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use this identifier to cite or link to this item: http://hdl.handle.net/11455/88954
標題: 桂馥書法研究
A Study on the Calligraphy of Gui Fu
作者: 梁雯欣
Wen-Xin Liang
關鍵字: Qianlong-Jiaqing Era;clerical script;Gui Fu;stele studies;乾嘉之際;隸書;桂馥;碑學
引用: 參考書目 一、專書 《歷代書法論文選》,臺北:華正書局有限公司,1984年9月。 下中邦彥:《書道全集》第21卷,東京:東京印書館,1962年4月。 下中邦彥:《書道全集》第24卷,東京:東京印書館,1962年4月。 中國科學院考古研究所編輯:《甲骨文編》,北京:中華書局,1965年。 孔憲彝《韓齋文稿》,咸豐六年刊本。 孔繁銀:《曲阜的歷史名人與文物》,山東:齊魯書社,2002年。 王冬齡:《清代隸書要論》,上海:上海書畫出版社,2003年12月。 王芑孫:《編年詩稿》,《續修四庫全書》第1480冊,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 王筠:《清治堂文集》,濟南:齊魯書社,1987年。 王潛剛:《清人書評》,收錄崔爾平點校《歷代論文選續編》,2012年8月。 王澍:《虛舟題跋補原》,收錄《歷代書法論文選續編》。 伊秉綬:《留春草堂詩鈔》,《續修四庫全書》第1475冊,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 朱廷獻:《中國書學概要》,臺北:臺灣商務印書館股份有限公司,1988年10月初版。 朱劍心:《金石學》,臺北:台灣商務印書館股份有限公司,1973年8月三版。 朱履貞:《書學捷要》,收錄於華正人:《歷代書法論文選(下)》,臺北:華正書局有限公司1984年9月初版。 朱樂朋:《乾嘉學者書法研究》,北京:榮寶齋出版社,2011年6月第一版。 何琳儀:《戰國文字通論訂補》,南京:江蘇教育出版社,2003年。 李經野等編纂:《續修曲阜縣志》,濟南:同志印刷所,1934年。 汪啟淑:《篆學叢書(下)‧續印人傳卷三》,北京:中國書店,1983年3月。 汪啟淑:《篆學叢書(下)‧續印人傳卷三》,北京:中國書店,1983年3月。 沈寶春:《桂馥的六書學》,臺北:里仁書局,2004年6月初版。 沙孟海:《沙孟海論藝》,上海:上海書畫出版社,2010年1月第一版。 季伏昆編著:《中國書論輯要》,南京:江蘇美術出版社,2000年12 月,第二版。 季旭昇:《說文新證》,福州:福建人民出版社,2010年12月。 林進忠:《隸書》,臺北:國立台灣藝術教育館,1997年4月初版。 林韜主編:《桂馥隸書雜書冊》,杭州:浙江人民美術出版,2003年11月。 青山衫雨:《明清書道圖說》,東京:二玄社,1986年。 洪亮吉:《洪亮吉集》,北京:中華書局,2001年。 洪惟仁譯:《書道全集》第十三卷,臺北:大陸書店,1989年1月。 洪惟仁譯:《書道全集》第十四卷,臺北:大陸書店,1989年1月。 孫雅芬:《桂馥研究》,北京:人民出版社,2010年9月。 孫慰祖、俞豐:《印裡印外──明清名家篆刻叢談(下)》,高雄:汶采有限公司,2000年8月。 徐利明:《中國書法風格史》,鄭州:河南美術出版社,2009年1月。 徐利明主編:《王澍書論》,江蘇:江蘇美術出版社,2008年1月。 徐康:《前塵夢影錄》,《叢書集成初編》,北京:中華書局,1985年。 桂馥:《未谷碑跋》冊本,清光緒26年鈔本,臺北傅斯年圖書館藏。 桂馥:《未谷碑跋》卷軸,清光緒26年鈔本,臺北傅斯年圖書館藏。 桂馥:《未谷詩集》,《續修四庫全書》第1458冊,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 桂馥:《晚學集》,臺北:新文豐書局,叢書集成新編,1985年元月初版,第七十七冊。 桂馥:《謬篆分韻》,上海:上海書店,1985年。 桂馥撰,趙智海點校:《札樸》,北京:中華書局,1992年12月第一版。 