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use this identifier to cite or link to this item: http://hdl.handle.net/11455/8918
標題: 回歸與漂流—夏曼.藍波安與廖鴻基的海洋書寫研究
Returning and Drifting: Ocean Writing by Syman Rapongan and Liao Hong-Ji
作者: 吳建宏
Wu, Chien-Hung
關鍵字: Syman Rapongan;夏曼.藍波安;Liao Hong-Ji;Ocean literature;Ocean writing;廖鴻基;海洋文學;海洋書寫
出版社: 台灣文學研究所
引用: 參考書目 一、作家作品 夏曼.藍波安,《八代灣的神話》,台中:晨星,1992。 夏曼.藍波安,《冷海情深-海洋朝聖者》,台北:聯合文學,1997。 夏曼.藍波安,《黑色的翅膀》,台中:晨星,1999。 夏曼.藍波安,《海浪的記憶》,台北:聯合文學,2002。 夏曼.藍波安,《航海家的臉》,台北:印刻,2007。 夏曼.藍波安,《老海人》,台北:印刻,2009。 廖鴻基,《環保花蓮》,花蓮:花蓮洄瀾文教,1995。 廖鴻基,《討海人》,台中:晨星,1996。 廖鴻基,《鯨生鯨世》,台中:晨星,1997。 廖鴻基,《漂流監獄》,台中:晨星,1998。 廖鴻基,《來自深海》,台中:晨星,1999。 廖鴻基,《尋找一座島嶼》,台北:晨星,1999。 廖鴻基,《山海小城》,台北:望春風,2000。 廖鴻基,《海洋遊俠》,台北:印刻,2001。 廖鴻基,《台11線藍色太平洋》,台北:聯合文學,2003。 廖鴻基,《漂島》,台北:印刻,2003。 廖鴻基,《腳跡船痕》,台北:印刻,2006。 廖鴻基,《海天浮沈》,台北:聯合文學,2006。 廖鴻基,《領土出航》,台北:聯合文學,2007。 廖鴻基,《後山鯨書》,台北:聯合文學,2008。 廖鴻基,《南方以南:海生館駐館筆記》,台北:聯合文學,2009。 廖鴻基,《飛魚.百合》,台北:有鹿,2010。 二、專書 尹萍,《海洋台灣》,台北:天下雜誌,1993。 王家祥,《自然禱告者》,台中:晨星,1992。 巴蘇亞.博伊哲努(浦忠成),《台灣原住民的口傳文學》,台北:常民文化事業有限公司,1996。 巴蘇亞.博伊哲努(浦忠成)《原住民的神話與文學》,台北:台原出版社,1996。 台灣研究基金會,《海洋文化與歷史》,台北:胡氏,2003。 江寶釵、施懿琳、曾珍珍編,《台灣的文學與環境》,高雄:麗文文化,1996。 吳明益,《以書寫解放自然—臺灣現代自然書寫的探索》,台北:大安,2004。 余光弘,《雅美族》,台北:三民書局,2004。 行政院農業委員會,《台灣漁業四十年專輯》,台北:漢光,1993。 李素芳編著,《台灣的海岸》,台北:遠足文化,2001。 東海大學中文系,《台灣自然生態文學研討會論文集》,台北:文津,2002。 胡興華,《台灣的漁業》,台北:遠足文化,2003。 夏本.奇伯愛雅,《雅美族的社會與風俗》,台北:臺原,1998。 夏本.奇伯愛雅,《雅美族的古謠與文化》,台北:常民,1996。 孫大川,《夾縫中的族群建構》,台北:聯合文學,2000。 孫大川,《山海世界—台灣原住民心靈世界的摹寫》,台北:聯合文學,2000。 孫寶年,《消失的海岸》,台北:聯經,1999。 曹永和,《台灣早期歷史研究》,台北:聯經,1979。 國立花蓮師範學院鄉土文化研究所,《台灣生態文化研討會論文集》,2000年7月7~9日。 陳雨嵐,《台灣的原住民》,台北:遠足文化,2004。 陳明柔主編,《臺灣的自然書寫》,台中:晨星,2006。 陳學明,《生態社會主義》,台北:揚智,2003。 程一駿審校,李冠國.范振剛編著,《海洋生態學》,台北:藝軒,2005。 賈福相,《人與海:台灣海洋環境》,台北:聯經,1998。 達西烏拉彎.畢馬,《台灣的原住民—達悟族》,台北:臺原,2002。 劉其偉,《蘭嶼部落文化藝術》,台北:藝術圖書,1982。 蕭新煌,《我們只有一個臺灣》,台北:圓神,1987。 Holmes Rolston著,王瑞香譯,《環境倫理學》,台北:編譯館,1996。 Peter Singer著,孟祥森、錢永祥譯,《動物解放》,台北:關懷生命協會,1996。 珍․古德(Jane Goodall)、戴爾․彼得生,《黑猩猩悲歌》,台北:大樹,1996。 