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use this identifier to cite or link to this item: http://hdl.handle.net/11455/88996
標題: 唐代茶葉的採製與飲茶風習
The Tea Harvest and Drinking Custom in Tang Dynasty.
作者: YU-YU Chen
陳佑羽
關鍵字: 唐代;茶文化;種茶;採茶;製茶;飲茶風尚;Tang Dai;tea culture;tea district;tea of tribute;tea of tax discuss tea, plant tea, pick tea-leaves;make tea;drink tea.
引用: 一、 典籍文獻 周‧卜商,《子夏易傳》(清通志堂經解本,一一卷)。 漢‧毛亨撰;漢‧鄭玄箋;唐‧陸德明音義,《毛詩》(四部叢刊景宋本,二○卷)。 漢‧司馬遷,《史記》(北京:中華書局,2006年第20次印刷)。 漢‧班固,《漢書》(清乾隆武英殿刻本,一○○卷)。 漢‧韓嬰,《韓詩外傳》(四部叢刊景明沈氏野竹齋本,一○卷)。 三國‧陳壽,《三國志》(百衲本景宋紹熙刻本,六五卷)。 晉‧佛陀跋陀羅與法顯共同所譯,《摩訶僧祇律》(大新新修大藏經本,四○卷)。 晉‧常璩,《華陽國志》(四部叢刊影明鈔本,一二卷)。 晉‧張華,《博物志》(清指海本,一○卷)。 晉‧郭璞,《爾雅》(四部叢刊景宋本,三卷)。 晉‧葛洪,《肘後備急方》(明正統道藏本,八卷)。 北魏‧楊衒之,《洛陽伽藍記》(四部叢刊三編景如明隱堂本,五卷)。 北魏‧賈思勰,《齊民要術》(四部叢刊景明鈔本,一○卷)。 南朝宋‧佛陀耶舍與竺佛念共同所譯,《四分律》(大新新修大藏經本,六○卷)。 南朝宋‧范曄,《後漢書》(百衲本景宋紹熙刻本,一二○卷)。 南朝宋‧寇宗奭,《本草衍義》(清十萬卷樓叢書本,二○卷)。 南朝宋‧劉義慶撰,劉孝標注,余嘉錫、周祖謨、余淑宜、周士琦整理《世說新語箋疏》(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96年第三版)。 南朝梁‧任昉,《述異記》(明漢魏叢書本,二卷)。 南朝梁‧蕭子顯,《南齊書》(清乾隆武英殿刻本,五九卷)。 南朝陳‧徐陵,《玉臺新詠》(四部叢刊景明活字本,一○卷)。 日‧圓仁著、顧承甫、何泉達點校,《入唐求法巡禮行記》(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6年)。 唐‧毛文錫,《茶譜》,收錄朱自振、鄭培凱主編,《中國歷代茶書匯編校注本》上卷(香港:商務印書館有限公司,2007年),頁54-61。 唐‧牛僧孺,《幽怪錄》(明書林陳應祥刻本,四卷)。 唐‧王維,《王右丞集箋注》(清文淵閣四庫全書本,二八卷)。 唐‧王敷撰,〈茶酒論〉,收錄朱自振、鄭培凱主編,《中國歷代茶書匯編校注本》上卷(香港:商務印書館有限公司,2007年),頁42-45。 唐‧王燾,《外臺秘要》(清文淵閣四庫全書本,四○卷)。 唐‧白居易,《白氏長慶集》(四部叢刊景日本翻宋大字本,七一卷)。 唐‧皮日休、陸龜蒙,《松陵集》(清文淵閣四庫全書本,一○卷)。 唐‧李白,《李太白集》(宋刻本,三○卷)。 唐‧李匡義,《資暇集》(明顏氏文房小說本,三卷)。 唐‧李吉甫,《元和郡縣志》(清武英殿聚珍版叢書本,四○卷)。 唐‧李沖昭,《南嶽小錄》(明正統道藏本)。 唐‧李林甫等撰,陳仲夫點校,《唐六典》(北京:中華書局,2005年)。 唐‧李肇,《唐國史補》(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57年4月)。 唐‧李肇,《翰林志》(清知不足齋叢書本,不分卷)。 唐‧李德裕,《李文饒集》(四部叢刊景明本,三五卷)。 唐‧杜佑,《通典》(清武英殿刻本,二○○卷)。 唐‧杜甫,《杜詩鏡銓》(清乾隆五十七年陽湖九柏山房刻本,二○卷)。 唐‧杜牧,《樊川集》(四部叢刊景明翻宋本,二二卷)。 唐‧孟詵,《食療本草》(北京:中華書局,2011年11月)。 唐‧房玄齡,《晉書》(清乾隆武英殿刻本,一三○卷)。 唐‧封演撰,趙貞信校注《封氏聞見記》(北京:中華書局,2005年11月)。 唐‧柳宗元,《河東先生集》(宋刻本,四七卷)。 唐‧段安節,《樂府雜錄》(清守山閣叢書本,一卷)。 唐‧段成式,《酉陽雜俎》卷二(四部叢刊景明本,三○卷)。 唐‧韋絢,《劉賓客嘉話錄》(明顏氏文房小說本)。 唐‧凈善,《禪林寳訓》(大正新修大藏經本,四卷)。 唐‧孫思邈,《千金要方》(清文淵閣四庫全書本,九三卷)。 唐‧孫思邈,《千金翼方》(元大德梅溪書院本,三○卷)。 唐‧孫思邈,《銀海精微》(清政和堂刻本,二卷)。 唐‧馬總,《通紀》(清嘉慶宛委別藏本,一二卷)。 唐‧康駢,《劇談錄》(清文淵閣四庫全書本,二卷)。 唐‧張又新,〈煎茶水記〉,收錄朱自振、鄭培凱主編,《中國歷代茶書匯編校注本》上卷(香港:商務印書館有限公司,2007年),頁34-37。 唐‧張彥遠,《歷代名畫記》(明津逮秘書本,一○卷)。 唐‧郭橐馳,《種樹書》(明夷門廣牘本,三卷)。 唐‧陳藏器,《本草拾遺》(安徽:安徽科學技術出版社,2004年1月)。 唐‧陸羽,《茶經》(臺北:金楓出版有限公司,1987年)。 唐‧陸羽,《顧渚山記》,收錄朱自振、鄭培凱主編,《中國歷代茶書匯編校注本》上卷(香港:商務印書館有限公司,2007年),頁46-47。 唐‧陸羽撰、沈冬梅校注,《茶經校注》(北京:中國農業出版社,2007年2月)。 唐‧馮贄,《雲仙雜記》(四部叢刊續編景明本,一○卷)。 唐‧黃滔,《黃御史集》(四部叢刊景明本,八卷)。 唐‧圓照,《貞元新定釋教目錄》(大正新修大藏經本,三○卷)。 唐‧楊曄,《膳夫經手錄》(清初毛氏及古閣抄本,一卷)。 唐‧義津,《受用三水要行法》,收錄《大正新脩大藏經》第 45 冊,No. 1092(東京:大藏出版株式會社,1988年)。 唐‧義津,《南海寄歸内法傳》,收錄《大正新脩大藏經》第 45 冊,No. 2125(東京:大藏出版株式會社,1988年)。 