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use this identifier to cite or link to this item: http://hdl.handle.net/11455/62633
標題: 文化的想像與生產-以張文環文學地景為對象
The Cultural Imagination and Production from the Aspect of Spatial Description in Chang Wen-Huan Literature works.
作者: 張曼萱
Chang, Man-Hsuan
關鍵字: 文化再生產;Cultural reproduction;文學地景;文學地景再現;指涉場域;張文環;Cultural landscapes;Representation of cultural landscapes;Site-referenced;Chang Wen-Huan
出版社: 景觀與遊憩碩士學位學程
引用: 一、中文部分 王志弘(譯)(2000)。D. Cosgrove著。人文地理學詞典選譯。臺北:作者。 王志弘、張華蓀、王玥明、宋郁玲與陳毅峰(2005)。P. Richard著。現代地理思想。臺北:群學。 王志弘、張華蓀與王玥明(2005)。E. W. Soja著。第三空間:去往洛杉磯和其他真實和想象地方的旅程。臺北:桂冠。 王璦玲(2009)。空間與文化場域:空間移動之文化詮釋。臺北:國家圖書館。 余佳玲、王志弘與方淑惠(譯)(2003)。M. Crang著。文化地理學。臺北:巨流。 沈祉杏(2002)。日治時期臺灣住宅發展1895-1945。臺北:田園城市文化 周英雄(2000)。書寫臺灣:文學史、後殖民與後現代。臺北:麥田。 周群英(譯)(2005)。B. Highmore著。分析日常生活與文化理論。臺北:韋伯文化。 周慶華(2006)。語用符號學。臺北:唐山。 周慶華(2009)。文學詮釋學。臺北:里仁。 柳書琴(2006))。後殖民的東亞在地化思考:臺灣文學場域。臺北:國家臺灣文學館籌備處。 顏尚文(編)(2010)。梅山鄉誌。嘉義:梅山鄉公所。 范銘如(2008)。文學地理:臺灣小說的空間閱讀。臺北:城邦文化。 夏鑄九與王志弘(譯)(1990)。空間的文化形式與社會理論讀本。臺北:明文。 徐苔玲與王志弘(譯)(2006)。T. Cresswell著。地方:記憶.想像與認同。臺北:群學。 涂翠花(1994)。臺灣文學研究在日本。臺北:前衛。 張聖凱(2001)。梅山鄉農村文化館:梅鄉汗路風華。臺北:行政院文化建設委員會。 張誦聖(2001)。文學場域的變遷:當代臺灣小說論。臺北:聯合文學。 陳正之(2000)。民俗思想起:消失中的常民生活文化。南投:臺灣省政府。 陳萬益(編)(2002)。張文環全集。臺中:臺中縣立文化中心。 陳萬益(編)(1998)。張文環日本語作品及草稿全編。臺中:臺中縣立文化中心。 黃瑞祺(2001)。現代與後現代。臺北:巨流。 廖炳惠(2003)。關鍵詞200:文學與批評研究的通用詞彙編。臺北:麥田。 漢學研究中心(2009)。空間與文化場域:空間之意象、實踐與社會的生產。臺北:國家圖書館。 臺灣糖業股份有限公司(1986)。臺糖四十年。臺北:作者。 趙璞(1980)。嘉義縣志。嘉義:嘉義縣政府。 盧建榮(2003)。日帝在小梅村:張文環的故鄉寄情。載於盧建榮(主編),臺灣後殖民國族認同1950-2000。臺北:麥田。 于國華(2002)。「社區總體營造」理念的探討:全球化趨勢下的一種地方文化運動(未出版碩士論文)。國立臺北藝術大學,臺北。 王萬睿(2005)。殖民統治與認同差異:張文環與鍾理和鄉土主體的承繼(未出版碩士論文)。國立成功大學,臺南。 吳明軍(2007)。張文環小說人物研究(未出版碩士論文)。國立臺南大學士,臺南。 吳麗櫻(2004)。張文環小說中女性題材之研究(未出版碩士論文)。國立中興大學,臺中。 張光明(1992)。張文環研究(未出版碩士論文)。東吳大學,台北。 張和璧(2005)。夏目漱石與林語堂之對照研究:「諷刺幽默的文學」與「性靈幽默的文學」(未出版碩士論文)。中國文化大學,臺北。 曾慧敏(2008)。張文環小說中的鄉土民俗書寫(未出版碩士論文)。國立屏東教育大學,屏東。 森相由美子(1997)。日據時代文學:張文環「山茶花」作品論(未出版碩士論文)。中國文化大學,臺北。 童怡霖(2007)。張文環小說研究(未出版碩士論文)。國立高雄師範大學,高雄。 楊敏芝(2002)。地方文產業與地域活化互動模是研究:文化性、地方性、經濟性探討(未出版碩士論文)。國立臺北大學,臺北。 鄭昱蘋(2005)。張文環的文學世界(未出版碩士論文)。東海大學,臺中。 鍾惠芬(2007)。張文環的文學活動及其小說主題意涵研究(未出版碩士論文)。