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use this identifier to cite or link to this item: http://hdl.handle.net/11455/88990
標題: 魏晉志怪小說中動物之生命書寫研究
The Study of Life Writing in Animals of Supernatural Fiction in Wei-Jin
作者: 李蕙珊
Hui-shan Lee
關鍵字: Wei-Jin;supernatural fiction;animal;spectral;fetish;魏晉;志怪小說;動物;精怪;靈物
引用: 一、文本 晉.干寶撰,李劍國輯校:《新輯搜神記》(北京:中華書局,2012年)。 晉.王嘉撰,梁.蕭綺錄,齊治平校注:《拾遺記》(北京:中華書局,1988年)。 晉.張華撰,范寧校證:《博物志》(北京:中華書局,1980年)。 南朝宋.陶潛撰,李劍國輯校:《新輯搜神後記》(北京:中華書局,2012年)。 二、古籍 周.左丘明撰,吳韋昭注:《國語》(臺北:中華書局,1970年)。 周.左丘明撰,晉.杜預注,唐.孔穎達正義:《春秋左傳正義》(北京:北京大學出版社,2000年,《十三經注疏》)。 周.荀況撰,楊柳橋詁譯:《荀子詁譯》(濟南:齊魯書社,1985年)。 周.莊周撰,郭象注:《莊子》(臺北:臺灣中華書局,1993年)。 周.慎到撰,錢熙祚校:《慎子》(北京:中華書局,1985年)。 周.管仲撰,唐.房玄齡注,劉積增注:《管子》(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9年)。 秦.孔安國撰,唐.孔穎達注:《尚書》(北京:中華書局,1998年)。 秦.呂不韋撰,漢.高誘注:《呂氏春秋》(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9年)。 三國吳.陸璣:《毛詩草木鳥獸蟲魚疏》(北京:中華書局,1985年)。 漢.于吉撰,王明編:《太平經合校》(北京:中華書局,1997年)。 漢.公羊壽撰,漢.何休解詁,唐.徐彥疏:《春秋公羊傳注疏》(北京:北京大學出版社,2000年,《十三經注疏》)。 漢.王充撰,黃暉校注:《論衡校釋》(北京:中華書局,1990年)。 漢.王符撰,清.汪繼培箋,彭鐸校正:《潛夫論箋校正》(北京:中華書局,1997年)。 漢.史游撰,唐.顏師古注,宋.王應麟補注,清.錢保塘補音:《急就篇》(北京:中華書局,1985年)。 漢.司馬遷:《史記》(北京:中華書局,1984年)。 漢.吳平、袁康:《越絕書》(北京:中華書局,1985年)。 漢.桓寬撰,王利器校注:《鹽鐵論校注》(北京:中華書局,1996年)。 漢.班固等:《白虎通》(北京:中華書局,1985年)。 漢.許慎撰,清.段玉裁注:《新添古音說文解字注》(臺北:洪葉文化,2013年)。 漢.郭憲:《漢武帝別國洞冥記》(北京:中華書局,1991年)。 漢.焦延壽:《焦氏易林》(北京:中華書局,1985年)。 漢.焦循撰,沈文倬點校:《孟子正義》(北京:中華書局,1987年)。 漢.董仲舒撰,凌曙注:《春秋繁露》(北京:中華書局,1991年)。 漢.劉向撰,向宗魯校證:《說苑校證》(北京:中華書局,1991年)。 漢.劉向撰:《古列女傳》(臺北:臺灣商務印書館,1966年,《叢書集成簡編》)。 漢.劉向編,何建章注釋:《戰國策注釋》(北京:中華書局,1990年)。 漢.劉安撰,何寧校釋:《淮南子集釋》(北京:中華書局,1998年)。 