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use this identifier to cite or link to this item: http://hdl.handle.net/11455/6143
標題: 論東坡詞中的仕隱情懷
作者: Shan, Wang Hsiu
王秀珊
關鍵字: 東坡詞;仕隱;故鄉;典故;豪與放
出版社: 中國文學系
摘要: 
摘要
本論文從「仕」與「隱」,這一與中國古代文人終身相伴的古老母題為統覽東坡詞之角度,根據東坡仕宦生涯的重大事件為分野,分期探討其詞作因際遇起伏所產生的變化與特色。本文中的「仕」與「隱」,乃一相對的概念,「仕」,並非指其政治思想內涵,或是關於政策的政治態度,而是以東坡出處行跡為其詞的一個觀察點,包含東坡現實上的仕途際遇、仕宦理想以及對其仕宦理想的執著志意。「隱」的意涵,乃從東坡的仕宦理想「功成名遂還鄉」中抽繹而出,其中包含思鄉歸去之念、歸隱(異鄉)之實踐、心靈寄託等三個層次。在仕宦理想與現實際遇的落差之下,東坡詞所呈現的變化,及由仕隱或衝突或調融所影響的詞作風格、代表意義,都是本文的重點。為討論東坡詞中的仕隱情懷,本文以東坡政治生涯之重大轉折為眼,將其詞作略分為五個時期,即(1)杭密徐湖時期(自熙寧四年(1074)通判杭州起,至元豐二年(1079)烏臺詩案發生);(2)黃州時期(自元豐三年(1080)貶謫黃州,至元豐八年(1085)流寓江淮之際);(3)三入翰林時期(自元祐元年(1086)至京首次入翰林,至元祐九年(1094)知定州期間);(4)惠儋時期(自紹聖元年(1094)貶謫惠州,至元符三年(1100)貶儋州期間);(5)北歸時期(自元符三年(1100)六月離儋至建中靖國元年(1101)病逝常州)。以仕隱或衝突或調融的情境統觀東坡詞,有三點值得注意:一是東坡詞中「故鄉意義」的層次變化、二是其詞中所運用的典故類型、三是「豪」與「放」的深層內涵。上述之五個時期,既可以為東坡生平之標記,亦能隨著所探討的主題之需要,而各自有其階段性的不同突顯。
第一章「緒論」介紹本文的研究動機、研究方法與研究範圍,以及預期的成果。第二章「東坡、仕與隱、詞」為東坡其人其詞如何因為仕與隱的衝突變化,而有了關聯。首先簡述中國古代相關仕與隱的主要概念,以儒、道兩家思想為主。敘述儒家「道仕」的觀念如何影響了後世的文人士大夫,成為其一生的仕宦理念;而道家以莊子為代表,主張棄絕軒冕利祿的羈絆,追求生命自由至真的境界,此種反仕的態度,在歷史上屢屢為挫折不遇的文士們所用,藉以抒發鬱悶、撫慰身心。由此標舉出中國古代文士於現實際遇中仕與隱的衝突、調和,以及其思想中儒道互補的特性。接著略述東坡的仕、隱觀念,從他與弟弟子由盼望早日退隱還鄉的「夜雨對牀」之約,到他期許自己「功成名遂還鄉」的仕宦理想,可見東坡初登仕途所懷抱的原始情志,有其先仕後隱的順序,處於一仕隱關係調和的狀態。然而隨著熙寧三年(1070)王安石變法,北宋政壇的新舊黨爭又呈白熱化,勇於直諫的東坡很快地被捲入了黨爭之中,隨後因與當道不合即自請外任,展開九年宦遊外任的「杭密徐湖時期」,其心中原本和諧的仕隱關係也因功名理想的無法完成、無從歸鄉,失去了平衡而產生衝突。東坡詞的創作即肇始於此仕途受挫的時期,並且詞此一體裁有別於詩的抒情特質,便具有了涵藏東坡仕隱情懷的一種包容性。隨著東坡仕途際遇的跌宕起伏,其詞亦發展出不同的面貌,因此結合了東坡其人其詞與仕隱衝突之間的關係,本文即由此開展出深入探討其詞風由豪放到放曠的諸多論述。
第三章「在出發與回歸之間--東坡詞中的故鄉意義」,乃是著眼於東坡詞中不斷出現的故鄉意義,經由探討「故鄉」在東坡詞中的象徵意義與變化歷程,對於東坡的仕宦理想「功成名遂還鄉」,以及其中糾結的仕隱情懷將會有深入的瞭解;如此一來,就較容易進入第四章「東坡詞中的三種典故類型」相關論述的狀況內。東坡在詞中屢屢用謝安雅志未遂的典故,「功成名遂還鄉」一語就是來自詞中所用的謝安典故,因此本文以謝安為「事功型典故」的代表,象徵著東坡的仕宦理想。一旦有理想的追尋,就會有執著,這執著隨人情性而有濃淡強弱的不同。當現實際遇與仕宦理想形成強烈對比時,東坡或者任何有志之士的仕隱和諧就失衡了,因而會有愈陷愈深的憂患哀怨,也會有試圖超越的努力,當然兩者往往是交纏難分的,放曠的背後有悲哀沉潛、作繭自縛的忠愛纏綿中,也會有執著的擔當魄力。所以有「執著型」的典故,根據東坡詞中有關於仕與隱情懷的典故之統計結果,以劉禹錫為此類代表;另外第三類為「隱逸型典故」,東坡自然不會忘了心中有桃花源的陶淵明,尤其是在仕隱衝突最為劇烈的「黃州時期」。經過橫向的剖析,各自闡明東坡詞中三種典故類型的蘊涵後,再以東坡仕宦時期縱貫其典故的使用情況,進行各個時期的典故運用之分析,將此三種典故類型與東坡一生結合,綜論其徘徊於仕隱之間幽微糾纏的情志。以上所述的「故鄉意義」、「典故類型」其實都可包含在意象的範圍內,一種可以在東坡詞中蔚然成群,各有意涵,一窺東坡情志的心象風景。
對於東坡詞中之仕隱情懷、相關詞作內容有了以上的認識後,便開始進入第五章「從『豪』、『放』到放曠」,從仕隱衝突的歷程變化探討其對東坡詞風的影響。關於東坡詞「豪放」的論述,自宋代到近代,論述豐富;但是對於所謂「豪」與「放」的觀察與討論,基本上都是點到為止。本文擬從前人的相關論述與研究成果中,歸納推衍東坡詞中「豪」與「放」的特定義蘊,闡釋其詞作中各仕宦時期所展現的「豪」與「放」之力量風格,從而發掘其獨步千古的「放曠」風格中所具有的深層意涵。
第六章「結論」,總結各章所得到之主要論點,檢視論述成果,並列舉出本文不足之處,以待後續研究的進行。
URI: http://hdl.handle.net/11455/6143
Appears in Collections:其他文章

Show full item record
 

Google ScholarTM

Check


Items in DSpace are protected by copyright, with all rights reserved, unless otherwise indic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