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use this identifier to cite or link to this item: http://hdl.handle.net/11455/8900
標題: 論郝譽翔小說中的身體書寫
Body writing in Hao Yu-hsiang''s novels
作者: 謝孟珍
HSIEN, MENG-CHEN
關鍵字: Hao Yu-hsiang;郝譽翔;body writing;desire;womb;breast;sensory memory;身體書寫;慾望;子宮;乳房;感官記憶
出版社: 台灣文學研究所
引用: 一、郝譽翔的文本 郝譽翔,《洗》,台北:聯合文學,1998年4月初版,本論文使用的是2000年5月初版三刷的版本。 郝譽翔,《逆旅》,台北:聯合文學,2000年3月初版,本論文使用的是2006年7月初版三刷的版本。 郝譽翔,《衣櫃裡的秘密旅行》,台北:天培文化,2000年5月。 郝譽翔,《情慾世紀末──當代台灣女性小說論》,台北:聯合文學,2002年4月。 郝譽翔,《松鼠自殺事件》,台北:行政院新聞局,2002年10月。 郝譽翔,《初戀安妮》,台北:聯合文學,2003年7月。 郝譽翔,《那年夏天,最寧靜的海》,台北:聯合文學,2005年4月初版,本論文使用的是2007年12月初版四刷的版本。 郝譽翔,《一瞬之夢──我的中國紀行》,台北:高寶,2007年1月。 郝譽翔,《幽冥物語》,台北:聯合文學,2007年12月。」 郝譽翔,《大虛構時代──當代台灣文學光譜》,台北:聯合文學,2008年9月。 二、一般論著 Diane Ackerman(黛安‧艾克曼)著,莊安祺譯,《氣味、記憶與愛欲》,台北:時報文化,2004年。 Erich Neumann(埃利希.諾伊曼)著,李以洪譯,《大母神:原型分析》,北京:東方出版社,1998年9月初版。 Iris Marion Young(艾莉斯‧馬利雍‧楊)著,何定照譯,《像女孩那樣丟球:論女性身體經驗》,台北市:商周,2007年1月。 Kathryn Woodward等著,林文琪譯,《身體認同:同一與差異》,台北縣:韋伯文化,2004年9月。 Peter Brooker(彼得•布魯克)著,王志弘、李根芳譯,《文化理論詞彙》,台北市:巨流,2004年4月。 Roland Barthes(羅蘭‧巴特)原著,許綺玲譯,《明室》,台北:台灣攝影工作室,1997年修訂版。 Rosemarie Tong(羅思瑪莉•佟恩)著,刁筱華譯,《女性主義思潮》,台北市:時報,2003年11月。 Toril Moi(托里莫以)著,陳潔詩譯,《性別/文本政治:女性主義文學理論》,台北市:駱駝,1995年6月。 王德威,《眾聲喧嘩:三○與八○年代的中國小說》,台北:遠流,1988年。 張小虹,<子宮戰場:女性與生育的政治文化意義>,《後現代/女人:權力、慾望與性別表演》,台北市:時報,1993年,頁108-118。 陳芳明,<女性自傳文學的重建與再現>,《後殖民台灣-文學史論及其周邊》,台北:麥田,2002年4月,頁151-172。 廖炳惠,《關鍵詞200》,台北市:麥田,2007年10月。 顧燕翎、鄭至慧主編,《女性主義經典》,台北:女書文化,一九九九年。 三、期刊論文與報紙 丁文玲,<郝譽翔首部長篇《初戀安妮》將出版>,《中國時報》,第B1版,2003年07月13日。 丁文玲,<郝譽翔寫鬼故事-大膽探索靈異>,《中國時報》,第A18版,2007年12月16日。 于治中,<正文、性別、意識型態>,《中外文學》,第18卷,第1期,1989年7月,頁148-158。 王鈺婷記錄整理,<流動的認同──從情欲到國族書寫>,收錄在《猶疑的座標/十場臺灣當代文學的心靈饗宴2:國立臺灣文學館‧第二季週末文學對談》,台南市:國立臺灣文學館,2007年12月,頁142-173。 左爾泰,<郝譽翔遊刃再造女性書寫>,《中國時報》,39版,2002年5月14日。 朱崇儀,<伊希迦黑與她的新文體:另一種(理論)書寫/實踐>,《中外文學》,第24卷,第11期,1996年4月,頁40-55。 朱崇儀,<性別與書寫的關連─談陰性書寫>,《文史學報》,第30期,2000年6月,頁33-51。 辛金順,<女體神話-論郝譽翔<洗>中的女性存在話語>,《自由時報》,<週日評論>,2003年11月23日。 李美麗紀錄,駱以軍、郝譽翔、吳繼文、林俊穎出席,<記憶與再現-台灣當代小說中的譜系探索>,《中央日報》,2001年2月16日,頁41-48。 