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use this identifier to cite or link to this item: http://hdl.handle.net/11455/5990
標題: 辛稼軒詞「託喻」研究
A Research on Kinds of Women and Flowers as the Symbols in Iambic Verse from Xin Jiaxuan
作者: 吳美玲
Wu, Mei- Ling
關鍵字: 辛棄疾;Hsin Ch’i-Chi;託喻;豪放派;歸正人;以彼喻此;Symbols;Bold Faction;Guizhengren;Metaphor
出版社: 中國文學系所
引用: 一、古籍 ﹝唐﹞孔穎達疏,周何編:《十三經注疏‧毛詩正義》,台北:新文豐書局,2001 年。 ﹝唐﹞孔穎達疏,馬辛民編輯:《周易正義》,北京:北京大學出版社,2000年。 ﹝西漢﹞司馬遷著,王雲五主編:《史記》,台北:台灣商務印書館館,1965年。 ﹝宋﹞朱熹:《詩集傳》,台北:台灣中華書局,1982 年。 ﹝宋﹞朱熹:《四書章句集註》,台北:鵝湖出版社,1984年。 ﹝宋﹞李心傳:《建年以來繫年要錄》,台北:藝文印書館,1964年。 ﹝宋﹞吳自牧:《夢粱錄》,台北:藝文印書館,1965年。 ﹝宋﹞吳曾:《能改齋漫錄》,台北:廣文書局,1970年。 ﹝清﹞周濟編:《宋四家詞選》,上海:古典文學出版社,1958年。 ﹝清﹞汪灝撰、張虎剛點教:《廣群芳譜》,河北省:河北人民出版社,1989年。 ﹝清﹞徐松:《宋會要輯稿》,台北:新文豐出版社,1976年。 ﹝漢﹞班固撰:《漢書》,北京:中華書局,1996年。 ﹝元﹞脫脫撰,楊家駱主編:《宋史》,台北:鼎文書局,1983年。 ﹝宋﹞范成大撰,王雲五主編:《叢書集成簡編‧梅譜》,台北:臺灣商務印書 館,1966年。 ﹝南朝宋﹞范曄著:《後漢書》,北京:中華書局,1987年。 ﹝漢﹞曹操:《曹操集》,台北:河洛圖書出版社,1975年。 ﹝明﹞黃淮、楊士奇:《歷代名臣奏議》,台北:台灣學生書局,1985年。 ﹝宋﹞黃榦:《黃勉齋文集》,北京:中華書局,1985年。 ﹝明﹞張綖、謝天瑞:《詩餘圖譜‧凡例》,參見《續修四庫全書》,上海:上海 古籍出版社, 2002年。 ﹝清﹞阮元校刻:《十三經注疏》,北京:中華書局,1982年。 ﹝明﹞程登吉:《幼學瓊林》,長沙:岳麓書社出版社,1989年。 ﹝漢﹞趙岐注,﹝宋﹞孫奭疏,馬辛民編輯:《孟子注疏》(北京,北京大學出版 社,2000年12月) ﹝宋﹞黎靖德編:《朱子語類》,台北:文津出版社,1986年。 ﹝宋﹞郭茂倩:《樂府詩集》,台北:里仁書局,1980年。 ﹝宋﹞熊克撰:《中興小記》,台北:藝文印書館,1964年。 ﹝元﹞脫脫著,楊家駱主編:《新校本宋史并附編三種》,台北:鼎文書局,1983 年。 ﹝宋﹞趙與時:《賓退錄》,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3年。 ﹝宋﹞華岳:《翠微南征錄》,上海:上海書店,1986年。 ﹝宋﹞歐陽脩撰,楊家駱主編:《新唐書》,台北:鼎文書局,1976年。 ﹝宋﹞劉蒙撰,王雲五主編:《叢書集成簡編‧菊譜》,台北:台灣商務印書館, 1966年。 ﹝五代﹞劉昫撰:《舊唐書》,北京:中華書局,1975年。 ﹝宋﹞劉克莊:《後村先生大全集》,上海:上海商務印書館,1965年。 ﹝清﹞劉熙載:《藝概》,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78年。 ﹝明﹞陳邦瞻撰:《宋史記事本末》,北京:中華書局,1977年。 ﹝清﹞陳廷焯:《詞則》,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4年。 ﹝明﹞王世懋撰,陳繼儒輯:《寶顏堂秘笈之學圃雜疏》,台北:藝文印書館景 明萬曆繡水沈氏尚白齋刊本,1965年。 ﹝宋﹞謝枋得:《疊山集》,台北:臺灣商務書局,1976年。 ﹝南朝梁﹞蕭統編,李善注:《文選》,北京:中華書局,1977年。 ﹝宋﹞羅大經:《鶴林玉露》,北京:中華書局,1983年。 ﹝宋﹞羅願撰:《爾雅翼》,北京:中華書局,1985年。 二、今人研究著作 王運熙、顧易生主編:《中國文學批評通史先秦兩漢卷》,上海:上海古籍出 版社,1996年。 王兆鵬:《宋南渡詞人羣體研究》,台北:文津出版社,1982年。 王叔岷:《鍾嶸詩品箋證稿》,台北:中央研究院中國文哲研究所,1992年。 王勃撰、蔣清翊注:《王子安集注》,台北:大化書局,1977年。 王翠芳:《稼軒豪放詞風之美學研究》,台北:花木蘭文化出版社,2007年。 王夢鷗:《中國文學理論與實踐》,台北:里仁書局,2009年。 王利器校箋:《文心雕龍校證》,台北:明文書局,1982年。 王學初:《李清照集校注》,台北:里仁書局,1982年。 王禮卿著:《文心雕龍通解》,台北:黎明文化出版社,1986年。 北京大學古文獻研究所編:《全宋詩》,北京:北京大學出版社,1991年。 林淑貞:《中國詠物詩「託物言志」析論》,台北:萬卷樓圖書公司,2002年。 林玫儀、曾純純:《詞學論著總目1901-1992》,台北:央研究院中國文哲研究所,1995年。 林淑貞:〈從悲怨創作到美典評賞之轉化──論鍾嶸《詩品》「以悲為美」之範 式與意義〉,《中孚大有集──黃慶萱教授八豑嵩壽論文集》,台北:里仁書局, 2011年。 朱光潛:《談美》,台北:晨星出版社,2003年。 吳旻旻:《香草美人文學傳統》,台北:里仁書局,2006年。 吳文治主編:《宋詩話全編》,南京:江蘇古籍出版社,1998年。 辛更儒:《辛棄疾資料彙編》,北京:中華書局,2005年。 何寧撰:《淮南子集釋》,北京:中華書局,1998年。 岳珂撰:《桯史》,北京:中華書局,1981年。 屈萬里:《詩經詮釋》,台北:聯經出版公司,2002年。 馬其昶校注、馬茂元整理:《韓昌黎文集校注》,上海:古籍出版社,1998年。 夏承燾:《夏承燾集》,杭州:浙江古籍出版社,1990年。 夏承燾校注:《詞源注》,北京:人民文學出版,1981年。 孫康宜:《文學的聲音》,台北:三民書局,2001年。 俞陛雲:《唐五代兩宋詞選釋》,台北:文史哲出版社,1988年。 徐漢明編:《稼軒集》,台北:文津出版社,1991年。 徐復觀:〈封建政治社會的崩潰及典型專制政治的成立〉,《兩漢思想史 卷一》, 台北:台灣學生書局,1985年。 袁行霈:《中國詩歌藝術研究》,台北:五南圖書出版公司,1989年。 唐圭章編:《詞話叢編》,北京:中華書局,1993年。 梁令嫻:《藝蘅館詞選》,台北:台灣中華書局,1970年。 涂公遂:《文學概論》,台北:五洲出版社,1998年。 崔海正:《宋詞研究述略》,台北:洪葉文化公司,1999年。 張璋、黃畬編:《全唐五代詞》,台北:文史哲出版社,1986年。 許嘉璐:《二十四史全譯‧南史‧東昏侯蕭寶卷》,上海:漢語大辭典出版社, 2004年。 張少康:《中國古代文學創作論》,北京:北京大學出版社,1983年。 黃雅莉:《宋代詞學批評專題研究》,台北:文津出版社,2008年。 黃慶萱:《修辭學》,台北:三民書局,1979年。 黃永武:《中國詩學──鑑賞篇》,台北:巨流圖書公司,1980年。 黃永武:《中國詩學──思想篇》,台北:巨流圖書公司,2004年。 黃靈庚:《楚辭章句疏證》,北京:中華書局,2007年。 楊倫編:《杜詩鏡銓》,台北:藝文印書館,1971年。 裴斐主編:《李白詩歌賞析集》,四川:巴蜀出版社,1988年。 趙雅博:《中外藝術創作心理學》,台北:中央文物社,1983年。 龍榆生:《倚聲學──詞學十講》,台北:里仁書局,1996年。 劉琳、李勇先、王蓉貴:《黃庭堅全集》,成都:四川大學出版社,2001年。 葉嘉瑩:《唐宋詞十七講》,台北:桂冠圖書公司,1992年。 葉太平:《中國文學的精神世界》,台北:正中書局,1994年。 郭紹虞:《詩品集解 續詩品注》,北京:人民文學出版社,2005年。 郭維森、包景城:《陶淵明集全譯》,貴陽:貴州人民出版社,1992年。 陶爾夫、劉敬圻《南宋詞史》,哈爾濱:黑龍江人民出版社,2008年。 陳鼓應註譯:《莊子今註今譯》,台北:台灣商務印書館,1994年。 陳正治:《修辭學》,台北:五南圖書公司,2001年。 賴炎元註譯:《春秋繁露今註今譯》,台北:臺灣商務印書館,1984年。 顏崑陽:〈論詩歌文化中的「託喻」觀念〉,《第三屆魏晉南北朝文學與思想學 術研討會論文集》,台北:文津出版社,1997年。 