國立屏東教育大學,屏東。 曾秋桂(2009)。一部張文環自傳性、日據時代臺灣人的集體記憶小說《滾地郎》:眾生相、自在觀境界的極致。淡江外語論叢,14,21-43。 陳建忠(2003)。一個殖民地作家的自畫像:論張文環小說中的「成長」主題。發表於張文環及其同時代作家學術研討會,國家臺灣文學館。 野間信幸(1994)。張文環的文學活動及其特色。臺北:前衛。 盧建榮(2002)。小村落見證日本殖民臺灣:解析張文環《滾地郎》。臺北:國史館。 柳書琴(2003)。忠義的自問:從《地平線的燈》論張文環跨時代的省思。臺中:臺中縣文化局。 張文薰(2002)。評論家/小說家的雙面張文環:以藝旦、媳婦仔問題為中心。臺灣文學學報,3,209-228。 柳書琴(2002)。從部落到都會:進退失據的殖民地青年男女-從〈山茶花〉論張文環故鄉書寫脈絡。臺灣文學學報,3,81-108。 橋本恭子(2003)。試論張文環小說書寫-以《閹雞》為例。發表於張文環及其同代作家研討會,國家臺灣文學館,台南。 曾秋桂(2008)。從歷史小說觀點閱讀張文環《滾地郎》一書中,反映出遭逢兩大歷史事件的臺灣人表徵。臺灣日本語文學報,24,59-83。 陳龍廷(2010)。隱喻與對抗論述:決戰時期張文環的民俗書寫策略。臺灣文學學報,16,53-84。 張文薰(2010)。「故鄉」:記住與想像的敘事學-論張文環文學之梅山地區書寫。臺灣文學研究集刊,8,33-58。 張文薰(2003)。「風俗小說」的迷思。台南:國家臺灣文學館。 曾素秋(2006)。朝陽學報,11,265-292。 王耀德(2011)。台灣史研究,18,53-95。 二、外文部分 三村浩史與地域共生編集委員会(編)(1998)。地域共生のまちづくり-生活空間計画学の現代的展開。京都:学芸出版社 若山滋(1991)。文学の中の都市と建築「万葉集」から「源氏物語」まで。東京:丸善株式會社。 若山滋(2003)。風土から文学への空間─若山滋・建築作品と文化論。東京:新建築社。 若山滋,張奕文,渡辺孝一(1995)。夏目漱石の前期の長編小説の舞臺となる建築空間の「意味」。日本建築学会計画系論文集,478,131-139。 若山滋(1995)。『源氏物語』における建築空間。日本建築学会計画系論文報告集,408,93-99。 若山滋(1990)。『枕草子』における建築空間。日本建築学会計画系論文報告集,411,89-95。 若山滋,張奕文,渡辺孝一(1995)。夏目漱石の作品の中の建築の研究 : 舞臺空間の推移からみた作品の類型について。日本建築学会計画系論文集,476,101-109。 若山滋,藤原隆(1988)。『万葉集』における建築空間。日本建築学会計画系論文報告集,388,116-123。 若山滋,藤原隆(1989)。『古今和歌集』と『新古今和歌集』における建築空間〉。日本建築学会計画系論文報告集,405,141-147。 若山滋,張奕文,中川景子(1996)。『古今和歌集』『新古今和歌集』に現れる建築と環境の関係に関する研究。日本建築学会計画系論文集,490,127-133。 三、網路資料 中央研究院數位典藏資源網 http://gissrv5.sinica.edu.tw/GoogleApp/JM20K1904_1.htm
摘要: 
文學的空間為文學家所建構出來的世界,文學家的空間書寫,浮現的空間意義往往由文學家所生活的時代背景與集體記憶來支持,書寫並記錄著作者的生命經驗與生活狀況。藉由日常生活的環境經驗、場域等再現進而展現文化的記憶與認同(memories and identities)。
本研究以張文環文學作品所描述的1920年代的梅山大坪為研究場域。日治時期的文學家張文環出生於梅山大坪,其作品中的空間場域,故事情節與人物刻劃多半以他幼時的生活經驗來進行書寫。將文學作品〈地方生活〉、〈部落的慘劇〉、〈閹雞〉、〈夜猿〉、《滾地郎》中的建築用語抽出調查所得到的建築用語表,包含家具、建築結構、建物、庭院、都市設施、交通機關等空間元素分析空間元素與文本中呈現的情感記憶。以文學地景調查結果繪製文本中空間的情感深度分析表,做為張文環作品與大坪空間場域之對話基礎。將文學作品作為一個文本閱讀,張文環文本空間所呈現的地方想像,勾勒出記憶中的生活情境。在大坪歷史背景的回溯中,無論是書塾、公學校、精米工廠、阿里山鐵道,是那個時代的背景故事與真實的生活經驗。地景與人物真實地存在於張文環生活的那個年代,在與地方親密性及記憶的積累過程,提供了張文環創作靈感泉源。文本空間的文化場域以作品中主角的視角與時空背景的變換而展開,理解文學家的記憶如何透過圖像的再現方式被建構,以此作為文化的想像與生產的基壤。
擬以大坪空間書寫、儀式過程描述為文化資本,將其象徵意義與文化價值,表現鄉土氣息與文學內在深層的意境,其中格子窗意象懷舊雜貨店及大坪空間走讀地圖做為文學地景的呈現,形塑大坪成為文化再生產的場域。