李奭學,<尤里西斯的傷疤-逆旅>,《中國時報》,42版,2000年4月6日。 林俊穎,<鬼神之力於我何有哉?──讀郝譽翔《幽冥物語》>,《文訊》,<書評書介>271期,2008年5月,頁96-97。 柯品文,<論女性書寫中身體、情慾與記憶的策略運用>,《景文學報》,第18卷,第1期,2007年12月,頁53-70。 胡衍南,<論「外省第二代」作家的父親(家族)書寫>,《清華中文學林》,第一期,2005年4月,頁109-134。 徐宗潔,<島嶼身世-讀看郝譽翔>,《幼獅文藝》,2004年5月,頁58-64。 徐淑卿,<相信愛情‧幻想情慾:郝譽翔情慾之海的窺探者>,《中國時報》,第43版,1998年05月28日。 郝譽翔,<得獎感言>,《聯合文學》,第145期,1996年11月,頁49。 郝譽翔&紀大偉,<作家十日譚>,《聯合報》,第41版,1997年7月27日到8月5日。 郝譽翔,<一個小說家的信仰>,《誠品好讀》,19期,2002年3月號,頁14。 郝譽翔,<後記:如果可以再多說一點:島嶼>,《聯合文學》,第247期,2005年5月,頁64-65。 許正平紀錄整理,<單打獨鬥說故事--一場新世代小說家不斷聯想、岔題的戲文:郝譽翔、黃國峻、許榮哲>,《聯合文學》,214期,2002年8月號,頁99-109。 許芳菊採訪整理,<郝譽翔的單親成長路:在千瘡百孔中,看到人生美好>,《親子天下》,2009年10月號,頁84-88。 莊宜文,<郝譽翔:在無菌的真空世界>,《文訊》,第137期,1997年3月,頁30-32。 陳建仲,<文學心鏡--郝譽翔>,《聯合文學》,第252期,2005年10月,頁10-11。 陳昭利,<自我與情慾交織的女性世界──論鍾玲《生死冤家》的陰性書寫>,通識論叢第六期,萬能科技大學通識教育中心,2007年6月30日,頁129-157。 陳靜雪紀錄整理,<心靈角落的告白--女性書寫與出版>,《中央日報》,2002年08月15日。 張素貞,<傷悼流年、流亡、流浪>,《中央日報》,12版,2000年4月10日。 張瑞芬,<彷彿在君父的城邦-郝譽翔《逆旅》、駱以軍《月球姓氏》、朱天心 《漫遊者》三書評介>,《明道文藝》,299期,2001年2月,頁29-37。 常堯,<中國動盪歷史的綿長探尋《逆旅》>,《破周刊》復刊106號,2000年5月5日。 黃宗潔,<試論當代台灣家族書寫中的感官記憶>,《中國學術年刊》,第27期,2005年9月,頁205-220。 黃逸民,<法國女性主義的貢獻與盲點>,《中外文學》,第21卷,第9期,1993年2月,頁4-21。 曾金月,<郝譽翔等愛的大女人>,《大成報》,第11版,2003年07月11日。 游芷薇,<魄散復魂銷──淺論郝譽翔《幽冥物語》>,南港高工學報,第27期,2009年05月,頁183-204。 楊昌年,<翹首天南看五新──評介九十年代五位散文新銳>,《國文天地》,第12卷,第10期,1997年3月,頁58-70。 楊孟芬,<歇息之後,繼續旅行>,《cheers》,2002年3月,頁67-69。 楊金禎,<寧靜心海──談郝譽翔《那年夏天,最寧靜的海》>,《景女學報》,第9期,2009年2月,頁43-56。 楊翠,<三個五年級女生的自傳書寫──以鍾文音、郝譽翔、利格拉樂、阿女烏為討論對象>,收錄於《後殖民的東南亞在地化思考:臺灣文學場域》,國家台灣文學館出版,2006年,頁287-332。 誠品好讀企劃/編輯室:<鍾文音vs.郝譽翔──三十女子的家族溯源>,《誠品好讀》第30期,2003年3月。 誠品專訪,<虹影vs.郝譽翔-現代女子的古典回歸>,《誠品好讀》,2004年3月號,頁82-83。 葉舒憲,《高唐神女與維納斯》,西安:陜西人民出版社,2005年5月初版。 蔡秀枝,<克麗絲特娃對母子關係中「陰性」空間的看法>,《中外文學》,第21卷,第9期,1993年2月,頁35-46。 蔡振興,<法國女性主義:伊莉佳萊論他者>,《中外文學》,第21卷,第9期,1993年2月,頁47-65。 劉毓秀,<走出「唯一」,流向「非一」:從佛洛伊德到依蕊格萊>,《中外文學》,第24卷,第11期,1996年4月,頁8-39。 蕭嫣嫣,<我書故我在-論西蘇的陰性書寫>,《中外文學》,第24卷,第11期,1996年4月,頁56-68。 蕭嫣嫣,<論法國女性主義的文化空間>,《中外文學》,第21卷,第9期,1993年2月,頁22-34。 龔卓軍,<身體與想像的辯證:從尼采到梅洛龐蒂>,《中外文學》,第26卷,第11期,1998年4月,頁10-50。 