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use this identifier to cite or link to this item: http://hdl.handle.net/11455/89010
標題: 李宗仁與抗戰時期第五戰區(1937〜1945)― 以安徽為中心的探討
Li Zongren and the Fifth War Zone of Anti-Japanese War(1937~1945)― based on the report of Anhui
作者: Yi-Sheng Liao
廖奕盛
關鍵字: 李宗仁;桂系;抗戰;安徽省;中共;Li Zongren;Guangxi clique;Anti-Japanese War;Anhui Province;the Chinese Communist
引用: (一)檔案文電 (1)國民政府檔案(國史館庋藏) 典藏號:001-050000-0006,〈各省政務(二)〉 典藏號:001-050000-0020,〈國內政情(二)〉 典藏號:001-110010-0017,〈管制物價(五)〉 (2)蔣中正總統文物(國史館庋藏) 典藏號:002-020200-00028,〈革命文獻-兩廣事變〉 典藏號:002-060100-00193,〈事略稿本-民國三十三年十月〉 典藏號:002-070200-00015,〈交擬稿件─民國三十一年七月至民國三十一年九月〉 典藏號:002-080102-00038,〈特種情報-軍統(五)〉 典藏號:002-080102-00039,〈特種情報-軍統(六)〉 典藏號:002-080104-00005,〈各種陰謀活動(一)〉 典藏號:002-080200-00267,〈一般資料─民國二十五年(五)〉 典藏號:002-080200-00503,〈一般資料─呈表彙集(七十六)〉 典藏號:002-080200-00504,〈一般資料─呈表彙集(七十七)〉 典藏號:002-080200-00514,〈一般資料─呈表彙集(八十七)〉 典藏號:002-080200-00522,〈一般資料─呈表彙集(九十五)〉 典藏號:002-080200-00524,〈一般資料─呈表彙集(九十七)〉 典藏號:002-090106-00016,〈領袖指示補編(十六)〉 典藏號:002-090200-00023,〈汪偽組織(二)〉 典藏號:002-090300-00202,〈抗命禍國-抗戰時期(一)〉 典藏號:002-090300-00203,〈抗命禍國-抗戰時期(二)〉 典藏號:002-090300-00204,〈抗命禍國-抗戰時期(三)〉 典藏號:002-090300-00207,〈抗命禍國-抗戰時期(六)〉 (3)陳誠副總統文物(國史館庋藏) 典藏號:008-010202-00047,〈往來函電(四十七)〉 典藏號:008-010303-00053,〈往來函電(五十三)〉 典藏號:008-010901-00048,〈鄂東鄂北問題有關重要文電彙輯〉 (4)抗戰史料(國史館庋藏) 典藏號:0160.52 3480.25,〈社會-安徽現況〉 (二)已出版史料 三軍大學戰史編纂委員會,《國民革命軍戰役史第四部—抗日(二)初期戰役(下)》,臺北:國防部史政編譯局,1995年。 三軍大學戰史編纂委員會,《國民革命軍戰役史第四部—抗日(三)中期戰役》,臺北:國防部史政編譯局,1995年。 王曉華、戚厚杰主編,《抗日戰爭正面戰場檔案全紀錄》,北京:團結出版社,2011年。 中國第二歷史檔案館編,《中華民國史檔案資料匯編》第五輯,第二編,「財政經濟」(九),南京:鳳凰出版社,2010年。 中國第二歷史檔案館編,《抗日戰爭正面戰場》,南京:鳳凰出版社,2005年。 安徽省檔案館編,《中國檔案精粹》「安徽卷」,香港:零至壹出版有限公司,2001年。 何智霖編,《陳誠先生書信集:與蔣中正先生往來函電》,新店:國史館,2007年。 侯坤宏編,《糧政史料》(三),臺北:國史館,1989年。 秦孝儀編,《革命文獻》第112輯「抗戰建國史料―糧政方面(三)」,臺北:中國國民黨中央委員會黨史委員會,1988年。 秦孝儀編,《革命文獻》第114輯「抗戰建國史料―田賦徵實(一)」,臺北:中國國民黨中央委員會黨史委員會,1988年。 秦孝儀編,《革命文獻》第115輯「抗戰建國史料―田賦徵實(二)」,臺北:中國國民黨中央委員會黨史委員會,1988年。 秦孝儀編,《革命文獻》第116輯「抗戰建國史料―田賦徵實(三)」,臺北:中國國民黨中央委員會黨史委員會,1989年。 