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use this identifier to cite or link to this item: http://hdl.handle.net/11455/6398
標題: 宋明理學中「意」的概念之研究-以朱子、王陽明、劉蕺山為研究對象
The Research on the Concept of"Yi"in Song-Ming Neo-Confucianism---Taking Chu-zih, Wang-Yang-Ming, and Liu-Ji-Shan as the Research Objects
作者: 王和群
Wang, Hu-Chung
關鍵字: Yi;意;Chu-zih;Wang-Yang-Ming;Liu-Ji-Shan;誠意;朱子;王陽明;劉蕺山
出版社: 中國文學系所
引用: 一、 古代典籍 宋 張載:《張載集》,台北:漢京文化事業,2004年3月。 宋 程頤、程顥:《二程集》,台北:里仁書局,1982年。 宋 朱熹著,陳俊民校定:《朱子文集》,台北:德富文教基金會,2000年。 宋 黎靖德編:《朱子語類》,北京,中華書局,1988年。 宋 朱熹:《四書集注》,台北,藝文印書館,1996年。 宋 張拭:《南軒集》,台北,廣學社印書館,1975年6月。 明 羅欽順:《困知記》,台北,廣學社印書館,1975年6月。 明 黃宗羲:《足本宋元學案》,台北,廣文書局,1979年。 明 黃梨洲:《明儒學案》,北京,中華書局,1989年。 明 王陽明:《王陽明全集》,台北,河洛圖書出版社,1978年。 明 王龍溪:《王龍溪全集》,台北,華文書局,1970年。 明 劉宗周撰,戴璉璋.吳光主編,鍾彩鈞編審:《劉宗周全集》,台北,中研院文哲所,1996年。 清 王懋竑:《朱子年譜》,台北,商務書局,1982年。 清 李紱:《朱子晚年全論》,北京,中華書局,2000年。 清 阮元校勘:《十三經注疏•周易》,台北,藝文印書館,1989年。 清 阮元校勘:《十三經注疏•詩經》,台北,藝文印書館,1989年。 清 阮元校勘:《十三經注疏•禮記》,台北,藝文印書館,1989年。 清 阮元校勘:《十三經注疏•論語》,台北,藝文印書館,1989年。 清 阮元校勘:《十三經注疏•孟子》,台北,藝文印書館,1989年。 清 郭慶藩輯:《莊子集釋》,台北,漢京文化事業有限公司,1983年。 《四部備要》第六十二冊,北京,中華書局,1989年。 《景印文淵閣四庫全書 集部》76,台北,台灣商務書局,1983年。 二、 專書 馬宗霍著,王雲五、傅緯平主編:《中國經學史》,台北,商務印書館,1966年9 月。 唐君毅:《中國哲學原論•原性篇》,香港,新亞書院研究所,1968年2月。 徐復觀:《中國人性論史》,台北,商務印書館,1969年。 錢穆:《朱子學提綱》,台北,東大圖書股份有限公司,1971年。 熊十力:《新唯識論》,台北,河洛圖書出版社,1974年。 蔡仁厚:《王陽明哲學》,台北,三民書局,1974年。 陳鐘凡:《兩宋思想述評》,台北,華世出版社,1977年。 唐君毅:《中國哲學原論•原教篇》,台北,學生書局,1977年。 唐君毅:《中國哲學原論•原道篇》,台北,學生書局,1977年。 蔡仁厚:《宋明理學•南宋篇》台北,學生書局,1980年。 勞思光:《中國哲學史》,台北,三民書局,1981年。 盧弼撰:《三國志集解》,臺北,漢京文化事業有限公司,1981年。 陳榮捷:《朱子門人》,台北,學生書局,1982年。 牟宗三:《中國哲學十九講》,台北:台灣學生書局,1983年10月。 鍾彩鈞:《王陽明思想之進展》,台北,文史哲出版社,1983年10月。 吳怡:《中國哲學發展史》,台北,三民書局,1984年。 吳怡:《中國哲學發展史》,台北,三民書局,1984年。 蔡仁厚:《宋明理學•北宋篇》台北,學生書局,1984年9月。 牟宗三:《圓善論》,台北,台灣學生書局,1985年7月。 張立文:《朱熹思想研究》,台北,谷風出版社,1986年10月。 侯外廬等主編:《宋明理學史》,北京,人民出版社,1987年。 秦家懿:《王陽明》,台北,東大圖書股份有限公司,1987年。 陳來:《朱熹哲學研究》,北京,中國社會科學,1987年。 陳榮捷:《朱子新探索》,台北,學生書局,1988年。 高樹藩編纂:《中文形音義綜合大字典》,北京,中華書局出版,1989年。 羅光:《儒家哲學的體系續篇》,台北,學生書局,1989年5月。 曾春海:《儒家的哲學論集》,台北,文津出版社,1989年5月。 錢穆:《朱子新學案》,台北,三民書局,1989年11月三版。 傅武光:《中國思想史論集》,台北,文津出版社,1990年。 李澤厚:《中國古代思想史論》修訂本,台北,風雲時代出版公司,1990年。 陳來:《朱熹哲學研究》,台北,文津出版社,1990年12月。 束景南:《朱熹佚文輯考》,江蘇,江蘇古籍出版社,1991年。 李澤厚:《中國古代思想史論》,台北,風雲時代出版公司,1991年。 陳來:《有無之境---王陽明哲學的精神》,北京,人民出版社,1991年。 錢穆:《朱子學提綱》,台北,東大圖書公司,1991年2月三版。 束景南:《朱子大傳》,福建,福建教育出版社,1992年。 楊祖漢:《儒家的心學傳統》,台北,文津出版社,1992年。 馬丁.布伯著(Martin Buber)陳維剛譯:《我與你》,台北,久大文化股份有限公司、桂冠圖書股份有限公司,1993年7月初版二刷。 張久宣編著,《聖經故事》,台北,書林出版有限公司,1993年10月。 馬丁.海德格著,孫周興譯:《走向語言之途》,台北,時報文化,1993。 馮友蘭:《中國哲學簡史》,台北,藍燈文化事業,1993年。 鍾彩鈞主編:《國際朱子學會議論文集》上下,台北,中央研究院,1993年。 費孝通:《鄉土中國與鄉土重建》,台北,風雲時代出版公司,1993年11月。 衷爾鉅:《蕺山學派哲學思想》,山東,山東教育出版社,1993年12月。 溝口雄三:《中國前近代思想的演變》,台北,國立編譯館,1994年。 余書麟:《中國儒家心理思想史》上下,台北,國立編譯館,1994年。 吳汝鈞:《中國佛學的現代詮釋》,台北,文津出版社,1995年。 易中天注釋:《新譯國語讀本》,台北,三民書局,1995年11月。 吳汝鈞:《中國佛學的現代詮釋》,台北,文津出版社,1995年。 東方朔:《劉蕺山哲學研究》,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1997年3月。 