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use this identifier to cite or link to this item: http://hdl.handle.net/11455/88999
標題: 國際奧會中的中國會籍問題(1949-1981)
The issue of membership of China in the I.O.C. (1949-1981)
作者: Wei-Ho Lin
林瑋禾
關鍵字: 國際奧會;冷戰;中國會籍問題;洛桑協議;中華臺北;I.O.C;Cold WarI.O.C;Cold War;China membership problem;Lausanne agreement;Chinese Taipei China membership problem;Lausanne agreement;Chinese Taipei
引用: 一、機關檔案 (一)國史館庋藏 嚴家淦總統文物 006000000327A,《任副總統時:僑情概況》。 外交部檔案 020-000-005-090A,《國內消息(剪報)》 (二)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庋藏 外交部檔案 11-11-18-01-017,《我在國際奧林匹克委員會席位案》 11-11-18-01-018,《我在國際奧林匹克會籍》 11-11-18-01-020,《我國在國際奧林匹克會籍》 11-11-18-01-023,《國際奧林匹克委員會》 11-11-18-01-008,《亞洲運動協會執行委員會我為維護會籍洽助函電》 (三)總統府庋藏 總統府檔案 31413/0002/001,《維護我國際奧林匹克委員會會籍(第一卷)》 31413/0002/002,《維護我國際奧林匹克委員會會籍(第二卷)》 31413/0002/003,《維護我國際奧林匹克委員會會籍(第三卷)》 二、官方出版品 丁善理,《中華民國參加第21屆蒙特婁奧林匹克運動會報告書》(臺北:中華民國奧林匹克運動會,1977年)。 行政院體育委員會編,《中華民國建國100年體育專輯─-奧林匹克活動》(臺北:行政院體育委員會,2011年)。 汪清澄,《中華民國參加第19屆奧林匹克運動會報告書》(臺北:中華民國奧林匹克委員會,1968年)。 三、回憶錄、傳記 基蘭寧,《我的奧林匹克生涯》'My Olympic Years'(北京:人民體育出版社,1988年)。 陳薇婷、湯銘新編撰,《徐亨─-奉獻的人生》(臺北:國際奧會榮譽委員辦公室,2001年)。 張啟雄、潘光哲,《湯銘新先生訪問記錄》(臺北: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2005年)。 湯銘新,《我國參加奧運滄桑史─上篇(中國奧會與遠運、奧運之淵源)》(臺北:中華臺北奧會,1999年)。 湯銘新,《我國參加奧運滄桑史─下篇(國際奧會與兩岸三角關係研究)》(臺北:中華臺北奧會,1999年)。 遲景德、林秋敏訪問,《徐亨先生訪談錄》(臺北:國史館,1998年),頁60。 四、專書 伍紹祖,《中華人民共和國體育史》,(北京,中國書籍出版社,1999年)。 吳文忠,《中國體育發展史》,(台北,國立教育資料館,1981年)。 林玫君、曾郁嫻、洪義荃著,《運動鑑賞叢書(一)奧林匹克運動會》(臺北:教育部,2009年)。 林國棟,《我國體育外交之研究》,(台北,文景出版社,1988年)。 徐文慶,《我國奧會會籍發展史之研究與分析》(臺北:高立出版社,1993年)。 陳掌諤,《古代奧林比亞運動會史》(臺北:健行文化,1981年)。 張妙瑛等著,《臺灣體育史》(臺北:五南出版社,2009年), 許立宏譯,《解讀奧林匹克運動會 The Olympic games explained》(臺北:中華奧會,2004年)。 黃瓊儀編譯,《奧林匹克憲章2010年版》(臺北:中華台北奧會,2010年)。 湯銘新,《奧運百周年發展史》(臺北:中華臺北奧林匹克委員會,1996年)。 劉進枰,《中華民國奧林匹克委員會會籍之歷史考察,1949-1981》(臺北:國立臺灣師範大學體育學系研究所碩士論文,1995年) 五、期刊論文 張啟雄,〈1960年代中華民國對國際奧委會的會籍名稱之爭〉,《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集刊》,第44期(2004年6月) 張啟雄,〈「法理論述」v.s「事實論述」:中華民國與國際奧委會的會籍認定交涉,1961-1964〉,《臺灣史研究》第17卷第2期(2010年6月) 張曉義、張輝,〈新中國參加赫爾辛基奧運會始末〉,《體育學刊》第15卷第11期(2008年11月) 湯銘新,〈我國參加奧林匹克運動會史〉,《國民體育季刊》,33期(2004 年)。 