雙陽高亨編:《重訂老子正詁》,台北:新文豐出版公司,1981年。 繆鉞等編:《宋詩鑒賞辭典》,上海:上海辭書出版社,1987年。 繆鉞、霍松林、周振甫、吳調公:《名家鑑賞宋詩大觀》,香港:商務印書館, 1988年。 蔣天樞校釋:《楚辭校釋》,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9年。 鄧廣銘箋注:《稼軒詞編年箋注》,台北:華正書局,1997年。 蕭翠霞:《南宋四大家詠花詩研究》,台北:文津出版社,1994年。 三、譯著 伊塔羅‧卡爾維諾 ( Italo Calvino ) 著、吳潛誠校譯:《給下一輪太平盛世的備 忘錄》,台北:時報文化出版公司,2003年。 艾略特 ( T.S.Eliot ) 著,王恩衷譯:《艾略特詩學文集》,北京:國際文化出版 公司,1989年。 H. R. 姚斯、R. C. 霍拉勃 著,周寧、金元浦譯:《接受美學與接受理論》,瀋 陽:遼寧人民出版社,1987年。 廚川白村,魯迅譯:《苦悶的象徵》,台北:昭明出版社,2000年。 四、期刊論文 王兆鵬、劉尊明:〈歷史的選擇──宋代詞人歷史定位的定量分析〉,《文學遺 產》,1995年第4期。 林淑貞:〈情境連類──唐詩「以女為喻」審美心理析論〉,中興大學中國文 學系:《興大中文學報》,2007年9月,第二十三期。 何騏竹:〈從《全唐詩》中的「搔首」行為看詩人的焦慮情緒〉,《嘉義大學通 識學報》,2008年11月,卷期:6。 李有強:〈美人閨房愁絕──唐五代詞「男子而作閨音」範式〉,中國:《新疆 大學學報》,2007年5月,第35卷第3期。 祝東、馮永久:〈辛棄疾自擬女性詞的文化透視〉,中國:《瀋陽農業大學學報》, 2005年,第四期。 馬曉東:〈論古典詩詞的用典手法〉,中國:《鞍山師範學院學報》,2012年,第 一期。 張夸:〈淺析用典對賦詩斷章的繼承性〉,中國:《劍南文學》,2012年,第3期。 黎定平:〈創造性誤讀與意象的自由定位〉,中國:《廣西師範學院學報》,2012 年1月,第1期。 鍾曉峰:〈政治託喻與禽鳥詩〉,中正大學中國文學系:《中正大學中文學術 年刊》,2008年12月,第二期。 楊新生:〈論宋詞中意象的美學意蘊〉,中國:《濟源職業技術學院學報》,2008 年6月,第7卷第2期。 鄭毓瑜:〈詩歌創作過程的兩種模式──「詩緣情」與「詩言志」〉,《中 外文學月刊》,1983年3月,第十一卷第九期。 毛玉玫《辛稼軒離別詞篇章結構探析》,台灣師範大學國文系,2006年碩士論 文。 林承坏:《辛稼軒詠物詞研究》,台灣師範大學國文學系,1992年博士論文。 林鶴音:《稼軒詞中人物意象之研究》,成功大學,中國文學研究所,2005年 碩士論文。 何湘瑩:《稼軒信州詞研究》,東吳大學中國文學系,1992年碩士論文。 李佩芬:《稼軒帶湖、瓢泉兩時期詞析論》,台北市立師範學院應用語言文學系, 2004年碩士論文。 李昊青:《稼軒詞秋意象探析》,台灣師範大學國文學系,2006年碩士論文。 許秀美:《杜宇神話與唐詩中杜宇意象之研究》,政治大學,中國文學系,2009 年碩士論文。 黃郁棻《辛棄疾酒詞研究》,成功大學中國文學系,2008年碩士論文。 梁淑芳:《辛棄疾詞的女性研究》,高雄師範大學,國文學系,2009年碩士論文。 陳淑君:《稼軒詞中鳥意象之研究》,成功大學中國文學系,2008年碩士論文。 陳惠慈:《稼軒詞山水意象之研究》,成功大學中國文學系,2007年碩士論文。 藍淑珠:《南宋論政詞研究》,台灣師範大學,國文學系,2009年碩士論文。
摘要: 
經歷靖康之難的南宋朝廷並未因為受屈辱而覺醒,稼軒南歸時,懷濟世之志且振翅欲飛,擁有儒家積極入世的精神,但在位者無心用兵,權臣誤國,朝廷對「歸正人」亦心懷忌憚而無法完全信任,於是創作成為稼軒傾吐積累已久心緒的媒介。在威權政治氛圍下,詞人將情志隱藏於作品中,讀者閱讀時無法立即完全掌握作品旨意。因此,本文即以「託喻」為題,擬探究其中奧秘。所謂託喻,即是間接的表意手法,意象如同暗碼,其意義帶有晦澀不明的色彩。本論文研究方法以「文本」(Text)分析為主,並以文獻探討方式,徵引歷代資料加以說明。