唐‧義津,《說罪要行法》,收錄《大正新脩大藏經》第 45 冊,No. 1903(東京:大藏出版株式會社,1988年)。 唐‧虞世南,《北堂書鈔》(清文淵閣四庫全書本,一六○卷)。 唐‧道宣,《教誡新學比丘行護律儀》,收錄《大正新脩大藏經》第 45 冊,No. 1897(東京:大藏出版株式會社,1988年)。 唐‧裴文撰,《茶述》,收錄朱自振、鄭培凱主編,《中國歷代茶書匯編校注本》上卷(香港:商務印書館有限公司,2007年),頁49-50。 唐‧趙璘,《因話錄》(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57年4月)。 唐‧劉禹錫,《劉夢得文集》(四部叢刊景宋本,四○卷)。 唐‧劉肅,《大唐新語》(清文淵閣四庫全書本,一三卷)。 唐‧樊綽,《蠻書》(清武英殿聚珍版叢書本,一○卷)。 唐‧歐陽詢,《藝文類聚》(清文淵閣四庫全書本,一○○卷)。 唐‧韓鄂,《四時纂要》(朝鮮刻本,五卷)。 唐‧顏真卿,《顏魯公文集》(清三長物齋叢書本,三○卷)。 唐‧魏徵,《隋書》(清乾隆武英殿刻本,八五卷)。 唐‧蘇廙撰,〈十六湯品〉,收錄朱自振、鄭培凱主編,《中國歷代茶書匯編校注本》上卷(香港:商務印書館有限公司,2007年),頁38-41。 唐‧蘇鶚,《杜陽雜編》(清文淵閣四庫全書本,三卷)。 唐‧釋慧祥撰,《清涼傳》(日本大正新修大藏經本,上中下卷)。 唐‧權德輿,《權載之文集》(四部叢刊景清嘉慶本,五○卷)。 五代‧王仁裕,《開元天寶遺事》(明顏氏文房小說本,四卷)。 五代‧劉昫撰,《舊唐書》(清乾隆武英殿刻本,二○○卷)。 宋‧王禹偁,《小畜集》(四部叢刊景宋本配呂無黨鈔本,三○卷)。 宋‧王欽若,《冊府元龜》(明刻初印本,一○○○卷)。 宋‧王楙,《野客叢書》(明刻本,三○卷)。 宋‧王溥,《五代會要》(清武英殿聚珍版叢書本,三○卷)。 宋‧王溥,《唐會要》(清武英殿聚珍版叢書本,一○○卷)。 宋‧王應麟,《困學紀聞》(四部叢刊三編景元本,二○卷)。 宋‧王讜,《唐語林校證》(北京:中華書局,1997年12月二版)。 宋‧史能之,《(咸淳)重修毗陵志》(明初刻本,三○卷)。 宋‧司馬光撰,《資治通鑑》(四庫叢刊景宋刻本,二九四卷)。 宋‧朱翌,《猗覺寮雜記》(清知不足齋叢書本,二卷)。 宋‧佚名,《宣和畫譜》(明津逮秘書本,二○卷)。 宋‧吳自牧,《夢梁錄》(清學津討原本,二○卷)。 宋‧吳俶,《事類賦》(宋紹興十六年刻本,三○卷)。 宋‧宋子安,《東溪試茶錄》(宋百川學海本,不分卷)。 宋‧宋賾集,《禪苑清規》,收錄《新纂續藏經》第63冊 No. 1245(東京:株式會社國書刊行會,1975-1989年)。 宋‧李昉,《太平御覽》(四部叢刊三編景宋本,一○○○卷)。 宋‧李昉撰,《太平廣記》(民國景明嘉靖談愷刻本,五○○卷)。 宋‧阮閱,《詩話總龜》(四部叢刊景明嘉靖本,九八卷)。 宋‧洪興祖,《楚辭補註》(上海:上海商務,1965年)。 宋‧胡仔,《苕溪漁隱叢話前後集》(清乾隆刻本,一○○卷)。 宋‧張唐英,《蜀檮杌》(清鈔本,二卷)。 宋‧張淏撰,《雲谷雜記》(清武英殿聚珍版叢書本,四卷)。 宋‧章如愚,《山堂考索》(清文淵閣四庫全書本,二一二卷)。 宋‧陳師道,《後山居士文集》(宋刻本,二○卷)。 宋‧陳振孫,《直齋書錄解題》(清武英殿聚珍版叢書本,二二卷)。 宋‧陶穀,《清異錄》(民國景明寶顏堂秘笈本,四卷)。 宋‧普濟,《五燈會元》(宋刻本,二○卷)。 宋‧程大昌,《演繁露》(清學津討原本,二卷)。 宋‧費袞,《梁溪漫志》(清知不足齋叢書本,一○卷)。 宋‧黃伯思,《東觀餘論》(宋刻本,二卷)。 宋‧趙令畤,《侯鯖錄》(清知不足齋叢書本,八卷)。 宋‧趙汝礪,《北苑別錄》(清讀畫齋叢書本,不分卷)。 宋‧趙明誠,《金石錄》(臺北:臺灣商務印書館,1981年)。 宋‧樂史,《太平寰宇記》(清文淵閣四庫全書補配古逸叢書景宋本,一九九卷)。 宋‧歐陽修,《集古錄》(清文淵閣四庫全書本,一○卷)。 宋‧歐陽修,《歐陽文忠公集》(四部叢刊景元本,一五三卷)。 宋‧歐陽修撰,《新唐書》(清乾隆武英殿刻本,二二五卷)。 宋‧談鑰,(嘉泰)《吳興志》(民國吳興叢書本,二○卷)。 宋‧錢易,《南部新書》(清文淵閣四庫全書本,一○卷)。 宋‧薛居正,《舊五代史》(百衲本景印吳興劉氏家業堂刻本,一五○卷)。 宋‧羅願,《爾雅翼》(清文淵閣四庫全書本,三二卷)。 宋‧贊寧,《宋高僧傳》(大正新修大藏經本,三○卷)。 宋‧釋道原撰,《景德傳燈錄》(四庫叢刊三編景宋本,三○卷)。 元‧王禎,《王禎農書》(清乾隆武英殿刻本,三六卷)。 元‧辛文房撰,傅璇琮主編,《唐才子傳校箋》(北京:中華書局,1990年9月)。 元‧德輝,《敕修百丈清規》(大正新修大藏經本,八卷)。 明‧朱棣,《神僧傳》(大正新修大藏經本,九卷)。 明‧李時針,《本草綱目》(清文淵閣四庫全書本,五二卷)。 明‧郭子章,《豫章詩話》(清刻本,六卷)。 明‧楊慎,《丹鉛總錄》(清文淵閣四庫全書本,二七卷)。 清‧方以智,《通雅》(清文淵閣四庫全書本,五二卷)。 清‧永瑢,《四庫全書總目》(清乾隆武英殿,二○○卷)。 清‧曹寅編,《全唐詩》(清文淵閣四庫全書本,九○○卷)。 清‧陳大章,《詩傳名物集覽》(清文淵閣四庫全書本,一二卷)。 清‧陸心源輯補,《唐文拾遺》七二卷,含《唐文續拾》一六卷(清光緒刻本,共八八卷)。 清‧陸近燦,《續茶經》(清文淵閣四庫全書本,四卷)。 清‧賀貽孫,《詩筏》(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3年)。 清‧董誥輯,《全唐文》(清嘉慶內府刻本,一○○○卷)。 清‧顧炎武,《日知錄》(清乾隆刻本,三二卷)。 陳尚君輯校,《全唐詩補編》(北京:中華書局,1992年)。(全書包含王重民《補全唐詩》和《補全唐詩拾遺》、孫望《全唐詩補逸》、童養年《全唐詩續補遺》、陳尚君《全唐詩續拾》。) 逯欽立輯校,《先秦漢魏晉南北朝詩》(臺北:木鐸出版社,1983年)。 二、 近人專書 《圖解茶經》(臺北:華威國際,2011年9月)。 