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use this identifier to cite or link to this item: http://hdl.handle.net/11455/18037
標題: 後冷戰時期美國重返亞洲政策之研究 -現實主義的觀點
A Study on American Policy of Return to Asia during the Post-Cold War –From View of Realism
作者: 蕭偉華
Hsiao, Wei–Hua
關鍵字: 美國亞洲政策;American Asian policy;現實主義;扇形架構;中國崛起;realism;fan-shaped framework;Chinese spring-up
出版社: 國際政治研究所
引用: 壹、 中文部分 一、 書籍 Jack Donnelly著,高德源譯。《現實主義與國際關係》。(台北:弘智,2002年)。 Robert O. Keohane、Joseph S. Nye合著,門洪華譯,《權力與相互依賴》(北京:北京大學出版社,2002年)。 Thomas Friedman, Michael mandelbaum著,連正世、李俊融、李靜宜譯,《我們曾經輝煌》(台北:天下,2012年)。 朱浤源,《撰寫博碩士論文實戰手冊》(台北:正中書局,2001年)。 宋鎮照,《發展政治經濟學:理論與實踐》(台北:五南,1995年)。 易君博,《政治理論與研究方法》(台北:三民,2003年)。 林碧炤,《國際政治與外交政策》(台北:五南,2004年)。 高金鈿、顧德欣編,《國際戰略學概論》(北京:國防大學出版社,1995年)。 倪世雄。《當代國際關係理論》(臺北:五南,2003年)。 鈕先鐘,《西方戰略思想史》(台北:麥田,1998年)。 張亞中。《國際關係總論》第二版(台北:揚智,2009年)。 湯恩比著,陳曉林譯,《歷史研究》(台北:遠流,1939年)。 二、 期刊論文 王高成,<從小布希東亞之行看美國亞太戰略>。《遠景基金會季刊》,第3卷第3期(2002年),頁75-101。 王義桅,唐小松,<大國政治的悲劇與國際關係理論的悲劇—米爾斯海默《大國政治的悲劇》解析>。《學術界》,第103 期(2003年),頁259-268。 朱奕嵐,<死生之地、存亡之道-國家行為者的策略反應>。《東吳政治學報》,第18期 (2004年),頁111-155。 李明,<柯林頓政府亞太政策之展望>。《美國月刊》,第8卷第12期(1993年),頁23-36。 李本京,<中美關係再出發-歐巴馬訪中之意義及影響>。《海峽評論》,第228期(2009年),頁22-25。 余莓莓,<布希政府東亞戰略框架與內涵>。《台灣國際研究季刊》,第1卷第3期(2005),頁61-82。 林宗達,<國際關係攻勢現實主義理論之評析>。《朝陽人文社會學刊》,第9期第2卷(2011年),頁59-105。 吳玉山,<仍是現實主義的傳統:九一一與布希主義>,《政治科學論叢》,第17期(2002年),頁1-32。 周煦,<美國柯林頓政府的亞太安全政策>。《美國月刊》,第8卷第6期(1993年),頁15-26。 洪銘德,<APEC與美國-美國東南亞外交之轉變>。《APEC》,第142期(2011年),頁10-11。 張凱銘,<論歐巴馬政府的東亞戰略選擇>。《臺灣國際研究季刊》,第7卷第3期(2011年),頁175-194。 張麟徵,<在競合中磨合-談歐巴馬訪中與美中關係重新定位>。《海峽評論》,第228期(2009年),頁18-21。 蔡東杰,<後冷戰時期美國東亞政策及其戰略佈局>。《東亞季刊》,第39卷第2期(2008年),頁176-198。 蔡東杰,<複合三角結構與東亞權力平衡發展>,《全球政治評論》,第13期(2006年),頁1-20。 蔡東杰、洪銘德,<新世紀以來美國對東南亞外交政策分析>。《臺灣國際研究季刊》,第5卷第2期(2009年),頁79-104。 蔡瑋,<柯林頓政府的亞太安全政策>。《美國月刊》,第8卷3 期(1993年),頁17-36。 關中,<後冷戰時代美國外交政策的批判>。《遠景季刊》,第3卷第1期(2001年),頁1-25。 關弘昌,<從國際關係理論看兩岸和平協議之簽訂>。《全球政治評論》,第34期(2011年),頁27-40。 陳一新,<歐巴馬亞洲行之戰略意涵>。《展望與探索》,第9卷第12期(2011年),頁1-5。 陳一新,<柯林頓主義下的美國外交政策新貌>。《美國月刊》,第9卷第1期(1994年),頁80-91。 陳文賢,<美國歐巴馬政府亞太政策初探>。《新世紀智庫論壇》,第45期(2009年),頁120-123。 陳雅琴、李家銘、林淑惠、李士勛,<2012 中國大陸經濟評析>。《中華民國對外貿易協會 市場研究處》,第100-036 期(2011年),頁1-115。 郭武平、吳昆財、孫國祥、連錦水、蔡昌言,<中國和平崛起:國際社會之威脅或夥伴?>。《歐洲國際評論》,第2期(2006年),頁167-209。 賴怡忠,<歐巴馬時代的美國─亞太關係展望>。《台灣國際研究季刊》,第5卷第1期(2009年),頁43-79。 謝奕旭,<論國際關係理論中的權力平衡理論>。《復興崗學報》,第78期(2003年),頁107-136。 鄭端耀,<國際關係「新自由制度主義」理論之評析>。《問題與研究》,第36卷第12期(1997年),頁1-22。 鄭端耀,<國際關係攻勢與守勢現實主義理論爭辯之評析>。《問題與研究》,第42卷第2期(2003年),頁 1-21。 鄭端耀,<國際關係新古典現實主義理論>,《問題與研究》,第44卷第1期(2005年),頁115-140。 