國防部史政編譯局,《抗日戰史―二十八年冬季攻勢(二)》,臺北:國防部史政編譯局,1980年。 國防部史政編譯局,《抗日戰史―二十八年冬季攻勢(八)》,臺北:國防部史政編譯局,1980年。 國防部總政治作戰部編,《抗日戰史紀要》,臺北:國防部總政治作戰部,1996年。 蔣緯國編,《國民革命戰史第三部—抗日禦侮(三)》,臺北:黎明文化事業公司,1978年。 蔣緯國編,《國民革命戰史第三部—抗日禦侮(五)》,臺北:黎明文化事業公司,1978年。 蔣緯國編,《國民革命戰史第三部—抗日禦侮(六)》,臺北:黎明文化事業公司,1978年。 (三)年譜、回憶錄、口述歷史 山東省政協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編,《抗日名將張自忠》,北京:中國文史出版社,1987年。 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全國委員會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中原抗戰》編審組編,《原國民黨將領抗日戰爭親歷記:中原抗戰》,北京:中國文史出版社,1995年。 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全國委員會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武漢會戰》編審組編,《原國民黨將領抗日戰爭親歷記:武漢會戰》,北京:中國文史出版社,1989年。 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全國委員會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徐州會戰》編審組編,《原國民黨將領抗日戰爭親歷記:徐州會戰》,北京:中國文史出版社,1985年。 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安徽省委員會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編,《安徽文史集萃叢書》第4輯,合肥:安徽人民出版社,1983年。 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安徽省委員會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編,《安徽文史資料》第17輯,合肥:安徽人民出版社,1984年。 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安徽省委員會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編,《安徽文史資料》第21輯,合肥:安徽人民出版社,1984年。 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安徽省委員會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編,《安徽文史資料》第22輯,合肥:安徽人民出版社,1984年。 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安徽省委員會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編,《安徽文史資料》第25輯,合肥:安徽人民出版社,1986年。 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湖北省委員會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編,《湖北文史資料》第18輯,武漢:湖北人民出版社,1987年。 文思主編,《我所知道的湯恩伯》,北京:中國文史出版社,2004年。 方治,《我生之旅》,臺北:東大圖書公司,1986年。 全國政協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一代梟雄韓復?》,北京:中國文史出版社,1988年。 安徽省軍區政治部主編,《新四軍在安徽》,合肥:安徽人民出版社,1982年。 何智霖編,《陳誠回憶錄―抗日戰爭》,新店:國史館,2004年。 李宗仁,《李宗仁將軍言論:焦土抗戰》,漢口:一星書店,1938年。 