方立天,《中國佛教與傳統文化》(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1988年)。 王世杰主編,《故宮名畫》第2輯(臺北:國立故宮博物院,1966年)。 王利華,《中古華北飲食文化的變遷》(北京: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2000年)。 王明德、王子輝著,《中國古代飲食》(陝西:陝西人民出版社,1988年)。 王玲,《中國茶文化》(北京:中國書店,1992年)。 王從仁,《玉泉清茗》(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91年)。 王賽時,《唐代飲食》(濟南:齊魯書社,2003年)。 全漢昇,《唐宋帝國與運河》(臺北:商務,1944年)。 朱小明編,《茶史茶典》(臺北:世界文物出版社,1980年)。 朱自振、沈漢,《中國茶酒文化史》(臺北:文津出版社,1995年)。 佘城,《中國書畫》1人物畫,(臺北:光復書局,1982年3月再版)。 余悅主編,《中國茶文化經典》(北京:光明日報出版社,1999年)。 吳智和,《中國茶藝論叢》(臺北:大立出版社,1985年)。 吳智和、許賢瑤主編,《中國古代喫茶史》,(臺北:博遠出版社,1991年)。 吳覺農主編,《茶經述評》(北京:中國農業出版社,2005年第2版)。 宋德熹,《唐史識小》(臺北:稻鄉出版社,2009年)。 岑仲勉,《隋唐史》(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1957年12月第一版)。 李廷先,《唐代揚州史考》(江蘇:江蘇古籍出版社,1992年)。 李知宴,《中國陶瓷文化史》(臺北:文津版社,1996年4月)。 李斌成、李錦繡、張澤咸、吳麗娛、陳國棟、黃正建,《隋唐五代社會生活史》(北京: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2004年12月第2次印刷)。 李綿繡,《敦煌吐魯番文書與唐史研究》(福建:人民出版社,2006年)。 李錦繡,《唐代制度史略論稿》(北京:中國政法大學出版社,1998年)。 李錦繡,《唐代財政史稿》(北京:北京大學出版社,1995年)。 杜正勝,《古代社會與國家》(臺北:允晨文化出版,1992年)。 沈冬梅,《茶與宋代社會生活》(北京: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2007年)。 尚永亮,《科舉之路與宦海浮沉-唐代文人的仕宦生涯》(臺北:文津出版社,2000年)。 林淑心,《唐長沙窯瓷器之研究》(臺北:國立歷史博物館,1998年3月)。 河北省邢台市文物管理處編著;石從枝、李軍、李恩瑋主編,《邢台隋代邢窯》(北京:科學出版社,2006年)。 南懷瑾,《禪宗叢林制度與中國社會》(臺北:藝文印書館,1964年5月再版)。 姚國坤、王存禮、程啓坤,《中國茶文化》(臺北:洪葉文化事業有限公司,1995年)。 姚國坤、胡小軍,《中國古代茶具》(上海:上海文化出版社,2000年4月第2次印刷)。 美‧威廉‧烏克斯(William Harrison Ukers)撰,中國茶葉研究社譯,《茶葉全書》(桃園:茶學文學出版社,1992年)。 美國‧烏克斯(Willam H.Ukers)著,中國茶葉研究社譯,《茶葉全書》(臺北:大安總經銷,1992年)。 香港市政局與北京中國歷史博物館聯合主辦,《中國古代茶具展》(香港:香港市政局,1994年)。 孫洪升,《唐宋茶葉經濟》(北京: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2001年)。 容志毅,《中國煉丹術考略》(上海:上海三聯書店,1998年)。 翁同文,《藝林叢考》(臺北:聯經出版事業公司,1977年6月)。 耿煊,《詩經中的經濟植物》(臺北:臺灣商務,1996年修訂版)。 袁和平,《中國飲茶文化》(福建:廈門大學出版社,1992年)。 郝春文,《唐末五代宋初敦煌僧尼的社會生活》(北京: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1998年)。 陝西省考古研究院、法門寺博物館、寶雞市文物局、扶風縣博物館編著,《法門寺考古發掘報告》上下(北京:文物出版社,2007年)。 高啟安,《唐五代敦煌飲食文化研究》(北京:民族出版社,2004年12月)。 高啟安,《敦煌飲食探秘》(北京:民族出版社,2004年5月)。 國立故宮博物院,《三希堂茶話》(臺北:國立故宮博物院,1987年1月第三版)。 張弓,《漢唐佛寺文化史》(北京: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1997年)。 張宏庸,《茶藝-唐代的品茗藝術》(臺北:幼獅文化事業公司,1987年5 月再版)。 張宏庸,《華夏之美-茶藝》(臺北:幼獅文化事業公司,1995年11月初版4刷)。 張宏庸編簒,《陸羽圖錄》(桃園:茶學文學出版社,1985年)。 張宏庸輯校,《陸羽全集》(桃園:茶學文學出版社,1985年)。 張志純編譯,《茶葉的科學研究》(臺北:徐氏基金會,1983年)。 張澤咸,《唐代工商業》(北京: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1995年)。 張澤咸,《隋唐時期農業》(臺北:文津出版社,1999年)。 梁子,《中國唐宋茶道》(陜西:陝西人民出版社,1994年)。 陳香,《茶典》(臺北:國家出社,1982年7月再版)。 陳祖槼、朱自振編,《中國茶葉歷史資料選輯》(北京:農業出版社,1981年)。 陳偉名,《唐宋飲食文化發展史》(臺北:臺灣學生書局出版社,1995年)。 陳寅恪,《隋唐制度淵源略論稿‧唐代政治史述論稿》(臺北:里仁書局,2008年)。 陳椽,《茶葉通史》(北京:農業出版社,1984年)。 陶希聖,《唐代之交通》(臺北:食貨出版社,1974年)。 陶希聖主編,《唐代寺院經濟》(臺北:食貨出版社,1974年)。 傅樂成,《中國通史》(臺北:大中國圖書公司,2000年)。 