熊玠,<解讀歐巴馬走訪東亞及中國之用意與成效並臆測對未來之影響>,《海峽評論》,第228期(2009年),頁9-14。 廖文義,<析論新世紀中共安全戰略之建構>,《展望與探索》,第1卷第2 期(2003年),頁52-69。 戴政龍,<歐巴馬政府的核外交與核戰略>,《全球政治評論》,第38期(2012),頁1-8。 三、 報刊文章 <中國提升軟實力:&quot;北京共識&quot;取代&quot;華盛頓共識>,《新華網》,2004年6月13日。 <外媒排名世界軍費支出大國:中國第二印度第九識>,《新華網》,2011年4月21日。 <沒有國家願意和美國建立圍堵聯盟>。《海峽評論》,1955年10月。 <美國東亞戰略下的中共政策>。《鳳凰網》,2005年9月。 <美日安保磋商共同聲明出爐 稱共遏中國軍力>。《中國評論新聞網》,2011年6月22日。 <美國國防部發佈2012年度中國軍力報告(全文) >。《華夏經緯網》,2012年5月21日。 <美澳協防 首度納入網路戰>。《自由時報》,2011年9月16日。 <英媒:美外交政策移往亞太針對中國>,《BBC中文網》,2011年11月16日。 <《外交》:為奥巴馬外交政策打分>,《中國社會科學報在線》,2012年5月24日。 <《外交政策》:中共覬覦月球 或主張主權>,《大紀元》,2012年6月21日。 <美國推動TPP并非僅為對抗中國>,《鉅亨網新聞中心》,2011年11月15日。 <加入TPP是台灣必走之路嗎?>,《鉅亨網新聞中心》,2012年3月23日。 <歐美削減預算 全球軍費13年升勢告終>,《文匯報》,2012年4月18日。 <奧巴馬政府促進出口之策>,《學習時報》,2012年7月9日。 四、 網路資料 嚴震生,<美國歐巴馬總統外交政策>。《政治大學國際關係研究中心》,(2012/6/19瀏覽),http://iir.nccu.edu.tw/index.php?include=article&id=2451。 曾復生,<美「中」日亞太戰略競逐形勢剖析>。《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 (2012/6/25瀏覽),http://www.npf.org.tw/post/2/10771。 貳、 西文部分 一、 書籍 Hans J. Morgenthau, Politics Among Nations: The Struggle for Power and Peace (Chicago: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1954). John Dumbrell, American Foreign Policy:Carter to Clinton(London: Macmillan Press Ltd., 1997). John J. Mearsheimer, The Tragedy of Great Power Politics (New York: Norton, 2001). Keohane, Robert O., “Realism, Neorealism and the Study of World Politics,” in Robert Keohane(eds.), Neorealism and Its Critics, (New York: Columbia University Press, 1986). Niccolo Machiavelli, The Prince. (Oxford: Oxford, 1984). Stephen M. Walt, The Origins of Alliances (Ithaca: Cornell University Press,1987). Zalmay M. Khalilzad, et al., The United States and a Rising China:Strategic and Military Implications ( Santa Monica: RAND, 1999 ) 二、 期刊論文 Jeffrey W. Taliaferro., &quot;Security-Seeking under Anarchy: Defensive Realism Reconsidered,&quot; International Security, Vol. 25, No. 3 (winter 2000/2001),pp. 128-161. Randall L. Schweller, “Bandwagoning for Profit: Beinging the Revisionist State Back In,” International Security, Vol. 19, No. 1 (1994), pp. 72-107. Robert Jervis, “Realism, Neoliberalism, and Cooperation,” International Security, Vol. 24, No. 1(1999), pp. 49-55. U.S. Department of Defense. 2006. Quadrennial Defense Review Report 2006. Washington, D.C.: U.S. Department of Defense. U.S. Department of Defense. 2010. Quadrennial Defense Review Report 2010. Washington, D.C.: U.S. Department of Defense. 三、 網路資料 <A National Security Strategy of Engagement and Enlargement>。《THE WHITE HOUSE》,(2012/6/25瀏覽),http://www.fas.org/spp/military/docops/national/1996stra.htm。