趙麗雲,〈「中華台北」會籍名稱使用事略〉,《國家政策論壇》,第10卷第1期(2001年)。 劉宏裕,〈國際奧會與我國簽訂協議之研究〉,《運動文化研究》,第1期(2007年)。 劉進枰、張嚴仁,〈王正廷和孔祥熙在國際奧會中對『一個中國』問題之作為(1949-1957)〉,《運動文化研究》第7期(2008年12月) 劉進枰、蔡禎雄,〈促成『奧會模式』的國際奧會主席--薩馬蘭奇〉《中華民國體育學會學報》第18輯,(1994年12月) 六、報章雜誌 中央社訊,〈參加世運事,世運會副主席支持我國〉,《聯合報》,第1版,1952年6月21日。 中央社,〈如匪代表參加世運我決定退出。程天放談我既定政策 並斥世運籌委會失信〉,《聯合報》,第1版,1952年7月15日。 合眾社雅典14日急電,〈奧林匹克委會竟藏垢納汙,朱毛匪徒獲准入會,羞與為伍,我將退出〉,《聯合報》,1954年5月15日,第2版。 聯合報訊,〈匪如插足世運,我國絕不參加。郝更生重申我嚴正態度,並向國際奧會提出兩項提案〉,《聯合報》,第3版,1955年6月8日。 聯合報訊,〈世運籌備會展開工作〉,《聯合報》第3版,1955年12月27日。 聯合報訊,〈周至柔函奧會主席請拒匪選手插足世運會〉,《聯合報》,第3版1956年9月15日。 聯合報訊,〈我參加世運。最後決定四十五人〉,《聯合報》,第3版,1956年10月14日。 中央社14日專電,〈拒匪兩項無理要求,世運會准其退出競賽。〉《聯合報》,第2版,1956年11月15日。 中央社香港17日電,〈王正廷函布倫達治,抗議奧會荒謬舉措〉《聯合報》,第3版,1959年6月18日 中央社訊,〈總統伉儷,賀楊傳廣〉,《聯合報》,第一版,1960年9月8日 聯合報訊,〈伊與共匪建立關係,我與伊朗斷交〉,《聯合報》,第1版,1971年8月18日。 江陵燕,〈日本奧會耍新招數,圖牽匪入國際奧會〉,《聯合報》,第6版,1972年12月5日。 孫鍵政,〈伊朗鬼胎,參加亞運儘早預謀〉,《聯合報》,第6版,1972年12月28日。 七、網路資源 國史館歷史資料庫網站: http://nhd.drnh.gov.tw/AHDPortal/,
摘要: 
受到國際冷戰局勢的影響,許多國際組織成為資本主義與共產主義相互攻防的舞台,做為掌握全世界體育發展的國際奧會自然也無可倖免。國際奧會中的中國會籍問題,起因為1949年中華民國政府遷臺後,中華民國與中共為了爭奪合法代表中國的國際地位,與中共就中國代表權所進行長達30年的爭奪戰。隨著一系列衝突事件的發生,以及國際情勢發生轉變,情勢逐漸向中共傾斜,在迫於國際現實與爭取生存空間的情況下,中華民國方面最終接受國際奧會主席薩馬蘭奇之建議,於1981年簽訂「洛桑協議」,「中華臺北」一詞也隨之誕生。
  筆者就國際奧會中的「中國會籍問題」進行論述時,主要以時間序列為主軸,配合筆者蒐集的文獻史料以及整合前人論述,以還原會籍爭奪與「中華臺北」產生之過程。由於前人研究多以「中華臺北」的誕生做為中華民國一連串錯誤之決策所致,筆者欲以此文重新驗證是否如此,並期望從中獲得與前人較為不同的觀點。
URI: http://hdl.handle.net/11455/88999
其他識別: U0005-2107201516081400
Rights: 同意授權瀏覽/列印電子全文服務,2018-07-27起公開。
Appears in Collections:歷史學系所

Files in This Item:
File SizeFormat Existing users please Login
nchu-104-7100013011-1.pdf2.06 MBAdobe PDFThis file is only available in the university internal network    Request a copy
Show full item record
 

Google ScholarTM

Check


Items in DSpace are protected by copyright, with all rights reserved, unless otherwise indic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