李宗仁口述、唐德剛撰寫,《李宗仁回憶錄》,臺北:曉園出版社,1989年。 李品仙,《李品仙回憶錄》,臺北:中外圖書出版社,1975年。 李品仙,《李副司令長官兼主席言論集》,合肥:安徽省政府秘書處,1940年。 胡適,《南遊雜憶》,臺北:博雅書屋,2013年。 韋永成,《談往事》,臺北:作者自印,年代不詳。 徐?明口述、陳存恭訪問紀錄,《徐?明先生訪問記錄》,臺北: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1983年。 張雲逸傳編寫組和海南省檔案館合編,《張雲逸年譜》,北京:當代中國出版社,2012年。 程思遠,《政海秘辛》,香港:南粵出版社,1988年。 黃旭初,《黃旭初回憶錄:李宗仁、白崇禧與蔣介石的離合》,臺北:獨立作家,2015年。 黃自進、潘光哲編,《蔣中正總統五記―困勉記》,臺北:國史館,2011年。 劉鳳翰編著,《孫連仲先生年譜長編》,臺北:國史館,1993年。 廣西區政協文史資料委員會編,《新桂系紀實》,南寧:廣西壯族自治區新聞出版局,1990年。 顧祝同,《墨三九十自述》,臺北:國防部史政編譯局,1981年。 (四)專著 中華民國建國一百年軍事史編纂小組編著,《中華民國一百年軍制史:1911—2011》,臺北:老戰友工作室,2012年。 白先勇編著,《父親與民國—白崇禧將軍身影集》,臺北:時報文化,2012年。 安徽省地方志編纂委員會編,《安徽省志》11「人大政府政協志」,北京:方志出版社,1999年。 安徽省地方志編纂委員會編,《安徽省志》「附錄」,北京:方志出版社,1998年。 安徽省地方志編纂委員會編,《安徽省志叢書》49「價格志」,合肥:方志出版社,1997年。 朱浤源,《從變亂到軍省:廣西的初期現代化,1860-1937》,臺北:中央研究院,1995年。 何應欽,《日軍侵華八年抗戰史》,臺北:國防部史政編譯局,1982年。 吳振漢,《國民政府時期的地方派系意識》,臺北:文史哲出版社,1992年。 芮納˙米德(Rana Mitter)、林添貴譯,《被遺忘的盟友》,臺北:遠見天下文化,2014年。 施家順,《兩廣事變之研究》,高雄:復文圖書出版社,1992年。 唐德剛作、中國近代口述史學會編譯,《民國史軍閥篇:段祺瑞政權》,臺北:遠流,2012年。 徐承倫,《安徽近現代歷史與人物論集》,合肥:安徽大學出版社,2009年。 郭廷以,《近代中國史綱》,香港:中文大學出版社,1986年。 陳永發,《中國共產黨革命七十年》,臺北:聯經出版社,2001年。 陳進金,《地方實力派與中原大戰》,臺北:國史館,2002年。 陳耀煌,《共產黨•地方菁英•農民》,臺北:政大歷史系,2002年。 程思遠,《白崇禧傳》,臺北:曉園出版社,1989年。 劉鳳翰,《抗日戰史論集》,臺北:東大圖書股份有限公司,1987年。 劉鳳翰,《抗戰期間國軍擴展與作戰》,臺北:國防部史政編譯室,2004年。 戴安娜.拉里(Diana Lary)、陳仲丹譯,《中國政壇上的桂系》,南京:江蘇教育出版社,2010年。 謝國興,《中國現代化的區域研究―安徽省(1860–1937)》,臺北:中央研究院,1991年。 (五)專文 丘國珍,〈團隊整理的途徑〉,《安徽政治》,1:23,立煌,1938年。 申曉雲,〈抗戰時期新桂系治皖〉,《慶祝抗戰勝利五十週年兩岸學術研討會論文集》,臺北:聯經出版社,1996年。 申曉雲,〈社會控制與秩序重建—三十年代的廣西建設〉,《傳記文學》,100:6,臺北,2012年。 安徽省政府秘書處編,〈安徽省非常時期造林運動宣傳週辦法〉,《安徽政治》,1:2,六安,1938年。 安徽省政府秘書處編,〈第五戰區民眾動員委員會組織條例〉,《安徽政治》,1:1,六安,1938年。 何寰九,〈安徽管價工作述評及建議〉,《安徽政治》,6:4-5,立煌,1943年。 李君山,〈桂軍共赴國難(一九三六–一九三八)〉,《傳記文學》,100:6,臺北,2012年。 李辰昊,《抗戰時期第五戰區豫鄂皖游擊區的軍政建設研究》,大連:遼寧師範大學歷史研究所碩士論文,2014。 李宗仁,〈主席告全省民眾書〉,《安徽政治》,1:1,六安,1938年。 李宗仁,〈主席致全省各機關勗以三事電〉,《安徽政治》,1:1,六安,1938年。 李宗仁,〈主席發表施政方針〉,《安徽政治》,1:1,六安,1938年 李宗仁,〈後方治安問題與黨政軍工作人員新精神新生命之創造〉,《安徽政治》,1:1,六安,1938年。 李品仙,〈一年來安徽重要行政設施〉,《安徽政治》,6:11-12,立煌,1943年 李品仙,〈九大項目與六大要點〉,《安徽政治》,6:3,立煌,1943年。 