漢.劉安撰,清.孫馮翼輯:《淮南萬畢術》(北京:中華書局,1985年)。 漢.鄭玄注,唐.孔穎達疏:《禮記正義》(北京:北京大學出版社,2000年,《十三經注疏》)。 漢.應劭撰:《風俗通義》(北京:中華書局,1985年)。 魏.王弼注,唐.孔穎達疏:《周易正義》(北京:北京大學出版社,2000年,《十三經注疏》)。 魏.張揖撰,清.王念孫著,鍾宇訊點校:《廣雅疏證》(北京:中華書局,1983年)。 晉.孔晁注:《逸周書》(北京:中華書局,1985年)。 晉.常璩:《華陽國志》(北京:中華書局,1982年)。 晉.郭璞:《山海經圖讚》(北京:中華書局,1991年)。 晉.郭璞注:《宋本爾雅》(臺北:藝文印書館,1988年)。 晉.陳壽撰,宋.裴松之注,陳乃乾校點:《三國志》(北京:中華書局,1995年)。 晉.葛洪撰,王明校釋:《抱朴子內篇校釋》(北京:中華書局,2002年)。 南朝宋.范曄撰,唐.李賢等注:《後漢書》(北京:中華書局,1995年)。 唐.房玄齡等撰:《晉書》(北京:中華書局,1993年)。 唐.魏徵、令孤德棻撰:《隋書》(北京:中華書局,1994年)。 北宋.陸佃解:《鶡冠子》(北京:中華書局,1985年)。 北宋.歐陽修、宋祈撰:《新唐書》(北京:中華書局,1995年)。 南宋.朱熹集注:《詩集傳》(臺北:臺灣中華書局,1978年)。 清.王聘珍撰,王文錦點校:《大戴禮記解詁》(北京:中華書局,1989年)。 清.孫詒讓撰,王文錦、陳玉霞點校:《周禮正義》(北京:中華書局,2013年)。 清.程樹德撰,程俊英、蔣見元點校:《論語集釋》(北京:中華書局,2011年)。 清.嚴可均輯:《孝經鄭注》(北京:中華書局,1985年)。 三、專書 中央電視台國際部:《動物世界》(北京:華夏出版社,1999年)。 中國名貴珍稀水生動物編寫組:《中國名貴珍稀水生動物》(臺北:淑馨出版社,1993年)。 尹良瑩:《蠶桑學》(臺北:正中書局,1981年)。 尹飛舟等:《中國古代鬼神文化大觀》(南昌:百花洲文藝出版社,1992年)。 王大有、王双有:《圖說中國圖騰》(北京:人民美術出版社,1998年)。 王小盾:《神話話神》(臺北,世異文物出版社,1992年)。 王立、劉衛英:《中國古代俠義復仇史料萃編》(濟南:齊魯書社,2009年)。 王立、劉衛英:《中國古代復仇故事大觀》(上海:學林出版社,2001年)。 王孝廉:《水與水神》(臺北:三民書局,1992年)。 王國良:《魏晉南北朝志怪小說研究》(臺北:文史哲出版社,1984年)。 安作璋、熊鉄基:《秦漢官制史稿》(濟南:齊魯書社,2007年)。 安紀芳編譯:《犬的心理與行動》(臺北:武陵出版社,1990年)。 成功大學中文系主編:《魏晉南北朝文學與思想學術研討會論文集》第四輯(臺北:文津出版社,2001年)。 朱天順:《中國古代宗教初探》(臺北:谷風出版社,1986年)。 吳澤炎、黃秋耘、劉葉秋編:《辭源》(臺北:臺灣商務印書館,2008年)。 呂宗力、欒保群編:《中國民間諸神》(臺北:臺灣學生書局,1991年)。 李悔吾:《中國小說史》(臺北:洪葉文化,1995年)。 李劍國、陳洪主編:《中國小說通史.先唐卷》(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2007年) 李劍國:《唐前志怪小說史》(天津:天津教育出版社,2006年)。 杜維明著,陳靜譯:《儒教》(臺北:麥田出版,2002年)。 杜銘章:《蛇類大驚奇──55個驚奇主題&55種台灣蛇類圖鑑》(臺北:遠流出版,2004年)。 