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use this identifier to cite or link to this item: http://hdl.handle.net/11455/9093
標題: 積漸所至---由《淡新檔案‧擄禁類》檔案看清代臺灣的社會衝突
The Accumulation of Fractious Incidents: An Analysis of Social Conflicts in Taiwan of the Qing Dynasty based on the Files of "Lu-jing"(擄禁)Cases in Dan-Xin Archives(淡新檔案)
作者: 林佳慧
Lin, Chia-Hui
關鍵字: 《淡新檔案》;The Dan-Xin Archives;擄禁;訴狀;社會衝突;清代;kidnapping;the display of evidences;social conflicts;the Qing Dynasty
出版社: 台灣文學與跨國文化研究所
引用: 參考書目 一、 史料 陳培桂,《淡水廳志》臺北:臺灣銀行經濟研究室,1967。 陳淑均,《噶瑪蘭廳志》臺北:臺灣銀行經濟研究室,1957。 周元文,《重修臺灣府志》臺北:臺灣銀行經濟研究室,1960。 臺灣銀行經濟研究室,《福建省通志臺灣府‧風俗》臺北:臺灣銀行經濟研究室,1960。 周鍾瑄,《諸羅縣志》臺北:臺灣銀行經濟研究室,1958 年。 三峽鎮志編纂委員會,《三峽鎮鎮誌》臺北:三峽鎮公所,1993。 陳文達等編纂,《鳳山縣志》臺北:臺灣銀行經濟研究室,1961。 蔣毓英,《台灣府志》南投:臺灣省文獻委員會,1993。 《清高宗純皇帝(乾隆)實錄》臺北市 : 華聯出版社,1964。 沈葆楨,《福建臺灣奏摺》臺北:臺灣銀行經濟研究室,1959。 丁紹儀,《東瀛識略》臺北:成文出版社,1984,影印清同治十二年刊本)。 黃叔璥,《臺海使槎錄》臺北:成文出版社有限公司,1983。 藍鼎元,〈臺灣近詠十首呈巡史黃玉圃〔叔璥〕先生〉,收錄於謝金鑾等修,《續修臺灣縣志》臺北:臺灣銀行經濟研究室,1962。 臺灣銀行經濟研究編,《清仁宗實錄選輯》臺北:臺灣銀行經濟研究室,1963。 《臺案匯錄丙集》臺北:臺灣大通書局,1984。 《宮中檔康熙朝奏摺》第九輯,〈康熙53年11月15日〉福建巡撫覺羅滿保奏摺,臺北:國立故宮博物院,1977。 徐宗幹,〈答王素園同年書〉,《斯未信齋文集》,收入丁曰健編,《治臺必告錄》,臺北:臺灣銀行經濟研究室,1957。 福建巡撫吳士功〈題准臺民搬眷過臺疏〉,引自謝金鑾《續修臺灣縣志》,卷六,奏疏,臺北:臺灣銀行經濟研究室,1957。 臺灣銀行經濟研究室編,《臺灣南部碑文集成》臺北市:臺灣銀行經濟研究室,1965年。 姚瑩,《東槎紀略》〈答李信齋論臺灣治事書〉臺北:臺灣銀行經濟研究室,1957。 姚瑩,〈上鍾制府、魏中丞言事書〉,《中復堂選集》臺北:臺灣銀行經濟研究室,1957。 姚瑩,〈答李信齋問臺灣治事書〉《東槎紀略》臺北:臺灣銀行經濟研究室,1957。 陳盛韶,《問俗錄》南投:臺灣省文獻委員會,1997。 郁永河,《裨海紀遊》,臺北:臺灣銀行經濟研究室,1979。 丁曰健,《治臺必告錄》臺北:臺灣銀行經濟研究室,1957。 汪輝祖,《佐治藥言》上海:商務印書館,1937,叢書集成初編本。 王又槐,《辦案要略》,收入張廷驤編《入幕須知五種》臺北:文海,1968。 黃六鴻,《福惠全書》收入官箴書集成編纂委員會編,《官箴書集成》第三冊,合肥: 黃山書社,1997。 二、專書 戴炎輝,《清代臺灣之鄉治》臺北:聯經出版公司,1979。 許雪姬,《清代臺灣的綠營》臺北: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1987。 林偉盛,〈清代臺灣分類械鬥發生的原因〉,收於《台灣史論文精選(上)》臺北:玉山社,1996。 林偉盛,《羅漢腳-清代台灣社會與分類械鬥》臺北:自立晚報社文化出版部,1993。 林修澈主編,《日阿拐家藏古文書》苗栗:苗栗縣政府,2007。 黃典權《台灣南部碑文集成》臺北:臺灣銀行經濟研究室,1966。 黃榮洛,《渡臺悲歌——臺灣的開拓與抗爭史話》臺北:臺原出版社,1989。 黃秀政,《台灣史研究》臺北:學生書局,1995。 艾馬克(Mark A. Allee)著、王興安譯,《十九世紀的北部臺灣:晚清中國的法律與地方社會》臺北:播種者文化,2003。 王慧芬,〈清代前期竹塹地區「漢番界線」〉,《臺灣重層近代化論文集》臺北:播種者文化,2000。 三、論文期刊 王大為(David Ownby)著、劉平譯,〈清代臺灣的分類械鬥:如何看待這類暴力事件?--1782 年臺灣漳、泉械鬥詮釋〉,《清史譯叢》,2(北京,2005.6),頁104-124。 邱澎生,〈法律之治:明清訟師與幕友對法秩序的作用〉,北京:中國政法大學,2002。 邱澎生,〈真相大白?明清刑案中的法律推理〉,收入熊秉真編,《讓證據說話—中國篇》(臺北:麥田出版公司,2001),頁135-198。 