瑞秋․卡森著,孟祥森譯,《永遠的春天》,台北:雙月書屋,1998。 黛安․艾克曼著,莊安祺譯,《鯨背月色》,台北:季節風,1996。 三、單篇文章 吳明益,〈重回討海人〉,《中國時報》, 2006年11月4日,E2版。 廖鴻基,〈解說海洋〉,2001年7月14日,《聯合報》副刊37版。 廖鴻基,〈海洋文化〉,2001年10月12日,《聯合報》副刊37版。 廖鴻基,〈寬闊海洋〉,2002年7月6日,《聯合報》副刊39版。 廖鴻基,〈欠缺海洋的台灣〉,2002年7月30日,《台灣日報》22版。 廖鴻基,〈從海巡到海防〉,2005年8月24日,《自由時報》副刊。 廖鴻基,〈走過陸地和海洋的橋〉,《張老師月刊》第236期,1997年8月1日,頁42-43。 廖鴻基,〈從賞鯨到關愛海洋資源〉,《東海岸評論》第145期,2000年8月,頁35-38。 廖鴻基,〈海洋文學及藝術〉,收於邱文彥執行主編,《海洋永續經營》,台北:胡氏圖書,2003年6月,頁117-138。 廖鴻基,〈我們的海洋可以很文學〉,《農訓》,2001年6月,136期,頁56-57。 廖鴻基,〈海洋文學與藝術的使命〉,收於《海洋永續經營》,台北:胡氏圖書公司,2003年6月,頁117-137。 廖鴻基,〈繞島航行─記「福爾麼莎海岸巡禮」〉,《文化視窗》,2003年7月,53期,頁22-27。 劉梓潔採訪廖鴻基,〈一個討海人的浪漫與堅毅〉,《聯合文學》第255期,2006年1月,頁76-79。 四、論文 方力行,〈海洋性格的文化,海洋內涵的教育〉,《研考雙月刊》第24卷6期, 2000 年12月。 伍寒榆,〈抵抗知識份子的海洋謳歌〉,《文學台灣》第50期,2004年4月。 朱惠足,〈兩個歸島書寫:夏曼.藍波安(蘭嶼)與崎山多美(西表島)〉,《中外文學》第38卷,第4期,2009年12月,頁133-167。 朱學恕,〈論海洋文學與海洋詩〉,《大海洋詩刊》第31期,1998年9月。 江瑞拱,〈蘭嶼島之觀光與農業〉,《原住民教育季刊》第14期,1999年5月。 宋澤萊,〈夏曼.藍波安小說《海浪的記憶》中的奇異修辭及其族群指導〉,《臺灣學研究》第三期,1997年6月。 林玉珮,〈鯨生鯨世,來自深海〉,《天下雜誌》第231期,2000年8月。 林政華,〈臺灣海洋文學的成立及其作家作品〉,《明道通識論叢》,第三期,2007年9月。 林正盛,〈寫給達悟族人的那片海洋──我所認識的夏曼.藍波安〉,《聯合文學》第263期,2006年9月。 東年,〈山、海與平原的對話〉,《聯合文學》第237期,2004年7月。 東年,〈海洋台灣與海洋文學〉,《聯合文學》第13卷10期,1997年8月。 柳秀英,〈海洋視角的生命觀-以廖鴻基的文學作品為例〉,《高雄海洋科大學報》,第23期,2008年12月。 段莉芬,〈試論海洋文學作家廖鴻基的寫作風格〉,《臺灣自然生態文學研討會論文集》,台北:文津出版社,2002年1月,頁233-260。 泉泉,〈略談海洋文學未來去向及其策略〉,《大海洋詩雜誌》第53期,1997年4月。 孫大川,〈黃昏文學的可能——試論原住民文學〉,《文學台灣》第5期,1993 年1月。 徐宗潔,〈海洋記憶的轉向─讀廖鴻基的<漂島>〉,《文訊》2004年4月第222期,頁26-27。 凌性傑,〈面對海洋的兩種態度—從《海洋遊俠》與《海浪的記憶》談起〉,收於《第七屆青年文學會議論文集》,台北:文訊,2003。 郝譽翔,〈尋找一座島嶼—論廖鴻基的海洋旅程〉,載於《在地與遷移—第三屆花蓮文學研討會論文集》,花蓮縣,花蓮縣文化局,2006。 陳國鈞,〈蘭嶼的地理資料〉,《大陸雜誌》第10卷第12期,1955年。 張尤娟,〈海洋之子--廖鴻基〉,《新觀念》第117期,1998年7月。 張瑞芬,〈筆與槳的方向-夏日讀夏曼.藍波安《海浪的記憶》〉,載於《聯合文學》第215期,2002年9月。 張靜茹,〈從海湧伯到海翁──論廖鴻基海洋書寫的演變軌跡〉,《台灣的自然書寫》,臺中市:晨星,2006年11月,頁175-198。 莊萬壽,〈台灣海洋文化之初探〉,《中國學術年刊》第18期,1997年3月。 許琇禎,〈原民書寫中的殖民意識與現代性—以田雅各、夏曼.藍波安為例〉,載於《中國現代文學半年刊》第十六期,中國現代文學學會,2009年12月。 黃騰德,〈從廖鴻基《鯨生鯨世》看台灣的海洋文學〉,《台灣人文》第4號,2000年6月,頁47-61。 黃慧真,〈廖鴻基討海時期寫作探析〉,問學集,第15期,2008年4月。 