汪紹源:《中國古代旅行之研究》(臺北:新文豐,1980年)。 周天游:《古代復仇面面觀》(西安:陝西人民教育出版社,1992年)。 周匡明:《中國蠶業史話》(臺北:明文書局,1985年)。 周積明、宗德金主編:《中國社會史論》(武漢:湖北教育出版社,1999年)。 易希陶主編:《動物學》(臺北:臺灣商務印書館,1996年)。 侯忠義:《中國文言小說史稿》(北京:北京大學出版社,1994年)。 洪向志編:《蛇與龜、鼈的飼養》(臺北:五洲出版社,1989年)。 范子燁:《中古文人生活研究》(濟南:山東教育出版社,2004年)。 徐君慧:《中國小說史》(廣西:廣西教育出版社,1991年)。 徐復觀:《中國人性論史先秦篇》(臺北:臺灣商務印書館,1977年)。 烏丙安:《中國民俗學》(瀋陽:遼寧大學出版社,1999年)。 秦孟瀟:《中國小說史初稿》(臺北:河洛圖書出版社,1978年)。 袁珂校注:《山海經校注》(上海:上海古藉出版社,1991年)。 國立清華大學中國文學系編:《小說戲曲研究》第一集(臺北:聯經出版事業公司,1988年5月)。 張家國:《中華占候術》(臺北:文津出版社,1995年)。 梁滿倉:《中國魏晉南北朝習俗史》(北京:人民出版社,1994年)。 許晉榮:《野鳥放大鏡.住行篇》(臺北:天下遠見,2008年)。 郭郛等:《中國古代動物學史》(北京:科學出版社,1992年)。 郭箴一:《中國小說史》(臺北:臺灣商務印書館,1988年)。 陸震:《中國傳統社會心態》(杭州:浙江人民出版社,1996年)。 傅佩榮:《人能弘道──傅佩榮談論語》(臺北:天下遠見,2008年)。 徫紹生:《中國古代占卜術》(臺北:谷風出版社,1993年)。 楊子堅:《新編中國古代小說史》(南京:南京大學出版社,1990年)。 楊聯陞:《中國文化報、保、包之意義》(香港:中文大學出版社,1987年)。 趙宗福、劉永紅:《飛禽走獸趣談》(北京:中華書局,2010年)。 劉昭民編:《中華生物學史》(臺北:臺灣商務印書館,1996年)。 劉道超:《中國善惡報應習俗》(臺北:文津出版社,1992年)。 鄭明娳:《珊瑚撐月:古典小說新向量》(臺北:漢光文化,1987年)。 魯迅:《中國小說史略》(臺北:風雲時代出版,1992年)。 魯迅校錄:《古小說鈎沉》(濟南:齊魯書社,1997年)。 賴勝輝:《中國珍稀動物》(臺北:五洲出版社,1988年)。 靜宜文理學院中國古典小說研究中心編:《中國古典小說研究專集2》(臺北:聯經出版事業公司,1981年)。 靜宜文理學院中國古典小說研究中心編:《中國古典小說研究專集3》(臺北:聯經出版事業公司,1981年)。 戴毓志審定:《毒物小百科》(臺北:銀禾文化,1993年)。 謝明勳:《六朝小說本事考索》(臺北:里仁書局,2003年)。 韓秋白、顧青:《中國小說史》(臺北:文津出版社,1995年)。 顏重威:《丹頂鶴:Grus japonensis》(臺中,晨星出版,2002年)。 顏重威:《詩經裡的鳥類》(臺中:鄉宇文化,2004年)。 譚天錫編選:《話蛇》(臺北:正中書局,1985年)。 顧俊:《諸神的起源》(臺北:木鐸出版社,1987年)。 〔日〕川勝義雄著,徐谷芃、李濟淪譯:《六朝貴族制社會研究》(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7年)。 〔加〕斯坦利.科倫(Stanley Coren)著,江天帆、馬雲霏譯:《狗智慧:它們在想什麼》(北京:三聯書店,2007年)。 〔美〕威爾森(Edward O. Wilson)著,薛絢譯:《社會生物學:新綜合理論》(新北:左岸文化,2013年)。 