四、學位論文 王順平,《臺灣新世代女作家小說中性別跨界與情愛書寫之研究》,中國文化大學中國文學研究所碩士論文,2004年。 吳立文,《外省父親之後遺民紀事》,中興大學中國文學系所碩士論文,2004年。 吳品誼,《臺灣五年級女性小說家身世書寫之研究》,臺灣大學台灣文學研究所碩士論文,2006年。 林美娟,《女性主體論述-台灣現代女性小說的空間想像與身體書寫》,東海大學中國文學系碩士論文,2007年。 林唯莉,《女遊與女性自傳式書寫中的家國語藝-以《逆旅》、《漫遊者》、《海神家族》為分析對象》,國立成功大學台灣文學研究所碩士論文,2006年7月。 張佩珍,《台灣當代女性文學中的母女關係探討》,南華大學文學研究所碩士論文,2001年6月。 陸雪芬 ,《解嚴後台灣女同志小說敘事結構研究~(一九八七~二○○三)》,國立中正大學中國文學所碩士論文,2004年。 陳國偉,《解嚴以來 (1987~)台灣現代小說中的族群書寫》,國立中正大學中國文學所博士論文,2005年。 許劍橋 ,《九○年代台灣女同志小說研究》,國立中正大學中國文學系碩士論文,2002年。 黃宗潔 ,《當代台灣文學的家族書寫---以認同為中心的探討》,國立台灣師範大學國文學系博士論文,2005年。 楊心怡,《九○年代以降台灣女性小說的家族書寫研究》,國立政治大學中國文學研究所碩士論文,2005年。 劉乃慈,《奢華美學與臺灣當代小說生產(1987-2005)》,輔仁大學比較文學研究所博士論文,2006年。 五、數位資料 李宜芳,<陰性書寫的身體寫作>,台灣佛光大學文學系博士候選人,引自http://www.fgu.edu.tw/~wclrc/drafts/Taiwan/li-yi/li-yi-02.htm,登站日期2009年11 月23日。 李儀婷紀錄整理,<孤僻是我們五年級獨有的特質!-郝譽翔╳黎煥雄>,2008年8月14日在烏來璞石麗緻溫泉會館邀請作家郝譽翔、黎煥雄進行對談,引自聯合文學電子報,網址:http//paper.udn.com/udnpaper/PIM0002/142945/web/,登站日期2008年12月14日。 林家慶紀錄整理,<生命與土地的結合-台灣女作家的地誌書寫>,2008年7月12日由《文訊》雜誌主辦的「台灣資深女作家照片巡迴展系列講座」第二場,邀請季季、蔡素芬、郝譽翔三位女作家暢談個人創作與土地的關係,刊登於中央網路報,網址:http://www.cdnews.com.tw,登站日期2008年12月14日。 郝譽翔,<一九九六年之後,聯合文學>,2006年6月30日發表於大海 大海:郝譽翔的部落格,網址:http://blog.chinatimes.com/haoyh1021,登站日期2009年9月21日 郝譽翔,<爸爸>,2006年8月29日發表於大海 大海:郝譽翔的部落格,網址:http://blog.chinatimes.com/haoyh1021,登站日期2008年12月21日。 郝譽翔,<爸爸(2)>,2006年8月30日發表於大海 大海:郝譽翔的部落格,網址:http://blog.chinatimes.com/haoyh1021,登站日期2008年12月21日。 郝譽翔,<於是,生命中就有了光……>,2007年2月26日發表於大海 大海:郝譽翔的部落格,網址:http://blog.chinatimes.com/haoyh1021,登站日期2009年9月21日 郝譽翔,<叛逆與逃脫>,2007年12月3日發表於大海 大海:郝譽翔的部落格,網址:http://blog.chinatimes.com/haoyh1021,登站日期2008年12月21日。 郝譽翔,<最壞的時光>,2009年5月21日發表於大海 大海:郝譽翔的部落格,網址:http://blog.chinatimes.com/haoyh1021,登站日期2009年9月21日。 郝譽翔,<在公寓中>,2009年6月17日發表於大海 大海:郝譽翔的部落格,網址:http://blog.chinatimes.com/haoyh1021,登站日期2009年9月21日。 郝譽翔,<格格不入>,2009年8月4日發表於大海 大海:郝譽翔的部落格,網址:http://blog.chinatimes.com/haoyh1021,登站日期2009年9月21日。 郝譽翔,<哭泣的父親>,2009年8月11日發表於大海 大海:郝譽翔的部落格,網址:http://blog.chinatimes.com/haoyh1021,登站日期2009年9月21日。 