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use this identifier to cite or link to this item: http://hdl.handle.net/11455/10903
標題: 唐代宴飲文化初探
The culture of banquet in Tang Dynasty
作者: 吳美玉
Wu, Mei-Yu
關鍵字: Tan Dynasty;唐代;banqueting activities;luxury culture;banqueting poems;prostitute;宴飲活動;奢侈文化;宴飲詩;唐妓
出版社: 歷史學系所
引用: 參考書目 一、 史料 鄭氏箋,孔穎達疏,《詩經》,石家莊:河北人民出版社,2000。 (漢)鄭玄 注,(唐)賈公彥 疏,《周禮注疏》,北京:北京大學出版社,2000。 (周)左丘明 傳,(晉)杜預 注,(唐)孔穎達 正義,《左傳正義》,北京:北京大學出版社,2000。 (春秋)墨子著,朱越利 校點,《墨子》,瀋陽:遼寧教育出版社,1997。 (漢)宋衷注,(清)秦嘉謨等輯,《世本》,北京:北京圖書館出版社,2008。 (漢)劉向編,王守謙等譯註,《戰國策》,台北:台灣古籍出版社,1996。 (漢)劉向撰,盧元駿註譯,《新序》,台北:台灣商務印書館,1984。 (漢)戴聖編,《禮記》,台北:台灣商務印書館,1990。 (漢)許慎,(清)段玉裁《說文解字注》,台北:黎明文化事業有限公司, 1985。 (漢)崔寔,《四民月令》,臺北:藝文出版社,出版年不明。(收於《歲時習俗資料彙編》) (西漢)桓寬,《鹽鐵論》,北京:中華書局,1991。 (漢)司馬遷 撰,《史記》,台北:鼎文書局,1981。 (漢)葛洪 作,程章燦譯注,《西京雜記》,台北:台灣古籍出版社,1997。 (東漢)班固撰,(唐)顏師古 注,《漢書》,台北:鼎文書局,1986。 (晉)陳壽 撰,《三國志》,台北:鼎文書局,1981。 (南朝劉宋)范瞱,《後漢書》,北京:中華書局,1987。 (梁)蕭統編,(唐)李善注,《文選》,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3。 (南朝粱)吳均之,《續齊諧記》,合肥:黃山書社,2009 (南朝粱)宗懍,《荊楚歲時記》,台北:藝文印書館,出版年不明。(收於《歲時習俗資料彙編》) (北齊)魏收,《魏書》,台北:鼎文書局,1980。 (梁)蕭子顯,《南齊書》,北京:中華書局,1972。 (梁)沈約,《宋書》,台北:鼎文書局,1980。 (唐)李格非,《洛陽名園記》,台北:藝文印書館,1966。 (唐)李百藥,《北齊書》,台北:鼎文書局,1980。 (唐)韓鄂,《四時纂要》,台北:藝文印書館,出版年不明。(收於《歲時習俗資料彙編》) (唐)沈既濟,《任氏傳》,台北:藝文印書館,1968。 (唐)魏徵,《隋書》,北京:中華書局,1974。 (唐)長孫無忌,《唐律疏議》,北京:中華書局,1985。 (唐)歐陽詢,《藝文類聚》,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99。 (唐)中敕編,《大唐開元禮》,臺北:臺灣商務印書館,2000。 (唐)(唐)張鷟撰,趙守儼點校,《朝野僉載》,北京:中華書局,1979。 (唐)杜佑,《通典》,北京:中華書局,1988。 (唐)房玄齡,《晉書》,北京:中華書局,1974。 (唐)李延壽,《南史》,台北:鼎文書局,1981。 (唐)李荃,《太白陰經》,北京:中華書局,1985。 (唐)姚思廉,《梁書》,北京:中華書局,1973。 (唐)張鷔,《遊仙窟》,北京:書目文獻出版社,1989 (唐)劉肅撰,許德楠、李鼎霞點校,《大唐新語》,北京:中華書局,1997。 (唐)段成式,《酉陽雜俎》,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0。(丁如明等點校,《唐五代筆記小說大觀》) (唐)范櫖,《雲谿友議》,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0。(丁如明等點校,《唐五代筆記小說大觀》) (五代)孫光憲,《北夢瑣言》,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0。