〔英〕弗雷澤(J.C.Frazer)著,汪培基譯:《金枝:巫術對宗教之研究》(臺北:久大文化,1991年)。 〔英〕魯珀特.謝德瑞克(Rupert Sheldrake)著,蔡承志譯:《狗狗知道你要回家?──探索不可思議的動物感知能力》(臺北:商周出版,2011年)。 〔奧〕康拉德.勞倫茲(Konrad Lorenz)著,王守珍譯:《攻擊的秘密》(臺北:遠流出版社,1996年)。 〔蘇〕海通著,何星亮譯:《圖騰崇拜》(桂林:廣西師範大學出版社,2004年)。 四、學位論文 牛程:《《列異傳》研究》(東北師範大學古代文學系碩士論文,2011年)。 王淑玲:《《搜神記》歷史災異雜記研究》(玄奘大學中國語文學系在職專班碩士論文,2010年)。 任志強:《中國古代狐精故事研究》(山東大學中國民間文學系博士論文,2014年)。 朱莉莉:《《拾遺記》作者、版本及文學性研究》(山東大學中國古典文獻學系碩士論文,2008年)。 江慧琪:《先秦至唐狐狸精怪故事研究》(國立中興大學中國文學系碩士論文,2002年)。 艾丹:《論《聊齋志異》中的動物形象及其隱喻的文化含義》(黑龍江大學中國古代文學碩士論文,2010年)。 吳叔靜:《元明清動物故事研究》(國立中央大學中國文學系在職專班碩士論文,2009年)。 吳俐雯:《王嘉《拾遺記》研究》(東吳大學中國文學研究所碩士論文,1992年)。 呂清泉:《魏晉志怪小說與古代神話關係之研究》(國立台灣大學中國文學研究所碩士論文,1986年)。 周文玲:《《太平廣記》所引唐代四大動物妖故事研究》(輔仁大學中國文學系碩士論文,1996年)。 林安任:《干寶《搜神記》之寓言類型研究》(國立臺灣師範大學國文學系碩士論文,2014年)。 林昀佑:《《列仙傳》、《列異傳》神仙、鬼怪、方術研究》(國立中山大學中國文學系研究所碩士論文,2012年)。 林禹璇:《《夷堅志》龍故事研究》(高雄師範大學國文學系碩士論文,2011年)。 林貞伶:《唐人小說獸類變化故事之研究》(臺北市立教育大學中國語文學系碩士論文,2011年) 林淑珍:《論《搜神記》的民間童話質素》(國立臺南大學國民教育研究所碩士論文,2002年)。 林惠玲:《《聊齋誌異》狐精形象研究》(高雄師範大學國文研究所碩士論文,2009年)。 林筱雯:《《太平廣記》中的「蛇」意象研究》(國立臺灣師範大學國文學系在職進修碩士論文,2011年)。 林翠萍:《《搜神記》與《嶺南摭怪》之比較研究》(國立成功大學中國文學研究所碩士論文,1996年)。 林慧玲:《搜神記中「神」的世界》(國立中山大學中國文學系研究所碩士論文,2013年)。 金克斌:《魏晉志怪小說中的世界──以搜神記為中心的研究》(東海大學歷史研究所碩士論文,1984年)。 金洪謙:《「狐狸精」原型及其在中國小說的文化意涵》(東海大學中國文學系博士班,2001年)。 金珍河:《《搜神記》變形故事研究》(復旦大學中國古代文學系碩士論文,2010年)。 侯洁云:《《搜神記》復仇主題研究》(山東大學中國古代文學系碩士論文,2010年)。 是瑞華:《貔貅形象及其故事研究》(國立中央大學中國文學系在職專班碩士論文,2013年) 洪培珊:《唐五代筆記小說「動物懲報」故事研究》(國立臺南大學國語文學系碩士論文,2013年)。 洪淑華:《《太平廣記》畜獸類故事研究》(玄奘大學中國語文學系在職專班碩士論文,2010年)。 倪智芸:《《搜神記》精怪故事之敘事研究》(國立中興大學中國文學系所碩士論文,2008年)。 張榮基:《魏晉志怪文學之研究》(東吳大學國文研究所博士論文,1992年)。 郭金燕:《《聊齋志異》動物故事研究》(中國文化大學中國文學研究所碩士論文,2003年)。 