傅璇琮,《唐代科舉與文學》(臺北:文史哲出版社,1994年)。 程光裕、徐聖謨主編,《中國歷史地圖》(臺北:中國文化大學出版社,1993年8月第一版第二刷)。 黃正建,《唐代衣食住行研究》(北京:首都師範大學出版社,1998年)。 黃玫茵,《唐代江西地區開發研究》(臺北:國立臺灣大學出版委員會,1996年)。 葉喆民,《隋唐宋元陶瓷通論》(北京:紫禁城出版社,2003年3月)。 劉良佑,《古瓷研究》(臺北:幼獅文化事業公司,1988年1月)。 劉昭瑞,《中國古代飲茶藝術》(陝西:陝西人民出版社,1987年)。 劉修明,《中國古代飲茶與茶館》(臺北:臺灣商務印書館,1998年)。 劉海峰,《教育與選舉制度綜論》(臺北:文津出版社,1991年)。 劉淑芬,《中古的佛教與社會》(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8年)。 劉學君,《文人與茶》(北京:東方出版社,1997年)。 黎虎主編,《漢唐飲食文化史》(北京:北京師範大學出版社,1998年)。 謝重光,《晉唐寺院與寺院經濟研究》(北京:北京師範大學歷史系博士論文,1987年),收錄《法藏文庫‧中國佛教學術論典》第46冊(高雄:佛光山文教基金會,2001年),頁1-287。 韓生、王樂慶,《法門寺地宮茶具與唐人飲茶藝術》(北京:長城出版社,2004年4月)。 簡錦松,《唐詩現地研究》(高雄:中山大學出版社,2006年)。 譚其驤主編,《中國歷史地圖集》第五冊(隋、唐、五代十國時期)(上海:地圖出版社,1982年)。 關劍平,《茶與中國文化》(北京:人民出版社,2001年8月)。 嚴耕望,《嚴耕望史學論文集》(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9年10月)。 嚴耕望,《嚴耕望史學論文選集》(臺北:聯經出版事業公司,1991年)。 三、 碩博士論文(按發表通過時間排列) 陳欽育,〈唐代茶葉之研究〉(臺北:文化大學歷史研究所碩士論文,1988年)。 李書群,〈唐代飲食風氣及其對文學影響之研究〉(臺北:臺灣大學中文研究所碩士論文,1992年)。 蔣作貞,〈唐人飲茶風尚-兼論茶的產銷、茶法、製造〉(臺中:東海大學歷史研究所碩士論文,1995年)。 康才媛,〈唐代越窯青瓷器研究〉(臺北:中國文化大學史學系博士論文,1997年)。 蔡秀敏,〈唐代敦煌飲食文化研究〉(嘉義:中正大學中國文學所碩士論文,2001年)。 林珍瑩,〈唐代茶詩研究〉(嘉義:中正大學中國文學系博士論文,2003年)。(臺北:花木蘭文化出版社,2007年)。 余玥貞,〈唐宋時期的茶知識與飲茶文化〉(臺北:臺灣大學歷史研究所碩士論文,2004年)。 顏鸝慧,〈唐代茶文化與茶詩〉(臺北:輔仁大學中文系博士論文,2005年)。 傅及光,〈唐代茶文化之研究〉(臺中:逢甲大學中國文學系碩士論文,2006年)。 雲惠遠,〈唐代茶道文化及其思想之研究-以江東茶文化圈為中心〉(臺北:華梵大學東方人文思想研究所碩士論文,2007年)。 顏靜如,〈一生為墨客,幾世作茶仙-唐代飲茶文化之探討〉(臺中:中興大學歷史系碩士論文,2008年)。 鄭雅文,〈唐代庶民飲食文化研究〉(臺中:中興大學歷史系碩士論文,2009年)。 李貞慧,〈唐代佛寺中的茶文化〉(高雄:中山大學中國文學系碩士論文,2010年)。 吳美玉,〈唐代宴飲文化初探〉(臺中:中興大學歷史系碩士論文,2011年)。 四、 期刊論文 (一)臺灣地區: 于景讓,〈說茶〉,原載《大陸雜誌》,54卷6期,1977年6月,收錄吳智和主編,《中國茶藝論叢》下冊(臺北:大立出版社,1985年),頁313-329。 任育才,〈唐人的預防醫學思想-以孫思邈為例〉,《興大歷史學報》創刊號,(臺中:國立中興大學歷史學系,1991年2月)。 任育才,〈論孫思邈之年壽及其醫學思想〉,《興大歷史學報》創第2期,(臺中:國立中興大學歷史學系,1992年3月)。 成耆仁,〈中國茶史與茶具的演變〉,收錄《茶的文化》(臺北:國立歷史博物館,1997年),頁13-28。 朱重聖,〈我國飲茶成風之原因及其對唐宋社會與官府之影響〉,收入《宋史研究》第十四輯,(臺北:國立編譯館中華叢書編審委員會,1983年7月),頁315-411。 朱祖德,〈試論唐代揚州在中西交通史上的地位〉,《興大歷史學報》第十八期(臺中:國立中興大學歷史學系,1997年)。 朱祖德,〈唐五代兩浙地區經濟發展之研究〉(臺北:中國文化大學史學研究所博士論文,2005年6月)。 朱祖德,〈唐代淮南道研究〉(臺北:中國文化大學史學研究所碩士論文,1997年6月)。 林正三,〈唐代飲茶風氣探討〉,《國立編譯館館刊》,第13卷第2期,(1984年),頁209-228。 翁同文,〈所謂唐張萱明皇合樂圖當是宋畫〉,《文物彙刊》第1期(1972年)。 康才媛,〈上林湖越窯青瓷特徵與燒造工藝演進-唐、五代、北宋的碗為例〉,《歷史文物月刊》,第6卷第1期,(1996年)。 康才媛,〈法門寺金銀茶器之探討-兼論茶器之美感與藝術〉,《藝術評論》第24期,(2013年)。 康才媛,〈唐代文人飲茶文化-以茶器為探討中心〉,《中國歷史學會史學集刊》,第30期,(1998年)。 康才媛,〈唐代越窯青瓷茶碗的美感表現與象徵意義〉,《歷史文物月刊》,第7卷第7期,(1997年)。 康才媛,〈陸羽《茶經》煮茶法趣味之探討〉,《歷史文物月刊》,第9卷第12期,(1999年)。 傅樂成,〈唐人的生活〉,收錄《漢唐史論集》(臺北:聯經,1987年)。 程光裕,〈茶經考略〉,《華岡學報》第1期,(1965年)。 程光裕,〈茶與唐宋思想界的關係〉,收入《宋史研究》第三輯,(臺北:國立編譯館中華叢書編審委員會,1984年1月再版),頁489-534。 廖寶秀,〈圭璧相壓疊,積芳莫能加-試論唐代圭璧形餅茶與茶碾〉,《故宮文物月刊》,第9卷第6期,(1991年)。 廖寶秀,〈從考古出土飲器論唐代的飲茶文化〉,《故宮學術季刊》,第8卷第3期,(1991年)。 廖寶秀,〈陸羽《茶經》中之茶器與現代茶器之比較〉,《故宮文物月刊》第9卷第2期,(1991年)。 劉昭瑩,〈唐代日僧圓仁在長安的生活與見聞〉,《建國學報》,第14期,(1995年),頁257-269。 