文化》,北京:法律出版社,2006年。 徐忠明,《情感、循吏與明清時期司法實踐》,上海:上海三聯書店,2009年。 徐忠明,《眾聲喧囂:明清法律文化的復調敘事》,北京:清華大學出版社,2007年。 徐炳憲,《清代知縣職掌之研究》,臺北:私立東吳大學中國學術著作獎助委員會,1974年。 殷嘯虎,《古代衙門》,上海:東方出版社,2008年。 高明士,《戰後日本的中國史研究》臺北:東昇出版公司,1982年。 張小也,《官、民與法:明清國家與基層社會》,北京:中華書局,2007年。 張晉藩,《清律研究》,北京:法律出版社,1992年。 張晉藩主編,《清代律學名著選介》,北京:中國政法大學出版社,2009年。 張偉仁,《清代法制研究》,臺北:中研院史語所專刊之76,1983年。 張溯崇,《清代刑法研究》,臺北:華岡,1974年。 郭成偉、關志國合著,《清代官箴理念對州縣司法的影響》,北京: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2009。 郭建,《中國法文化漫筆》,上海:東方出版中心,1999年。 郭建,《五刑六典—刑罰與法制》,長春:長春出版社,2004年。 郭建,《師爺當家:明清官場幕後傳奇》,臺北:實學社,2004年。 郭建,《衙門開幕》,臺北:實學社,2004年。 陳登武,《從人間世到幽冥界-唐代的法制、社會與國家》,臺北:五南圖書,2006年。 陳登武,《地獄.法律.人間秩序-中古中國宗教、社會與國家》,臺北:五南圖書,2009年。 陶希聖,《清代州縣衙門刑事審判制度及程序》,臺北:食貨出版社,1972年。 滋賀秀三等著,王亞新、梁治平編《明清時期的民事審判與民間契約》,北京:法律出版社,1998年。 費孝通,《鄉土中國》,上海:人民出版社,2008年。 黃宗智,《民事審判與民間調解:清代的表達與實踐》,北京: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1998年。 黃源盛,《中國傳統法制與思想》,臺北:五南圖書,1998年。 楊鴻烈,《中國法律思想史》,臺北:臺灣商務印書館,1964年。 劉小萌,《胥吏》,北京:北京圖書館出版社,1998年。 蔡申之,《清代州縣故事》,香港:龍門書店,1968年。 鄭秦,《清代司法審判制度研究》,長沙:湖南教育出版社,1988年。 鮑永軍,《紹興師爺汪輝祖研究》,北京:人民出版社,2006年。 瞿同祖,《中國法律與中國社會》,臺北:里仁書局,1984年。 瞿同祖,《清代地方政府》,北京:法律出版社,2003年。 龔汝富,《明清訟學研究》,北京:商務印書館,2008年。 三、 學位論文 尤玉珍,《袁黃的陰騭思想與治縣經驗》,臺中:國立中興大學歷史學系碩士在職專班學位論文,2010年。 吳珊妃,《晚清州縣司法制度與獄政管理—以李伯元《活地獄》為中心》,臺中:國立中興大學歷史學系碩士論文,2009年。 四、 論文 牛忠志,〈古代保辜制度與現行刑事法〉,收入《山東公安專科學校學報》,2003年4期,頁62-65。 王志強,〈清代司法中的法律推理〉,收入柳立言主編,《中國史新論-法律史分冊》,臺北:中央研究院、聯經出版,2008年,頁283-311。 王坤,〈法律規則與法律儒家化演變〉,收入《科教文化》,2007年第4期,頁139。 江兆濤,〈清代抱告制度探析〉,《西部法學評論》,第1期,2009年,頁36-40。 吳正茂、趙永偉,〈法律儒家化新論〉,收入《安徽教育學院學報》,第24卷第2期,2006年3月,頁57-60。 吳佩林,〈清代州縣衙門審理民事細故的官方表達與司法實踐-以「南部檔案」為中心的研究〉,收入《中國史研究》第62輯,2009年10月,頁169-182。 吳建璠,〈清代律學及其終結〉,收入楊一帆主編,《中國法制史考證》乙編第三卷「法史考證重要論文選編.法制叢考」,北京: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2003年,頁205-220。 李華根,〈論中國古代的“無訟”觀念〉,收入《中國商界》,2008年10期,頁180。 李潔,〈淺議中國古代的保辜制度〉,收入《法律與社會》,2009年8期,頁376。 林李楠,〈科考制度與傳統社會的”官-紳-民”結構〉,收入《瀋陽師範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第29卷,2005年第4期,頁16-19。 邱澎生,〈以法為名─訟師與幕友對明清法律秩序的衝擊〉,收入《新史學》第十五卷第四期,2004年12月,頁47-106。 邱澎生,〈法律之治:明清訟師與幕友對法秩序的作用〉,於北京中國政法大學50周年校慶系列學術研討會,西元2002年5月6日宣讀。 邱澎生,〈爭訟、唆訟與包訟:清代前期的查拏訟師運動〉,發表於國立故宮博物院主辦,「文獻足徵:第二屆清代檔案」國際學術研討會,臺北:國立故宮博物院,2005年11月3-5日。 邱澎生,〈真相大白-明清刑案中的法律推理〉,收入熊秉真編,《讓證據說話:中國篇》,臺北:麥田出版,2001年,頁135-198。 段自成,〈清代北方官辦鄉約與紳衿富民的關係〉,收入《河南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第47卷第5期,2007年9月,頁112-116。 時運生,〈中國古代的為官之道-古代”官箴”述論〉,收入《人文雜誌》1996年第6期,頁77-82。 郝秉鍵,〈明清紳士的構成〉,收入《歷史教學》,1996年第5期,頁8-11。 郝秉鍵,〈試論紳權〉,收入《清史研究》,1997年第2期,頁22-35。 馬文、范艷利,〈保辜制度淺析—以現代刑法為視角〉,收入《法律與社會》,2008年32期,頁57-58。 高明士,〈法文化的定型:禮主刑輔原理的確立〉,收入柳立言主編,《中國史新論-法律史分冊》,臺北:中央研究院、聯經出版,2008年,頁51-101。 崔璨,〈論保辜制度的歷史局限性〉,收入《宜賓學院學報》,2007年7期,頁13-14。 