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use this identifier to cite or link to this item: http://hdl.handle.net/11455/6285
標題: 魏晉時空下的身體展演∼《世說新語》之研究
作者: 周翊雯
關鍵字: 魏晉;世說新語;身體;時間;空間
出版社: 中國文學系
摘要: 
論文提要
「身體」是人的根本,人之所以「無所逃於天地之間」,便是因為身體的存在,而人也因為身體的存在,必須拘陷在特定的時空之中;人的種種活動,更必須依靠「身體的存有」,主動將自我放置在「現場」,藉著身體場域才能進一步與世界作真正的溝通、聯繫。因此,身體是人生命存在的最根本基礎,也是人體驗生存的本質因素。
而魏晉板蕩亂世,對於「身體」的感受力往往更為深刻,身體一方面是存在的基礎,一方面卻又成為痛苦、快樂、不堪、超越…的最根本源頭。「身體」成了他們擺脫不了,既痛苦又快樂、既沉淪又超越的基礎根源。因此,藉由身體現象之挖掘,必能勾勒出魏晉人生動的生命寫照以及自我風貌。
除此之外,魏晉時期的身體展演,相較於先秦兩漢的傳統有非常大的突破。先秦兩漢時期,身體的展現,仍較偏向威儀性質。但魏晉時期的身體展演,卻開始脫離威儀禮教的限制,朝向自我個性的展現。他們的身體,開始由社會化、規範化、倫理化、威儀化的體現,轉而走向獨立化、個性化的情形;身體成為他們在主流體系下所裝置的一具具揚聲高喊「寧作我」的擴音器。他們開始意識到身體主權的存在,身體的符號與表情,都可說是為了體現自我的存在而高蹈展演,所以「身體」在魏晉知識分子的心中,已不純然只是外在的軀殼而已,它已然被提升到了完全可由自我掌控的私有領地。他們也藉著身體,宣示著自我存在的價值與意義。
因此,魏晉人開始探索身體的可塑性,也借著身體,充分表達出他們的個性意識。他們的身體是多元的,但也是豐富的。他們或躁動、或沉靜、或守禮、或無禮、或豪爽、或縱情、或驕奢、或流離、…種種的身體表情,豐富的展演出他們的內心,也勾勒出一個又一個生動的自我風貌;而他們的生命個體,也都清晰地藉著身體展演映現目前。
URI: http://hdl.handle.net/11455/6285
Appears in Collections:其他文章

Show full item record
 

Google ScholarTM

Check


Items in DSpace are protected by copyright, with all rights reserved, unless otherwise indic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