(丁如明等點校,《唐五代筆記小說大觀》) (唐)孫棨,《北里志》,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0。(丁如明等點校,《唐五代筆記小說大觀》) (唐)李肇,《唐國史補》,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0。(丁如明等點校,《唐五代筆記小說大觀》) (唐)孟綮,《本事詩》,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0。(丁如明等點校,《唐五代筆記小說大觀》) (唐)鄭處晦,《明皇雜錄》,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0。(丁如明等點校,《唐五代筆記小說大觀》) (唐)康駢 撰,《劇談錄》,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0。(丁如明等點校,《唐五代筆記小說大觀》) (唐)趙璘,《因話錄》,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0。(丁如明等點校,《唐五代筆記小說大觀》) (唐)皇甫松,《醉鄉日月》,收於吳龍輝譯注,《醉鄉日月—飲酒藝術經典》, 北京: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1993。 (唐)沈既濟,《任氏傳》,台北:藝文印書館(原刻影印,百部叢書集成) ,1976。 (唐)白居易撰,朱金城箋校,《白居易集箋校》,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8。 (唐)杜甫,(清)仇兆鰲註,《杜詩詳註》,台北:文史哲出社,1976。 (唐)元稹,《元稹集》,台北:漢京文化事業有限公司,1983。 (唐)李白,《李太白全集》,台北:華正書局,1979。 (唐)封演,《封氏聞見記》,北京:中華書局,1985。 (五代)王定保編,《唐摭言》,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0。(丁如明等點校,《唐五代筆記小說大觀》) (五代)王仁裕,《開元天寶遺事》,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0。(丁 (後晉)劉昫撰,《舊唐書》,北京:中華書局,1996。 (宋)司馬光編,(元)胡三省註,《資治通鑑》,台北:鼎文書局,1981。 (北宋)王欽若等編,《冊府元龜》,北京:中華書局,1994。 (北宋)陶穀,《清異錄》,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7。(《宋元筆記小說大觀》) (宋)葉夢得,《石林燕語》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1。(《宋元筆 記小說大觀》) (宋)龐元英,《文昌雜錄》,北京:中華書局,1985。 (宋)錢易,《南部新書》,北京:中華書局,1985。 (宋)李石,《續博物志》,北京:中華書局,1985。 (宋)李昉,《太平御覽》,台北:台灣商務印書館,1992。 (宋)王讜,周勛初校證,《唐語林校證》,北京:中華書局,1987。 (宋)歐陽修,宋祁撰,《新唐書》,台北:鼎文書局,1976。 (宋)李昉編,《太平廣記》,北京:中華書局,1995。 (宋)宋敏求,《唐大詔令集》,台北:鼎文書局,1972。 (宋)王溥,《唐會要》,北京:中華書局,1985。 (宋)李昉,《文苑英華》,北京:中華書局,1982。 (宋)計有功撰,《唐詩紀事》,台北:木鐸出版社,1982。 (宋)郭茂倩,《樂府詩集》,江蘇省:上海書店,1989。 (宋)孔平仲《孔氏談苑》,北京:中華書局,1985。 (南宋)陳元靚,《歲時廣記》,台北:藝文出版社,出版年不明。(收於《歲時習俗資料彙編》) (明)胡震亨,《唐音癸籤》,收於《四庫全書珍本三集》,台北:台灣商務印書館,出版時間不明。 (明)胡震亨,《唐詩談叢》,台北:廣文書局,1971。 (清)董誥等編,《全唐文》,北京:中華書局,1987。 二、 近人專著(依作者姓氏筆劃多寡排序) A.W.Logue著,游恆山譯,《飲食心理學》,臺北:五南圖書出版社,1996。 Velben,Thorstein Bande著,朱登譯,《有閑階級論》,海口:南海出版社2007 中國國家博物館編,《文物隋唐史》,北京:中華書局,2009。 