劉淑芬,〈「客至則設茶,欲去則設湯」──唐、宋時期世俗社會生活中的茶與湯〉,《燕京學報》第16期,(2004年),頁117-155。 劉淑芬,〈戒律與養生之間-唐宋寺院中的丸藥、乳藥和藥酒〉,《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集刊》第78本第4分,(2006年9月),頁358-399。 劉淑芬,〈借水澄心,即茶演法──唐、宋寺院中的茶、湯、藥與儀節〉,《中央研究院週報》1017(2005年4月2日)。 劉淑芬,〈唐、宋寺院中的茶與湯藥〉,《燕京學報》第19期,(2006年),頁67-97。 劉淑芬,〈從《禪苑清規》看唐宋時期的茶、湯禮與養生文化〉,《知識饗宴系列6》(臺北:中央研究院,2010年6月),頁183-207。 劉淑芬,〈禪苑清規中所見的茶禮與湯禮〉,《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集刊》第78本第4分 ,(2007年12月),頁629-671。 蕭麗華,〈唐代僧人飲茶詩研究〉,《臺大文史哲學報》第71期,(臺北:臺灣大學文學院,2009年11月)。 嚴耕望,〈唐代文化約論〉,收錄中國唐代學會編《唐代研究論集》第一輯(臺北:新文豐出版公司,1992年11月),頁1-25。 (二)大陸地區: 丁以壽,〈《茶經》、《廣雅》云考辨〉,《農業考古》第4期,(2000年)。 丁以壽,〈中國飲茶法源流考〉,《農業考古》第2期,(1999年)。 丁以壽,〈蘇廙《十六湯品》〉,《茶苑》第2期,(2004年)。 于良子,〈貢茶的緣起及對我國茶葉生產的影響〉,《中國茶葉》第1期,(1994年)。 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洛陽唐城隊,〈洛陽唐東都履道坊白居易故居發掘簡報〉,《考古》第8期,(1994年)。 方健,〈鴻漸未必是陸羽-兼論陸羽的卒年〉,《農業考古》第2期,(1994年)。 毛陽光,〈唐崔鄲墓誌考釋〉,《四川文物》第4期,(2011年)。 牛致功,〈圓仁筆下的茶〉,收錄《唐代碑石與文化研究》(西安:三秦出版社,2002年),頁273-283。 王永平,〈唐代宮廷飲茶〉,《飲食文化研究》第1期,(2005年)。 王永平,〈從土貢看唐代的宮廷飲食〉(上),《飲食文化研究》第3期,(2004年)。 王永平,〈從土貢看唐代的宮廷飲食〉(下),《飲食文化研究》第4期,(2004年)。 王宏樹、汪前,〈飲茶對人體的保健作用與生理功能〉,《農業考古》第2期,(1994年)。 王洪軍,〈唐代的茶葉生產-唐代茶葉史研究之一〉,《齊魯學刊》第6期,(1987年)。 王洪軍,〈唐代的茶葉產量、貿易、稅茶與榷茶-唐代茶葉史研究之二〉,《齊魯學刊》第2期,(1989年)。 王洪軍,〈唐代的飲茶風習-唐代茶業史研究之三〉,《中國農史》第4期,(1989年)。 王倉西,〈淺談法門寺地宮出土部分金銀器的定名及用途〉,《文博》第4期,(1993年)。 王倉西、田生華,〈法門寺塔地宮出土茶具與《茶經‧四之器》對比研究〉,《農業考古》第2期,(1995年)。 王廣智,〈唐代貢茶〉,《農業考古》第2期,(1995年)。 王賽時,〈略論唐代的茶葉產地與製作〉,《古今農業》第1期,(2000年)。 王艷玲,〈唐代茶葉經濟發展探究〉,《安順學院學報》第2期,(2010年)。 任新來,〈法門寺茶器具考釋〉,《農業考古》第2期,(2013年)。 任新來,〈唐代茶文化與法門寺地宮茶具〉上,《收藏界》第4期,(2004年)。 任新來,〈唐代茶文化與法門寺地宮茶具〉下,《收藏界》第5期,(2004年)。 吳立民,〈中國的茶禪文化與中國佛教的茶道〉,《法音月刊》第9期,(2000年)。 吳家闊,〈敦煌遺書〈茶酒論〉與茶文化內涵的探索〉,《農業考古》第2期,(2009年)。 呂維新,〈唐代茶業經濟史略〉,《中國茶業加工》第3期,(1996年)。 呂維新,〈唐代茶葉生產發展和演變〉,《茶業通迅》第4期,(1989年)。 呂維新,〈唐代貢茶制度的形成和發展〉,《農業考古》第2期,(1995年)。 李斌城,〈唐人與茶〉,《農業考古》第2期,(1995年)。 李菁,〈大運河-唐代飲茶之風的北漸之路〉,《中國社會經濟史研究》第3期,(2003年)。 李德龍,〈敦煌遺書〈茶酒論〉中的茶酒爭勝〉,《農業考古》第2期,(1994年)。 周文棠,〈王褒〈僮約〉中荼非茶的考證〉,《農業考古》第4期,(1995年)。 周世榮,〈再談長沙馬王堆漢墓簡文-(木古月)(檟)〉,《茶葉通訊》第2期,(1991年)。 周世榮,〈從唐詩中的飲茶用器看長沙窯出土的茶具〉,《農業考古》第2期,(1995年)。 周世榮,〈淺談唐代岳州窯茶具〉,《茶葉通訊》第3期,(1995年)。 周世榮,〈關於長沙馬王堆漢墓中簡文-(木古月)(檟)的考訂〉,《茶葉通訊》第3期,(1979年)。 周芾棠,〈《茶經》陸羽卒年的新發現〉,《農業考古》第4期,(1993年)。 周愛東,〈分茶游戲的興衰〉,《揚州大學烹飪學報》第3期,(2004年)。 周靖民,〈唐代的茶葉產區續輯〉,《中國茶葉》第3期,(1984年)。 宗偉方,〈宜興茶的傳說與唐代貢茶〉,《檔案與建設》第5期,(2006年)。 林培民,〈法門寺唐代茶具審美簡論〉,《農業考古》第2期,(1995年)。 竺濟法,〈陸羽卒年再認識〉,《農業考古》第2期,(2010年)。 竺濟法,〈嵊州唐碑墓志銘與陸羽卒年〉,《農業考古》第2期,(2004年)。 唐黎標,〈唐代茶葉的產地與名品〉,《茶業通報》第2期,(2003年)。 孫洪升,〈唐代榷茶述論〉,《農業考古》第4期,(1997年)。 孫機、劉家琳,〈記一組邢窯茶具及同出的瓷人像〉,《文物》第4期,(1990年),頁37-40。 徐淳,〈敦煌寫本《茶酒論》與唐人的飲茶飲酒〉,《揚州師院學報(社會科學版)》,第3期,(1987年)。 殷玉嫻,〈陸羽卒年考述〉,《農業考古》第5期,(2007年)。 殷玉嫻、玉峰,〈從《茶經‧四之器》看陸羽的佛教思想傾向〉,《安徽農業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第16卷第3期,(2007年5月)。 