陳世昀:《《搜神記》中的祥瑞災異之書寫》(國立政治大學中國文學研究所碩士論文,2011年)。 陳志豪:《《搜神記》中天人關係的流轉》(國立清華大學中國文學系碩士論文,2012年)。 陳佩玫:《《搜神記》的民間故事類型研究──以「地陷為湖」及「羽衣仙女」型故事的演變為主之考察》(國立政治大學中國文學研究所碩士論文,2005年)。 陳昌遠:《清代文言小說中精怪修煉主題之研究》(國立中興大學中國文學系所博士論文,2013年)。 陳洛雯:《《搜神記》異類婚戀故事研究》(高雄師範大學回流中文碩士論文,2008年)。 游文琦:《現實與虛構之間──唐代狐狸精小說研究》(元智大學中國語文學系碩士論文,2010年)。 黃裕芬:《《搜神記》變化故事研究》(臺北市立教育大學中國語文學系碩士論文,2010年)。 楊宜芳:《宋元明狐狸傳說及其小說形象》(國立臺灣師範大學國文學系在職進修碩士班碩士論文,2008年)。 廖妙婉:《《搜神記》中「解圍人物」與救難故事之意涵研究》(國立中興大學中國文學系所碩士論文,2012年)。 廖秀倩:《《博物志》博物書寫研究》(國立政治大學中國文學研究所碩士論文,2013年)。 劉宜芳:《志怪小說中狐女婚戀研究》(國立彰化師範大學國文學系碩士論文,2012年)。 劉怡佳:《《搜神記》動物書寫研究》(淡江大學中國文學系碩士論文,2009年)。 劉苑如:《搜神記暨搜神後記研究──從觀念世界與敘事結構考察》(國立政治大學中國文學研究所碩士論文,1990年)。 劉剛:《《搜神記》報恩主題研究》(山西師範大學中國古代文學系碩士論文,2013年)。 蔡佳容:《《搜神記》中的女性形象》(國立中山大學中國文學系研究所碩士論文,2013年)。 蔡麗雲:《清朝康雍乾時代筆記小說中動物故事研究》(中國文化大學中國文學系博士論文,2012年)。 盧俐文:《太平廣記禽鳥類故事研究》(國立政治大學中國文學系碩士論文,1999年)。 賴采蘋:《《搜神記》中的動物類型研究──以動物與人類的關係為中心》(國立中正大學中國文學系碩士論文,2004年)。 謝明勳:《六朝志怪小說變化題材研究》(中國文化大學中國文學研究所碩士班,1988年)。 韓延汝:《《搜神後記》研究》(東北師範大學中國古典文獻學系碩士論文,2013年)。 蘇敏如:《中國水界神異動物象徵研究──以《太平廣記》魚、龜、蛇、龍為例》(國立中正大學中國文學所碩士論文,2007年)。 蘇榮彬:《神道設教──《搜神記》感應類故事研究》(國立中興大學中國文學系所碩士論文,2005年)。 五、期刊論文 王國良:〈列異傳研究〉,《東吳文史學報》第6期(1988年1月)。 王媛:〈《博物志》的成書、體例與流傳〉,《中國典籍與文化》第4期(2006年)。 王富祥:〈博物志疏證〉,《臺東師專學報》第4期(1976年4月)。 石昌渝:〈論魏晉志怪的鬼魅意象〉,《文學遺產》第2期(2003年)。 吳世如:〈中國鏡神話研究〉,《問學集》第11期(2002年6月)。 吳俐雯:〈「聊齋誌異」中狐的探析〉,《耕莘學報》第1期(2003年7月)。 李昭鴻:〈生命的延展與超越──王嘉《拾遺記》為亂世百姓所揭櫫的人生目標〉,《漢學研究集刊》第11期(2010年12月)。 李豐楙:〈先秦變化神話的結構性意義──一個「常與非常」觀點的考察〉《中國文哲研究集刊》,第4期(1994年3月)。 和勇:〈論六朝志怪小說中精怪傳說的類型及其成因〉,《思想戰線》第2期(2009年)。 林慧瑛:〈中國蠶桑文化的女子定位——以嫘祖先蠶與女化蠶故事為觀察中心〉《文興哲》第21期(2012年12月)。 胡仲權:〈列異傳中物象變化的運用技巧〉,《中華文化復興月刊》第21卷第11期(1988年11月)。 