翁方綱:《復初齋文集》,《續修四庫全書》第1455冊,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 馬宗霍:《書林藻鑑》,北京:文物出版社,1984年。 國史館:《清史稿校註》,臺北:台灣商務印書館股份有限公司,1999年9月。 崔爾平 選編點校:《歷代書法論文選續編》,上海:上海書畫出版社,2012年8月第一版。 張光賓:《中國書法史》,臺北:臺灣商務印書館,1989年。 張問陶:《船山詩草》,《續修四庫全書》第1486冊,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 張塤:《竹葉庵文集》,《續修四庫全書》第1499冊,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 張毅巍:《桂馥年譜》,哈爾濱師範大學碩士論文,2011年5月。 梁啟超:《中國近三百年學術史》,北京:東方出版社,2004年1月。 梁章鉅:《吉安室書錄》第十四卷,上海:上海人民美術出版社,2003年8月。 梁章鉅:《退庵隨筆‧卷二十二》,清道光刻本,中國基本古籍庫。 陳振濂:《品味經典──陳振濂談中國書法史》,杭州:浙江古籍出版社,2006年11月第一版。 傅山:《霜紅龕集‧作字示兒孫》,台北:文史哲出版社,1986年5月 單國霖主編:《中國法書全集》第16卷 清1,北京:文物出版社,2010年12月第一版。 楊仁凱:《中國書畫》,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90年。 楊守敬:《學書邇言》,收錄於崔爾平選編《歷代書法論文選續編》,上海:上海書畫出版社,2012年8月第一版。 楊賓:《大瓢偶筆》,《明清書法論文選》,頁566。 葉一葦:《中國篆刻史》,杭州:西泠印社出版,2000年。 廖新田《清代碑學書法研究》,臺北:臺北市立美術館,1993年。 熊秉明:《中國書法理論體系》,新北:谷風出版社,1987年11月。 劉正成主編:《中國書法全集‧金農、鄭燮卷》,北京:榮寶齋出版社,1997年。 劉正成主編:《中國書法鑑賞大辭典》,北京:大地出版社,1989年10月第一版。 劉恆:《中國書法史‧清代卷》,南京:江蘇教育出版社,2011年3月。 震鈞:《國朝書人集略(一)》,臺北:文史哲出版社,1971年5月初版。 震鈞:《國朝書人集略(二)》,臺北:文史哲出版社,1971年5月初版。 錢泳:《書學》,收錄於崔爾平選編《歷代書法論文選》,臺北:華正書局有限公司1984年9月初版。 韓天衡編訂:《歷代印學論文選(上)》,杭州:西泠印社出版社,1999年8月第二版,2010年4月第四次印刷。 韓天衡編訂:《歷代印學論文選(下)》,杭州:西泠印社出版社,1999年8月第二版,2010年4月第四次印刷。 顏師古注,班固撰:《漢書》,文淵閣四庫全書電子版。 羅振玉:《羅雪堂先生全集》三編冊十七《雪堂叢刻》,臺北:臺北文華公司出版,1968-1976年。 顧峰:《雲南碑刻與書法》,昆明:雲南人民出版社,1984年5月。 顧藹吉:《隸辨》,北京:中國書店,1982年3月。 二、期刊論文 王一鳴:〈王鐸書法的扭曲變形與變調〉,《書畫藝術學刊》第二期,臺北:國立台灣藝術大學美術學院書畫藝術學系,2007年6月,頁275-298。 王南溟:〈清代碑學興起時期的隸書創作及其美學意義〉,《書法研究》,1989年第1期,頁60-71。 王淵清:〈對清代碑學的成因及其文化意義的現代解釋(上)〉,《書法研究》,1994年第2期,頁21-37。 王淵清:〈對清代碑學的成因及其文化意義的現代解釋(下)〉,《書法研究》,1994年第3期,頁23-35。 刑孟志:〈文字學、金石學對清代篆隸、碑學的影響〉,《美術大觀》,2009年第3期,頁100-101。 朱樂朋:〈論桂馥的書法成就〉,《書畫世界》,總第142期,2010年11月號,頁42-44。 何洪源:〈留住歷史的瞬間──清‧桂馥〈潭西夜客圖〉卷考論與賞析〉,《故宮文物月刊》252期,2004年3月,頁112-119。 花菴〈北碑縱談‧北碑派的書家〉,《書譜》二期,1978年,頁25-26。 施安昌:〈清代發現的漢碑及其對清人書法的影響〉,《書法叢刊》,總第22期,1990年6月,頁11-14。 