李品仙,〈告安徽各界同胞書〉,《安徽政治》,3:1,立煌,1940年。 李品仙,〈李主席就職演詞〉,《安徽政治》,3:1,立煌,1940年。 李笙清,〈王勁哉與鄂中抗戰〉,《武漢文博》,2006:2,武漢,2006年。 汪棣閣,〈鄉鎮造產在安徽的地理基礎〉,《安徽政治》,5:8-9,立煌,1942年。 林伯瀚,《陳誠主政湖北之研究(1938-1944)》,桃園:國立中央大學歷史研究所碩士論文,2010。 胡健國,〈抗戰時期鄂北五戰區軍糧供需(民國三十年十月至三十二年九月)〉,《中華民國史專題論文集:第三屆討論會》,臺北:國史館,1996年。 韋永成,〈一年來之安徽民政〉,《安徽政治》,5:1,立煌,1942年。 韋永成,〈一年來之安徽民政〉,《安徽政治》,7:12,立煌,1944年。 韋永成,〈鄉鎮造產在安徽〉,《安徽政治》,7:4,立煌,1944年。 韋永成,〈鄉鎮造產的剖視與展望〉,《安徽政治》,6:11-12,立煌,1943年。 韋永成,〈新縣制的認識〉,《安徽政治》,4:7,立煌,1941年。 徐承倫,〈國共合作共同抗日局面在安徽的形成〉,《江淮文史》,2007:4,合肥,2007年。 桂競秋,〈一年來之安徽財政〉,《安徽政治》,5:1,立煌,1942年。 張義純,〈安徽行政之前瞻〉,《安徽政治》,1:6-7,六安,1938年。 章乃器,〈公平是解決財政困難的原則〉,《安徽政治》,1:3-4,六安,1938年。 章乃器,〈安徽省民眾總動員初步綱要草案〉,《安徽政治》,1:2,六安,1938年。 許餞儂,〈本省田賦徵實之檢討及展望〉,《安徽政治》,5:7,立煌,1942年。 陳良佐,〈廖主席一年來治皖政績-民政方面〉,《安徽政治》,2:26,立煌,1939年。 陳良佐,〈廖主席與安徽基層行政之改造〉,《安徽政治》,2:26,立煌,1939年。 陳客滿,〈立煌無恙〉,《安徽政治》,6:1-2,立煌,1943年。 黃昊,〈從新桂系與中共的合作與衝突看皖南事變的發生〉,《史學集刊》, 2014:1,長春,2014年。 楊中明,〈一年來之糧政〉,《安徽政治》,7:12,立煌,1944年。 楊憶祖,〈廖主席一年來治皖政績--財政方面〉,《安徽政治》,2:26,立煌,1939年。 賈宏宇,〈安徽近年糧價變動軌跡與今後限價要務〉,《安徽政治》,6:4-5,立煌,1943年。 靳懷禮,〈本省當前農業應有之措施〉,《安徽政治》,1:25,立煌,1938年。 廖磊,〈目前省政應注意的幾點〉,《安徽政治》,1:23,立煌,1938年。 廖磊,〈告本省民眾書〉,《安徽政治》,1:24,立煌,1938年。 廖磊,〈訓練幹部與推行新政〉,《安徽政治》,2:3,立煌,1939年。 廖磊,〈幹訓班創立的意義和學員回鄉工作的要點〉,《安徽政治》,1:29-30,立煌,1939年。 趙東雲,〈新四軍四支隊與軍部關係探微〉,《鹽城工學院學報》,27:1,鹽城,2014年。 劉貽燕,〈二十七年六安茶產銷救濟辦法綱要〉,《安徽政治》,1:3-4,六安,1938年。 劉貽燕,〈非常時期林業建設工作〉,《安徽政治》,1:3-4,六安,1938年。 蕭先佑,《薛岳與抗戰時期第九戰區的發展(1938~1945)》,嘉義:國立中正大學歷史研究所碩士論文,2014。 賴剛,〈廖主席一年來治皖政績-保安方面〉,《安徽政治》,2:26,立煌,1939年。 儲應時,〈一年來之安徽建設〉,《安徽政治》,5:1,立煌,1942年。 蘇民,〈安徽糧政之回顧與前瞻〉,《安徽政治》,5:7,立煌,1942年。 (六)報紙 《皖報》 (七)外文書籍 Diana Lary, Warlord Soldiers: Chinese Common Soldies, 1911-1937. Cambridge Cambridgeshire :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85. Haruo Tohmatsy and H. P. Willmott, A Gathering Darkness : The Coming Of War To The Far East And The Pacific, 1921-1942. Lanham, Maryland : SR Books, 2004. Yung-fa Chen, Making Revolution: The Communist Movement in Eastern and Central China, 1937-1945. Berkeley: University of Californ Press, 1986.