張偉仁,〈清代的法學教育〉,收入楊一帆主編,《中國法制史考證》乙編第三卷「法史考證重要論文選編.法制叢考」,北京: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2003年,頁221-325。 莊以馨,〈清代「威逼人致死」律例的發展及其法律論述—以「刑案匯覽」案例為中心〉,於中研院歷史語言研究所法律史研究室2004年第九次研讀會宣讀。 郭瀾,〈官民中介——明清的鄉紳及其社會生活〉,收入《歷史教學》2001年06期。 陳紹方,〈清代地方官治行政的傳統特徵〉,收入《求索》,2006年7月,頁219-222。 陳紹方,〈清代地方鄉村治理的傳統特徵〉,收入《晉陽學刊》,2006年3期,頁83-88。 陳榮飛,〈我國古代保辜制度消亡之探因〉,收入《理論月刊》,2007年6期,頁44-46。 陳曉敏,〈清代州縣衙門文書制度一瞥——讀《福惠全書》劄記〉,收入《檔案與建設》,1986年04期。 曾文亮,〈臺灣家產制度的演變〉,收入《思與言》,40卷1期(2002),頁268。 滋賀秀三,〈清代訴訟制度之民事法源的概括性考察-情、理、法〉,收入王亞新、梁治平編《明清時期的民事審判與民間契約》,北京:法律出版社,1998年。 滋賀秀三著、姚榮濤譯,〈清代州縣衙門訴訟的若干研究心得-以淡新檔案為史料〉,收入劉俊文主編,姚榮濤、徐世虹譯,《日本學者研究中國史論著選譯》第八卷「法律制度」,北京:中華書局,1992年,頁522-546。 彭忠德,〈古代官箴文獻略說〉,收入《文獻》,1995年第4期,頁160-166。 楊松水,〈興學、決訟、賑災:清代皖中紳士與地方社會〉,收入《安慶師範學院學報》社會科學版,第26卷第3期,2007年5月,頁49-52。 葛荃,〈官箴論略〉,收入《華僑大學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1998年第一期,頁106-112。 裴傳永,〈“箴”的流變與歷代官箴書創作—兼及官箴書中的從政道德思想〉,收入《理論學刊》,1999年02期,頁94-98。 劉宗志,〈淺析清前期的養濟院制度〉,收入河南師範大學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第35卷,2008年04期,頁144-147。 劉秀生,〈清代縣政管理的百科全書-評黃六鴻《福惠全書》及其為官之道〉,收入方行主編,《中國社會經濟史論叢:吳承明教授九十華誕紀念文集》,北京: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2006年。 劉彥波,〈清代基層社會控制中州縣官與紳士關係之演變〉,收入《武漢理工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第19卷第4期,2006年8月,頁590-594。 鄭秦,〈大清律例考析〉,收入楊一帆主編,《中國法制史考證》甲編第七卷「歷代法制考.清代法制考」,北京: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2003年,頁38-124。 鄧建鵬,〈清代訴訟費用研究〉,《清華大學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2007年第3期,頁117-125。 魏丕信(Pierre-Etienne Will)著、李伯重譯,〈明清時期的官箴書與中國行政文化〉,收入《清史研究》,1999年第1期,頁3-20。 五、 網路資料 中國政法大學法律史學研究院 http://www.legalhistory.com.cn/ 中國郯城縣地震局 http://dzb.tancheng.gov.cn:8080/index.php 教育部重編國語辭典修訂本 http://dict.revised.moe.edu.tw/ 寺田浩明,《讀例存疑》電子版 http://www.terada.law.kyoto-u.ac.jp/dlcy/index.htm 六、 外文著作 Jonathan D. Spence, The death of woman Wang, New York: The Viking Press, 1978.
摘要: 
清康熙時人黃六鴻所著之《福惠全書》,是清代最具代表性的官箴書之一,其豐富的內容可資利用於探究清代州縣衙門內外各種層面。本論文選擇從法制史的角度觀察《福惠全書》,並針對清初地方衙門司法職能,選定以「《福惠全書》與作者黃六鴻」、「州縣衙門的刑事審判程序」、「衙門內外司法相關人員的形象」、「州縣官與鄉紳互動情形」、「作者黃六鴻的法律思想」等子題為考究範圍。
黃六鴻一生歷任郯城知縣、東光知縣、行人、禮科給事中、工科掌印給事中,於致仕歸里後翌年完成了《福惠全書》。黃六鴻以希冀做為讀者的州縣主官們能「造福施惠」的期許,做為該部官箴著作的宗旨與題名,並體現於書中各處黃六鴻之施政建議與個人經驗分享中。
《福惠全書》中有關州縣衙門的刑事審判程序的描寫,主要集中於〈刑名部〉共十卷內。從中我們可以見到他對於刑名的審慎態度,這種態度大部份來自對生命與法制的尊重,但也有部分是由於身為一個在行政層級與審轉層級最低層的州縣主官,他必須避免給上司增添麻煩。
於《福惠全書》中,我們可以看到黃六鴻屢屢提醒讀者提高警覺,小心提防衙門內的書吏、衙役,甚至幕友、長隨一同內外勾結。這現象的一部分肇因是由於地方官的有限任期與吏役的世代把持所呈現的矛盾,帶給州縣官某種層面上的壓力。對於訟師,黃氏建議以官代書取代之。而對於書中顯示的官紳互動,則從官員到任起的相互觀察試探,到日後的對立與合作交錯:一方面地方士紳藉由其特權及與衙門胥吏的串聯來攫取不當利益,並以「上控」箝制官員;另一方面地方官推行慈善事業或其他政務時,財源不足的窘境使官員必須向士紳富民們進行勸募。
從《福惠全書》中所歸結作者黃六鴻之法律思想為:慎刑從輕、息訟恤民、神判觀念、賞罰並行、教於先而法後施等五項。而書中多處可見的律例釋義,則顯示了黃六鴻所具備的實務法學素養。