摘要: 
冷戰後歐洲情勢的相對穩定,美國逐將注意力置於亞洲,避免亞洲權力真空情況再度出現;而隨著中國崛起等因素使美國在亞洲的政策近來年亦相當受到國際關係學者的注意。冷戰後,美國的柯林頓總統、小布希總統、歐巴馬總統之三個主政時期的主要全球外交政策與亞洲政策的展現,已將政治外交、經濟、軍事重心已過往的歐洲移至現今的亞洲,因此美國重返亞洲並非現今的新鮮事,最重要的是分析與瞭解美國從冷戰結束至今與從柯林頓總統至目前的歐巴馬總統不同階段的亞洲政策有何實質內涵之變化。
在現實主義的思維下,美國於在國際社會的角色與行為皆是理性的。本研究發現,在國家權力之追求上,柯林頓、小布希、歐巴馬政府在後冷戰時期在亞洲政策的展現彼此之間並無明顯的矛盾,反倒是連續性質。在政治上,中國、北韓對美國而言是亞洲局勢不穩定的因子;在經濟上,三者在推動國家經濟時都以自由貿易為主要依歸。在安全上,則在不同的國際結構與局勢下進行不同的政治、軍事、經濟之佈局。美國在冷戰後重返亞洲,實際上是經過縝密地成本效益分析過後的結果,因為重返亞洲的政策將比起重返過去的孤立主義更可使國家的安全、經濟、政治利益達到最大。在安全上,保護美國不受潛在的外來危險之侵害並加強國防安全;在經濟上,逐漸減少貿易逆差以改善國際收支帳與國內經濟狀況;在政治上,建一立個機制或透過其它方式,使亞洲持續保持局勢穩定不發生戰爭以及確保美國在亞洲的領導地位。
中國崛起成為影響亞洲區域體系結構變動之最大因素,本研究亦推論出中國實力的強弱與美國重返亞洲的程度大小之間是呈正比關係,易言之,中國在亞洲的實力愈強,美國重返亞洲的程度愈高。所以,可從歐巴馬政府在重返亞洲的表現可得到明證研究發現歐巴馬政府在亞洲的涉入或重返程度是美國歷史上最高的。
面對中國不斷成長的實力,未來美國在亞洲的重返程度只會愈來愈高。美國也依然是現實主義的傳統,不論是單邊主義、多邊主義,其皆以追求國家權力及利益為目標或手段,藉以持續與中國合作或對其圍堵。在政治及軍事安全上,美國將深化扇形架構或軸輻戰略之運用,同時加強與它國非傳統盟國之合作;在經濟上,為改善國內經濟,則將改善與中國貿易不平衡之現況,以及透過與整合在全球、區域、雙邊三個層次之經貿管道,持續確保其在亞洲或全球之經濟利益。
「美國回來了」。

The European situation is relatively stable after the Cold War. The U.S.A. gradually pays attention to Asia to avoid Asian authority vacuum again. As China springs up, an American Asian policy has been paid considerable attention to by international relation scholars in recent years. After the Cold War, the main global diplomatic and Asian policy during office of President Bill Clinton (Clinton), George W. Bush (Bush) and Barack Obama (Obama) have transferred politic, diplomatic, economic and military heart from bygone Europe to current Asia; therefore, it is not fresh at present that the U.S.A. returns back to Asia and what matters is to make an analysis and gain a picture of substantial implication change of American Asian policies at different stages from end of the Cold War until now and from President Clinton to current President Obama.
Under realism thought, American role and behavior in the international society are rational. The study finds that in pursuit of national authority, the Clinton, Bush and Obama government are of continuity as opposed to mutually significant contradiction in the Asian policy during the Post-Cold War. As for politics, an unstable Asian situation for the U.S.A. comes out of China and North Korea. As for economy, these three countries rely mainly on free trade in pushing forward national economy. As for