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use this identifier to cite or link to this item: http://hdl.handle.net/11455/89039
標題: 史家的天官傳統─《史記》中的天官星占傳承
The Tian-guan''s Tradition of Historiographer - the Inheritance of Tian-guan''s Astrology in 'Shiji'
作者: Pei-Rong Lin
林佩蓉
關鍵字: 天官;史官;星占;史記;Tian-guan;historiographer;astrology;Shiji
引用: 壹、新舊文獻史料 《尚書》,臺北,臺灣書房,2009。 《管子》,臺北:臺灣中華書局,1965年。 《墨子》,臺北:中國子學名著集成編印基金會印行,1978年。 (日)瀧川資言《史記會注考證》,臺?,天工書局,1993。 允錄、何國宗主編,《欽定協紀辨方書》,臺北:商務印書館,《四庫全書珍本》四集影印文淵閣《四庫全書》,1969-1975。 王充撰、黃暉校釋,《論衡校釋》,北京:中華書局,1990年。 王符,《潛夫論》,臺北:臺灣中華書局,1965年。 王弼、韓康伯注、孔穎達疏、阮元校勘,《周易》,十三經注疏本,臺北:藝文印書館,1989年。司馬貞,《史記?補三皇本紀》,戴逸主編《二十六史》,吉林:人民出版社,1993年。 司馬彪,《續漢書》,收於《後漢書》,新校本,北京:中華書局,1962年。 司馬遷,《史記》,北京:中華書局,2005年。 左丘明,《國語》,臺北:臺灣商務印書館,1968年。 呂不韋,《呂氏春秋》,臺北:藝文印書館,1974年。 宋衷注、秦嘉謨等輯,《世本八種》,上海:商務印書館,1957年。 杜佑,《通典》,浙江:浙江古籍出版社,2001年1月。 李勉註譯,《管子今註今譯》,臺北:臺灣商務印書館,1990年。 杜預注、孔穎達疏、阮元校勘,《左傳》,十三經注疏本,臺北:藝文印書館,1989年。 杜預註《春秋經傳集解》,臺北:七略出版社,2005年。 宗懍撰,《荊楚歲時記》,北京 : 中華書局,1991年。 洪興祖補注,《楚辭補注》,北京:廣文書局,1962年。 范瞱,《後漢書》,臺北:鼎文書局,1996年。 孫希集解,《禮記集解》,北京:中華書局,2007年8月。 班固,《漢書》,北京:中華書局,1962年。 荀況,《荀子》,臺北:臺灣商務書局,1973年。 荀況撰、李滌生集釋,《荀子集釋》,臺北:臺灣學生書局,1988年。 荀悅,《前漢紀》,北京:中華書局,2002年。 袁珂校注,《山海經校注》,上海市:上海古籍出版社,1983年。 許慎撰、段玉裁注,《說文解字注》,臺北:黎明文化事業公司,1974年。 陳壽撰,《三國志》,臺北:鼎文書局,1980年。 郭璞注,《爾雅注疏》,北京:北京大學出版社,2000年12月。 郭璞注、邢昺疏、阮元校勘,《爾雅》,十三經注疏本,臺北:藝文印書館,1989年。 董仲舒,《春秋繁露》,臺北:臺灣商務印書館,1968年。 賈誼,《新書》,上海:上海商務書局,1936年。 劉向 集錄,《戰國策》,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78年。 劉安編、高誘註,《淮南子》,臺北:藝文印書館,1968年。 劉安編、高誘註、劉文典集解,《淮南鴻烈集解》,北京:中華書局,1989年。 劉熙撰,王謨輯,《釋名》,臺北:大化書局,1979年。 歐陽詢,《藝文類聚》,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99年。 鄭元注、孔穎達疏、阮元校勘,《禮記》,十三經注疏本,臺北:藝文印書館,1989年。 鄭元注、賈公彥疏、阮元校勘,《周禮》,十三經注疏本,臺北:藝文印書館,1989年。 鄭元箋、孔穎達疏、阮元校勘,《毛詩》,十三經注疏本,臺北:藝文印書館,1989年。 應劭,《風俗通義(及其他一種)》,北京:中華書局,1985年。 應劭,《漢官儀》,收於《漢官六種》,臺北:中華書局,1981年。 韓非撰、陳奇猷集釋,《韓非子集釋》,北京:中華書局,1958年。 段玉裁《說文解字注》,臺?,天工書局,1992。 瀧川龜太郎考證,《史記會注考證》,臺北:中新書局,1978年。 嚴可均編,《全上古三代秦漢三國六朝文》,臺北:世界書局,1969年。 貳、近人專書 (清)王國維 《觀堂集林(繁體版)》,北京,中華書局,2006年。 王子今 《秦漢時期生態環境研究》,北京,北京大學出版社,2007年。 王貴民 《中國禮俗史》,臺?,文津出版社,1993年。 王健文 《奉天承運──古代中國的「國家」概念及其正當性基礎》,臺北 ,東大發行,1995年。 江曉原 《星占學與傳統文化》,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92年。 《天學原真》,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8年。 《中國星占學類型分析》,上海,上海書局,2009年。 余英時 《中國知識階層史論(古代篇)》,臺北,聯經,1980年。 李宗侗 《中國史學史》,臺北,華岡出版有限公司,1979年。 李零 《中國方術考》,北京:東方書局,2001年8月二版二刷。 《中國方數續考》,北京,東方出版社,2001年。 李漢三 《先秦兩漢之陰陽五行學說》,臺北:維新書局,1981年4月二版。 林富士 《漢代的巫者》,臺北,稻香出版社,2004年再版二刷。 