胡謙,〈清代州縣民事訴訟規則探研—以州縣「狀式條例」為對象〉,《通化師範學院學報》30:3(2009.3),頁14-17。 徐忠明,〈清代抱告制度考論〉,《中山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2(2008),頁143-209。 鄧建鵬,〈訟師秘本與清代訴狀的風格—以“黃岩訴訟檔案”為考察中心〉,《浙江社會科學》,4(2005 .7),頁71-75。 鄧建鵬,〈清朝「狀式條例」研究〉,《清史研究》, 3 (2010.8),頁1-12。 李朝凱,《清代臺灣的訴訟風氣》(南投:暨南史學第十二號,2009),頁15。 林文凱,〈「業憑契管?」清代台灣土地業主權與訴訟文化的分析〉,《臺灣史研究》18:2,頁1-52。 田金昌〈清初民變與治臺政策關係──以林爽文事件為例〉,《史匯》10(2006),頁180–200 鄧孔昭,〈臺灣移民史研究中的若干錯誤說法〉,《台灣研究集刊》2(2004),頁61。 施志汶,〈台灣史研究的史料運用問題:以清代渡台禁令為例〉,《台灣史蹟》36(2000),頁127-166。 陳孔立,《台灣歷史綱要》(臺北市:人間出版社,1996),頁120。 王志宇,〈方志論述中的災祥觀:以林豪及其相關著述為例〉,《臺灣文獻》61:1南投:國使館臺灣文獻館2010.3,頁5-28。 耿慧玲,〈禁錮婢女碑與清代臺灣婦女地位研究〉,《朝陽學報》13(臺中:2008.9),頁311-339。 四、碩博士論文 王雪華,〈清代胥吏制度研究〉武漢:武漢大學博士論文,2004。 李秀榮,〈雍乾嘉時期的胥吏問題研究〉西安:陝西師範大學碩士論文,2004。 李亞紅,〈清代對胥吏的管理及其體制缺陷(1644-1840)〉長春:東北師範大學碩士論文,2006。 高峰雁,〈清代地方社會中的官、民與法—以清代地方官判牘中的誣告案為中心〉武漢:華中師範大學博士論文,2007。 堯嘉寧,〈官府中的紛爭解決——以淡新檔案觀察相當於今日新竹市之區域之案件〉臺北:國立臺灣大學法律學研究所碩士論文,2005。 陳韻如,〈帝國的盡頭:淡新檔案中姦拐故事與申冤者〉臺北:臺灣大學法律學硏究所碩士論文,2004。 許文彥,〈清代北臺「民事糾紛」中的調解者——以「淡新檔案」為中心〉南投:國立暨南國際大學歷史學系碩士論文,2009。 蘇南橋,〈人群競合關係與沿山邊區社會秩序(1700-1900):以後龍溪中游為例〉高雄: 高雄師範大學臺灣歷史文化及語言研究所,2011。 林丁國,〈清代臺灣游民研究-以羅漢腳為中心的探討(1684-1874)〉臺中:東海大學歷史學系碩士論文,1999。 楊晉平,〈清代宜蘭鄉約研究〉宜蘭:佛光大學歷史所碩士論文,2006。 劉文婷,〈姚瑩對臺灣社會的觀察及其治安政策〉臺南:國立成功大學歷史學系碩士論文,2009。 黃懷賢,〈清代到日治傳統商人團體的轉變—以臺南三郊為例〉臺北:國立政治大學臺灣史研究所碩士論文,2012。 吳俊瑩,〈台灣代書的歷史考察〉臺北:國立政治大學歷史研究所碩士論文,2006。 廖彥琦,〈賽夏族的社〉臺北:國立政治大學民族學系碩士論文,2009。 莊雅惠,〈清代地方官的訴訟處理—以知縣劉衡為例〉臺南:成功大學碩士論文,2012 年。 五、網路資料 臺灣大學深化臺灣研究核心典藏數位化計畫網站,《淡新檔案》 http://dtrap.lib.ntu.edu.tw/DTRAP/index.htm 臺灣大學深化臺灣研究核心典藏數位化計畫網站,《台灣古碑拓片》 http://dtrap.lib.ntu.edu.tw/DTRAP/index.htm 中央研究院計算中心,「兩千年中西曆轉換」 http://sinocal.sinica.edu.tw/
摘要: 
許許多多過往的事件構成了歷史上可以言說、值得討論的「歷史」。這些湮沒在大歷史下的小事件,看似尋常、瑣碎,彼此沒有關連,更沒有決定性的影響。然而,這些瑣碎的小事正是當時的生活、時代的氛圍。即使沒有登入史冊,卻也在某些層面上反映了歷史,甚至糾正了某些我們認知的歷史。
現存的臺灣清代府、州、縣廳署檔案中,以《淡新檔案》最具規模,也是瞭解清領時期臺灣社會庶民生活的第一手資料。訴訟案件中自有其控訴目的及手段,雖然訟狀常非本人撰寫,有飾辭、狡辯、誇大、隱匿之處,在相當程度上反應出清代臺灣民間社會運作的實際樣貌。但藉由彼此一往一來的具呈、口供、堂喻,我們可以看出案件中的人地關係、社群脈絡、官府態度、社會結構。
在歷史上許多看似偶然的事件,常常都在一般的生活中預示軌跡。在丁曰健《治臺必告錄》提到「…邇日械闘蔓延,起於擄禁者極多;則無賴輩藉端之為害也。」 臺灣歷史上的械鬥、民變,除了部份具政治性外,大多為社會性的衝突,如分類械鬥。這些起於日常生活的民事糾紛有的被「理處」,有的被「甘結」,有的無聲無息的消失在官府的訴訟案件中。無論是「其來有自」,抑或是「後患無窮」的糾紛,都可能逐漸累積雙方衝突、仇怨的能量,演變成後來禍及地方的變亂。而有關當局的處置與地方勢力的互動,均為其間決定性的因素。
本論文希望由《淡新檔案》〈擄禁〉類中這些已經告官的訴訟案件,分析出當時的社會、地方勢力及反應的社會問題,希望能找出造成擄禁的原因和消弭禍事的關鍵因素。