王小盾,《唐代酒令藝術—關於敦煌舞譜、早期文人詞及其文化背景的研究》,台北:文津出版社,1993。 王仁湘,《民以食為天—中國飲食文化》,香港:中華書局,1989。 王國維,《觀堂集林》,台北:河洛圖書出版社,1975。 王毅,《園林與中國文化》,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1990。 王學泰,《中國飲食文化史》,桂林:廣西師範大學出版社,2006。 王賽時,《唐代飲食》,濟南:齊魯書社,2003。 王賽時,《漢唐流風:中國古代生活習俗面面觀:吃喝玩樂》,濟南:山東友誼出版社,2000。 劉淑芬,《中古的佛教與社會》,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8。 任半塘,《唐聲詩》,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2。, 朱自振、沈漢,《中國茶酒文化史》,台北:文津出版社,1995。 吳在慶,《唐代文士的生活心態與文學》,合肥:黃山書社,2006。 呂建文,《中國古代宴飲禮儀》,北京:北京理工大學出版社,2007。 宋師德熹,《唐史識小:社會與文化的探索》,台北:稻鄉出版社,2009。 宋鎮豪,《夏商社會文化史》(上),北京: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1994。 李山,《詩經的文化精神》,北京:東方出版社,1997年。 李春光,《吃的歷史》,天津:天津人民出版社,2008。 李浩,《唐代園林別業考論》,西安:西北大學出版社,1996 李斌成 主編,《隋唐五代社會生活史》,北京: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1998。 杜文玉,《夜宴圖—浮華背後的五代十國》,台北:聯經出版有限公司,2007。 杜文玉主編,《唐史論叢》,西安:三秦出版社,2009。 汪榮祖,《史家陳寅恪傳》,台北:聯經出版公司,1984。 汪廣松,《市井里的茶酒雜戲》,重慶:重慶出版社,2007。 宗白華,林同華主編,《宗白華全集》,合肥:安徽教育出版社,1994。 余英時,《士與中國文化》,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1987。 范勇、張建世,《中國年節文化》,海口:海南人民出版社,1988。 胡德生,《中國古代家具》,台北:台灣商務印書館,1988。 苑洪琪,《中國的宮廷飲食》,台北:台灣商務印書館,1998年。 徐連達,《唐朝文化史》,上海:復旦大學出版社,2003。 崔樂泉,《忘優清樂----古代游藝文化》,南京:江蘇古籍出版社,2002。 張文昌,《唐代禮典的編纂與傳承—以《大唐開元禮》為中心》,台北:花木蘭文化出版社,2008。 郭泮溪,《中國飲酒習俗》,台北:文津出版社,1990。 傅璇琮,《唐代科舉與文學》,台北:文史哲出版社,1996。 程薔,董乃斌著,《唐帝國的精神文明:民俗與文學》,北京:中國社會科學,1996。 黃正建,《唐代衣食住行研究》,北京:首都師範大學出版社,1998。 黃清連,《酒與中國文化》,台北:藝術家出版社,1999。 萬建中,《飲食與中國文化》,南昌:江西高校出版社,1994年。 廖美雲,《唐伎研究 》,臺北:臺灣學生書局,1995。 臧嶸, 王宏凱等著,《中國隋唐五代習俗史》,北京巿:人民出版社,1994。 趙榮光,《中國飲食文化史》,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06。 劉初棠,《中國古代酒令》,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1993。 鄭志敏,《細說唐妓》,台北:文津出版社,1997。 黎虎 主編,《漢唐飲食文化史》,北京:北京師範大學出版社,1997。 蕭放,《《荊楚歲時記》研究—間論傳統中國民眾生活中的時間觀念》,北京:北京師範大學出版社,2000。 韓廣澤、李岩齡,《中國古代詩歌與節日習俗》,天津:天津人民出版社,1992。 三、 單篇論文(依作者姓氏筆劃多寡排序) 王佺,〈唐代薦舉之制與文人干謁之風〉《齊魯學報》2010年第5期。 王雪飛,〈唐朝繁榮的城市文化生活對今天的啟示〉,《大連大學學報》,第7卷,第5期,1997年12月。 