馬得志,〈唐代長安城平康坊出土的鎏金茶托子〉,《考古》第12期,(1959年)。 馬湘泳,〈唐代茶樹的地理分布與貢茶〉,《農業考古》第2期,(1995年)。 張高舉、王競香,〈從法門寺唐代地宮出土的一套茶具看唐代茶與茶文化的發展和繁榮〉,《農業考古》第2期,(1995年)。 張劍光,〈《入唐求法巡禮行記》中的唐代嗜茶風俗〉,《農業考古》第4期,(1994年)。 張澤咸,〈漢唐時期的茶葉〉,《文史》第11輯,(1981年)。 張鴻勛,〈敦煌故事賦〈茶酒論〉與爭奇型小說〉,《敦煌研究》第1期,(1989年)。 梁子,〈白居易故居出土茶器〉,《農業考古》第4期,(1995年)。 梁子、謝莉,〈慈覺大師所親歷到晚唐茶事〉,《農業考古》第2期,(2004年)。 章志峰,〈歷代文人與分茶〉,《茶葉科學技術》第3期,(2010年)。 郭仁,〈關於青瓷與白瓷的起源〉,《文物》第6期,(1959年)。 郭亮,〈從茶產地的分布看唐代區域經濟的開發-讀《全唐詩》、《茶經》、《新唐書‧地理志》札記〉,《樂山師範學院學報》第4期,(2006年)。 郭亮、孫垂利,〈略論唐代茶葉的經濟功能〉,《農業考古》第2期,(2006年)。 郭鋒,〈唐代道制改革與三級制地方行政體制的形成〉,《歷史研究》第6期,(2001年)。 陳尚君,〈毛文錫《茶譜》輯考〉,《農業考古》第4期,(1995年)。 陳衍德,〈唐代茶法略考〉,《中國社會經濟史研究》第2期,(1987年)。 陳萬里,〈邢越二窯及定窯〉收錄《邢窯研究》(北京:文物出版社,2007年)。 陳耀東,〈陸羽的卒年〉,《文獻》第4期,(1989年)。 寒葭,〈唐宋綿州名茶及產地考〉,《茶葉通報》第1期,(1995年)。 彭雪開,〈茶陵地名考釋〉,《中國地名》第7期,(2012年)。 程啟坤、姚國坤,〈論唐代茶區與名茶〉,《農業考古》第2期,(1995年)。 童正祥,〈論陸羽故里傳播《茶經》的歷史地位〉,《農業考古》第5期,(2010年)。 閔泉,〈略論唐代顧渚貢茶〉,《農業考古》第4期,(1994年)。 陽勛,〈陸羽生卒年考述〉,《茶葉通報》第1期,(1986年)。 黃正建,〈敦煌文書與唐五代北方地區的飲食生活(主食部分)〉,武漢大學歷史系魏晉南北朝隋唐史研究室編,《魏晉南北朝隋唐史資料》第11期(武漢,武漢大學出版社,1991年)。 黃正建,〈敦煌文書與唐五代北方地區的飲食生活〉,武漢大學《魏晉南北朝隋唐史資料》第11期,(1991年)。 黃正建,〈敦煌資料與唐五代人的衣食住行〉,收錄國家圖書館善本部敦煌吐魯番學資料研究中心編,《敦煌與絲路文化學術講座》第二輯(北京:北京圖書館出版社,2005年1月)。 黃正建,〈試論唐代前期皇帝消費的某些側面 -以《通典》卷六所記常貢為中心〉,《唐研究》第6卷,(2000年)。 黃純艷,〈再論唐代茶法〉,《思想戰線》第2期,(2002年)。 溫孟孚、關劍平,〈道教文化與唐代茶詩〉,《浙江樹人大學學報》第7卷第4期,(2007年)。 溫翠芳,〈長安西明寺與中唐茶文化之東漸日本〉,《文史知識》第8期,(2006年)。 暨遠志,〈唐代茶文化的階段性-敦煌寫本〈茶酒論〉研究之二〉,《敦煌研究》第2期,(1991年)。 誌茗齋,〈古代的分茶〉,《福建茶葉》第2期,(1998年)。 趙大瑩,〈敦煌祭文及其相關問題研究-以P.3214和P.4043兩件文書為中心〉,收錄中國敦煌吐魯番學會等編《敦煌吐魯番研究》第十一卷(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9年9月), 趙天相,〈陸羽《茶經》研究的幾點認識〉,《農業考古》第5期,(2009年)。 閩泉,〈略論唐代顧渚貢茶〉,《農業考古》第4期,(1994年)。 劉玉紅,〈宋代的分茶詩與分茶習俗〉,《華夏文化》第3期,(2001年)。 劉長嵐、李自強、崔文新,〈關於茶的科學〉,《中國西部科技》第4期,(2003年)。 劉學忠(君),〈分茶非點茶說商兌〉,《阜陽師範學院學報(社科版)》第2期,(2000年)。 劉學忠,〈從《茶經‧九之略》探討陸羽的茶道取向〉,《阜陽師範學院學報(社會科學版)》第6期,(2007年)。 樊敬鐸,〈唐宋時代的餅茶〉,《農業考古》第4期,(1995年)。 歐陽勛,〈論《茶經‧一之源》〉,《農業考古》第5期,(2010年)。 蔣寅,〈陸鴻漸生平考實〉,《古今農業》第2期,(1992年)。 鄭乃輝、蘇孝勇、王振康,〈論唐代茶稅的形成與發展〉,《福建茶葉》第11期,(2010年)。 戴軍,〈唐代寺院題詩與寺院學習之風〉,《中國典籍與文化》第2期,(2004年)。 謝文柏,〈唐代貢泉-金沙泉〉,《農業考古》第2期,(2005年)。 韓偉,〈從飲茶風尚看唐代的金銀茶具〉,《文物》第10期,(1988年),頁44-56。 魏新民,〈試論唐代茶法及其形成的原因〉,《農業考古》第5期,(2008年)。 五、 日文譯作 ﹝日﹞中村喬,〈茶贅言-中國茶的食葉法與雜和法〉,原刊《立命館文學》第463、464、465號,1984年1、2、3月,收入吳智和、許賢瑤《中國古代喫茶史》,(臺北:博遠出版社,1991年)。 ﹝日﹞加藤繁著,華世譯叢,《中國經濟史考證》(臺北:華世出版社,1981年)。 ﹝日﹞布目潮渢,〈白居易的喫茶〉,原刊《三上次男博士喜壽記念論文集》-歷史篇,1985年,東京平凡社出版,收入吳智和、許賢瑤,《中國古代喫茶史》,(臺北:博遠出版社,1991年)。 ﹝日﹞布目潮渢,〈唐代的名茶及其流通〉,原刊《小野勝年博士頌壽紀念東方學論集》,1986年12月,龍谷大學東洋史學會出版,收入吳智和、許賢瑤,《中國古代喫茶史》,(臺北:博遠出版社,1991年)。 ﹝日﹞布目潮渢,〈綠芽十片-中國喫茶文化小史〉,原刊《東洋史苑》第33號,1989年3月,龍谷大學東洋史學會,收入吳智和、許賢瑤,《中國古代喫茶史》,(臺北博遠出版社,1991年)。 ﹝日﹞佐佐木秀憲著,王競香譯〈關於晚唐五代越窯青瓷的若干考察〉,《文博》第6期,(1995年)。 ﹝日﹞高橋忠彥著,陳星橋譯,〈從唐詩看唐代茶與佛教的關係〉,《法音》第6期,(1996年)。 ﹝日﹞棚橋篁峰,〈唐代茶道的復原研究〉,《農業考古》第5期,(2011年)。