胡基魁:〈試析清代乾嘉之際隸書興盛的原因〉,《中國國家博物館館刊》,2012年第7期,頁80-92。 頁38-46。 徐利明:〈「篆隸筆意」與四百年書法流變考〉,《南京藝術學院學報(美術與設計版)》,2000年第4期,頁32-36。 崔樹強〈宋、清兩代金石學對書法的影響及其背景分析〉,《書法研究》,2002年5月,頁74-104。 張煥明:〈試論桂馥在雲南任職對雲南地方文化的影響〉,《大理學院學報》第2卷第6期,2003年11月,頁58。 梅萼華:〈乾嘉八隸〉,《書譜》總14期,1977年,頁12-17。 莊永固:〈清人隸書的轉化與運用〉,《書畫藝術學刊》第七期,2009年12月,頁175-226。 郭名詢:〈清代金石學發展概況與特點〉,《學術論壇》,總第174期,2005年第7期,頁150-154。 陳欽忠:〈書法取勢名言之索解〉,《1991年書法論文徵選入選論文集》,1992年7月一版,頁玖~1-玖~11。 陳欽忠:〈從書論考察書法學習上之若干問題〉,收錄於《國小作文、寫字教學學術研討會論文集》台南師範學院語文教育系主編,1993年6月2日,頁179-206。 陸璐:〈大儒桂馥的歷史意義和當代價值〉,《大理學院學報》第6卷第5期2007年5月,頁80-83。 單國強:〈書法中興的清代書壇〉,《書法叢刊》,總第28期,1991年12月,頁1-7。 曾銘:〈須省六書兼八法,筆底曾經百煉功──清代桂馥及其隸書藝術〉,《書畫藝術》,1998年1期,頁32-33。 楊樹岳:〈淺談清代隸書盛行的原因及對當代隸書創作的啟示〉,《書法賞評》,2008年3月,頁32-33。 廖曉晴:《清代考據學與篆刻藝術的復興》,《遼寧大學學報》第34卷第1期,2006年1月,頁72-78。 劉大磬:〈清代前期的篆書〉,《書譜》第三十七期,1980年2月,28-29。 鍾經緯:〈一位學者型書法家的藝術世界〉,《歷史文物》第153期,2006年4月。 三、學位論文 何岩:《伊秉綬書法藝術研究》,河南大學碩士學位論文,2009年3月。 李淑卿:《伊秉綬書法研究》,中國文化大學藝術研究所碩士論文,1985年6月。 邱景德:《清代隸書書風闡發創作研究》,國立台灣藝術大學,書畫藝術學系造型藝術碩士班碩士論文,102年6月 陳秀雋:《清代篆隸名家風格新變研究》,國立臺中教育大學語文教育系博士論文,2013年1月。 游永吉:《劉墉書法藝術研究》,明道大學國學研究所碩士論文,2010年1月。 黃世錦:《清代金石學對書法的影響》,國立臺灣大學中國文學所博士論文,2010年7月。 鍾哲宇:《段玉裁與桂馥《說文》學之比較研究》,中央大學中國文學系博士論文,102年6月。 四、圖錄 《中國書畫古代作品專場(清代)》(西泠印社2008春季藝術品拍賣會),杭州:西泠印社拍賣有限公司。 《中國歷代名人手蹟》,河北:南海出版公司,1994年。 《名家書法選集》,香港:集古齋有限公司,1989年10月。 《明清名家楹聯真跡大觀》,齊雲出版公司印行,1976年1月。 《華夏精粹──唐宋元明清書畫大展‧書法》,桃園:長流美術館,2011年3月。 小林斗盫:《張燕昌 桂馥 孫均》,《中國篆刻叢刊 第二十卷 清14》,東京:二玄社出版,1983年7月。 中國古代書畫鑑定組編:《中國古代書畫圖目 八》,北京:文物出版社,1993年12月。 中國古代書畫鑑定組編:《中國古代書畫圖目 十七》,北京:文物出版社,1993年12月。 中國古代書畫鑑定組編:《中國古代書畫圖目 十二》,北京:文物出版社,1993年12月。 中國古代書畫鑑定組編:《中國古代書畫圖目 十八》,北京:文物出版社,1993年12月。 西川寧、神田喜一郎監修:《書跡名品叢刊〔合訂版〕》第四卷,東京:二玄社,2001年1月。 吳石潛縮摹:《明清名家楹聯書法集粹》,北京:華夏出版社,2004年5月。 李惠中藏:《潭西精舍記》,南寧:廣西美術出版社,2008年5月。 汪文娟編:《歷代名人楹聯墨跡》,上海:上海人民美術出版社,1991年6月。 林韜主編:《桂馥隸書雜書冊》,杭州:浙江人民美術出版,2003年11月。 青山衫雨:《明清書畫圖說》,東京:二玄社,1986年4月。 故宮博物院編輯委員會:《王新衡先生遺贈書畫展目錄》,臺北:故宮博物院,1989年1月 徐律哲、徐蓉蓉:《清代書法藝術鑑賞》,新竹:清蔚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出版,2001年2月。 