論文先從作者、文本及讀者等三個不同視域探討「託喻」的求意方式,對作品的解讀更多元,詮釋不再單一化。稼軒詞作數量頗多且內容多元,論文擇取女性及花作為探討分析的對象,將詞人所選用意象的意涵,予以分類、歸納,剖析詞人藉女子及花間接表述其心志與情感的弦外之音。寫女子的怨情、遭遇曲折地吐露其政治上的不遇,寫花的精神以喻示其不屈及操守。政治際遇使其愁腸百結,但愛國之意志卻堅定不移,欲有所為卻不能實現的忠憤寄託在詞作裡。復次,外界的物觸動人們情感,詞人以物描摹情志,但在描繪過程中不能僅局限在物的形貌,而要超脫形像、著重物的精神以寫人的情志,此似物非我或似我非物的表現手法,達到了藉形喻神的效果。稼軒無論在仕進或廢退,對國家前途念茲在茲,但長期隱居使他有些意志消沉,仕與隱之間的矛盾、理想與現實之間的差距,一再衝擊他的內心。
由辛稼軒詞「託喻」研究中,可歸結出幾個特點:一、創作源頭來自於理想與現實的衝突激盪而成。二、以意象寄託其幽微情感。三、稼軒「託喻」技巧之運用強化了所要表述的意涵。四、男性文人情感藉由女性迂曲達意。五、託喻詞求意三種進路所呈現的豐富涵義。六、仕與隱之間的內心矛盾。
經由深入探究稼軒託喻詞,了解詞人壯志難酬的悲慨,不念己身之得失,乃憂國勢之興衰。託喻為曲折委婉地表述方式,可見稼軒雄渾豪邁以外另一種婉約細膩的風貌。

Through Jingkang Crisis, the Southern Song Dynasty isn’t awake after suffering an insult of having to surrender. When Xin Jiaxuan comes over and gives allegiance to the Southern Song Dynasty, he hopes to benefit the world and perk up. He has the spirit of joining worldly affairs with Confucious positive thougts, but the authorities are too weak to resist the enemy. Because powreful ministers spoil the country and the suspicious authorities don’t trust “Guizhengren”, Xin Jiaxuan pours out his feelings by writing. Under the totalitarian control, the poet conceals his emotions and ambition in his works, so the reader couldn’t understand the meaning of the works. Therefore, the meaning of the symbol of women and flowers will be shown by this thesis. The symbol is the way to express indirectly, and the image is ambiguous as the secret code. This research is based on text analysis, literature review and references.

In the beginning, to study how to catch the purpose of poems by views of the author, the text and the reader will enrich the implications of the works. There are many and various kinds of Xin Jiaxuan’s works. Women and flowers are chosen as the symbols to investigate, and this research utilizes classification and induction to analyze the implied meaning. The poet conveys his misfortune by