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use this identifier to cite or link to this item: http://hdl.handle.net/11455/97918
標題: 自辦市地重劃制度之研究
A Study on the System of Urban Land Readjustment by Private
作者: 方瑞蓉
Jui-Jung Fang
關鍵字: 私法自治;公私協力;國家擔保;private law autonomy;public-private partnership;state guarantee
引用: 書籍資料 王明德,民間參與公共建設政策之績效評估制度及其運作機制之建置,公共工程委員會委託研究,2004年12月。 李惠宗,憲法要義,第7版,2015年9月。 李惠宗,行政法要義,第7版,2016年9月, 李鴻毅,土地法論,第5版,1992年。 辛年豐,環境風險的公私協力-國家任務變遷的觀點,初版,2014年2月。 林英彥,市地重劃,第1版,1997年。 城仲模,行政法之一般法律原則,三民書局,初版,1994年。 莊仲甫,市地重劃實務全輯,第3版,2014年1月。 陳立夫,我國土地徵收制度爭議問題之採討,土地法研究,第1版,2007年8月。 陳明燦,土地重劃理論與實務,第1版,2012年10月。 陳明燦,國土政策與法律,第1版,2006年3月。 陳明燦,從財產權保障觀點論土地之使用限制與損失補償:兼論我國既成道路與公共設施保留地相關問題,財產權保障、土地使用制與損失補償,第1版,2001年3月。 陳 敏,行政法總論,第9版,2016年9月。 陳新民,憲法基本權之基本理論(上),元照出版社,第5版,1999年。 程明修,公私協力之行政行為,收錄於行政法之行為與法律關係理論,第2版,2005年10月。 黃錦堂,行政任務民營化之研究,行政組織法論,初版,2005年5月。 楊松齡,實用土地法精義,增訂第六版,2006年10月。 詹鎮榮,民營化法與管制革新,初版,2005年9月。 詹鎮榮,公私協力與行政合作法,第2版,2016年12月。 謝哲勝,土地法,第3版,2013年9月。 期刊論文獻 王韻茹,都市更新法制的公益性確保-以公私協力角色為出發,臺灣法學雜誌第301期,頁61-66。 辛年豐,自辦市地重劃中重劃會執行職務的法律性質/最高法院104年度台上字第2118號判決,台灣法學,313期,2017年2月,頁179-184。 辛年豐,「永」遠找不到「春」天的都市更新?-最高行政法院106年度判字第397號判決,月旦法學雜誌,第271期,2017年12月,頁155-164。 李永然、吳任偉,論自辦市地重劃地上物拆遷補償爭議之「調處機制」,全國律師月刊,2013年12月,頁34-45。 林旺根,現行都市土地整體開發法則之檢討-比較臺、日市地重劃與區段徵收法制為中心,全國律師,頁54-86。 林明鏘,促進民間參與公共建設法制與檢討-從地方自治團體有效管制觀點出發,月旦法學雜誌,第234期,2014年11月,頁48-72。 施慈航,自辦市地重劃的主要問題與對策,台灣國家政策學刊,2010年7月,頁20-29。 許登科,釋字第709號解釋釋放之訊息與又延伸思考,月旦裁判時報第23期,2013年10月,頁84-108。 陳英鈐,國家對民辦都更的擔保責任,月旦法學教室,第118期,2012年8月,頁6-8。 陳明燦,我國司法院釋字第七三九號解釋之簡析,台灣本土法學,第305期,2016年10月,第14頁。 陳明燦,從司法院釋字第739號解釋淺論我國自辦市地重劃相關問題,現代地政(人與地),2016年11月,頁90。 陳明燦,從財產權保障觀點論我國自辦市地重劃制度,2008高雄市市地重劃研討會,高雄市政府地政處,2008年11月5日,頁28。 陳明燦、張蔚宏,我國促參法下BOT之法制分析:以公私協力觀點為基礎,公平交易季刊,第13卷第2期,頁41-75。 陳愛娥,行政法學的方法-傳統行政法釋義學的續造,月旦法學教室,第100期,2011年2月,頁88。 許登科,民辦都更之私程序法與司法審查,世新法學,第9卷第1號,9-1頁9-63。 程明修,行政行為形式選擇自由-以公私協力行為為例,月旦法學雜誌,第120期,2005年5月,頁37-65, 楊文蘭,自辦市地重劃之法律定性及相關問題探討,軍法專刊第62卷第4期,頁59-61。 黃昭閔,剖析市地重劃土地分配問題,全國律師月刊,2013年12月,頁46-53 廖義男,夏蟲語冰錄(106)-市地重劃公益性及必要性之審查-兼比較市地重劃與區段徵收對人民土地權利之影響,法令月刊第67卷第11期,105年11月,頁146-160,頁152。 廖義男,夏蟲語冰錄(72),市地重劃之程序規定是否合憲?,法令月刊,第65卷第1期,頁131-135,頁133-134。 劉瑞煌,台灣之市地重劃,土地問題研究季刊,第2卷第1期,2003年3月,頁42。 蔡志揚,自辦市地重劃的美麗與哀愁,全國律師月刊,2013年12月,頁8-13。 鍾麗娜,從法制觀點審視市地重劃之結構性問題,台灣本土法學,第329期,2017年10月,頁56-67。 碩博士論文 朱瑋華,從擔保國家理論探討我國促參案件監督管理之規範架構,國立政治大學法律學研究所 碩士論文,2011年1月。 邱品方,市地重劃實施過程中衝突化解之研究,國立政治大學地政研究所,2005年6月。 曹輝成,台灣現行自辦市地重劃制度之研究,國立中山大學中山學術研究所碩士論文,2008年6月。 許登科,德國擔保國家理理為基礎之公私協力(OPP)法制-對我國促參法之啟示,國立臺灣大學法律學研究所博士論文,2008年6月。 郭秀裕,平均地權條例第六十三條合憲性之探討,逢甲大學土地管理學系碩士在職專班碩士論文,1997年8月。 陳振德,我國自辦市地重劃相關法律問題之研究,中正大學法律學系研究所碩士論文,2014年5月。 游壁瑜,論公私協力行為之國家擔保責任-以促參法為中心,國立政治大學法律研究所碩士論文,2012年7月。 覃瓊瑤,以代理理論分析重劃會與開發商之關係,逢甲大學土地管理學系碩士在職專班碩士論文,2012年6月。 黃文彥,公辦市地重劃相關法律問題之研究,國立政治大學地政學系碩士論文,1996年6月。 楊文蘭,自辦市地重劃研究,東海大學法律系研究所博士論文,2016年7月15日。 楊宛臻,論民間參與公共建設案件之賠償與補償,國立成功大學法侓學系碩士論文,2014年7月。 詹志宏,以行政契約法制作為促進民間參與公共建設手段之研究,國立中興大學科技法侓研究所碩士論文,2010年6月
摘要: 
自辦市地重劃為實現都市計畫手段之一,在反徵收聲浪下,重劃成為政府取得公共建設新寵兒。透過重劃政府可以無償取得公共設施用地,而地主亦可取得可建築使用土地及享有完善公共設施環境,為公私互蒙其利。但近來重劃爭議隨之增加,尤其將主導權交由私人執行的自辦市地重劃為甚,在人民財產權保障議題,更是讓司法院釋字第739號解釋為違憲之宣告。
自辦市地重劃為私人取代政府執行者地位,以私人人力及資金完成土地重劃,為公私協力的具體表現。但囿於現有制度以私法自治架構下,開發者缺乏法定地位,公權力介入失據,造成實際開發者有權無責,土地所有權人在實現公益同時,對於自己財產權僅能對簿公堂加以爭取,而少了公私協力國家擔保責任落實。因此,本文運用BOT制度所具備特質,調整現行自辦市地重劃制度,藉以改善公私法交錯,界定參與重劃各角色應具有權利(政府、地主、開發者)及責任,使政府可以有效監督及控管開發者行為,得以充分展現私人參與公共行政的彈性及效率。