唐久寵:〈張華博物志之編成及其內容──博物志校釋敘〉,《中國古典小說研究專集》第2期(1980年6月)。 徐炯、汪俊:〈《搜神記》故事的民間信仰及其文化模式舉隅〉,《揚州大學學報》第3期(2011年)。 張辟辟:〈《搜神記》夢境描述之文化內蘊與文學價值〉,《中國文學研究》第3期(2010年)。 陳怡伶:〈鬼與人的交涉──談「搜神記」中的鬼故事類型及其意涵〉,《興大中文研究生論文集》第9期(2004年5月)。 蔡瑩:〈魏晉志怪小說的身體觀〉,《鄭州大學學報》第1期(2009年)。 蔡麗雲:〈清朝康雍乾時代文言小說中動物忠義故事探析〉,《南榮學報》第16期(2013年5月)。 謝明勳:〈六朝志怪「冥婚」故事研究──以《搜神記》為中心考察〉,《東華漢學》第5期(2007年6月)。 謝明勳:〈六朝志怪小說之敘事特性──以干寶《搜神記》為例〉,《中正大學中文學術年刊》第9期(2007年6月)。 謝明勳:〈從干寶著作談《搜神記》之著述緣由〉,《中國書目季刊》第25卷第1期(1991年6月)。 魏世民:〈《列異傳》《笑林》《神異傳》成書年代考〉,《明清小說研究》第1期(2005年)。
摘要: 
魏晉時期的志怪小說有著大量對動物的描寫,有的動物化為精怪,有的是日常生活中可見的動物,有的則是帶有神秘色彩的靈物,這些動物表現出有如人類般的行為與人互動,本文透過對動物故事的分析,了解當時人們對動物生命特質的理解及想像。

  動物化為人形後與人互動,有的帶有本性中對性欲及生存的需求,迎合人類的喜好以達到目的,有的動物抱持著與人相持的想法與人鬥智,其才智或能與人類比擬,然而道教中對精怪應予以翦除的觀念,使動物在被人類識破其偽裝後皆難逃被殺害的命運,連帶使動物和人類交合後產下的後嗣亦難以倖免。動物在化為人形時,在外表及行為上,仍保有動物的特質,且未具有人類的倫理觀念,與人類仍存有差異,成為被識破的關鍵。

  動物受人類飼養者,在人類遇到危難或有需求時,能做出報恩行為,以自身能力對人類有所報答,表現出五倫中的君臣之義。靈物被認為擁有人類倫理觀念,而能效仿人類的報恩行為,人類所不能理解的生命以及會取人性命的動物在人類的想像下,成為具有神秘性的動物,而能對人類的協助予以回報。同時,動物亦有人類的復仇行為,然而動物復仇較少由動物直接進行,而是藉由敘事手法將動物所受到的傷害與人類的無辜受難做連結,使動物的復仇行為有所依歸,而其手段多是以牙還牙,使人類受到與動物相同的痛苦。動物的報復行為不全然是動物受到直接傷害,當人類面對動物有不道德的行為時,人類亦可能受到動物的報復,藉此突顯出人類與動物間的善惡,表現出人類對倫理的期待。透過對動物故事的分析,對傳統文化中動物的定位及觀感有所理解。
URI: http://hdl.handle.net/11455/88990
Rights: 同意授權瀏覽/列印電子全文服務,2015-07-20起公開。
Appears in Collections:其他文章

Files in This Item:
File SizeFormat
nchu-104-5102011016-1.pdf1.83 MBAdobe PDFView/Open
Show full item record
 

Google ScholarTM

Check


Items in DSpace are protected by copyright, with all rights reserved, unless otherwise indic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