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use this identifier to cite or link to this item: http://hdl.handle.net/11455/89032
標題: 陳誠在東北(1947-1948)
Chen Cheng in the Northeast China(1947-1948)
作者: Yuan-Shen Hsiao
蕭源聖
關鍵字: 陳誠;偽軍收編;政風吏治的整頓;軍事失敗;東北去職;Chen Cheng;puppet forces incorporated;official government overhauled;military failure;Northeastern resigned
引用: 徵引書目 一、機關檔案 (一)國史館庋藏 蔣中正總統檔案 「接收東北與對蘇交涉(一)」《革命文獻‧戡亂軍事》,002-020400-00001 「東北方面(一)」《革命文獻‧戡亂軍事》,002-020400-00015 「東北方面(二)」《革命文獻‧戡亂軍事》,002-020400-00016 「抗命禍國擴軍叛亂」《革命文獻‧抗戰時期》,002-090300-00210 (1947年7月)《事略稿本》,002-060100-00226 (1947年8月)《事略稿本》,002-060100-00227 (1947年9月)《事略稿本》,002-060100-00228 「交擬稿件」(交擬稿件,民國三十五年一月至民國三十六年十二月)《特交文卷》,002-070200-00023 (民國三十六年(七))《特交檔案‧一般資料》,002-080200-00319 (民國三十六年(十))《特交檔案‧一般資料》,002-080200-00322 (民國三十六年(十一))《特交檔案‧一般資料》,002-080200-00323 (民國三十七年(一))《特交檔案‧一般資料》,002-080200-00324 「呈表彙集 (一○六)」《特交檔案‧一般資料》,002-080200-00533 「呈表彙集 (一一二)」《特交檔案‧一般資料》,002-080200-00539 「呈表彙集 (一一七)」《特交檔案‧一般資料》,002-080200-00544 「手令登錄(四)」《特交檔案‧一般資料》,002-080200-00555 「手令登錄(五)」《特交檔案‧一般資料》,002-080200-00556 「領袖指示補充(二)」《特交文電‧領袖事功之部》,002-090106-00002 「卵翼傀儡(三)」《特交文電‧日寇侵略》,002-090200-00021 陳誠副總統檔案 「邊疆資料彙編」,008-011101-00001 (民國三十六年至三十七年)「言論第二十集」,008-010102-00020 (抗戰(從軍回憶之三))《石叟叢書》,008-010105-00009 (抗戰(從軍回憶之四))《石叟叢書》,008-010105-00010 「陳誠家書(十六)」,008-010201-00016 「陳誠手稿(四)」,008-010203-00004 (六屆二中全會軍政報告)「陳誠在抗戰前後言論集錄」,008-010301-00064 「陳誠在抗戰前後言論集錄」,008-010301-00064 (東北行轅政務委員會的性質職權及今後工作重心),008-010301-00110 「(陳誠)在參謀總長任內時其言行」,008-010403-00003 「陳誠兼東北行辕主任資料附件」,008-010506-00001 (日本投降後東北接收的回顧)《石叟叢書》,008-010506-00002 「東北問題參考資料」,008-010506-00009 (二)已刊史料 《大公報》(上海),1945年-1948年。 何智霖編,《陳誠先生回憶錄-六十自述》(台北:國史館,2012年),頁95-97。 何智霖編,《陳誠先生書信集-與蔣中正先生往來函電》(下)(臺北:國史館,     2007年),頁678-682。 吳淑鳳編,《陳誠先生回憶錄:國共戰爭》(臺北:國史館,2005年),頁113-122、     129-132、291、297。 周美華編,《蔣中正總統檔案:事略稿本》民國三十六年六月至八月(臺北:國      史館,2012年),頁422、424、461、467、473、492。 秦孝儀主編,《總統蔣公大事長編初稿》第6卷(臺北:中國國民黨黨史會,1978     年),頁191-204、487、489、528。 蔣總統言論彙編編輯委員會,《蔣總統言論彙編》卷18(臺北:中正書局,1956     年),頁1-7。 蔣總統言論彙編編輯委員會,《蔣總統言論彙編》卷17(臺北:中正書局,1956     年),頁56-64。 二、傳記、回憶錄 王世杰著,林美莉校定,《王世杰日記》第五冊(臺北: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     所,1990年)。 方知今,《陳誠大傳》(臺北:金楓出版社,1995年)。 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全國委員會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編,《遼瀋戰役親歷記(原     國民黨將領的回憶)》(北京:中國文史出版社,1987年)。 王鼎鈞,《關山奪路:王鼎鈞回憶錄四部曲之三》(臺北:爾雅出版社,2005年)。 