safety, carry on different politic, military and economic layouts under different international structures and situations. n fact, it is after a deliberate cost benefit analysis that the U.S.A. returns back to Asia after the Cold War, because the policy of return back to Asia can bring the maximum to national safety and economic and politic benefit than return to bygone isolationism. As for safety, safeguard the U.S.A. against potential infringement of external danger and enhance national defense safety. As for economy, gradually reduce a trade deficit to improve balance of payments and a domestic economic position. As for politics, establish mechanism or continue keeping a stable Asian situation free from a war via other ways and ensure its leadership in Asia.
Chinese spring-up becomes the most important factor influencing structure movement of Asian district system. The study also deduces a positive relationship of the Chinese strength and the extent to which the U.S.A. returns back to Asian; in other words, the stronger the Chinese strength in Asia is, the higher the extent to which the U.S.A. returns back to Asia is. Therefore, it can be proved from return to Asia by the Obama government that the involvement or return extent of the Obama government in Asia is higher than ever before in the American history. Faced with the Chinese growing strength, the return extent of the U.S.A. in Asia will be increasingly high. The U.S.A. is also the tradition of realism. The objective or measure of both unilateralism and multilateralism is to pursue national authority and benefit by which to continue collaboration with China or besiege it. As for politics and military safety, the U.S.A. will deepen application of fan-shaped framework or a hub-and –spoke strategy while enhancing collaboration with other untraditional allies. As for economy, in order to improve its domestic economy, improve the current imbalance of trading with China and integrate three hierarchical economic and trade channels (global, regional and bilateral) by which to continue ensuring its economic benefit in Asia or throughout the world.
The U.S.A. is back.
URI: http://hdl.handle.net/11455/18037
其他識別: U0005-2208201223233500
Appears in Collections:國際政治研究所

Show full item record
 

Google ScholarTM

Check


Items in DSpace are protected by copyright, with all rights reserved, unless otherwise indic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