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use this identifier to cite or link to this item: http://hdl.handle.net/11455/6268
標題: 寒山子資料考辨
作者: 葉珠紅
關鍵字: 寒山 拾得 豐干 寒山詩集
出版社: 中國文學系碩士在職專班
摘要: 
五O年代,寒山詩隨著鈴木大拙對中國禪的介紹遠渡美國;六O年代美國的嬉皮熱,詩人史耐德根據日本畫家所繪寒山拾得的畫像,翻譯了二十四首寒山詩,經克洛厄(Jack Kerouac)的自傳式小說《法丐》(或譯為《達摩浪人》(The Dharma Bums))將寒山與史耐德並列為嬉皮士的精神領袖;六O年代布瑞士(Cyril Brich)編輯的《中國文學選集》英文本,未收古詩十九首和辛棄疾的作品,卻把史耐德翻譯的二十四首寒山詩全部收入。在一九五八至一九六五年間,被美國大學生奉為嬉皮祖師爺的寒山,不是以他外形上的穿破鞋、光腳、蓄長髮,在風塵裡笑傲江湖的造型,而是擺脫世俗糾纏,能自給自足,表面瘋傻,內心卻無比理智的寒山精神,在不安定的年代中,擄獲了美國頹廢的一代(The Beat Generation)。
在中國,寒山詩被以正統自居的載道人士(儒家之道),以「過俗」(太過白話)扼殺。至清代,官修的《全唐詩》與《四庫全書》始收寒山詩;眼界特高的雍正,在他的《雍正御選語錄》中,收錄了寒山詩一百二十七首, 雍正在序言中說:「朕以為非俗非韻,非教非禪,真乃古佛直心直語也。」雍正作序之外,並封寒山、拾得為和合二聖;《天祿琳琅續編》寒山子詩集(簡稱《天祿》宋本),更是乾隆的「御覽之寶」;自宋以後,特別是天台祖庭--國清寺,北宋釋志南代表佛教界所刊刻的「國清寺本」寒山詩一枝獨秀,在民間的寒山詩版本,幾乎找不出足以與「國清寺本」相互媲美的版本;甚至被認為最早收集寒山詩的第一手資料--《太平廣記》卷五十五引唐末天台道士杜光庭(850~933)《仙傳拾遺》,記桐柏徵君徐靈府集寒山詩三卷,雖「行於人間」,至今卻無任何研究針對徐靈府所集之寒山詩,作試探性的研究。
本論文所論之《永樂大典》本《寒山詩集》,全無「前序」、「後記」,迥異於「國清寺本」,以及「國清寺本」所據之「《天祿》宋本」,在詩序的編排上亦異。而至今被視為首輯寒山詩三卷的桐柏徵君徐靈府,杜光庭在《仙傳拾遺》,言其所輯寒山詩「行於人間」,至今卻是湮滅無聞。本論文除了由寒山少數幾首與科舉有關的詩,以證其生年;由與寒山謀面的人證,試證其卒年之外,另針對「《永樂大典》本」《寒山詩集》與「《天祿》宋本」之異,試證「《永樂大典》本」《寒山詩集》所據的「山中舊本」,與徐靈府有關,為另一個較早的「宋版本」。
本論文之重要內容如下:
第一部分:就寒山詩中,少數幾首寒山自述身世,以及與科舉有關的詩,試定出寒山的生年。
第二部分:就有關寒山的文獻,探討寒山事蹟中,傳說中的豐干彌陀、寒山文殊、拾得普賢,亦即「國清三隱」、「天台三聖」形成的過程;以及曹山本寂並未托名閭丘胤作〈寒山子詩集序〉;再及《全唐詩》中,唯一一首與寒山有關的徐凝〈送寒巖歸士〉,足證寒山百歲遊天台,遇溈山靈祐、趙州從諗;並及姚廣孝所提「寒山寺」乃因寒山子而建之說不確,試定出寒山的卒年下限。
第三部分:就《永樂大典》本《寒山詩集》,其與至今公認最早的寒山詩版本--《天祿》宋本,在內容及編排上的不同,試論《永樂大典》本《寒山詩集》所根據的「山中舊本」,為另一個早於「國清寺本」的「宋版本」。
第四部分:就《永樂大典》本《寒山詩集》,與《天祿》宋本,在異文,字形、字音之誤,以及《天祿》宋本有意的「雅化」情形,試證「雅化」痕跡明顯,至今被公認為最早的寒山詩版本--《天祿》宋本,不可能早於《永樂大典》本《寒山詩集》。
第五部分:評價與結論
自北宋日僧成尋向國清寺僧禹珪乞寒山詩開始,日本至今所藏的寒山詩版本為數相當可關,其原因在於寒山詩的「口語化」,以及「寒山精神」;亦即日本佛學研究者久松真一對「禪味」的定義:「脫俗、蒼古、空寂、幽闃、閒靜、古拙、素樸、不可捉摸、沒滋味、也風流、端的、灑脫、無心、狂放不羈、傲兀、瘋癲、擔板、清淨。」在中國,寒山詩雖於廟堂不傳;在中國之外,寒山卻以其「寒山禪」征服了美國迷失的一代,並及臨濟宗大行之後的日本士庶,具有相當的研究價值。
URI: http://hdl.handle.net/11455/6268
Appears in Collections:其他文章

Show full item record
 

Google ScholarTM

Check


Items in DSpace are protected by copyright, with all rights reserved, unless otherwise indic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