摘要: 
抗戰爆發後,李宗仁所領導的桂系集團加入對日作戰行列。李宗仁擔任第五戰區司令長官期間,由於戰法靈活,使得日軍無法消滅第五戰區的主力部隊;1941年中旬以後,日軍就不復對第五戰區實施大規模的作戰,直到李宗仁調離後,日軍才重新對第五戰區發動攻勢。
安徽省在抗戰初期,就被劃入第五戰區的作戰範圍內。戰時安徽省總共歷經三位省主席,分別是李宗仁、廖磊和李品仙。桂系運用戰前統治廣西的經驗來治理安徽省,成功將安徽省染上桂系的色彩。在經歷桂系的治理後,安徽省在戰後成為桂系的勢力範圍。
第五戰區從抗戰初期,即是由各個軍系所組成,內部相當的龐雜,李宗仁除了要跟各個派系將領維持良好關係,還必須消除彼此之間的對立,才能有效指揮作戰,但這樣的行為,自然也引起中央的猜忌。不過在李宗仁立下戰功後,舒緩中央的疑慮,只是中央仍對李宗仁持有戒心。
抗戰初期,李宗仁在擔任安徽省主席期間,對於中共派遣人員到安徽來建立組織,並不反對;但隨後引發的高敬亭事件,讓李宗仁對中共逐漸感到不滿。李宗仁對於中共的誠意,產生了疑問,加上各個機關被中共嚴重滲透,決定開始排除中共參與各種機關和活動。1940年後,雖然雙方尚未公開破裂,但桂系已經不再跟中共合作,彼此之間的衝突也不斷地加深。待新四軍事件發生後,桂系與新四軍的衝突也表面化,雙方對於皖東地區的爭奪,在之後的抗戰期間,從沒有停止過。
李宗仁擔任第五戰區司令長官期間,將桂系的聲勢推向高峰;不但將安徽省納入其勢力範圍,也成功結交其他派系的軍事將領。儘管中央對李頗有戒心,但因李相當遵從中央號令,使得中央只好繼續由李擔任此一職務。直到日軍「一號作戰」後,中央才藉機將李宗仁升任漢中行營主任,調離第五戰區,直至抗戰勝利為止。

On the outbreak of the Anti-Japanese War, the Guangxi clique led by Li Zongren joined the war against the Empire of Japan. During his time of being Commander of the Fifth War Zone, he stopped the Japanese army from eliminating the main force of the zone. After mid-1941, the Japanese army was unable to launch large-scale operations on the Fifth War Zone. It was only after Li was removed from his position that the Japanese army started attack on the Fifth War Zone.
At the beginning of the Anti-Japanese War, Anhui Province was included in the Fifth War Zone. During the war, three people, Li Zongren, Liao Lei and Li Pinxian, were successively assigned Provincial Governor of Anhui. The Guangxi clique employed their experience from ruling pre-war Guangxi to run Anhui Province, and successfully took it under their wings. After the reign of the Guangxi clique, Anhui Province was under its sphere of influence in the post-war era.
From the beginning of the war, the Fifth War Zone was composed of several military cliques with extensive and complicated connections. In addition to maintaining a good relationship with clique leaders, Li Zongren had to settle the oppositions among them so that he could effectively command in the war. Such maneuver, however, raised suspicion from the central government. The concern was relieved after Li made repeated outstanding contributions in the war, but the guard was never put down.
During his time as Provincial Governor of Anhui, at the beginning of the Anti-Japanese War, Li Zongren did not oppose the establishment of networks from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CCP), but the Gao Jingting case ensued accentuated Li's growing feeling of dissatisfaction with the Communists. Li had already doubted the sincerity of the CCP. As government institutions were deeply infiltrated by the Communists, Li decided to exclude CCP's involvement from all institutions and activities. After 1940, although their relationship was not overtly disrupted, the Guangxi clique stopped working with the CCP. Conflicts between them were constantly intensified. After the New Fourth Army Incident, collision between the Guangxi clique and the New Forth Army surfaced. The looting from both sides in Anhui Eastern Area never ceased during the Anti-Japanese War.
Li Zongren led the Guangxi clique to its peak of power during his service as Commander of the Fifth War Zone. Not only did he take over Anhui Province, but he also succeeded in maintaining good relationship with military commanders of the other cliques. Despite the central government's concerns about hi, Li Zongren remained in the same position as a result of his obedience to orders from the central government. It was only after 'Operation Ichi-Go,' an opportunity the central government purposefully seized, that Li was removed from the Fifth War Zone and promoted as Director of the Generalissimo''s Headquarters until the war was won.
URI: http://hdl.handle.net/11455/89010
其他識別: U0005-1706201512233500
Rights: 同意授權瀏覽/列印電子全文服務,2018-06-25起公開。
Appears in Collections:歷史學系所

Files in This Item:
File Description SizeFormat Existing users please Login
nchu-104-7101013012-1.pdf2.76 MBAdobe PDFThis file is only available in the university internal network    Request a copy
Show full item record
 

Google ScholarTM

Check


Items in DSpace are protected by copyright, with all rights reserved, unless otherwise indic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