黃聲威,〈淺探海洋文化(下) 〉,《漁業推廣》第171期,2000年12月。 楊翠,〈山與海的共構史詩──夏曼.藍波安作品中繁複的「海洋」意象〉,《台灣的自然書寫》,台中:晨星,2006年11月,頁207-242。 楊政源,〈試論《冷海情深》(1992-1997)時期夏曼‧藍波安的文化策略〉,《東吳中文學報》,第十六期,2008年11月。 楊政源,〈試論《海浪的記憶》(2000~2002)時期夏曼.藍波安的文化策略〉,發表於真理大學「第五屆台灣文學與語言國際學術會議」,2008年11月。 劉秀美,〈拓拔斯•塔瑪匹瑪小說中的原鄉關懷〉,《中國現代文學季刊》創刊號, 2004年3月。 蔡秀枝,〈廖鴻基《討海人》中的民間信仰與文化〉,《海洋文化學刊》,第五期,2008年12月。 蕭義玲,〈生命夢想的形成--解讀廖鴻基海洋寫作的一個面向〉,台中:興大人文學報,32(上), 1992年6月,頁173-195。 蕭義珍,〈「台灣主體」的再建構——回歸原鄉與原住民文學〉,《台灣文藝》第165期,1998年10月。 關曉榮,〈被現代醫療福祉遺棄的蘭嶼〉,《人間》雜誌第30期,1988年4月。 五、碩博士論文 王韶君,《台灣海洋文學的發展與文化建構(1975~2004)》,台北教育大學台灣文學研究所碩士論文,2006。 王靖丰,《海洋文學作家廖鴻基作品之研究》,南華大學文學系研究所碩士論文,2007。 伍寒榆,《洄瀾海洋•綠鯨島嶼──廖鴻基海洋書寫研究》,成功大學台灣文學研究所碩士論文,2005。 吳志羣,《廖鴻基海洋書寫研究》,台北教育大學台灣文學研究所碩士論文,2006。 吳家君,《台灣原住民文學研究》,高雄:國立中山大學中國文學系碩士論文,1997。 吳韶純,《臺灣現代海洋文學研究》,國立高雄師範大學國文教學碩士論文,2005。 李珮琪,《海洋作為認同的場域 : 從廖鴻基及夏曼.藍波安作品探究其認同與實踐》,國立花蓮師範學院多元文化研究所碩士論文,2004。 林宗德,《消弭海/陸的界限—論廖鴻基作品中海洋文化的思想體系與美學實踐》,靜宜大學中國文學研究所碩士論文,2008。 林怡君,《戰後台灣海洋文學研究》,成功大學台灣文學研究所碩士論文,2007。 徐宗潔,《台灣鯨豚寫作研究》,師範大學國文研究所碩士論文,2000。 夏曼•藍波安,《原初豐腴的島嶼─達悟民族的海洋知識與文化》,國立清華大學人類學研究所碩士論文,2003。 陳芷凡,《語言與文化翻譯的辯證--以原住民作家夏曼•藍波安、奧威尼•卡露斯盎、阿道•巴辣夫為例》,國立清華大台灣文學研究所碩士論文,2005。 陳秋萍,《原住民文學中的自我認同與主體重建》,台中:靜宜大學中文系碩士論文,2003。 陳淑芬,《具體生活與象徵系統--雅美族的魚類分類與食魚禁忌》,國立清華大學社會人類學研究所碩士論文,1994。 陳胤維,《臺灣當代漁民文學研究》,國立彰化師範大學台灣文學研究所碩士論文,2008。 章清怡,《達悟族靈魂信仰初探》,中興大學中國文學系所碩士論文,2006。 許尤美,《台灣當代自然寫作研究》,國立中央大學中國文學系碩士論文,1997。 許雅筑,《水上往還—論戰後達悟首批遷移世代作家Syaman Rapongan、Syaman Vengayen、Sin Jiayouli的書寫》,國立清華大學台灣文學研究所碩士論文,2009。 黃勤媛,《論夏曼.藍波安及其作品中海洋意象》,玄奘大學中國語文學系碩士在職專班碩士論文,2006。 葉玿伶,《尋找台灣的另一半版圖:評海洋教育的可能性》,國立東華大學教育研究所碩士論文,2000。 葉連鵬,《台灣當代海洋文學之研究》,中央大學中國文學研究所博士論文,2006。 簡義明,《台灣「自然寫作」研究──以1981~1997為範圍》,政治大學中國文學系碩士論文,1998。 簡曉慧,《夏曼.藍波安海洋文學研究》,國立屏東教育大學中國語文學系碩士論文,2007。
摘要: 
廖鴻基與夏曼.藍波安是台灣文學界中少數持續書寫海洋文學作品的作家,從他們的作品中可以看見,夏曼.藍波安將回歸蘭嶼的想望、對祖靈的敬畏與族人長老淍零的不捨之情寄託於海洋,進而將海洋的認同建立在回歸道路上,並在此基礎下為自我主體尋找真正的價值。廖鴻基的作品中雖無如夏曼.藍波安族群認同的問題,但可見他所認定的海陸關係及視角,是不斷的隨著生活及實踐而產生轉移。本文主要探究兩人同樣以海洋做為書寫及實踐自我理想的場域,他們是如何在作品中呈現兩人心中的海洋圖像,因漢原身份不同,在抵抗漢人陸權思想的書寫上,又呈現出何種另類思考。