沈雲龍訪問;林泉記錄,《王鐵漢先生訪問紀錄》(臺北: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     所,1985年)。 沈雲龍、林泉、林忠勝訪問;林忠勝紀錄,《齊世英先生訪問紀錄》(臺北:中央     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1990年)。 李宗仁口述,唐德剛撰寫,《李宗仁回憶錄》(臺北市:遠流出版社,2010年)。 陸鏗,《陸鏗回憶錄與懺悔錄》(台北:時報文化出版社,1997年)。 陳恭存訪問;官曼莉記錄,《張式綸先生訪問記錄》(臺北: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     究所,1986年)。 陳恭存、張力訪問;張力記錄,《石覺先生訪問記錄》(臺北:中央研究院近代史     研究所,1986年)。 孫宅巍,《蔣介石的寵將陳誠》(河南:河南人民出版社,1990年)。 徐揚、寇思壘,《陳誠評傳》(臺北:群倫出版社,1986年)。 唐縱,《在蔣介石身邊八年-侍從室高級幕僚唐縱日記》(北京:群眾出版社,1991     年)。 張玉法、沈松僑訪問;沈松僑記錄,《董文琦先生訪問紀錄》(臺北:中央研究院     近代史研究所,1986年)。 張玉法、陳存恭訪問;黃銘明記錄,《劉安祺先生訪問紀錄》(臺北:中央研究院     近代史研究所,1991年)。 張耀宸,〈湯恩伯勾結敵偽的一個例證〉,《江蘇文史資料選輯》第3輯。 梁肅戎口述;劉鳳翰,何智霖訪問,《梁肅戎先生訪談錄》(臺北:國史館,1995     年)。 熊式輝,《海桑集-熊式輝回憶錄1907-1949》(香港:明鏡出版社,2008年)。 鄭洞國、鄭建邦、胡耀平,《我的戎馬生涯-鄭洞國回憶錄》(北京:團結出版社,     1992年)。 趙上將遺著編印委員會,《趙家驤將軍詩文集》(臺北:趙上將遺著編印委員會,     1960年)。 齊邦媛,《巨流河》(臺北:天下文化出版社,2014年)。 齊述師、齊春才,〈謝文東及其匪隊浮沉記〉,中華人民政治協商會議黑龍江省佳     木斯市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編,《佳木斯文史資料》第3輯(1984年)。 劉玉章,《戎馬五十年》(臺北:撰者自刊本,1997年)。 劉措宜,〈抗戰勝利後蔣介石收編偽軍經過〉,《文史資料選輯》第36輯(北京:     中國文史資料出版社,1986年)。 韓先楚,〈東北戰場與遼瀋戰役〉,《遼瀋決戰》(上)(北京:人民出版社,1988     年)。 三、專書 丁曉春、戈福彔、王世英,《東北解放戰爭大事記》(北京:中共黨史資料出版社,        1987年)。 王元年,《東北解放戰爭鋤奸剿匪史》(黑龍江:黑龍江教育出版社,1989年)。 王健民,《中國共產黨史稿》第三編(臺北:撰者自刊本,1965年)。 王掄楦,〈重慶談判期間的中央日報〉,《重慶談判紀實》(重慶:重慶出版社,1983     年)。 中共中央黨史資料徵集委員會編,《遼瀋決戰》(北京:人民出版社,1992年)。 中國現代史資料編輯委員會編,《美國與中國的關係》(北京:中國現代史資料     編輯委員會翻印,1975年)。 中國國民黨中央委員會黨史委員會,《中華民國重要史料初編-對日抗戰時期》     戰時外交(2)(台北:中國國民黨中央委員會黨史委員會,1981年)。 中國國民黨中央委員會黨史委員會,《中華民國重要史料初編-對日抗戰時期》,     緒編(2)(台北:中國國民黨中央委員會黨史委員會,1981年)。 中國人民解放軍軍事科學院編輯,《毛澤東軍事文選》第三卷(北京:中央文獻     出版社,1993年)。 牛軍,《內戰前夕:美國調處國共矛盾始末》(臺北:巴比倫出版社,1993     年)。 牛軍,《從赫爾利到馬歇爾:美國調處國共矛盾始末》(北京:東方出版社,2009      年)。 朱建華,朱興義編著,《國共兩黨爭奪東北紀事》(吉林:吉林人民出版社,1999     年)。 汪朝光,《1945-1949國共政爭與中國命運》(香港:香港中和出版有限公司,2011     年)。 汪朝光,《中華民國史》,第三篇,第五卷(北京:中華書局,2000年)。 李炳南,《政治協商會議與國共談判》(臺北:永業出版社,1993年)。 吳相湘,《民國政治人物》(下)(臺北:傳記文學雜誌社,1982年)。 林桶法,《戰後中國的變局-以國民黨為中心探討》(臺北:臺灣商務,2003年)。 金沖及,《轉折年代:中國的1947年》(北京: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2002     年)。 紀亞光、秦立海,《戰後中國政黨與政治研究》(天津:天津人民出版社,2009     年)。 郭緒印編,《國民黨派系鬥爭史》(下)(臺北:桂冠出版社,1993年)。 胡璞玉主編,《和談紀實》(臺北:國防部史政局,1971年)。 陳立夫,《成敗之鑑》(臺北,正中書局,1994年)。 陳立文,《從東北黨務發展看接收》(臺北:東北文獻雜誌社,2000年)。 陶涵,《蔣介石與現代中國的奮鬥》(上)(臺北:時報文化,2010年)。 陶涵,《蔣介石與現代中國的奮鬥》(下)(臺北:時報文化,2010年)。 陳嘉驥,《白山黑水的悲歌》(臺北市:長歌出版社,1976年)。 陳嘉驥,《東北狼煙》(臺北:漢威出版社,1987年)。 唐德剛著,古倉林譯,《中國革命簡史:從孫文到毛澤東》(臺北:遠流出版社,     2014年)。 張正隆,《雪白血紅》(北京:解放軍出版社,1989年)。 