郝譽翔,<台北城>,2009年8月19日發表於大海 大海:郝譽翔的部落格,網址:http://blog.chinatimes.com/haoyh1021,登站日期2009年9月23日。 郝譽翔,<當公主瞎了眼睛>,2009年9月4日發表於大海 大海:郝譽翔的部落格,網址:http//blog.chinatimes.com/haoyh1021,登站日期2009年9月21日。 郝譽翔,<暴力的種子>,2009年9月30日發表於大海 大海:郝譽翔的部落格,網址:http://blog.chinatimes.com/haoyh1021,登站日期2009年11月19日。 郝譽翔,<農村和城市>,2009年10月20日發表於大海 大海:郝譽翔的部落格,網址:http://blog.chinatimes.com/haoyh1021,登站日期2009年11月19日。 郝譽翔,<青春的魂魄>,2009年10月29日發表於大海 大海:郝譽翔的部落格,網址:http://blog.chinatimes.com/haoyh1021,登站日期2009年11月19日。 郝譽翔,<網路,新的文學語言>,網址:http://tea.ntue.edu.tw/~xiangyang/netlit3.htm登站日期2010年5月11日。 張加佳,<《詩經》中「母體」崇拜與大母神崇拜的呼應>,通識教育學報第二期,頁1-14,網址:http://www.dyu.edu.tw/~cd9000/html/publication/files/ JoGE02 /01.pdf,登站日期2010年3月19日。
摘要: 
本文以「郝譽翔小說中的身體書寫」為題,採用法國女性主義的理論,結合郝譽翔的文本進行論述。首先,以「鄉」的概念建構郝譽翔的生命圖像,論述郝譽翔生命中的兩個原鄉空間,對其創作觀的影響。對郝譽翔而言,透過書寫回溯山東的父族原鄉,以及與台北的成長記憶對話,都是她找尋自我的重要歸返。書寫是郝譽翔的信仰,她認為書寫讓她得以掌握人生的詮釋權,理解生命的意義,也唯有透過書寫,她才能深入檢視自我,達致生命的救贖。而在書寫風格方面,郝譽翔在跳脫文學獎的桎梏後,書寫題材更加多元與創新。已漸能走出自己的文學之路。

在父權脈絡下,女體世代傳承的宿命,除了受到家族的操控外,也與女性自我的框架有關。郝譽翔試圖以不同世代女性的身體叛逃,隱喻女性主體發展的過程,為女性傳承的宿命找尋出路。而父權之眼的凝視,不僅操弄女性的身體,也制約了女性的情慾想像,使閨閣女體走不出男性凝視的困局。郝譽翔在文本中,透過以女性為中心的情慾論述,讓女性主體有浮現的可能。乳房屬於性徵鮮明的女體器官,受到父權文化的牽制頗深,也連帶影響到女性的價值觀以及自我認同,而子宮的排拒現象,則彰顯出女性對父權文化中母職的抗拒。另外,郝譽翔書寫的感官,也呈顯出複雜的面向,感官在情慾開啟上,具有較大的開放度,然而,當它落入男性大敘事的脈絡中,卻又被收編回父族的脈絡裡,在感官的書寫中,郝譽翔彰顯出生理和文化層面的差異。郝譽翔將女體置於文化脈絡中,反思女性在父權體制中的命運,在女性書寫的領域中,開創了多元的觀看視角。

This study is entitled “Body writing in Hao Yu-hsiang's novels”, which adopts the theory of French feminism to discuss texts in Hao Yu-hsiang's novels. Firstly, this study constructs Hao Yu-hsiang's life images with the “homeland” concept. Then, this study discusses two homelands in Hao Yu-hsiang's life, which have an effect on his creativity. Through writing books to recall his father's homeland in Shan Dong and to have a talk with his growth memory in Taipei are important returns for Hao Yu-hsiang to look for herself. Writing books is Hao Yu-hsiang's belief. By way of writing books, she believes that she owns the right to explain life and understands the meaning of life. Only by way of writing books, she can deeply exam herself and rescue herself from life. As to writing style, escaping from constraints of literature prizes, Hao Yu-hsiang's writing contents become more varied and creative. Gradually, she finds her own way in literature.