History consists of past events and incidents. Those fractious incidents seemed to be normal, trivial, irrelevant and without deciding effects. However, they were the reflections of the life style and social atmosphere of that period of time. Even though those trivial matters were not officially documented but they certainly reflected history at some aspects. What’s more, they might even correct our understanding of history.
Among the existing files of the Qing civil justice system, the Dan-Xin Archives is the most extensive first-hand data for understanding the life of the ordinary Taiwanese in Qing dynasty. Despite the refinement, argument, exaggeration and concealment in the litigation letters, they manifested at certain level the actual Taiwan social operation in Qing dynasty. Via the display of evidences, depositions of both parties and judicial ruling, we are able to analyze the geographic relationships, social network, government attitude and social structure in those cases.
Oftentimes, the seemingly coincidences in history forecast their tracks of occurrences in everyday life. Except for some political incidents, the fighting and civil commotions in Taiwan history were mostly the results of social conflicts, such as tribal fights. Some of the civil disputes were dealt with, some of them were oppressed and some of them were ignored. Whether they happened for a reason or left detrimental impacts, they might turn into damaging commotions. How the authorities concerned managed and interacted with the local power played a pivotal role in the aftermaths of the conflicts.
This paper, by probing into the kidnapping litigation cases in the Dan-Xin Archives, aims to reflect the social problems and social structure during that time. Besides, an analysis and comparison of tribal fights and civil commotions will be completed in order to locate the key factor in resolving the disputes. An analysis of the social network, social structure and economical conflicts of both parties can also be drawn based on their depositions.
URI: http://hdl.handle.net/11455/9093
其他識別: U0005-2907201314443900
Appears in Collections:臺灣文學與跨國文化研究所

Show full item record
 

Google ScholarTM

Check


Items in DSpace are protected by copyright, with all rights reserved, unless otherwise indic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