晏昌貴 《巫鬼與淫祀──楚簡所見方術宗教考》,武昌,武漢大學出版社,2010年。 徐復觀 《周官成立之時代及其思想性格》,臺北,學生出版社,1980年。 班大為(David W Pankenier)著,徐鳳先譯 《中國上古史揭秘──天文考古學研究》,中國,上海古籍出版社,2008年。 陳久金、張昌明 《中國天文大發現》,濟南,山東畫報出版社,2008年。 陳久金主編 《中國古代天文學家》,北京,中國科學技術出版社,2008年。 陳來 《古代思想文化的世界:春秋時代的宗教、倫理與社會思想》,臺北,允晨文化, 2006年。 陳美東 《中國古代天文學思想》,北京,中國科學技術出版社,2008年。 陳桐生 《中國史官文化與史記》,廣東,汕頭大學出版社,1993年。 陳夢家 《殷墟卜辭綜述》,北京,中華書局,1988年。 陳曉中、張淑莉 《中國古代天文機構與天文教育》,北京,中國科學技術出版社,2008年。 黃一農 《社會天文學史十講》,上海,復旦大學出版社,2004年。 張光直 《中國青銅時代》,臺北,聯經,1983年。 《中國青銅時代(第二集)》,臺北,聯經,1990年。 《神話、美術與祭祀》,臺北:稻鄉出版社,1995年。 張大可等 《史記研究集成─司馬遷評傳》,北京,華文出版社,2005年。 雷戈 《道術為天子合》,保定,河北大學出版社,2008年。 葛兆光 《七世紀前中國的知識、思想與信仰世界?第一卷》,上海,復旦大學出版社,1998年。 潘鼐 《中國古天文圖錄》,上海,上海科技教育出版社,2009年。 鄭志明 《中國神話與儀式》,臺北,文津出版社,2009年。 (清)劉師培 《劉師培史學論著選集(繁體版)》,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6年。 盧央 《中國古代星占學》,北京,中國科學技術出版社,2008年。 林劍鳴 《秦漢史》,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03年。 余英時 《歷史與思想》,臺北:聯經出版公司,1999年4月,初版 呂思勉 《秦漢史》,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3年1月。 翦伯贊 《秦漢史》,北京:北京大學出版社,1983年1月。 錢穆 《中國歷代政治得失》,臺北:東大圖書股份有限公司,2011。 《秦漢史》,臺北:東大圖書股份有限公司,2006。 《國史大綱》,臺北:商務印書館,2001。 ?、期刊論文 尤學工 〈先秦史官與史學〉,《史學史研究》,第4期(2001年),頁13-18。 田瑞文 〈司馬遷對太史令職責的理解與史記寫作〉,《史學月刊》,第5期(2009年),頁113-120。 ?昭毅 〈《史記?天官書》?書隅記〉,《中正?史學刊》第?期,2003年,頁81-95 林曉平 〈春秋戰國時期史官職責與史學系統〉,《史學理論研究》,第1期(2003年),頁59-69。 禹平、王柏中 〈兩漢太常祭祀禮事職能問題考述〉,《學術交流》,第9期(2006年9月),頁173-178。 陳夢家 〈商代的神話與巫術〉,《燕京學報》第20期,1936年。 張強 〈史官文化與巫官文化及宗教神話之關係〉,江蘇社會科學,1994年,頁77-81轉87。 〈先秦史官與史官文化考論〉,《江蘇社會科學》,第4期(2002年),頁178-183。 馮時 〈天文考古學與上古宇宙觀〉,《濮陽職業技術學院學報》,第23卷第4期(2010年),頁1-11。 劉平、孫旭紅 〈論先秦史官與神話歷史化〉,《樂山師範學院學報》,第24卷6期(2009年6月),頁80-83。 韓高年 〈三代史官傳統與古史傳述方式〉《社會科學戰線》2002年4期。 蘇衛國 〈兩漢太史令考述〉,《鞍山師範學院學報》,第1卷第2期(1999年),頁50-53。 肆、學位論文 梅政清 《中國上古天文學之社會文化意涵》臺南,成功大學歷史學系碩士論文,2003年。 《天之文裡─中國上古天文知識的變遷》臺南,成功大學歷史學系博士論文,2012年。
摘要: 
史官官職中具有職掌星曆天文等職責,追朔其源,來自早期的「天官」職責。「天官」一辭相對於「地官」,負責祭祀占卜官時授曆相關於天的事宜,並不治民。其傳承由來已久,然而在周時傳至司馬氏家,也從原先濃厚的官方性質,內化為史家的基本。司馬遷著《史記》,其中天官書展現了史家到漢代的天文思想總整理。此處天文所指非現代定義的天文學,乃是當時社會意義下的天文意涵。
天官思想的背景建立在古中國對宇宙的認知──「天道」──視天地自然為宇宙間的規則,人在其中而遵循其道。而其中最容易觀察,也影響力最深刻的,莫屬星占。藉由定義天上恆星,透過觀測其常與不常,進而推測或預言人間事物的演變,賦與其合理的解釋。另外一項背景當從政治面解釋,自周代殷,周人提出天命靡常說,試圖解釋政權的合法性,合乎天命成為王者的必要條件──天子的條件。在人倫上,天空星辰提供給統治者人間序位的對照,一方面是準則,一方面也是限制。在地理上,由於地乃在天的理解下所被認知,因此「天下」與天上星空息息相關,中國星占學上,因此發展出星辰分野的理論。
星占的結果分成「常」與「不常」。若「常」者,君王需主持例行性的祭天活動、並且授民以時,(天)史官有責任預告天變,如日月蝕、星位、擇日等。「不常」者,君王亦必須有所作為來面對天變,如修德、下詔罪己或罪於下臣。史官的角色介於天子與天之間,一方面向下展現天子得於天的權威,授時曆、解天象,一方面也依據天象對帝王提出建言與警告。星占的權力屬於上層社會。
《史記?天官書》為西漢前的天學系統做了總括,將星空分成五星區,並且同時占星與占雲氣,將星位系統化,與地下對應的結構亦較先前完整。後世史書中的天文志亦多取法於《史記》。