張立文:《中國哲學範疇發展史》,台北,五南出版社,1997年。 劉瀚平:《儒家心性與天道》,台北,商鼎文化,1997年 。 楊國榮:《心學之思---王陽明哲學的闡釋》,北京,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1997年。 蒙培元:《理學範疇系統》,北京,人民出版社,1998年。 蔡仁厚:《孔子的生命境界—儒學的反思與開展》,台北:學生書局,1998年4月。 東方朔:《劉宗周評傳》,南京,南京大學出版社,1998年12月。 詹雲海、李明輝、鍾彩鈞(編):《劉蕺山學術思想論集》,台北,中研院文哲所,1998年。 張麗珠:《清代易理學新貌》,台北,里仁書局,1999年。 皮錫瑞:《增註經學歷史》,台北,藝文印書館,2000年。 黃克武、張哲嘉主編:《公與私:近代中國個體與群體之重建》,台北,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2000年。 黃敏浩:《劉宗周及其慎獨哲學》,台北,學生書局,2001年2月。 林安梧:《中國宗教與意義治療》,台北,文海學術思想研究發展文教基金會,2001年7月再版。 錢明:《陽明學的形成與發展》,南京,江蘇古籍出版社,2002年。 孟淑慧:《朱熹及其門人的教化理念與實踐》,台北,國立台灣大學出版委員會,2003年。 牟宗三:《心體與性體》一,台北,聯經書局,2003年。 牟宗三:《心體與性體》二,台北,聯經書局,2003年。 牟宗三:《心體與性體》三,台北,聯經書局,2003年。 牟宗三:《從陸象山到劉蕺山》,台北,聯經書局,2003年。 劉錦賢:《儒家保身觀與成德之教》,台北,樂學書局,2003年。 吳震:《陽明後學研究》,上海,人民出版社,2003年。 余英時:《朱熹的歷史世界》,北京,三聯書店,2004年。 彭國翔:《良知學的展開---王龍溪與中晚明的陽明學》,北京,新華書店,2005年。 三、 學位論文 杜保瑞:《劉蕺山的功夫理論與形上思想》,七十八年台灣大學哲學所碩士論文。 柯志明:《朱熹主體理論之研究》,七十九年中央大學哲學研究所碩士論文。 劉榮賢:《宋代湖湘學派研究》,八十三年東海大學中文研究所博士論文。 黃瑩暖:《朱子對孟子心性觀及工夫論的理解》,八十三年台灣師範大學國文所碩士論文。 陳佳銘:《劉蕺山的誠意慎獨之學與陽明致良知教之比論》,八十八年中央大學哲研所碩士論文。 唐亦男:《劉蕺山哲學思想研究》,九十一年成功大學中研所博士論文。 塗千瑤:《「四句教」到「四無說」主體意義析論》,九十一年靜宜大學中文所碩士論文。 黃信二:《王陽明「致良知」方法論之研究》,九十一年輔仁大學哲學研究所博士論文。 四、 期刊論文 (一) 臺灣地區 董金裕:〈朱熹與四書集注〉《國立政治大學學報》,70(上),1995年6月,頁1-13。 袁信愛:〈朱子理氣論中的人學思想〉《哲學與文化》,第264期,1996年5月,頁1601-1612。 謝明憲:〈切近朱熹-思想史的入口〉,第2期,2001年,頁1-15。 劉述先:〈「理一分殊」的規約原則與道德倫理重建之方向〉《哲學與文化》,第28期,2001年7月,頁585-596。 蔡仁厚:〈朱子性理系統形成的關鍵與過程〉《哲學與文化》,第28期,2001年7月,頁597-605。 鄧克銘:〈王陽明心學中之性體觀的特色〉《台大中文學報》,第18期,2003年6月,頁185-221。 林月惠:〈本體與工夫合一:陽明學的展開與轉折〉《中國文哲研究集刊》,第26期,2005年3月,頁359-396。 (二) 大陸地區 付小莉:〈意之善惡何去何從—從一個側面看王畿對陽明的發展與偏離〉《寧波大學學報》,第4期,1998年12月,頁42-47。 王瑞昌:〈論劉蕺山的無善無惡思想〉《孔子研究》,第六期,2000年,頁76-86。 王瑞昌:〈劉蕺山格物致知說析論〉《中國哲學史》,第2期,2000年,頁93-100。 姚才剛:〈論劉蕺山對王學的修正〉《武漢大學學報-人文社會科學學報》,第6期,2000年11月,頁755-759。 李兵、袁建輝:〈劉蕺山「中和觀」探微〉《船山學刊》,第2期,2002年,頁77-80。 曹樹明:〈劉蕺山的慎獨論〉《河北科技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第1期,2004年3月,頁46-49。 五、 電子資料庫 電子佛典: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 (Chinese Buddhist Electronic Text Association, 簡稱 CBETA)錄製。
摘要: 
The research goal of this dissertation is to take “Yi” as the starting point of spiritual activities to explore the differences of thought on ontology among Chu-zih, Wang-Yang-Ming, and Liu-Ji-Shan to make clear their disputes on the methodology. Through analyzing the connotation of “Yi” in the three people's thought (including the nature of Yi, the function of Yi, and the good and evil of Yi), the Ch'eng-yi practice questions of “The Great Learning” entangling between Chu-zih and Wang-Yang-Ming, and Wang-Yang-Ming and Liu-Ji-Shan in the history of Neo-Confucianism can be solved. This part is the one that had not been touched upon in the past academic research, and this is the significance and value of this dissertation on the academic research.