摘要: 
論述唐代飲茶風氣的發展。從古代飲茶的起源,探討茶為人所發現至魏晉南北朝利用以來,鑑於史料文獻的茶事增多,皆可說明這時期飲茶逐漸開展。唐玄宗天寶、開元年間,飲茶逐漸在北方竄起,並打破南飲北不多飲的局限成為一種飲茶風氣。中、晚唐時期全國經濟重心南移,南北飲茶風氣的差異縮小,可由當時南方各地茶區名茶輩出、宮廷貢茶盛行、稅茶榷茶制度的出現等皆反映此時期的飲茶風習。
唐人的種茶與採茶,從唐人對茶樹種植環境的改善與採收茶芽的時間來看,與今日相比相似無異,反映出科學化的實務經驗;製茶過程與茶具,依《茶經》所載將製茶分為蒸、搗、拍、焙、穿、封六步驟,目的是降低茶澀與保留茶香,並增強防潮眝藏及長途運輸的功能性;飲茶茶器,依用途可分為貯茶、生火、煎茶、炙茶、碾茶、篩茶、量茶、盛水、濾水、取水、盛鹽、取鹽、飲茶、清潔、收納共十五種用器,在飲茶風氣影響下刺激了唐代製瓷業的發展並形成百家爭嗚的情況;依唐人飲茶的方式歸結出煮茶法、煎茶法、泡茶法三種,其中最能代表唐代飲茶法莫屬陸羽所推廣的煎茶法,又可細分為烤炙、碾羅、擇薪、選水、候湯、酌茶、啜飲七道程序,為唐代文人所一致推崇。
唐人飲茶風習實態,依階層劃分為帝王宮廷、文士公卿、僧侶道士、平民百姓。帝王宮廷,將各地貢茶自身享用及祭祀外,就是作「賜茶」來表達出天子的皇恩浩蕩與榮寵禮遇;文士公卿以茶消疲、讀書、助詩興,以茶會友、互贈、結交友或者以茶代酒、解酒、茶酒文三類,分別代表自身、與友、茶酒三種茶與士人生活中的不同面向;詩僧的飲茶生活與佛寺的飲茶制度濃厚地體現僧侶與茶的關係;道士煉丹成仙的思想與飲茶修身在唐代相作結合,成為各階層所追求與喜愛;階層中佔絕大多數的平民百姓,他們為城市的生活面貌增添色彩,並促進城市經濟的繁榮和發展。

Describe the development of the atmosphere of drink tea of the Tang Dynasty. From the origin of the ancient drink tea, since canvassed tea and is found to utilize in Wei Jin and the Northern and Southern Dynasties, increase in view of the tea thing of the literature of historical data, can all prove the drink tea is launched gradually in this period. Emperor Xuanzong of the Tang Dynasty day treasure, last yuan in the period of,afford to flee drink tea at the North gradually, and it is drink by limitation where the north does not drink to last a drink tea atmosphere not to break by the south. Moved in the south of the national economic center of middle, late Tang, the difference of the drink tea atmosphere of north and south dwindled, can come forth in large number by the intersection of the South and regional well-known tea, district of tea, at that time, palace tribute tea prevail and the intersection of tax and tea discuss the intersection of tea and appearance of system,etc., reflect drink tea wind of period this practise all.
Tang people plant tea and pick tea-leaves, people plant improvement and the intersection of harvesting picking and time of tea shoot of environment, watch to tea tree from Tang, as good as similarly compared with today, reflect the scientific practice experience; Make tea course and tea set, state and make tea and divide step six into steaming, smash, shoot, bake over a slow fire, wear, seal in accordance with The Classic of Tea, the purpose is to reduce tea astringent and keeping tea fragrantly, and strengthen the dampproof functionality that hides and transports for long-distance; Tea device of drink tea, can be divided into and stored tea in accordance with the use, light the fire, fry tea, tea of roast meat, grind tea, sift tea, quantity tea, hold water, strain water, fetch water, hold the salt, fetch salt, drink tea, clean, take in