Huang had served as local county magistrate and central officer, and he finished the “Fu-hui quan-shu” after retiring and carriage return homeland. Huang hopes the readers can make“happiness and benevolence” to people.
The description of the criminal judicial procedure of the yamen in “Fu-hui quan-shu”, mainly concentrate on “criminalistics department”. We can see Huang to the scrupulous attitude of the trial from these parts. The majority of this kind of attitude is from the respect to the life and legal system Another reason is, as a county magistrate of the lower the most in the strengthening of the judicial review and ratification system(shenzhuan, 審轉), he must avoid adding the trouble for superiors.
In the “Fu-hui quan-shu”, we can see Huang reminds readers repeatedly to improve the collusion in order to avoid the clerks(書吏), govement runners(衙役), personal servants(長隨), private secretary(幕友) of vigilance. It is because of contradictions appeared of the limited term of office of the county magistrate and the yamen is controlled from generation to generation by the clerks and govement runners, that a part of this phenomenon is started, and it Brings a pressure to the county magistrate.As to the legal pettifogger(訟師), Huang proposes replacing them with the official scriveners (官代書).As to the interaction between gentry and officer revealing in the book, the mutual observation from the moment that officers take office sounds out, interlock to antithesis and cooperation in the future.
From “Fu-hui quan-shu”, The author''s legal thoughts summed up are:” Careful punishment is on the lenient side”; “Recommend reducing the lawsuit in order to make allowances for the people”;”the ideas of god''s judging”; ” Mete out rewards and punishments and regard as equally important”; “Education first and then the law”. And many visible legal explanation in the book, it has revealed the practice jurisprudence accomplishment that the author possesses.
URI: http://hdl.handle.net/11455/10715
其他識別: U0005-2306201014045200
Appears in Collections:歷史學系所

Show full item record
 

Google ScholarTM

Check


Items in DSpace are protected by copyright, with all rights reserved, unless otherwise indic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