Because the three people had varied interpretation angles, therefore, there were entirely different developments on the self-cultivation of morals, and the practice of morals. Chu-zih took investigating things to be the moral practice method of “Yi,” because Yi is from the heart, it is not always good or bad. Only under the condition that “the heart has the moral principles inside” can it be good. Hence, we must take the respects to investigate things. Wang-Yang-Ming opposed to Chu-zih's statement. He took “conscience” to be the moral code of “Yi,” and he insisted that the practice method of Yi should be “extending knowledge to the utmost,” not “investigating things.” Comparing to Chu-zih's argument that Yi is from the heart, and we must take respects to practice in the daily life, Wang-Yang-Ming took conscience as the principle of Yi, made the concept of “Yi” not only have the meaning of noumenon, but also have the moral autonomy revealing from the noumenon. However, the good or evil feature of “Yi” is still the secret worry of moral practice. Therefore, Liu-Ji-Shan rebutted Wang-Yang-Ming's argument of taking the conscience to be the representation and incarnating of Yi, and he elevated the concept of Yi to the metaphysical transcending level, taking “Yi” to be the master of the heart, and approving “Yi” to be the moral noumenon of the supreme good directly. Consequently, the method of moral practice is entirely on “Ch'eng-yi.”

The status of “Yi” had been discussed constantly by the scholars of Neo-Confucianism, and the concept of “Yi” finally became the central thought of Liu-Ji-Shan to be from the matter of experiential level of concrete science to leap to be the moral noumenon of the heart, becoming the key that leads and guides our self-cultivation of morals, and the key of the success or failure of moral practice.