本文共分五章,除緒、結論之外,第二、三、四章為論述重點,第二章〈夏曼.藍波安的海洋書寫與達悟文化〉先就夏曼.藍波安的生平經歷及其作品釐清回歸族群的動機。接續討論夏曼.藍波安如何在海洋書寫中呈現人、魚、海之間的關係,並藉由傳統的捕魚文化及達悟禁忌體會其回歸原鄉的純粹性。

第三章〈廖鴻基的海洋書寫與漂流之旅〉則討論廖鴻基書寫中的主角—海洋、魚與討海人,在漢人身份下所展現有別於夏曼.藍波安的不同風貌與意涵,並探討廖鴻基流動的身份與海陸關係的認同。

第四章〈夏曼.藍波安與廖鴻基海洋書寫帶來的另類思考〉則是以夏曼.藍波安與廖鴻基種族身份出發,探討兩者海洋書寫的差異性,並討論兩人在作品中所透露出的自我主體意識。而從兩人對漢人陸權思想及現代性的抵抗書寫,為國人帶來何種另類思考,也成為本章節論述的重點。

Syman Rapongan and Liao Hong-Ji are the few Taiwanese literature literary writers continuing to write marine works. It can be seen from their works, Syman. Rapongan desired to return to Orchid Island, the fear of the ancestral spirits and the zhou clan elders feeling of dismay to zero in the hands of ocean, which will then base the recognition of the ocean on the returning road, and search for the true value of self under the main basis. Liao''s works, although no such as Syman. Rapongan issues of ethnic identity. Shows that he identified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land and sea and the view is constantly arising as the transfer of life and practice. In this paper, the mian point is to explore the ocean as they use the same written and practical of selfideal field and how they present the two hearts in the works of marine images, due to Han and aboriginal identity is different from Han Chinese land power to resist thinking in writing, they also showed what kind of alternative thinking they have.

This article is divided into five chapters, in addition to the thread, conclusions, II, III and IV focus on the discussion. The second chapter, 〈Syman. Rapongan Tao marine Writing and Culture〉 clarify the return of ethnic motivation first on the Shaman. Rapongan''s life experiences and work. Continuing with discussion of Syman. Rapongan, it presented to people with writing about the ocean, fish,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the sea, and by their traditional fishing culture and its return to the Tao taboo experience the and the purity of the original township.

The third chapter, 〈Ocean Writing Drifting trip on Liao Hong-Ji〉 is devoted to the writing of the protagonist Liao - ocean, fish and living off the sea, under the present status in the Han Chinese is different from the Syman. Rapongan style and meaning, and the flow of Liao relationship between the identity and recognition of land and sea.

The fourth chapter, 〈Syman. Rapongan writing and Liao bring alternative thinking ocean〉 is based on Syman. Rapongan and Liao, ethnic identity, discussing the difference between the two ocean to write, and discuss the two works revealed in the self-consciousness. Han Chinese from the mainland on the right of both thought and resistance to modern writing, which brought an alternative for people to think, has become the focus of discussion in this section.
URI: http://hdl.handle.net/11455/8918
其他識別: U0005-1901201115140300
Appears in Collections:臺灣文學與跨國文化研究所

Show full item record
 

Google ScholarTM

Check


Items in DSpace are protected by copyright, with all rights reserved, unless otherwise indic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