王賽時,〈唐代長安的酒品供應與飲酒氛圍〉,(《揚州大學烹飪學報》,第二期,2009),頁2。 甘懷真,〈唐代官人的宦遊生活—以經濟生活為中心〉,(收入中國唐代學會編輯委員會編《第二屆唐代文化研討會論文集》),台北:台灣學生書局,1995。 汪小洋,〈漢代墓葬繪畫“宴飲圖”考釋〉,《藝術百家》第4期,2008。 孟晉,〈唐都長安休閒娛樂文化的盛衰及影響〉,《商邱師範學院學報》,第18卷第4期,2002年。 孟晉,〈唐都長安休閒娛樂文化發展的背景考察〉,《濮陽教育學院學報》,2002年(2)。 武玉秀,〈試論唐代宮廷宴飲風俗及其影響〉,《溫州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2008第21卷第4期,頁61-66。 姜傳松,〈科舉筵宴--鄉試鹿鳴宴探究〉,《東方人文學誌》,第8卷第3期,2009年9月。 徐連達〈隋唐的酒事、酒宴與酒令〉,《中國社會經濟史研究》1997第三期,頁4-9。 高天成,〈從唐長安節序民俗文化看大唐精神〉《黃岡師範學院學報》2009第29卷第1期,頁36-40。 張勃、李學娟的〈唐代節日特徵論述〉,《華中師範大學學報》(人文社會科學版)2009年第48卷第1期,頁98-104。 張清宏,〈唐人游宴之風〉,《文化百花園》,1998(2)。年7月。 張雁南,〈唐代中上層社會消費方式變革析論〉,《殷都學刊》第2期,2009年。 張雁南,〈唐代服務業奢侈性消費探析—以青樓妓業為例〉,《貴州大學學報》第25卷第2期,2007年3月。 張雁南,〈唐代社會群體消費行為特徵分析〉,《山東師範大學學報》第54卷第4期,2009年。 張雁南,〈唐代炫耀性消費異化析論〉,《河北師範大學學報》第32卷第3期,2009年5月。 張雁南,〈唐代消費結構優化趨勢及其實現途徑研究〉,《河南大學學報》第49卷第2期,2009年3月。 張雁南,〈唐代消費觀念變化析論〉,《河南科技大學學報》第27卷第2期,2009年4月。 張雁南,〈唐代商品經濟與消費結構關係探析〉,《思想戰線》第4期第33卷,2007年。 張劍光,章潔,〈唐代城市消費的方式、水平和結構研究〉,《魏晉南北朝隋唐史》,2006(4)。 陳衍德,〈唐後期奢侈性消費的社會影響〉,《魏晉南北朝隋唐史》,1991(2)。 黃正建,〈唐代官員宴會的類型及其社會職能〉,《中國史研究》,1992年。 馮振奇,〈漢代宴飲助樂習俗〉,《人文社會科學學報》第29卷第3期,2009。 葛曉音,〈論初盛唐文人的干謁方式〉,《唐研究》第一卷,北京:北京大學出版社,1995。 賈麥明,〈軍吏宴飲畫像磚〉《故宮文物月刊》93期,1990。 錢劍夫,〈大酺考〉,《中華文史論叢》第四輯,1984 劉衍軍,〈狂歡化與唐代節俗詩歌〉,《名作欣賞》2009第29期,頁33-35。 劉媛,〈唐代三令節考與文人宴集詩〉,《棗庄學院學報》2009第26卷第1期,頁73-77。 謝泉,〈淺談唐代的“曲江”詩〉,《寶雞文理學院學報》,第24卷,第4期,2004年。 嚴杰,〈唐代宰相的會食〉,《文史知識》2006(10),頁58-62。 四、 學位論文(依作者姓氏筆劃多寡排序) 吳秋慧,〈唐代宴飲詩研究〉,台北:國立政治大學中國文學系所碩士論文,2007。 張潔,〈唐代城市消費經濟研究〉,上海:上海師範大學歷史文獻學碩士學位論文,2006。 曾美月,〈唐代宴樂活動類型考〉,河南大學音樂學碩士論文,2004。 彭康華,〈唐代物質賞賜研究〉,西南師範大學歷史文化與旅遊學系碩士論文,2001。 楊婷雅,〈盛世縮影-唐代曲江研究〉,台中:國立中興大學歷史學系所碩士論文,2008。 靳小龍,〈唐代市場消費研究〉,西北師範大學歷史系碩士論文,2002。 鄭金明,〈六朝歲時節日風俗之研就—以《荊楚歲時記》為中心〉,台中:國立中興大學歷史學系所碩士論文,2005。 顏茹蕙,〈唐日令中所見節假生活初探〉,台中:國立中興大學歷史學系所碩士論文,2010。
摘要: 
文化本是一種傳承與創新,唐代宴飲活動亦受到前朝的影響。宴飲在商代原本以祭神為主,發展至周代開始以人為主,並形成以禮為中心的宴飲,到了漢代,宴飲增添文人賦詩色彩,魏晉南北朝時遊宴之風大為盛行,除了受到前朝的影響,唐代宴飲活動之所以蓬勃發展與展現多元的風貌,尙與君王的提倡、進士的需求、物資豐富、飲食業發達、園林的興盛、漫遊風氣與樂舞的多樣性等有關。