What's worthy to notice is that, for “Yi” in Liu-Ji-Shan's thought, although the heart is the moral noumenon, we should not identify it with what Wang-Yang-Ming called conscience or what Chu-zih said about Tai-chi. In spite of the fact that Liu-Ji-Shan was not confusing the noumenon and the effect, but, from his viewpoint of emphasizing the noumenon is the effect, Yi still can not depart from the Chi activity. Therefore, what we can anticipate is that, if the concept of “Yi” in Liu-Ji-Shan's theory does not hold the noumenon meaning, it will easily come down to the desire overflow of Chi activity. This point is the place that we should pay attention to when researching the moral question in the thought of Cing Dynasty, and this part can be the focal point of research afterward.

本論文的研究目的是以「意」作為人心活動的起點,去探究朱子、王陽明和劉蕺山其思想在本體論上的差異,以釐清三人在功夫論上的爭執。透過分析三人思想中「意」的內涵(包括意的本質、意的功用、意的善惡性),正可解答理學史上糾葛在朱子與陽明、陽明與蕺山間,有關《大學》誠意功夫實踐的問題。這個部份是以往學術研究未論及的部份,也是本論文在學術研究上的意義和價值。
由於三人對「意」的詮釋角度不同,在心性修養與道德實踐方面,遂有截然不同的發展。朱子以格物為「意」的道德實踐功夫,因為意由心所發,其流向不定。惟有在「心具理」的情況下才能發而為善,因此須要以敬持意去格物。陽明反對朱子的說法,他以「良知」為「意」的道德準則,意的實踐功夫當為「致知」、而非「格物」。相較於朱子以意為心之所發,故須持敬以行事的說法,陽明以良知為意之本,使「意」的概念不僅多了本體義涵,更具有本體顯現出的道德自主性。但是,「意」有善有惡的特性,仍然是道德實踐中的隱憂。故劉蕺山駁斥陽明以良知為意之體的說法,他將意的概念提升至形上超越層面,以「意」為心之所存,直接肯定「意」為至善之道德本體。因此道德實踐的功夫全在「誠意」上。
「意」的概念在理學史上的地位,經理學家不斷討論後,終於成為蕺山的中心思想,得以從形下經驗層的發用物躍升為心之道德本體,成為主導吾人心性修養與道德實踐成敗的關鍵。
值得注意的是,蕺山思想中的「意」,雖為心之道德本體,但不可與陽明所謂的良知、朱子所說的太極等同視之。雖然蕺山並非體用不分,但從他所強調的即體即用的觀點,意仍脫離不了氣化運動。因此可以預見的是蕺山學中「意」的概念如果沒有把持住本體義,就容易淪為氣化運動中的情慾氾濫。這一點,正是研究清代思想中的心性問題時,該留心的地方。關於這個部份,將可作為日後研究的重點。
URI: http://hdl.handle.net/11455/6398
其他識別: U0005-2606200616442200
Appears in Collections:其他文章

Show full item record
 

Google ScholarTM

Check


Items in DSpace are protected by copyright, with all rights reserved, unless otherwise indic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