In charge of the astronomical ephemeris is one of the duties of the Chinese traditional historiographer, which transformed from the duties of early Tian-guan. 'Tian-guan,' compare with 'Di-guan,' who were responsible for governance, were in charge of ritual, divination, promulgating calendars, and all other matters which related to 'Tian'
Though Tian-guan had existed in ages, it gradually turned its official quality into the basic of historiographer when Sima Family took the Tian-guan offices over in Zhou Dynasty. In Sima Qian's Shiji, the 'Tian-guan Book' shows the historiographer's entire compilation for the ideologies of astronomy from Prehistory to Han Dynasty. Different from the definition of modern astronomy, the astronomy in Tian-guan Book was defined under the prevailing social significance.
In ancient China, the early knowledge of universe, 'Tian-dao,' set up the ideology of Tian-guan, which considered the nature world as the rules of the whole universe; namely, inside this world all mankind live under those rules. The most observable and influential rule was the astrology, which could speculate or predict the evolution of mankind and the world, give reasonable explanation by define the stars, and watch their 'usual' and 'unusual' motions. For example, when the astrology was applied on the human relations, the relative positions of the stars provided the comparison with the social status to the authority, which was not only the guideline but also the restriction. Furthermore, because the knowledge of the earth came after the understanding of the sky, when the astrology was applied on the geography, the whole world beneath the sky was considered closely related to the stars. According to this point of view, the ancient Chinese astrology developed a theory that every single star could correspond to a specific geographical location.
Another essential factor of the ideology of Tian-guan depends on the political explanation back in Zhou Dynasty, the authority attempted to explain the legality of their regime through proposing the theory of 'the Capriciousness of Fate.' In this theory, conforming to the Fate is the most important factor to being an Emperor.
Sima Qian compiled all the astronomy systems before Western Han Dynasty into 'Shiji: the Tian-guan Book', and divided all the stars into five districts. Along with the astrology, he also collected the cloud divinations, and systematized the positions of stars, which correspond to the geographical location much more completely. As a result, most Astronomy Books of the further history records emulated the writing methods of Sima Qian's 'Shiji.'
URI: http://hdl.handle.net/11455/89039
其他識別: U0005-2811201416173729
Rights: 同意授權瀏覽/列印電子全文服務,2017-08-31起公開。
Appears in Collections:歷史學系所

Files in This Item:
File SizeFormat Existing users please Login
nchu-103-7097013004-1.pdf1.91 MBAdobe PDFThis file is only available in the university internal network    Request a copy
Show full item record
 

Google ScholarTM

Check


Items in DSpace are protected by copyright, with all rights reserved, unless otherwise indic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