Urban Land Readjustment by Private (ULRP) is one of means to implement urban planning. Urban Land Readjustment (ULR) has become government's new favorite to obtain land for public construction, because people tend to oppose land expropriation. Through ULR, the governments can gain the lands for public facilities without compensation; meanwhile, the landlords can also get the building lands which locate on a perfect environment with variety services. It is a good way that governments and landowners earn what they want. However, the disputes of ULR have increased recently, especially ULRP, because it is executed by private section. Based on the issue by the protection of people's property rights, Judicial Yuan Republic of China (Taiwan) has declared that ULRP regulations violate the Constitution with Interpretation No.739.
ULRP is a concrete manifestation of the public-private partnership that the private sectors take the place of the governments to perform the land readjustment by private capitals and labor costs. Nevertheless, under the existing system of private law, the developers lack the legal status, and the public power could not intervene because of incompetence. Thus, the actual developers have the right without responsibility, and the land owners can only strive for their property through court. Even though they accomplish the public welfare at the same time. There is no system of Public-Private Partnership to execute national security responsibility. Therefore, this article applies the characteristics of BOT system to adjust the current ULRP system in order to improve the interlacing problem of public and private law, so as to define ULR rights and responsibilities for the various roles (government, landlords and developers). The government can effectively supervise and control the behavior of the implementers in order to demonstrate the flexibility and efficiency of private participation in public administration.
URI: http://hdl.handle.net/11455/97918
Rights: 同意授權瀏覽/列印電子全文服務,2018-08-29起公開。
Appears in Collections:法律學系

Files in This Item:
File SizeFormat Existing users please Login
nchu-107-5104024015-1.pdf3.69 MBAdobe PDFThis file is only available in the university internal network    Request a copy
Show full item record
 

Google ScholarTM

Check


Items in DSpace are protected by copyright, with all rights reserved, unless otherwise indicated.