張鎮邦,《國共關係史》(臺北:國立政治大學國際關係研究中心,1983年)。 傅建文,《大倒戈》(臺北:風雲時代出版社,1996年)。 葉永烈,《毛蔣爭霸錄-毛澤東與蔣介石》(臺北:風雲時代出版社,2006年)。 黃季陸編,《革命人物誌》第五集(台北:國民黨黨史會,1970年)。 楊天石,《近代中國史事鈎沉-海外訪史錄》(北京: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1998     年)。 蔣中正,《蘇俄在中國》(台北:中央文物供應社,1957年)。 蔣永敬、劉維開著,《 蔣介石與國共和戰(一九四五~一九四九)》(臺北:臺灣     商務,2011年)。 劉統,《東北解放戰爭紀實1945-1948》(北京:人民出版社,2004年)。 劉熙明,《偽軍-強權競逐下的卒子(1937-1949)》(臺北:稻鄉出版社,2002     年)。 四、論文及專文 于耀洲,〈蘇聯出兵東北對國共兩黨爭奪東北的影響〉,《史學集刊》,第1期(1996     年1月)。 王惠宇,《1945-1949年美國的中國東北政策》(吉林:吉林大學東北亞研究所     博士論文,2010年)。 中共中央東北局,〈關於東北目前形勢與任務的決議〉,《遼瀋決戰》(上)(北京:     人民出版社,1988年)。 田雨時,〈東北接收三年災禍罪言》(五),《傳記文學》第215期,(台北:1980     年5月)。 杜聿明,〈遼瀋戰役概述〉,《遼瀋戰役親歷記(原國民黨將領的回憶)》(北京:     中國文史出版社,1987年)。 呂德潤,〈東北通訊(一)此時此地〉,《大公報》,1945年10月16日。 汪朝光,〈國共內戰初期的東北戰場與蔣介石的軍事決策〉,《蔣中正日記與民國     史研究》下冊(臺北:世界大同出版社,2011年)。 汪朝光,〈簡論1946年的國共軍事整編復員〉,《民國檔案》,第2期(1999年5     月)。 金沖及,〈較量:東北解放戰爭的最初階段〉,《近代史研究》,第4期(2006年8     月)。 唐洪森,〈論東北戰場1947年夏季攻勢〉,《軍事歷史研究》,第3期(2008年)。 孫渡,〈雲南部隊到東北〉,《遼瀋戰役親歷記(原國民黨將領的回憶)》(北京:     中國文史出版社,1987年)。 陳昶安,《東北流通券-戰後區域性的貨幣措施(1945-1948)》(臺北:臺灣大     學歷史所碩士論文,2010年)。 張桂華,〈國民政府「外交接收」東北與戰後美蘇關係〉,《民國檔案》,第2期(1998     年5月)。 程嘉文,《國共內戰中的東北戰場》(台北:台灣大學歷史所碩士論文,1997年)。 蔣科林、王虎峰,〈陳雲在東北解放戰爭中的全局戰略觀〉,《世紀橋》(2006年     12月)。 楊奎松,〈一九四六年國共四平之戰及其幕后〉,《歷史研究》,第4期(2004年8     月)。 劉統,〈解放戰爭中東北野戰軍武器來源探討-兼與楊奎松先生商榷〉,《黨的文     獻》,第4期(2000年8月)。 劉統,〈決戰東北〉,《社會科學論壇》,第8期(2012年8月)。 羅國輝、邵雍,〈陳雲與東北剿匪〉,《安徽史學》,第2期(2007年)。
摘要: 
抗戰勝利後,在美、蘇兩強互相拉扯,彼此間都不願對方在東北取得絕對的利益,但也都想保障自身的利益的影響下。國內兩大勢力──國民政府與中共在意識型態與實際利益上的衝突,已然浮上檯面,其中尤以接收淪陷區問題為最。1945年11月,國軍進入東北和中共展開全面性的爭鬥,初始國軍曾一度勢如破竹,似能一舉擊潰中共。但1946年6月,中共利用馬歇爾(George C. Marshall, Jr., 1880-1959)的調停穩住了局勢、挺住了壓力。
在這段喘息時間內,中共徹底檢討並改正了1946年初期失敗的問題,中共在經過整頓後,改善了共軍的組織,終於在1946年下半年轉守為攻。反觀國軍卻因戰線拉長,導致兵力不足;加上當時財政經歷八年的抗戰而消耗殆盡,在軍需、彈藥都不足的情況下,無法一鼓作氣擊潰中共,國軍的士氣則日趨低落。
1947年國府中央試圖扭轉局勢,9月國府主席蔣中正(1887-1975)令參謀總長陳誠(1898-1965)兼任國民政府東北行轅主任,此舉頗表重視東北之意。然陳誠在東北的舉措並不令人滿意,故而若干人認為東北之失,是為陳誠的責任。陳誠在東北,時間僅短短5個月,而國共勢力的平衡,卻在這5個月間有著相當大的轉變。
過去學者,在探討當時東北的景況,大多是從軍事或外交層面出發,鮮少有論及陳誠個人在東北的作為及其影響。故筆者嘗試以陳誠在東北為主體出發,去探討關於陳誠主政期間之作為與東北敗亡有何關聯,是否東北之丟失為陳誠的責任。期望對學界關於陳誠在東北主政之研究,增添些微貢獻。

After China won the war of resistance, both America and Soviet were unwilling to let each other acquire absolute advantage in Northeastern China while protecting their own profit and national interests. Under this circumstance, the conflict on both ideology and virtual interest between the two forces in China- National Government and CPC (Communist Party of China) rose to the surface, especially the issue of recovering Japan-occupied territory . In November 1945, the government forces started a full-blown war with CPC in Northeastern China. At the beginning, the government swept their enemy with superior force, victory seemed to be in sight, but till June 1946, CPC exerted George C. Marshall''s Mediation to stabilized the situation.