莊芳榮主編:《清代書畫雅集》,臺北:中華民國文化資產維護學會出版,2004年。 陳振濂主編:《西泠印社百年社藏精品》,杭州:西泠印社出版社,2004年3月。 陳烈編:《小莽蒼蒼齋藏清代學者法書選集(續)》,北京:文物出版社,1999年7月。 單國霖主編:《中國法書全集》第16卷,清1,北京:文物出版社,2010年12月第一版。 劉再蘇:《名人楹聯墨跡大觀》,武漢,湖北美術出版社,1998年3月。 德綱春濤等著:《伊秉綬 桂馥》,《書學大系II碑法帖篇第16卷》,京都:同朋舍,1992年4月。 魏泉海選編:《清代名人尺牘》,太原:山西人民出版社,2003年8月。 顧廷龍主編:《中國美術全集》《書法篆刻編7璽印篆刻》,臺北:錦繡出版社有限公司,1989年8月。 五、網站 〈千佛山上的《歷山銘》曾失而復得〉2011-09-19 生活日報http://paper.dzwww.com/shrb/content/20110919/ArticelB08002MT.htm 2014年2月12日檢索 山東博物館網站http://sdmuseum.com/gcbd_show.aspx?id=2521&cid=40 2014/1/15檢索。 西泠印社拍賣有限公司網站http://www.xlysauc.com/ 2014/1/14檢索 浙江省博物館網站http://zjmuseum.com.cn/UpFile/111024/1119193533.jpg 2014/1/14檢索
摘要: 
During the Qianlong-Jiaqing Era, there has been a rise in stele studies. Under the influence of highly-concerned textural studies and epigraphy, the calligraphic style in Qing dynasty became simple and unadorned with emphasis on archaism. Gui Fu (1736-1805), known as one of the 'four famous experts in Shuowen,' not only conducted academic research, but also investigated the inscriptions on ancient bronzes and stone tablets. Although his calligraphic and seal cutting works are not plenteous, the quantity is still impressive. All the time he is well-known for his clerical script, which served as a direct connection to Han dynasty. Gui Fu was imbued with conventional Confucianism and devoted his whole life to studying philology. The interaction between such circumstances and his penchant made his style simple, modest, and archaic. However, the specialized research on the calligraphy of Gui Fu is not given enough weight in recent time. Based on his significant accomplishment in academic research, as well as the sensible manner of a classics scholar revealed in his calligraphy art, the author therefore chose Gui Fu as the research topic.