Under paternalism circumstances, the conventional fate of a female body is not only controlled by her family but also surrounded by her own frame. Hao Yu-hsiang tries to use escapes of female bodies in different generations to describe development processes of feminism in order to find out solutions for the conventional fate of a female body. Nevertheless, paternalist staring not only plays a female body but also limits her sexual images. Thus, a female body would have no chance to escape from straits of men's staring. Hao Yu-hsiang's novels focus on female sexual descriptions to outline the feminism. Breasts are distinct organs of a female body, which are deeply impeded by the paternalism. They also affect female value and self-awareness. The reject phenomenon of uteruses shows that women resist being mothers in paternalist cultures. Furthermore, senses of Hao Yu-hsiang's writing show complicated faces. The sense in sexual descriptions is rather open. On the contrary, the sense is paternalist in writing men's big stories. In his sense writing, Hao Yu-hsiang exaggerates differences between the physiological layer and the cultural layer. Hao Yu-hsiang creates multiple viewpoints in the domain of female writing by putting female bodies in cultural circumstances and by reflecting female fates in paternalist structures.
URI: http://hdl.handle.net/11455/8900
其他識別: U0005-1706201020055400
Appears in Collections:臺灣文學與跨國文化研究所

Show full item record
 
TAIR Related Article

Google ScholarTM

Check


Items in DSpace are protected by copyright, with all rights reserved, unless otherwise indic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