During this breathing space, CPC had exhaustively analyzed and improved their defects in the early 1945. After a total consolidation, CPC finally alternated their military strategy to focus on offense execution in the late 1946. On the other hand, the Chinese government was short of forces due to a overlength battle line, and worn away finance in the eight years war of resistance. Under the insufficient of supplies and ammunition, the government forces failed to rout their enemy at one fling, and the morale of the troops was sinking lower every day.
In 1947 the National Government tried to turn the tables. Chiang Kai-shek appointed Chen Cheng, chief of the general staff as the governor of Northeastern China, showed highly appreciate of this area. However, Chen''s measures in his term was unsatisfactory, therefore many believes it was his responsibility for the lost of Northeast in civil war. Only in five month, the balance between the National Government and CPC had bring to a tremendously changing.
In the past studies, many researches were conducted to focus on analyzing the Northeastern China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military or diplomacy, researches on Chen Cheng''s personal behavior and his influences in the Northeastern China was minimal. The purport of this article is to clarify the causality between Chen Cheng''s measures in his term and the lost of the Northeastern China, interpreted from Chen Cheng''s personal standpoint, hoping to contribute to Chen Cheng''s studies in the academia.
URI: http://hdl.handle.net/11455/89032
其他識別: U0005-1806201423440000
Rights: 同意授權瀏覽/列印電子全文服務,2017-06-20起公開。
Appears in Collections:歷史學系所

Files in This Item:
File SizeFormat Existing users please Login
nchu-103-7099013012-1.pdf1.05 MBAdobe PDFThis file is only available in the university internal network    Request a copy
Show full item record
 

Google ScholarTM

Check


Items in DSpace are protected by copyright, with all rights reserved, unless otherwise indic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