The research purpose of this paper is to understand Gui Fu's learning procedure of calligraphy, to compare the different calligraphic style between his early and late periods, to relate the dated works with the undated and gauge the probable creation time for the undated works, and by predecessors' comments, to comprehend his artistic evaluation in the calligraphic development and history of Qing dynasty. The research methods adopted include documentary analysis and comparative analysis. Through a comprehensive collection of materials, analysis, summary, and a comparison between Gui Fu's calligraphic scripts and the Han steles that were imitated in his learning process, the author attempts to organize his bequeathed calligraphic scripts both in the early and late periods, and to summarize his various characteristics and calligraphic styles.
Gui Fu's accomplishments in clerical script art came from widely imitating the Han steles, from tracing back to antiquities, from carrying on the tradition of clerical script from Han dynasty, and from breaking away from the weird wavelike strokes and bizarre character structure. His profound knowledge consummated a unique point of view in calligraphy. His aesthetic perspective in clerical script can been seen especially in the 'Clerical Script Works of Qing Dynasty.'. Gui Fu's early and late calligraphic styles were distinguished by the age of 61; henceforth, the form of his whole characters became square, and his strokes came to be muscular, firm and rich. His archaic and vigorous calligraphic style revealed the active spirits of Confucianism, and formed a modest and profound personal style. In sum, Gui Fu is one of the main calligraphers of stele studies and clerical script in Qing dynasty.

乾嘉之際,碑學興起,考據、金石受到高度關注的影響下,清代書風轉變為質樸尚古。桂馥(1736-1805)以「說文四大家」聞名於世,除了學術研究之外,研討金石碑版,於書法、篆刻方面雖然作品數量不豐,然頗有可觀,向來以隸著稱,其隸書直接漢人,受正統儒學薰染與畢生窮究小學,環境與嗜好的交互作用下造就其平實沉著的古樸之風。近來對於桂馥書法的專門研究並未受到重視,然以其在學術研究上的高度成就,書法藝術流露出經學家的理智氣度,因而選擇以桂馥作為此次研究主題。

本文研究目的在於了解桂馥書法學習歷程,比較桂馥前後期書風差異,將「紀年」與「未紀年」作品相互參照,判斷「未紀年」作品約略創作時期,藉由前人評價,了解他在清代書法發展史所在的藝術定位。研究方法採取文獻分析法與比較研究法,透過全面性的資料蒐集、分析彙整,再將桂馥書跡與學書歷程中所臨習漢碑對比,整理其前後時期傳世書跡,歸納出不同的特色與書風。

桂馥的隸書藝術成就來自廣泛臨寫漢碑,溯源古典,繼承漢隸的傳統,並且脫離清初以來詭異的波挑線條和怪異的結字架構,其深厚的學術涵養成就獨到的書法見解,尤於《國朝隸品》中可見其對隸書的審美觀點;六十一歲界分出前後期書風之差異,整體字形走向方正,而且用筆更為雄健渾厚,古樸遒健書風流露儒家積極精神,形成端莊厚重的個人風格,是清代碑學隸書的主要書家之一。
URI: http://hdl.handle.net/11455/88954
Rights: 不同意授權瀏覽/列印電子全文服務
Appears in Collections:其他文章

Files in This Item:
File Description SizeFormat Existing users please Login
nchu-103-7099011010-1.pdf6.6 MBAdobe PDFEmbargoed until January 1, 10000    Request a copy
Show full item record
 

Google ScholarTM

Check


Items in DSpace are protected by copyright, with all rights reserved, unless otherwise indic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