關於宴飲活動的類型分類而言,由於宴飲是一種人際往來的活動,不論是哪一種類型的宴飲活動或多或少皆帶有交際色彩以維持人際關係,上至君王,下至平民皆無例外。君主、王侯臣相、貴族與進士等統治階層,其宴飲活動除了遊樂性質之外,往往帶有濃厚政治考量與官場利益。節慶宴飲,在唐代已逐漸改變其精神,節日宴飲遊玩的娛樂性質有日益加強之勢。此外,唐代尚有許多公私宴的宴飲活動,以身分、宴飲地點和功能性來看,尚以文人宴飲、軍宴、家宴最為常見。
文化包含物質、制度與精神的層次。在物質文化方面,唐代由於政治安定、經濟發達,使得宴飲的物質享受遠勝於前朝。由於唐代胡風盛行,「貴人御饌,盡供胡食」,加上唐人使用長案,使唐代宴會開始採用「合食制」,此外,茶、酒、妓女皆使唐代宴飲活動更為豐富。
除了物質方面,唐代承襲前朝「以樂侑食」的宴飲精神並發揚光大,藉由起舞、樂舞表演、以歌舞勸酒和送酒,除了帶給宴飲參與者歡愉,也從中展現唐人在宴飲活動的禮儀以及其對於精神文化的追求。此外,從唐代這種無時不可宴、無處不可宴的宴飲活動型態,可看出唐人宴飲縱情歡樂的文化風格。但也為了追求宴飲的各方面享受,使得唐人在宴飲上形成奢侈的文化,以宮廷統治階層的宴飲活動為中心,向外擴散到社會其他階層。雖說是為了追求精緻與美的消費精神,但是這樣的奢侈的宴飲風氣,造成嚴重社會負擔,進而影響社會秩序,逐漸動搖唐代帝國的根本與穩定。

The culture of banquet was based on sacrifices to gods or ancestors in Shan Dynasty. And it was developed to be based on etiquette in Chou Dynasty. Then in Han Dynasty, poets would composed poems in the banquet; otherwise, it was widespread to combined entertainment with banquets in Wei Jin Southern and Northern Dynasties. Why was the culture of banquet so well-developed and full of varieties? In addition to the influences of the dynasties above, it related to the king's promotion, people's demands, abundant foods and goods, the development of food and beverage industries, the varieties of entertainment, and so on. No matter what kinds of banqueting activities were, they were all in connection with interpersonal relationship. The banqueting activities always went with political affairs and benefits. Due to the stable regime, developed economics, and external culture, the creature comforts were better than before. And it followed the tradition of banquets combining with singing, dancing and music. However, the luxury of the banqueting culture damaged the stable base of the Tan Dynasty.
URI: http://hdl.handle.net/11455/10903
其他識別: U0005-2507201112251200
Appears in Collections:歷史學系所

Show full item record
 

Google ScholarTM

Check


Items in DSpace are protected by copyright, with all rights reserved, unless otherwise indic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