women tragedy indirectly, and expresses his disobedience and integrity by the character of flowers. His political encounter makes him sad, but he is very patriotic, and his loyalty and anger are committed to writing. In addition, people are moved by objects, and poets describe their ambition by objects. However, the spitit of the objects is emphasized, and poets couldn’t be limited by the appearance of the objects. This ambiguous way of writing promotes the communication of purposes. Xin Jiaxuan is very concerned about the prosperity of country during his political career or retirement from public life, but he is disappointed after long reclusive life.

This research suggests some findings. First, the inspiration comes from the conflict between his ideal and cruel reality. Secondly, kinds of symbols express Xin Jiaxuan’s veiled feelings. Thirdly, this technique in writing strengthens what Xin wants to express. Fourthly, male poets describe their adversity through women’s emotion. Fifthly, more explanations are exposed by the three ways of searching for the inner meaning. Lastly, the contradiction between the poet’s official career and reclusive life.

By analyzing a research on kinds of women and flowers as the symbol in iambic verse from Xin Jiaxuan, it’s difficult to fulfill the ambitions of Xin Jiaxuan. Though he is upset, he still cares about the Southern Song Dynasty. The symbol in the poem is an indirect way to write, and we could find the characteristics of Xin Jiaxuan’s poems are not only bold but graceful.
URI: http://hdl.handle.net/11455/5990
其他識別: U0005-0901201312245200
Appears in Collections:其他文章

Show full item record
 

Google ScholarTM

Check


Items in DSpace are protected by copyright, with all rights reserved, unless otherwise indic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