The space of literature is the world that is constructed by litterateur. Litterateur writes out the space. The living background and collective memories of writers often support the emergence of spatial meaning. The emergence of spatial meaning represents writing,recording the life experiences and living conditions of writers. With the environmental experience and field reappearing in daily life,thus emerges the cultural memories and identities.
In this research,the study field is about Meishan Daping in the 1920s of the literary works of Wen-Huan Chang. Wen-Huan Chang,the litterateur of the Japanese colonial period,was born in Meishan Taping. The stories and the characters in his works are mostly describing about his childhood experiences. There is an architectural glossary that was resulted through investigating his literary works. It is the spatial elements that including furniture,building structures,buildings,gardens,urban facilities, transportation mechanisms,etc. I analyzed the spatial elements and the emotional memories appearing in the writings.The result of cultural landscapes survey draws the analysis chart of emotional depth in the text,and it represents the works and dialogic basis at the Daping field. To read the literary works as a text,the text of author emerges the local imagination. It describes the life situations in memories. Backtrack the historical background in Daping, old-style private schools, public schools, rice factories, and Alishan Mountain Railway,all of them are the background story and the real life experience at that time. Landscapes and characters indeed really existed in that era that Chang lived. With the local intimacy and memories of the accumulation processes, they provided a source of creative inspiration for the author. The cultural field in the text space was begun by the protagonist''s perspective and the background transformation. After understanding the memories of author, the research was constructed through the reproduction of images, and as a cultural imagination and production basic.
Intending to write the space of Daping, and the ritual process was described as the cultural capital. The symbolic meaning and cultural values represent the local flavor and the deep inner mood in literature. For example, the Reja was compared to nostalgic grocery stores, and the Daping maps that painted by the local residents, they presented as cultural landscapes. Also, they shape Daping as a place where culture reappears.
URI: http://hdl.handle.net/11455/62633
其他識別: U0005-2408201322292100
Appears in Collections:景觀與遊憩學士學位學程

Show full item record
 

Google ScholarTM

Check


Items in DSpace are protected by copyright, with all rights reserved, unless otherwise indic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