altogether, situation that toot that have stimulated the development of porcelain manufacturing industry of the Tang Dynasty under the influence of atmosphere of drink tea and formed the various schools of thinkers to fight for; Sum up, offer, boil the intersection of tea and law, fry the intersection of tea and law, make tea 3 of law in accordance with way of drink tea, people of Tang, among them most can the Tang Dynasty such as representative the intersection of drink tea and law belong to whom Lu Yu popularize, fry tea law, can subdivide roast roast meat into, grind Luo, select the firewood, select water, wait the soup, consider tea, sip seven dishes of procedures, praised highly unanimously by scholar in the Tang Dynasty.
  The intersection of drink tea and wind, people of Tang, practise real attitude, divide the intersection of emperor and palace, gentle the intersection of person and common minister, the intersection of monk and Taoist priest, rank and file into in accordance with stratum. Emperor''s palace, enjoy and offer sacrifices to tea of regional tribute outside, do '' grant tea '' and the courteous reception in one''s good graces that the kindness of emperor who to express the emperor is vast and mighty; Gentle the intersection of person and common minister 3 kinds with tea mutually, make friends by tea, present, form, make friends or substitute wine, relieve alcoholic intoxication, the intersection of tea and the intersection of wine and gentle 3 kinds with tea mutually, respectively represent oneself, face with the friend, difference in three kinds of tea and scholar''s life of tea wine; The poem monk''s drink tea life and drink tea system of the temple(Buddhist) reflect the relation between monk and tea thickly; The Taoist priest makes pills of immortality into the celestial being''s thought and drink tea and cultivates one''s moral character to combine in the Tang Dynasty, become of different levels to pursue and like; Taking the most rank and file in the stratum, they add color for the life appearance of the city, and promote prosperity and development of urban economy.
URI: http://hdl.handle.net/11455/88996
其他識別: U0005-1301201410053900
Rights: 同意授權瀏覽/列印電子全文服務,2017-01-20起公開。
Appears in Collections:歷史學系所

Files in This Item:
File SizeFormat Existing users please Login
nchu-103-7099013013-1.pdf4.72 MBAdobe PDFThis file is only available in the university internal network   
Show full item record
 
TAIR Related Article

Google ScholarTM

Check


Items in DSpace are protected by copyright, with all rights reserved, unless otherwise indic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